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d336;

    苏锐正开着车,忽然接到了林傲雪的电话,这是他这么多天来,第一次发现她还会主动给人打电话。

    “喂傲雪,有什么事吗你给我打电话,这可太难得了?!彼杖裥γ忻械乃档?。

    周安可本来缩在后座上,听到苏锐的话,眼前一亮,随后闪过一丝淡淡的黯然。

    “你什么时候回来”林傲雪似乎是犹豫了一下,才问道。

    苏锐看了看手表,估摸着只要半个小时就能到林家庄园,但是他却笑了笑,道:“我明天才回去?!?br />
    “明天”林傲雪再次犹豫了一下,然后道:“哦?!?br />
    “有什么事吗”苏锐感觉到林傲雪有点不对。

    “没什么?!绷职裂┧低?,便挂断了电话。

    苏锐一个漂移,车子横停在了路边。

    周显威也看出来不对:“怎么回事”

    “你和安可先走吧,我估计林傲雪那边出了点事情?!痹诶吹穆飞?,苏锐已经对周显威解释过了自己此次来华夏的目的,因此对于林傲雪这个名字,后者也不会陌生。

    “让安可先走吧,我和你一起?!敝芟酝?。

    苏锐倒也没有再坚持:“好?!?br />
    周安可的表情透着浓浓的担忧:“你们都要小心?!?br />
    在她说话的时候,车子已经犹如离弦的箭一样爆射出去

    林家庄园的周围,已经是鲜血满地。

    林福章精心培养的保镖已经死了十几个,尸体横七竖八的摆在草坪上,枪声还在不断的响起

    很显然,两边早就已经交上了火

    在庄园内,同样发生着激烈的近身战斗

    金泰铢正在和一个全身黑衣的男人缠斗,看来对手的实力颇为强悍,饶是强大如他,也不能在短时间内将对方击倒,反而自己还受了一些伤

    “看来,太阳神的十二神卫也不过如此”那男人抹了一把嘴角的鲜血,脸上有好几道伤口,看起来颇为狰狞,眼中释放出残忍的光芒

    他刚才被金泰铢的一记铁拳震伤了肺腑而那些脸上的伤口,都是金泰铢的五叶飞镖所伤

    金泰铢甩了甩发麻的手臂,道:“黑暗骑士詹宁斯比,敢打夫人的主意,今天我要杀光你们?!?br />
    金泰铢口中的夫人,自然就是林傲雪了。

    “是吗就凭你和霍尔曼”詹宁斯比冷冷一笑,身体刚要发动,却见到金泰铢右手一扬,三记五叶飞镖瞬间飙射而出

    三个刚刚翻进林家院墙的黑衣男人齐齐捂着喉咙摔倒在地

    例无虚发

    看到金泰铢在和自己打架的时候,竟然还能腾出手来消灭自己的同伴,詹宁斯比彻底愤怒了

    今天被金泰铢干掉的手下已经有十几个人了

    “去死吧,金泰铢”詹宁斯比大吼一声,凶狂的扑上来,铁拳虎虎生风

    面对如此攻击,金泰铢一步不退,欺身而上硬碰硬

    而霍尔曼正手持双枪,压制着另外一人抬不起头来

    那人躲在树后面,连稍微闪身出来都做不到,只要他稍微有异动,霍尔曼的子弹一定会打过来

    这就是远程攻击的威力在使枪方面,霍尔曼早就如指臂使

    “没想到黑暗骑士古奇尼克这么弱,到现在连个头都不敢冒出来?!被舳胺淼乃档?,在说话的同时,他一只手中枪始终锁定在那树后的身体上,另外的一只手则是连连扣动扳机

    又有三个人的脑袋中弹,从墙上跌落下来

    听到这嘲讽的话语,古奇尼克简直郁闷的想死,他本来就是专门练体的,只有让他近身才能有获胜的机会,他相信,只要能够到霍尔曼周围两米的地方,对方就一定会落败他毕竟是号称黑暗骑士中练体最强的人

    可是,似乎霍尔曼也同样知道他的想法,从始至终都没有给他近身搏斗的机会一直用子弹稳稳压制着他,连头都没法冒出来

    他一直在等待着霍尔曼更换弹匣的机会,但是后者换子弹的速度实在太快太快,完全无间隙无漏洞

    古奇尼克大喊道:“詹宁斯比,不要恋战别忘了我们此行的目的”

    “别跟我提目的都死了那么多人,还拿不下这个小别墅,黑暗骑士的脸都要被我们丢尽了如果就这样回去,冥王大人会要了我们的命”詹宁斯比说这话的时候,又被金泰铢趁机打了一拳

