从始至终,苏无限都极少说话,只是坐在位子上淡淡围观,但是,他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清楚明白的表达了他的立场

    “无限,你这是什么意思”欧阳健冷声说道:“我自问欧阳家并没有任何对不住你的地方,你为何今天要一而再再而三的替外人说话”

    苏无限看着欧阳健,微微一笑,显得风度翩翩:“我没有替任何人说话,我也还是那句话,对事不对人?!?br />
    对事不对人可是,事情都是人做的对事就是对人

    欧阳健阴沉着脸:“无限,你说来说去,还都是我欧阳家的不是了”

    其实,欧阳健一开始并没有打算站出来,他看到欧阳星海被苏锐推倒在了地上,本以为孙子能够顶着压力来反击,可是结果却让他失望了欧阳星海自从狼狈跌倒之后,竟然一直没有爬起来如果还起不来的话,那么孙子今后的成就将就此止步了

    无论如何,欧阳健都要拉大孙子一把

    苏无限淡淡笑道:“从一开始,我就觉得这婚姻是个阴谋,欧阳叔叔,如果你敢拍着胸口承认,到秦家来提亲不是冲着悦然这丫头所谓的旺夫命,我就收回我刚才所说的话?!?br />
    欧阳健欲言又止,他没法承认,也不能承认他就是冲着秦悦然的旺夫命来的目的虽是如此,但倘若是说出来,可就显得太掉价了

    苏无限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显然他已经料到了欧阳健的答案:“既然如此,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事实都已经摆在了眼前?!?br />
    在首都,没有人能够怀疑苏无限的话,他一出口,便具有绝对的权威性。

    他这一句话,无疑已经为这场闹剧一般的订婚宴定下了调子,整个婚宴就是一场上不了台面的阴谋而已

    欧阳健气的浑身发抖,直欲吐血他实在搞不明白,为什么苏无限要这样做

    于情于理,他都没有必要得罪秦家和欧阳家

    因为即便是强大如苏无限,倘若同时面对秦家和欧阳家的联合报复,也足够他喝一壶的

    这是什么原因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答案已经呼之欲出

    因为此时,苏无限已经走到了苏锐的面前,仔细的打量着他的眉眼,好看的眼睛中涌起淡淡的欣赏神情。

    看着苏无限的样子,周围人的心中已经掀起了惊涛骇浪

    如今的首都,能够让苏无限欣赏的年轻人,恐怕一只手都凑不完整已经有多少年,他没用这样的欣赏眼光看着别人了

    苏锐并不知道苏无限是谁,他也从来不曾见到过这个男人。但是,对于这种心存道理公义的人,他必须要说一声谢谢。

    “谢谢?!彼杖穸⒆潘瘴尴薜难劬?,很认真的说道。

    “年轻人,很不错?!彼瘴尴扌Φ溃骸坝谐寰?,有头脑,最关键的是,还有一张很毒的嘴巴,这和我倒是挺相似的?!?br />
    众人听着这些话,心中的惊骇更是滔天

    苏无限得多赏识一个年轻人,才会夸他和自己很像甚至是当着首都这么多名流与高层的面说出来这已经是彻底的宣示立场了

    “嘴巴的毒与否,都是建立在实力强大的基础上面,否则,便没有任何的意义?!彼杖竦谋砬榍八从械娜险妫骸罢庖坏?,和您相比,我还差得很远?!?br />
    “哦何以见得”苏无限把玩着翡翠扳指,饶有兴致的问道。

    “您只要一开口,就能震慑住他们,可是我,还要依靠我的兄弟们?!彼杖裰噶酥该趴谘险笠源奶刂终绞?。

    “可是,这也是综合实力的一种体现?!?br />
    此时,两个人就这样聊着,旁若无人完全视大厅众人于无物

    可是,在场的都是名流啊,都是跺跺脚地面就能震三震的人物

    秦之章的眼神在苏锐和苏无限之间来回徘徊了几下,脸上的震惊之色越发浓烈

    秦方华秦碧凯等人显然也意识到了什么,身体之中竟然开始涌现出淡淡的寒意让他们的手都开始失去了温度

    这些人都是一代战将,在战场上面对血腥残酷的入侵者时,他们从来不曾退缩过,身上的温度也从来没有降下来过可是,到了如今的和平年代,在面对一个不过二十几岁的年轻人时,这几位老人竟然如此动容

