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d336;

    听到这个名字,每个人的反应都不尽相同。

    蒋天苍的神情一怔,他万万没想到,从秦悦然口中说出来的名字,竟然会是苏锐

    这个男人,已经害得蒋毅刚双腿残废,害得蒋毅鹤双臂尽断还让整个蒋家有苦难言

    白天柱的神情一怔,很显然,他也知道苏锐是谁,至于他的孙子白秦川和白忘川,对苏锐则更是再熟悉不过了。

    欧阳健显然还没反应过来,他冷笑两声:“这又是哪个犄角旮旯里的阿猫阿狗”

    秦之章觉得这个名字很熟悉,好像在哪里听过,但一时间也没有细想,他大声的喊道:“苏锐,这是个什么东西他今天不来也就罢了,如果来了,我就打断他的狗腿”

    秦悦然轻轻的摇了摇头:“说好了他今天会来的?!?br />
    他那么勇敢,那么坚定,那么的充满了神秘而强大的气质,既然答应了自己,就一定会出现。

    对于这一点,秦悦然深信不疑。她此生只抱过一个男人,是那个男人,找到了志同道合的感觉,是那个男人,让她对充满了黯淡的生活有了必胜的信心。

    欧阳星海接二连三的被打击,脸上实在挂不住了:“好,那我就在这里等着他看看他究竟长了怎样的三头六臂”

    秦悦然再次摇了摇头,她的声音很轻,但是却充满了一种非??隙ǖ奈兜?br />
    “三头六臂”秦悦然轻声说道?!澳愫退?,有天壤之别?!?br />
    天壤之别

    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秦悦然算是把这两样都给占了欧阳星海那英俊的脸都快要被打肿了

    此言一出,欧阳健也愤怒异常,毕竟谁也不想听着别人这样侮辱自己的孙子谁能比自己的孙子更优秀恐怕整个首都都找不出来一个吧

    而这秦家丫头居然说自己孙子和他是天壤之别,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但是,欧阳健没有看到的是,白秦川等和苏锐接触过的人却微微颔首

    他们认为秦悦然所说的并没有什么错

    两者的差距虽然不至于是天壤之别,但绝对不算小两人完全是不同的类型

    白秦川的眼前浮现出一个孤傲立在天空之下的身影,他在心中说道:“你现在是准备正式回归了吗恐怕有许多人都开始紧张了吧可是你知不知道,五年前的事情已经不可能再发生,以力破局的情况也不会再出现了。五年来,他们已经有了最全最完善的防备,我很期待,你会怎么样抵抗他们的攻击?!?br />
    和苏锐相比,他们这些人无异于温室里的花朵,或许看起来很光辉很耀眼,但是没有经历过大风大雨,怎么能够真正的成长起来

    然而,在场的绝大部分人却和白秦川的想法不一样,他们都只是觉得这个名字有些耳熟,好像在哪里听过,但一时间却想不起来。

    “秦悦然,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秦家的脸都被你给丢尽了不知羞耻的东西”

    三婶张玲也忍不住了,她看到丈夫秦牧风在一旁傻愣着不讲话,于是出口斥责道如果任由秦悦然闹下去,恐怕还不知道会闹出什么乱子呢她和秦牡风的计划可就全部要毁了

    这句话无疑说的极重了,尤其是对于处于这种处境的秦悦然而言,她的眉头轻轻皱了皱,还没吭声,秦冉龙则是忍不住了,他的恶少脾气一上来,根本拦都拦不了

    “姓张的,这是秦家的事情,你这个外人没有插嘴的份我四姐到底如何,我心里比你清楚的多还轮不到你来指指点点”

    张玲是个心眼狭小睚眦必报的女人,她听到秦冉龙说出如此不敬的话语,顿时开始咆哮起来:“秦牧风,你看看,你们秦家究竟培养出来什么样的好姐弟一个在这里公然抗婚,一个在这里辱骂长辈,我就问问,你们秦家还有没有道理可以讲再这样下去,我看你们这个家迟早完蛋”

    什么是口不择言这就是典范

    谁也不知道秦冉龙是不是故意表现的那么火爆,一句话就把张玲带进了死胡同

    在场的都是秦家元老,你一个小小的媳妇儿就敢这样当着宾客的面说出什么秦家迟早完蛋的话语,这不是在找不痛快吗

    果然,听了这句话,那些秦家长辈看向张玲的眼色也就带上了一丝不善的意味

    家族内斗不丢人,丢人的是内斗还当着许许多多外人的面

    张玲这才是绝对符合国际标准的猪队友

    秦牧风自然意识到了什么情况,他生怕媳妇再说出什么大逆不道的话来,于是吼道:“蠢女人,给我闭嘴这里能讲话的人多了,不差你一个”