    “别冲动”古奇尼克继续躲在树后面大喊,他的头脑倒是比詹宁斯比冷静多了

    可是,霍尔曼又怎么会给他继续喊话的机会,他的枪口对准树干,连续扣动扳机直到弹匣中的子弹全部射光

    十一发子弹连续射击,每一发都是相同的位置,就是这十一发子弹,把这树干生生打穿

    最后一发子弹穿过树干上的小孔,直接打在了古奇尼克的肩头

    “啊”古奇尼克大意之下,竟然被霍尔曼伤到,一怒之下,吼道:“我要跟你拼了”

    说罢,他的身体陡然一转,超霍尔曼扑来

    没想到那最后一发子弹没打中心脏,霍尔曼也不是移动弹药库,身上的子弹全部打光,他见到古奇尼克扑来,冷笑一声,毫不犹豫的挥动拳头冲了上去

    林傲雪则是站在窗前,看着外面的混战,目光之中流露出淡淡的担忧。

    这种担忧的神情在她的身上很难见到,今天的事情对于她而言也是强大的震撼。

    曾经每天照面的保镖们,虽然没讲过几句话,但毕竟也是鲜活的生命,竟然就这样一个又一个的中弹栽倒在地,鲜血甚至都染红了草坪

    “给苏锐打电话了吗”林福章见此,叹息了一声,问道。

    林福章的感受同样真切,他花重金打造的保镖卫队,在那些西方神秘人的进攻之下,竟然只能保持短暂的阻挡,如果不是金泰铢和霍尔曼在此大发神威,恐怕林家庄园已经被攻陷了许多次

    “打了?!绷职裂┑卮?。

    “他怎么说”

    “他要明天才回得来?!绷职裂┑?。

    “你没告诉他这里的情况”林福章不禁无奈,他非常了解苏锐的性格,如果他知道这边出了危险,肯定第一时间从西江赶过来

    很明显,林傲雪就没把实话告诉苏锐

    “告诉他有用吗”林傲雪依旧望着窗外的战况,两边还在僵持:“从西江开车过来,最快也得十几个小时,他今天赶回来,和明天再回来的效果不是一样的吗我们能坚持多久就是多久?!?br />
    林福章真是快急死了,都什么时候了,女儿还能这么淡定

    “我已经报警了,怎么警察还没到”林福章不耐烦的看了看手表。

    “报警估计用处不大?!绷职裂┑档?。

    果然,如她所料,此时两辆警车正在来林家庄园的路上,已经被子弹打的千疮百孔所幸车上人员跳车比较早,没有出现死亡

    林福章沉思了一下,看着子弹横飞的庄园,说道:“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傲雪你和我下去,我们坐车闯出去必须要突围,否则就是坐以待毙”

    林福章的房车是防弹的,轮胎也可以自动充气,不怕什么破胎器之类的东西如果硬冲出去,就连子弹也拦不住

    林傲雪却否定了这个提议:“死守或许还有点希望,如果冲出去,可就真没希望了?!?br />
    “这是什么意思”林福章一时间有些没弄明白女儿的想法在他看来,死守下去,真的就是坐以待毙等死的节奏如果金泰铢和霍尔曼二人无法降服敌人,那么他们必死无疑

    “霍尔曼和金泰铢的战斗经验非常丰富,以他们的眼界来看,都没有让我们强行突围,你说为什么”

    林傲雪竟然开始反问起林福章来。

    后者看着女儿,感觉到非常的诧异

    是的,林傲雪在变她变得更加淡定,变得更加善于思考

    从南?;乩粗?,他就已经发现了女儿身上的隐隐变化

    “说的有理,金泰铢他们并没有让我们突围?!绷指U乱部挤从戳?br />
    如果真的不能力敌,恐怕金泰铢会第一时间带着林傲雪跑路的他绝对不会违背苏锐的任何命令

    “所以,我们耐心的等待便好?!笨醋耪庑⌒驼匠?,林傲雪的眼眸凝缩。

    这个时候,一发子弹飞射而来,打在落地玻璃上,立刻出现了少许裂纹

    这是防弹玻璃,但并不是绝对的,如果持续射击的话,依旧是可以完成突破

    开枪者是一个刚刚翻进院墙的黑衣人,金泰铢见此大怒,一个翻身脱离开与詹宁斯比的缠斗,右手摸出一把飞刀,直接切进了开枪者的喉咙

    一划一拉,一蓬鲜血就此洒出

    趁此机会,詹宁斯比一拳砸在了金泰铢的后背上

    后者被砸的踉跄几步,随后在地上一边翻滚一边咳血詹宁斯比则是穷追不舍战局的平衡被瞬间打破

    看到金泰铢处于下风,林傲雪的手心已经沁出了汗水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金色流光已经由远及近

    林傲雪已经认出来,那是苏锐驾驶的帕萨特

    “他来了?!?br />
    林傲雪之前看似平静,但实则非常紧张,直到苏锐出现,这才放下了心中的石头

    而此时,帕萨特已经杀到了门前

    :感谢干爹丶、书友3716231、神剑,肥du嘟兄弟的捧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