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d336;

    在场的绝大部分人都认识苏无限,因此,听到他这样讲,众人只能在心中感慨此人的强悍指数已经超越天际,无人可及了。

    恐怕整个首都也只有他,敢当场拆秦家和欧阳家的台,并且完全不担心对方的报复。

    苏无限把玩着手中价值连城的翡翠扳指,抬起头来,看到众人用异样的眼神正看着他,不禁说道:“你们这样看着我做什么我只不过说了一句真话而已?!?br />
    这个世界上,最不缺的就是真话,而这些所谓的真话,则是可以让绝大多数人感觉到恐惧。

    即便他们对这“真话”的意思一清二楚,但也是绝对不能说出来的。

    但是苏无限就这么堂而皇之自然而然的说了出来,他没有管现场的是谁,没有在乎过自己会损伤过任何人的颜面,也没想过这句话会遭受多少人的忌恨,他是这样想的,也就是这么说的。

    听了苏无限的话,秦牧风的身体一晃,差点摔倒。虽然都是同龄人,但是苏无限毫无疑问是他需要仰视的存在,当他看到那辆常年停在首都君廷湖畔的劳斯莱斯开到秦家大院门口的时候,秦牧风真的是激动的不能自已。

    蒋天苍、白天柱等那么多的重量级名流都已到场,再加上如日中天的苏无限压轴登场,那么他秦牧风今天将彻底扬名,无数的人脉资源都将被他一人给利用起来

    可是,秦牧风没想到,他最需要仰望的苏无限,竟然在今天狠狠的打了他的脸。

    只不过是轻飘飘的一句“真话”而已,就让他秦老三颜面扫地也让整个秦家颜面扫地

    秦牧风一咬牙,上前说道:“无限兄,你有所不知”

    他还没说完,苏无限便一抬手,打断了他的话。

    “我确实是有所不知,有很多事情都不在我的了解范畴?!彼瘴尴尬⑿ψ?,整个人透出一股自信的气质来,这丝气质虽然很淡,但是却有让人感觉到很浓烈,这两种感觉之间存在着鲜明的矛盾感,却又出了奇的和谐。

    “我只是看到悦然这丫头很可怜,也很可惜,所以才这样讲的?!彼瘴尴尥卦萌凰诘姆较蚩戳艘谎?,非常自然也非常坦然的说道,他完全不在意周围的人是怎么看他的,事实上,从开始到现在,成名的那么多年里,他也从来不曾在意过别人的看法。

    秦悦然之前并没有想到,在这场所谓的订婚宴上,竟然有人会替自己讲话。

    而讲话的这个人,竟然会是苏无限这个曾经光耀整个首都的男人。

    他不从军,不从政,不经商,但是却无人能够比得上他。

    有些人就是这样优秀,即便他什么都不做,也有大把大把的人跑过来对他顶礼膜拜。

    “很可怜很可惜”听到这句话,欧阳健简直快要气昏过去了明眼人都能听得出来,苏无限的这句话已经彻彻底底的得罪了欧阳家族

    “无限,如果是在平时,我自然不会和你这个后辈争论,可是这是在我孙子欧阳星海的订婚宴上,我还偏偏就要和你理论几句”欧阳健真是彻底无法淡定了,他还特地强调了“后辈”两个字,旨在暗示苏无限摆正自己的位置。

    “欧阳前辈要指教,我自然洗耳恭听?!泵娑耘费艚〉呐?,偏偏苏无限还是一脸云淡风轻,这不禁让欧阳老人家更加愤怒了。

    “你刚才说秦家丫头可怜也可惜”

    “正是?!彼瘴尴薜溃骸拔宜倒幕?,自然不会否认?!?br />
    “所以我才要问问你?!迸费艚〕辽档溃骸澳憔醯眯呛U夂⒆釉趺囱?br />
    “很优秀,必成大器?!彼瘴尴蘅戳伺费粜呛R谎?,眼中全无表情,淡淡说道。

    “好,既然星海很优秀,那你为何要说,秦家丫头嫁给星海,会让她很可怜,会让她很可惜难道星海就这么差劲吗”

    众人都看着苏无限,等着看他该如何回答。欧阳健的问题很有难度也很有攻击性,如果苏无限答不好的话,无异于自己给自己挖坑。

    “当然不是?!彼瘴尴尬⑿ψ潘档溃骸拔掖游此倒呛2罹⒌幕?,至于我刚才之所以这样说,只是对事不对人而已?!?br />
    “好一个对事不对人?!迸费艚±湫Φ溃骸岸允戮褪嵌匀?,因为事情是人做的。你这么说,我完全可以理解为你在针对欧阳家族抑或是说针对欧阳星?!?br />
    “如果欧阳前辈您非要这样理解,那我也没有任何的办法?!彼瘴尴扌Φ溃骸坝行┦焙蛭业男宰邮侵绷诵?,有点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冲动?!?br />
    这话看似谦虚,实则是更猛烈的攻击

    在欧阳健和苏无限斗嘴的时候,那群老家伙没有一个站出来帮忙的,他们都知道苏无限是怎样的难缠,尤其是这一嘴的伶牙俐齿更是无人能及,此时站出来帮欧阳的忙,还不是自己想不开找罪受

