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d336;

    这个时候,秦悦然已经化妆完毕,款款走入大厅。

    她穿着一件白色单肩礼服,长发精致的盘起,露出白皙的脖颈与肩膀,本就高挑的身材,配合上这一款修身礼服,身材的优势被显露无余。

    她就像是一只骄傲的孔雀,只是简单的往大厅门前一站,身上的光彩便已经把人们的眼睛照亮。

    欧阳星海的眼睛似乎也被秦悦然的光彩闪了一下,他看着如高贵天鹅一般的秦悦然,微微一笑,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领结,便朝未来的妻子走了过去。

    躲了两年,她终于想通了吗

    欧阳星海一边走着,一边心念电转,想到过往两年发生的事情,他苦笑着摇了摇头。

    该你的,就是你的,根本跑不了。

    “悦然?!迸费粜呛W叩角卦萌坏纳肀?,对她伸出手来。

    今天,他们就要成为准夫妻,虽然法律上并没有承认,但是民间已经承认了。

    只要过了今天,她秦悦然就是欧阳星海的女人,全华夏都会知道。

    秦悦然只是看了欧阳星海一眼,便转过脸去,继续对着其他人微笑,对这个未婚夫却置之不理。

    “悦然,不管你心中如何想的,我一直都很坚定,不管你如何躲着我,我一直都深爱着你?!?br />
    欧阳星海在秦悦然的耳边轻声说道,他这深情款款的样子如果被别的小女生看到,一定眼冒小星星,幸福的不知所以,可是秦悦然却丝毫不买账。

    “欧阳星海,我今天参加这个所谓的订婚宴,并不是我愿意的,你能得到我的人,也不能得到我的心?!?br />
    秦悦然转过脸来,正色说道:“再者说了,你还不一定能够得到我的人?!?br />
    面对这种语气,欧阳星海丝毫不怒,摇头笑了一下:“悦然,你现在对我有抵触情绪,我很理解,但是我相信,我一定能够打动你的心?!?br />
    秦悦然冷笑一声,却不讲话。

    “从十岁那年第一次见到你,我就知道,你是我命中注定的那一个,我当时就已经肯定,这辈子,除了你,我谁也不会娶?!?br />
    秦悦然走到一边,欧阳星海则是紧跟在后面,在旁人看来,这“小两口”的感情还颇为不错。

    “你那么小,就知道你想要什么”秦悦然自然不会相信欧阳星海的说辞,她向来对这种死缠烂打没有任何好感,虽然坊间对于欧阳星海全部都是溢美之词,皆是称赞其如何如何的优秀,但是面对这个英俊且优质的男人,秦悦然就是提不起一丝一毫的好感。

    不说别的,就凭他这强行要求秦家举行订婚宴一事,秦悦然的心里就充满了反感与排斥。

    “我当然知道,我从十岁坚持到了现在,喜欢你,是我坚持做的最久的一件事?!迸费粜呛5谋戆缀苌钋?。

    “我都差点被感动了,真感人?!鼻卦萌蛔焐纤淙徽庋?,但是语气中却没有一点感动的样子,依旧冷冰冰的,甚至能够听出来一丝嘲讽之意。

    欧阳星海摇了摇头:“所以,悦然,我一定会得到你的心,我要让你看得到我的努力?!?br />
    “你的努力我看到了?!鼻卦萌挥媚抗馍ū檎龃筇?,看着那些首都各界的名流,轻声说道:“这就是你的努力,你成功了,恭喜?!?br />
    欧阳星海的脸上闪过了一丝心痛的神情,随后这丝神情被坚毅所取代:“我接受你的恭喜,同喜?!?br />
    秦悦然再次说道:“欧阳,你难道不觉得你有些虚伪吗你口口声声说你喜欢了我十几年,可是这十几年中,你找过我几次你甚至连追求都没有过,只是托长辈转达意思,你觉得就凭你的所作所为,我会相信你的鬼话”

    欧阳星海说道:“那个时候的我,配不上你,那个时候的欧阳家族,同样配不上秦家,在我的眼里,你一直就是高贵的天鹅,而我从尘埃中起步,一刻不停,才能追的上你的脚步,才能让我配得上你?!?br />
    秦悦然的嘴角再次牵扯出一丝冷笑的弧度:“祝贺你,你不仅追上了我,还把我远远的甩在了后面?!?br />
    欧阳星海锲而不舍:“悦然,你躲我躲了两年,为此甚至两年都没有回到首都,可是你不知道的是,我有多少次默默的站在君澜凯宾酒店的门口,却没有走进去,而是转身离开你知道我为什么要这样做”

    秦悦然道:“你怎么做,和我有什么关系”

    “我就是为了能够缩短和你的距离,我要在真正意义上配得上你,我要让你看到那个耀眼的我?!?br />
    “你很耀眼?!鼻卦萌欢⒆潘难劬?,说道:“刺的我眼睛生疼?!?br />
    听到这些话,欧阳星海没有一丝沮丧的神色,因为他已经事先把所有的情况都预料到了。他为了达到今天的地步,做了很多很多的努力,也遇到了来自各方的阻力,但是最大的阻力,还是来自于秦悦然。

