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d336;

    “哥们,你是中戏毕业的吧这演技真是没的治了?!背鲎獬凳Ω蹬宸奈逄逋兜?,这装逼装的真是太到位了,简直是小母牛到南极牛逼到了极点。

    苏锐不置可否的摊了摊手,把钱付过之后,便下了车。

    “嘿,我说哥们,你要去八里胡同,从这里坐车都得半个小时,现在这中环线上没有车能开得动,你要是走过去”

    苏锐拍了拍他的车窗:“你不用说了,我坐直升机过去”

    “真是装逼”出租车司机觉得自己好心当成了驴肝肺,愤愤地吐了一口吐沫,心里非常不爽。

    可是,在五分钟之后,他简直要把自己的舌头咬下来了

    因为空中真的传来了巨大的轰鸣声

    竟然真的是直升机

    而且不止一架

    一架,两架,三架足足十二架直升机,组成了整整一个编队正低空飞行而来

    场面甚是壮观

    这出租车司机还是个军事迷,他看的很清楚,这不是民用直升机,也不是运输机,而是号称汇聚了华夏最尖端科技的武装直升机,不逊于美国阿帕奇的“空中猎豹”

    武装直升机,竟然有十二架

    出租车司机甚至清楚的看到了那些炮口

    他简直觉得自己的呼吸都不顺畅了根本喘不过气来

    “我草,我草,我草,我草”连着说了四声我草,出租车司机都还没有平复自己的心情,这场面实在是太震撼人心了空中传来的巨大轰鸣声简直震耳欲聋

    此时,抱着和这司机哥们相同想法的目击者还有很多很多

    “我勒个去,哥们,你哪个剧组的这么牛叉,你们还缺龙套吗算我一个啊”出租车司机对着苏锐大喊道

    这货竟然以为苏锐是在拍戏

    这个时候,编队最前方的一架直升机已经飞抵苏锐的上空,机头前倾呈四十五度角,机舱门打开,从上面抛下来一个软梯

    苏锐对出租车司机摆了摆手,然后攀上软梯的第一阶,直升机便立即启动

    十二架直升机远远离开,而苏锐就这样站在悬梯的末尾,全身沐浴着太阳的金光,宛若天神

    “怎么派来了那么多架直升机”苏锐进入机舱,看到里面坐着四名全副武装的特种兵。

    这些特种兵们全部带着钢盔和面罩,手中的突击步枪甚至已经上膛了

    这是一副随时准备战斗的姿态

    “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是来抓我的?!?br />
    本来苏锐以为来一架也就差不多了,却没想到竟然一口气来了十二架,饶是他的神经比较强悍,此时也不禁愣了一愣。

    “处长说了,飞机太少撑不起场面?!币幻刂终绞看鸬溃骸罢昧员偷谝淮巫氨傅轿颐钦?,一共就十二架,处长全给派出来了”

    苏锐顿时感动的不行:“他也太够意思了,回头我要请他吃饭”

    “处长还说”

    “还说什么”

    “他说这次出动十二架直升机的燃油费以及相关保养费用由你来付?!?br />
    苏锐闻言,艰难的咽了一口吐沫:“十二架飞机多少钱”

    “处长说,给你打个八折,四十万吧?!?br />
    “我去他妈的”苏锐差点没把直升机砸了,说道:“四十万,你们抢钱呢”

    装逼是需要付出很大代价的

    “处长还说”

    “他说什么,你特么的不能一次说完”苏锐对这个戴着面罩特种战士也很是抓狂,这货是补刀狂魔吗

    “处长还说,这次不是演习?!?br />
    不是演习

    听到这四个字,苏锐的眼中陡然放出一股炙热的光芒

    以前在特种部队的时候,他们把所有的演习都当成战争,把所有的战争都当成演习。

    “这不是演习,是一场战争?!彼杖竦难劬锷凉南跹?。

    听到苏锐这样讲,那几位带着头盔风镜的特种战士齐齐摘下面罩,轻声说道:“锐哥,好久不见?!?br />
    苏锐的表情一滞,然后脸上便涌起了浓浓的笑意,这笑容有些复杂,带着往日的回忆感伤,带着今日的重逢快感。

    “小盾,野狼,巧克力,糙米卷?!?br />
    苏锐的目光从四个人的脸上一一扫过,准确无误的叫出来每个人的代号

    在他五年前被迫驱逐出境、离开那个被称为“绝密作训处”的神秘机关的时候,这四个小伙子还是新选拔进来的人员,他们从头到尾也就相处了两个月而已,而那两个月中,苏锐的威风,已经深深的烙印在了他们的脑海里。

