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d336;

    接下来的十几天里,哈帝斯并没有出现在华夏,苏锐也让太阳神殿加紧了守卫,但是本以为会出现的攻击也迟迟未现。

    “这个混蛋在搞什么鬼”苏锐坐在林傲雪的办公室里,望着落地玻璃之外的都市景象,有些惆怅。

    这么多天来,他甚至都没有去找妹妹叶冰蓝聚一聚,整天就呆在林傲雪身边。

    以他对哈帝斯的了解,后者绝对不是无的放矢之人,之所以沉寂了那么久,绝对是在图谋别的事情。

    苏锐完全放弃了找房子的计划,直接住进了林家别墅,和林傲雪的房间只隔着一堵墙,甚至在公司的时候,他也不能完全放心,有事没事就来这里转上一圈,对于他的关心和谨慎,林傲雪看在眼中,却什么都没有说。

    “太阳神”、“阿波罗”,这六个字始终徘徊在她的心头,挥之不去。

    “阿波罗”这个词她已经不是第一次听到了,而现在前面又加了“太阳神”的前缀,明显性质就开始不一样起来从古奇尼克死前的惊恐表现来看,这绝对是一个震撼人心的名字。

    因此,林傲雪开始看苏锐的眼神就有些不一样起来。

    她也曾拜托西方的朋友帮她打听这个名字,只是到现在还没有结果反馈回来。

    不过,林傲雪始终有一种感觉,那就是苏锐的神秘面纱已经开始缓缓揭开

    首都秦家。

    今天是秦家四小姐秦悦然和欧阳家的欧阳星海定亲的日子,依照这边的风俗,要先在女方家里办订婚宴。秦家上上下下已经忙做一团,绝大多数人的脸上都带着喜庆的气氛。

    秦悦然从小便被首都极为有名的季大师赞为古今罕有的旺夫命,因此从小到大来秦家提亲的人不知道有多少,许多豪门子弟都妄想着娶到秦悦然,这倒不是因为对方的容貌和身材,主要是“旺夫命”这三个字,给了他们无尽的诱惑。

    许多人越是到人生的高级阶段,越是开始信神信佛迷信风水,这一点几乎成了定律,改变不了。

    这一桩婚事的达成,意味着秦家与欧阳家的结盟将牢不可破,作为在军界威望颇重的家族,秦家在政界也渐渐崭露头角,秦牧风成为其中的领军人物,今后的前途不可限量。

    而欧阳家在近年来崛起的势头也非常猛,自五年前龚家、云家、张家等家族被苏锐打落凡尘,从此一蹶不振之后,这个复姓家族便开始如彗星般崛起,不管是在政界还是商界,所取得的成绩都足以让世人震撼。

    而欧阳家族第三代中领军人物欧阳星海,更是其中的中流砥柱。

    目前,欧阳家族已经顺利冲进了前五名,竟隐隐有了要跻身首都三大家族的势头

    锐不可当

    这是一场订婚宴,但更是首都所谓的高层人士交流的盛会。

    秦家家族中的老人们全部出面,广发喜帖,所有首都能够排的上号的家族全部邀请到,据说这是秦牧风的主意。

    秦牧风一身西装,站在门口,满脸微笑的迎客。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秦悦然的老爸秦水流却一直没出现在现场。

    “蒋叔叔,您怎么亲自来了”秦牧风看到一辆红旗停在了秦府门前,一个精神矍铄的老人从其中走出,连忙迎了上去,满脸都是谦恭的笑容。

    “悦然那丫头订婚,我这把老骨头自然也要来沾沾喜气,怎么,不欢迎吗”蒋天苍一身唐装,笑呵呵地说道。

    “哪敢不欢迎,蒋叔叔您能过来,我真是求之不得”

    秦牧风说的是心里话,蒋天苍和蒋白鹿,完全不是一个量级上的,秦悦然的婚礼能够请动蒋老爷子,也是给秦牧风的脸上贴金这可是如今首都有数的定海神针了

    “说起来,我还曾经动过让毅刚与悦然订婚的念头,可惜后来”蒋天苍摇了摇头。

    这句话中包含的信息量可就足够大了,秦牧风心念电转,不禁微微叹息。

    如果蒋老爷子坚持让蒋毅刚上门提亲,那么哪怕对方双腿全断,他也没有任何拒绝的理由

    跟在蒋天苍身后的则是蒋白鹿和蒋青鸢,蒋家第三代集体缺席,没办法,蒋毅刚双腿尽废,蒋毅鹤双臂齐断,蒋毅搏名声扫地,他们还真的没脸出席婚宴。

    只是不知道蒋老爷子的心里会不会觉得有些丢人

    蒋天苍刚进去,白秦川和白忘川共同扶着一位老人走来。

    秦牧风见此,眼睛中大放光彩,没想到白家老爷子白天柱竟然也来了这是多给他面子的事情

    白天柱平日里露面不多,估摸着今天是看在秦家老祖宗的份上才来,他只是淡笑着与秦牧风打了个招呼,便先行进去了。

    白秦川笑道:“三叔,看来你真是把悦然当成亲女儿来疼啊,为她的事情可是操劳了不少吧”