    但是,对于欧阳星海而言,无论任何的艰难险阻,他都会战而胜之。他始终坚信一句话一片风光在险峰。

    “我这么多年都没有谈恋爱,甚至没有碰过女人,就是为了等待今天?!迸费粜呛G嵘档?。

    秦悦然的眼眸一滞,但随后又轻笑了起来,如果别的女孩子听到欧阳星海此番表白,恐怕会感动的晕头转向,可是秦悦然没有,她要努力追求自己的幸福,不妥协,反抗到底。

    “悦然,今天我们订婚,就是实际意义上的婚宴预演了,我们会一起敬酒,一起致辞,一起拜谢父母?!倍倭硕?,欧阳星海轻声说道:“就像是真正的夫妻一样?!?br />
    说到这儿,他的眼中流露出了满足的神色。

    秦悦然却说道:“欧阳星海,你的话语看似很深情,但却是在刺激我,你能够走到今天这个高度,不可能不明白这种话语能够对我造成怎样的影响,我不会感动,只会更加愤怒?!?br />
    “我”

    欧阳星?;瓜胨凳裁?,但是却被秦悦然打断:“你也不要说了,我们之间根本聊不下去?!?br />
    “可是,未来我有几十年的时间可以继续努力?!迸费粜呛_诉罚骸拔乙欢ɑ岽蚨愕男??!?br />
    “那就拭目以待吧?!鼻卦萌凰坪跸胍醪嚼肟?,但是在抬脚之前,似乎又想到了什么,转身说道:“对了,忘了告诉你一件事情,我有男人了?!?br />
    我有男人了。

    无论之前秦悦然的话语有多么的刻薄,欧阳星海都不曾有任何的退缩,可是,当他听到这一句之后,身体竟然微不可查的颤了一颤

    每个男人都是占有欲极强的生物,他们不可能允许自己的女人心里有着别的男人,绝对不可能

    对于一个男人来讲,当即将成为自己妻子的女人忽然说出她有了别的男人,这无疑是巨大且不可忍受的侮辱绝对不可忍受

    欧阳星海的拳头已然攥了起来

    秦悦然把他的表情尽收眼底,轻轻的笑了笑,似乎毫不在意。

    他既然敢让自己不痛快,那么自己就让他不痛快,都说凌风相对何时了,那就一直互相整下去吧

    快意恩仇,敢做敢言,一直都是秦四小姐的本色

    只是几秒钟而已,欧阳星海的拳头就已经松开,紧绷的表情也缓和了下来,甚至流露出一丝苦笑:“悦然,我的心意你一直都明白,只是你这样又是何苦呢我恳求你以后不要再开这种玩笑了,好不好”

    秦悦然淡淡的说道:“我并不是在开玩笑,我也没有任何开玩笑的必要,都到这种时候了,我又何必骗你”

    “不,你只是想让我不痛快而已,但事实上,这个男人根本不存在?!迸费粜呛N⑽⒁恍?,这两年间,他又不是不了解秦悦然的情况,自己不在宁海,手下人难道不可以不在吗

    “你怎么知道你派人监视我”

    秦悦然的声音顿时冷了下来。

    “监视你怎么可能”欧阳星海自然不会承认:“我只是相信你的为人?!?br />
    秦悦然闻言,摇了摇头:“很可惜的是,你看错人了,我真的有男人,我们甚至一起睡过觉?!?br />
    秦悦然的话,无疑犹如一颗重磅炸弹,在欧阳星海的耳边炸响

    对于一个男人而言,还有什么比听到自己女人和别的男人睡过觉更加让人愤怒

    这样一个极品女人,这样一个拥有着千年罕见旺夫命的女人,自己都还没开垦呢,就让别人捷足先登了

    开什么国际玩笑

    而且,秦悦然还继续补刀:“我是女人,我也有生理需要?!?br />
    真是一刀比一刀要狠

    “悦然,你何必这样刺激我你知道的,就算你没做过那些事情,这些话语也会让我很心痛”

    “我做过?!鼻卦萌焕淅浯蚨狭伺费粜呛5幕?br />
    说完,她便转身走开,脸上换上笑容,和那些所谓的故友打招呼去了。

    欧阳星??醋徘卦萌晃尴廾篮玫谋秤?,眼睛中的冷芒一闪而逝,他知道,自己不能就此妥协,好不容易才走到这一步,他怎可能放弃

    “真是个伶牙俐齿的姑娘,在刚才的那几分钟,你竟然一直处于下风?!闭飧鍪焙?,一个面容邪魅的男人出现在了欧阳星海的身后。

    “冰原,你怎么能偷听我和你嫂子讲话”欧阳星海剑眉星目,满脸正气,而弟弟欧阳冰原则是整个人充满了一种阴柔之感,两个人呈现完全相反的气质。

    “嫂子她是不是我的嫂子,可还说不准呢?!迸费舯湫ψ潘档?。

    而此时,苏锐正坐在一辆出租车中,看着排成长龙却纹丝不动的车流,有些恼火的说道:“这首都怎么那么堵五年前还不是这样呢”

    出租车司机笑着答道:“哥们,你是这几年都没来过首都吗堵车可是家常便饭,如果你嫌堵的话,就坐直升机过去好了?!?br />
    出租车师傅本来只是开玩笑,可是他却见到苏锐真的拿出了手机,对着话筒说道:“我现在在中环立交桥上,堵的死死的动不了,你立刻派直升机来接我,如果十分钟内赶不到,我就砸了你的大本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