    后来,即便苏锐离开作训处,消失于众人的视野中,他的传说依旧在那些新晋特种战士的耳边回响着。

    “好久不见?!彼杖竦懔说阃?,这种时隔五年还可以重又看到战友的感觉,实在太好了。

    上一次从首都被迫离开,苏锐便几乎没想过自己重归的那一天,谁也不知道,他之前走出首都火车站,看到站前广场时是怎样的复杂心情

    这一次来首都帮助秦悦然,对于苏锐而言,何尝不是冲破他心理的桎梏与枷锁天知道他在出租车上做了多少的思想斗争

    那么多年的风霜雨露,他难道不是在等待着这一天

    或许他没有刻意等待,但是潜意识里,一直是蠢蠢欲动着

    这一次来到首都,对于他而言,可以用两个字来概括,那就是回归

    他将以一个全新的面貌,重新站立在这片土地上

    此时苏锐的脑海中,似乎响起了一首歌的旋律

    等着我回来,会带着一身光彩等着我回来,跟漂泊一刀两断

    在他需要帮助的时候,这些曾经的战友便义无反顾的出现了,这一点让苏锐的心中有汩汩的暖流缓缓流淌而过。

    原来,在这个世界上,他一直都不孤单。

    正在苏锐沉思的当儿,那个代号为“糙米卷”的特种战士开口了:“锐哥,我不叫糙米卷了,我改了代号?!?br />
    “哦”苏锐有些好奇,在特种部队中修改代号的实在太少太少,绝大多数特种战士都是一个代号用到退伍,事实上苏锐之前就觉得“糙米卷”这种代号实在是过于奇葩,因此非常想知道他改的是什么名字。

    “你不叫糙米卷,改叫什么”

    “能量棒?!蹦敲雌鹄从行┖┖竦恼绞克档?。

    苏锐反复咀嚼了一下这两个名字,有些纠结地说道:“这不是同一种东西吗”

    “后面的洋气一点?!焙┖裾绞恳槐菊拇鸬?。

    此时此刻,苏锐忽然有种想从飞机上跳下去的冲动。

    秦家宴会大厅。

    主持人站在台上,微笑着说道:“今天虽然不是正式的婚庆典礼,但也是非常隆重的订婚宴,今天,秦家的秦悦然小姐和欧阳星海先生将在这里、在大家的见证之下,完成一生的契约?!?br />
    下面掌声雷动,就连几位饱经沧桑的老人也都鼓着掌。

    秦牧风站在一旁,眼睛中闪过略微得意的神色各路高人齐聚一堂,这都是他的功劳。

    秦悦然和欧阳星海站在台上,后者满面笑容,前者则是淡淡微笑,可惜,在场的人们并没有发现,秦悦然这微笑之中,竟含着一丝冷意。

    “虽然是订婚宴,但是在宴会开始之前,我还有几个问题需要采访一下准新郎和准新娘?!?br />
    司仪把话筒伸到欧阳星海的跟前,说道:“欧阳先生,请问您愿意娶秦悦然小姐为妻吗”

    欧阳星海的剑眉一挑,眼睛中释放出自信而真挚的光芒:“从我十岁时,我就已经定下了这个目标,今天,终于得偿所愿,你说,我能不愿意吗”

    哗

    欧阳星海此言一出,场下顿时哗然了

    从十岁的时候起

    从那时到现在,足足十好几年了

    本来,众人都认为欧阳星海是奔着秦悦然的旺夫命来的,却没想到他竟然如此痴情,从十岁就一直喜欢到了现在

    当然,场下也有一些人在撇嘴,他们绝大部分是与欧阳星海竞争秦悦然落败的,在这些人的心里,欧阳星海不过是哗众取宠而已。

    胜利的果实已经到了嘴边,一张嘴就能吃下,谁不会再多说点好听的话

    司仪也惊讶道:“我没想到我听到的竟然会是这么个答案,从十岁起,一眼定终身,欧阳先生,是什么让你坚持了那么久”

    欧阳星海轻轻咳嗽了两声:“我在任何事情上的耐力都很强,但是这件事却是我坚持最久的,因为,悦然就是我的动力,她就是我的梦想?!?br />
    听到这句话,就连秦老爷子的眼中都闪过了赞赏之色欧阳星海确实足够优秀,这样的年轻人,完全配得上自己的孙女

    欧阳健闻言,在秦老爷子的耳边说道:“怎么样,老秦,我这个孙子还可以吧”

    “那是相当可以”看到孙女秦悦然终究会找到属于她自己的幸福,秦老爷子的心情无限好,对于欧阳星海也只有欣赏这个孙女婿非常让他满意

    欧阳健继续问道:“老秦,你觉得星海是不是首都年轻人中最好的”

    “必须是谁能比得上我孙女婿哈哈哈?!鼻刂驴牡男α似鹄?。

    而他这一笑,坐在对面的蒋天苍和白天柱以及云峰一等人的脸色都不太好看,毕竟他们家族中也有非常出色的子弟,而且看起来并不比欧阳星海差的。

    这个欧阳健可是居心叵测,一句话就引的秦之章开了地图炮,把几个老家伙全给得罪了

    就在这个时候,司仪转向了秦悦然,问道:“我们之前都听了欧阳先生的感人告白,那么,我现在要问一问秦悦然小姐了,请问,您愿意嫁给欧阳先生吗”

    秦悦然扫视全场,把众人的期待与喜悦目光尽收眼底,她的脸上露出微笑,轻轻说道:“我,不愿意?!?br />
    :感谢majvzhang和将军山之子的给力捧场。之所以写了一下糙米卷,是因为这个东西实在太好吃了,根本停不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