    当然,在场的人绝大部分只是面对着苏无限的背影,他们完全看不清这位号称“绝代风华”的男人脸上的表情

    “有时间的话,去君廷湖畔喝喝茶?!?br />
    苏无限说完,便微微一笑,转身离开。

    在场的人们完全被苏无限的话惊愕的说不出话来

    有多少人梦寐以求,削尖了脑袋往君廷湖畔挤,想要获得和苏无限喝茶对饮的机会,可是从来都不能实现,哪怕是在场的名流们,也极少有人喝过苏无限的茶

    可是今天,他竟然对一个已经得罪了绝大多数在场名流的年轻男人伸出了橄榄枝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此时,有些心思活络的人已经开始偷偷的思考起来

    苏无限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一切随性,无人能拦。

    直到他离去,苏锐才晃过神来。

    世间竟然会有这般耀眼的男人,苏锐心中想到。

    可是,他没意识到的是,自己刚才的表现,甚至比苏无限还要耀眼的多

    大厅中的人一声不吭,都以一种十分复杂的眼光看着苏锐。

    这个从天而降的男人,本身已经得罪了在场的所有人,可是却又摇身一变,不仅成了秦家的大恩人,还赢得了苏无限的赏识

    短短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就已经风云突变,剧情急转直下

    蒋天苍等人的脸色显然不太好看,苏锐的顺风顺水是他绝对不愿意看到的因为,从五年前开始,苏锐就是蒋家最大的敌人

    “如果你们都没有异议的话,那么我就带悦然离开了?!彼杖裰酝系较衷?,就是让所有人服气很显然,苏无限帮了他很大的忙

    说着,苏锐一步一步的走上台阶,步伐很慢,却很稳

    这一次,从秦之章以下的秦家所有人,都没有任何的阻拦就连欧阳健也默不作声似乎像是默默认栽了

    十二架武装直升机空降秦家大院,二十名特种战士持枪围堵首都名流,公然抢走欧阳星海的未婚妻,浑身气势让全场的人鸦雀无声

    此时的苏锐并不知道,在短短的几个小时之后,他所做出的事情就会流传出去,成为整个首都的传奇

    站在秦悦然的面前,看着穿着白色礼服的佳人,苏锐微微一笑:“你今天很美?!?br />
    “你今天也很帅?!鼻卦萌灰徽寡?,整个宴会大厅仿若鲜花盛开。

    “我很帅吗”

    秦悦然的眼中已然升腾起雾气,她重重的点点头。

    “真的很帅吗”苏锐心想,你丫的小样之前不是老是鄙视我么怎么现在见到我都激动的要哭了

    “真的很帅?!鼻卦萌辉俅蔚愕阃?。

    “我没有食言吧,有没有感动的想要以身相许”

    秦悦然这次不点头了,她的身体直接扑上来,紧紧搂着苏锐的脖子,贴着他温暖的胸膛,泪水已经汹涌而出

    他说他能够解决问题,他便解决了问题,而且还是以这么一种举世皆敌我无惧的气势即便面对重重阻力,即便事后可能有诸多报复,他也浑不在意以无限大的勇气来砍翻一切拦路的荆棘

    秦悦然醉了,真的醉了,这个男人已经给了她一种无法抗拒的吸引力,让她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苏无限站在君廷湖畔,注视着水面,一声不吭,眼中倒映着淡淡的波纹。

    苏炽烟站在他的身后,一直没有出声打搅养父的沉思。

    “炽烟,你记不记得,十年前,老爷子曾经一时兴起,送给我一幅字?!彼瘴尴藓鋈豢诹?。

    “十年前”苏炽烟很认真的回想了一下:“确实有,好像是在爷爷大寿的当天,他送给您的字?!?br />
    “天底下书法写的好的人数不胜数,就老爷子的字还入不了我的眼,我那时候都没当一回事,直接就把它丢到了犄角旮旯里,?!彼瘴尴蘅雌鹄从行┪弈危骸笆炅?,也不知道还能不能找得到?!?br />
    “现在想来,这应该是他送我的唯一一幅字?!彼瘴尴薜挠锲坪跤行┑扳?,这种情绪在以往的他身上可不多见。

    “我替您收着呢,就在书房的抽屉里?!彼粘阊掏弈蔚男α诵?,有些东西,有些事情,苏无限可以不放在眼中,随手一丢,但是她却不行。

    “是吗那我们就快去看看?!彼瘴尴匏低?,便快步走向别墅。

    当苏炽烟把那幅写在十年前的字缓缓展开的时候,苏无限眼中的精芒开始一点一点的释放出来。

    当画卷完全展开,那四个字完整的出现在眼前的时候,苏无限的眼中已然是精光大盛

    “炽烟,去给苏意打个电话,让他到我这里来一趟?!彼瘴尴抻们八从械哪乜谄档?br />
    苏炽烟同样看到了那四个字,她似乎已经意识到了将要发生什么,不敢有任何的怠慢,连忙走出去

    目光盯着那幅字,良久,苏无限才轻声念了出来:

    “锐意无限”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