    事实上,秦牧风话语中的暗示意味非常明显,但是张玲愣是听不出什么有内涵的东西来,

    她听到丈夫居然敢这样对自己吼,心中那本来就比较旺盛的火苗再一次蹿升的老高怒火简直是在熊熊燃烧

    不是有这么一句话吗,当男人和女人在吵架的时候,无论男人多么苦口婆心的讲道理,只要话语的分贝稍稍高了那么一点点,之后两人吵架的主题就变成了你居然敢对我吼,你居然敢对我吼

    “好你个秦牧风,你居然敢对我吼你仗着你们秦家人多,一起来欺负我是不是”张玲实在是怒火中烧,完全没有在意周围人的眼光:“你再说一句试试你再说一句试试”

    被媳妇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来威胁,秦牧风身为一个很有进取心的男人,又怎么忍受得了恐怕是个男人都要暴走吧

    “我再说一遍,你给我闭嘴”秦牧风涨红了脸,吼道

    “我闭嘴你有什么权力让我闭嘴我好歹也是秦家的媳妇,看这姐弟俩胡作非为,我也有管教的权力,你凭什么”

    张玲还想说什么话,却被一声响亮的“啪”给打断了

    如此清脆,如此悦耳

    秦冉龙已经一个箭步跨上前来,抡起大手,狠狠给了张玲一巴掌

    这一下子,他可没有任何的留手,一耳光下去,把张玲扇的一个趔趄,五个血红的手指印在她的脸上浮现了出来

    “你还有管教的权力你是我的什么人,我还需要你来管教”

    “我看在你是我三婶的面子上,才忍你到现在?!鼻厝搅⒆耪帕岬牧?,眼中放出死亡的意味来:“但是,我保证,如果再敢多说一句话,我就撕烂你的嘴”

    说罢,秦冉龙狠狠瞪了她一眼,然后转过身,若无其事的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被秦冉龙用这般目光瞪了一眼,张玲简直全身发冷,她从小就是家族里的大小姐,什么时候遭受过这等屈辱顿时又开始哭喊:“你们秦家都不是东西,你们秦家都是这样对待儿媳妇的吗,我要去告你们虐待”

    “够了”秦之章一拍桌子,道:“太聒噪哭哭啼啼成何体统秦牧风,把你媳妇给我拉出去好好管教”

    张玲已经完全不管不顾,被秦冉龙一巴掌扇的披头散发,形象全无,竟然开始对着秦之章吼道:“不用别人拉,我自己会走”

    说罢,她便气冲冲的离开了大厅

    白秦川饶有深意的看着秦冉龙,脸上掠过无法形容的笑意。

    “扮猪吃老虎那么多年,你也真是让人醉了?!卑浊卮ㄒ×艘⊥?,在心中淡淡说道。

    在别人眼中,或许会认为秦冉龙是个狂傲桀骜之徒,徒有脾气却一事无成,家族的关系都在军队却执意退伍跑去从商,用“豪门废少”四个字来形容真是一点都不为过。秦家居然还想指望着此人来继承家业,真是脑袋秀逗了。

    可是,在此时的白秦川看来,真的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秦冉龙看似莽撞无礼的斥责三婶张玲,但是所选择的时机恰到好处,他如果一味地站出来替秦悦然出头,那么完全可以早一步站出来,为什么偏偏挑这么个时候他这一下,既让自己安全无事,还把所有的火力全部吸引到了张玲的身上

    很显然,秦冉龙对张玲的性格脾气都非常了解,知道她在这种情况下受到刺激会说出怎样的话,会做出怎样的举动

    他应该早就想整一整这个女人,却一直没有出手的机会,这一次的机会稍纵即逝,只有依靠敏锐到极点的嗅觉才能捕捉到

    果然,他三句两句就惹得张玲发疯,即便后者被自己打了一巴掌也没有得到任何同情,还让秦老爷子大为光火恐怕,因为这件事情,这个张玲从此以后再也没有前途可言了她今后在秦家之中也没有任何的前途,只会被冠以三个字蠢女人

    白秦川饶有趣味的看着秦冉龙,后者似有所觉,同样转过脸来,对着他轻轻的点了点头。

    秦之章站起身来,看着秦悦然,冷冷说道:“不管你口中的那个苏锐是谁,不管你到底想不想嫁,欧阳星海,都是你的男人这一点无法改变”

    “我不会嫁,我有我认定的男人?!鼻卦萌坏难壑腥皇羌岫ǖ纳裆?br />
    她坚信,在自己最无助最孤单的时候,他一定会来,一定会来

    就在这个时候,天空之上忽然传来了轰鸣声,越来越大,震耳欲聋

    :感谢y旭的月票5连炸、感谢书友3179522、紅龜仔、第三谎言、qw1336、笑看红尘8612、愁肠满腹兄弟的捧场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