    “路见不平你见到什么不平了”欧阳健简直要崩溃了。

    周围的人都不忍心再听下去了,在斗嘴方面,欧阳健比苏无限真的差了好多条街。

    “无限叔叔,谢谢你的帮忙?!鼻卦萌凰档?,刚才苏无限的话,让她感觉到自己并不是一直在孤军奋战。

    “不用谢我,我并没有帮你什么?!彼瘴尴匏低瓯阕铝?,连看都没有看一旁的欧阳健一眼,继续把玩他的翡翠扳指去了。

    “秦家丫头,你该表个态了吧,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我不可能强人所难,但是,你得让我欧阳家族下的来台?!迸费艚∽郧卦萌凰档?。

    下的来台你们欧阳家还有台阶可以下吗周围的宾客不禁想到。

    “欧阳爷爷,我要对你说抱歉?!鼻卦萌谎壑械奈砥讶簧⑷?,重新鼓起勇气,直视着欧阳健的目光。

    “对我说抱歉有什么用”欧阳健摇了摇头:“你更应该对星海说抱歉?!?br />
    这个时候,苏无限又开口了:“悦然,你错了?!?br />
    “嗯”秦悦然一愣,似乎没想到苏无限为什么要这么说。

    周围的宾客也同样没反应过来,他刚才不还是站在秦悦然的一边吗,这次怎么又换了阵营这位奇男子究竟要搞什么

    “你错就错在你不需要向任何人道歉?!?br />
    苏无限抬起头来,眼中带着淡淡笑意,但是秦悦然却分明从其中感受到一种鼓励的意味

    欧阳家和老秦家的人此时简直想要把苏无限给拉出去砍了这张嘴怎么就那么毒那么辣

    “追求自己的幸福,本来就是人生应有之义,如果连这点最基本的权力都被抢夺了,那么可就有些泯灭人性了?!彼瘴尴扌Φ?。

    欧阳健和秦之章简直气的浑身发抖,他们指着苏无限,刚要斥责,却听到他又开始补刀:“我再强调一遍,我是对事不对人?!?br />
    秦之章指着苏无限,手指发抖:“好你个苏家二小子,我回头非得找你爹理论理论,问问他怎么管教的儿子”

    苏无限摇了摇头:“秦叔,您这是在说我没有家教吗不过您放心,刚才您说的这些话,不会有一个字传进我父亲的耳朵里他如今根本不问世事,懒得计较这些?!?br />
    懒得计较这些

    苏无限这话可谓是狂傲之极,可是在场的人没有一个敢站出来质疑他,因为在他们的眼中,苏无限就是有这样狂傲的资格

    “咳咳,老秦,说话过点脑子?!币慌缘慕觳粤人粤肆缴?,提醒道。

    秦之章这才意识到自己血冲脑门一时失言,那位老爷子的所作所为,可不是自己能够评判的居然还想着上门理论,当真是活的不耐烦了不成

    白天柱倒没有出声,而是腹诽道:“居然敢说那位爷的儿子没有教养,秦老头子,你一把年纪都活到狗身上去了吗”

    秦悦然看着台下的一幕幕,眼神中充满了坚定:“你们说完了,我也说完了,我想,我可以走了,这场订婚宴也就到这里吧?!?br />
    秦老爷子在苏无限那里受了气,心中正在憋屈愤怒,又听到孙女这样说,火气顿时涌了出来:“秦悦然,你今天要是敢出这个门,秦家从此就没你这个人”

    秦悦然的脚步停了一停,她转过脸来,道:“你们不是问我为什么不愿意嫁给这位优秀的欧阳星海吗那么我告诉你们,我有男人了,所以,你们死心吧?!?br />
    秦悦然在刺激所有人的神经

    在场的那些老人们,已经把脸面看的比生命还重要,他们自然不可能允许秦悦然一而再再而三的打他们的脸,甚至说出如此大逆不道乃至不知羞耻的话来

    欧阳健几乎是低吼道:“秦之章,你真厉害,你有个好孙女”

    秦之章气的大喊:“秦悦然,你究竟还要不要脸”

    欧阳星??吹郊依锏睦先嗣嵌颊庋?,又看了看秦悦然的倔强神色,脸上涌起一丝不忍。

    他站出来说道:“爷爷,我自己的事情,就让我自己来解决吧?!?br />
    “好,你自己解决,你自己解决,我不插手”欧阳健愤愤的坐下,把头别向一边:“你真是找了个好媳妇”

    欧阳星??醋徘卦萌?,深情且郑重地说道:“悦然,你口口声声说你有别的男人了,为什么你都订婚了,他却不来这样的怂人也值得你嫁”

    现场一片哗然

    是啊,如果秦悦然真的有男人,那么为什么不来抢亲难道说他惧怕于欧阳家的势力

    这样没骨气的男人,不要也罢

    秦悦然不吭声,那个身影又缓缓浮现。

    “他不是这样的人,他一定会来的?!鼻卦萌辉谛闹兴档?。

    看到秦悦然不讲话,欧阳星海继续道:“抑或是说,根本没有这么个人,悦然你只是故意编造出来,阻挡我们的订婚”

    这句话说出来以后,就连欧阳星海都认为自己的推断是正确的。

    “我没骗你?!鼻卦萌坏档?。

    “那你敢不敢说出他的名字”欧阳星海冷笑。

    “当然,他叫苏锐?!鼻卦萌磺嵘档?,语气之中不自觉的带上了一丝温柔。

    苏锐

    听到这句话,台下苏无限眼中的精芒疯狂闪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