    “那是,我一直都把悦然当成亲女儿看待,不光是她,这老秦家的所有孩子,我都是一视同仁?!鼻啬练绱搜砸丫陌炎约旱背闪饲丶业牧斓颊?。

    白秦川笑呵呵地说道:“那是自然,三叔的良苦用心,我们都是看在眼里的?!?br />
    只是,说完这句话,他的眼底却闪过一丝异样的光华。

    等到白家人全部进去之后,秦牧风的眼眸中再次闪过一道异彩,这道异彩在他之前见到蒋天苍和白天柱的时候都从未出现过

    因为他看到门口缓缓驶来了一辆劳斯莱斯那辆常年停在君廷湖畔的劳斯莱斯

    更衣室中。

    “悦然,快化妆吧,不然一会儿说不过去?!鼻卦眯目醋糯┳牌炫圩谝巫由喜豢陨拿妹?,无奈的劝说道。

    秦悦然冷冷回答:“我本来就不想订婚,为什么非逼着我难道说我的幸福就必须当成家族交好的筹码”

    就在昨天,三叔秦牧风亲自派了几个人到宁海,把秦悦然给“请”回了家。对于后者而言,无论是哭是闹都没有任何的效果,只能接受现实。

    张玲来到更衣室,看到秦悦然依旧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化妆师在旁边没有任何办法,于是冷笑着说道:“悦然,都到了这个份上了,你还指望你的那个野男人来救你”

    秦悦然冷冷的看了她一眼,哼了一声,没有讲话。

    她非常讨厌三婶张玲说出“野男人”之类的话语,如果不是刚才姐姐拼命给自己使眼色,恐怕秦悦然早就开口反击了。

    “怎么,难道说你觉得我说的不对欧阳星??墒桥费艏业拇笊僖?,未来整个家族都是人家的,比那个穷小子不知道好多少倍”张玲冷冷说道:“你三叔都是为了你好,你却不了解他的良苦用心”

    “为了我好都是为了你们自己吧”秦悦然再也忍不了了,站起来盯着张玲,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打的是什么小算盘,牺牲我,成全你们那么丧良心的事情,真亏你做得出来”

    有些人为了努力向上爬,什么手段都可以使得出来,这区区的良心又算的了什么

    “秦悦然,你别不识好歹首都无数女人都排着队想要嫁进欧阳家的大门,你有这种机会却不珍惜”张玲有些恼羞成怒了。

    “你想嫁你自己嫁去反正我不稀罕”秦悦然说罢,便转身朝门外面走去

    “你去哪”张玲喊道,但是眸间却出现了一丝冷笑。

    “你管不着”秦悦然还未走出更衣室的门,两个穿着黑色西装的强壮男人便堵在了门口

    “你们在拦我”秦悦然的眼睛中释放出危险的光芒。

    “是啊,你三叔早就料到你会有这么一手,事先就布置人手对你进行实时监控,你别说逃婚了,就是插着翅膀也别想飞出秦家大院”张玲满脸都是嘲讽的冷笑。

    秦悦心看着妹妹倔强的背影,心脏似乎都被刺疼了

    “如果我硬要走,看看谁拦得住我不想嫁人,谁也别想逼我”

    秦悦然说罢,又要往外面走

    那两个西装男人毫不犹豫的上前,架住了秦悦然的胳膊

    就在这个时候,从门外走来一个高大身影,见此情景,简直怒不可遏

    “两个混账东西”

    秦冉龙本来就处于烦躁的时候,见到自己的四姐被家族保镖如此粗鲁对待,顿时血冲脑门,上来就是啪啪两脚,把两个保镖踹的撞在了墙上

    “放下我四姐”秦冉龙低吼道

    面对大少爷的威势,那两个保镖也无法坚决完成任务,只得放开了秦悦然

    “滚”秦冉龙恶狠狠的说道。

    他少年时候本来就是一方恶少,从小就是街头霸王,长大之后为国效力,一身硬功夫更是罕有敌手,别看这两个保镖经过专业训练,却绝对无法在秦冉龙的手底下走过十招

    两个保镖犹豫了一下,看了张玲一眼,并没有任何的动作。

    “还要让我再说一遍吗”

    秦冉龙同样看了张玲一眼,然后对着保镖吼道:“我是秦家大少爷,你们连我的话也不听,非要去听外姓人的话给我滚”

    两人再也不敢怠慢,连忙离开这是非之地,至于今后还能不能留在秦家继续效力,那可就得看秦冉龙的心情了。

    听到秦冉龙似乎意有所指的话语,张玲的脸色变了一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