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家大院实在是占地太广,在这里面随便找一间屋子审人实在是太简单不过的事情了。

    “翠松山的人,来杀我做什么”苏锐看着躺在角落里根本站不起来的钓鱼男人,说道。

    他现在浑身上下至少骨折十几处,如果没有苏锐的点头,根本别想活着离开这里。

    “受人之托,忠人之事”钓鱼男子嘴硬

    “狗屁”

    苏锐一巴掌扇出,直接抽飞了他几颗牙

    “在我面前摆什么谱”苏锐的眼中释放出一丝冷厉的光芒,自己来到了莲塘镇,这些人竟然也敢追到莲塘镇真是作死

    “你敢这样对我我师父不会放过你的”钓鱼男子满嘴吐血地说道:“你既然知道我来自翠松山,就应该了解我师父”

    “是么你的这句话,我可以理解为威胁么”

    苏锐的嘴角翘起一丝弧度,冷笑道:

    “张不凡那个老家伙,他真的以为我会怕他”

    钓鱼男子一听到苏锐一口叫破师父的名字,浑身竟然颤抖起来:“你是谁你到底是谁为什么对翠松山如此了解”

    “别装疯卖傻了,你来杀我,却不知道我是谁,你是傻逼吗”苏锐没好气的说道。

    他现在对翠松山的人可是没有半点好感,先是那个夜莺对自己纠缠不休,又来了这么一个家伙,如果不是不想和张不凡那个老不死的彻底翻脸,恐怕苏锐还真的就地杀了他们。

    那个老家伙终归还是会给苏锐带来一定的压力

    五年前,如果不是那个老家伙的出手,恐怕那五大世家的少爷至少得死两个

    “如果你交代,我或许可以留你一命,否则的话,你的性命对于我来说没有任何的价值,希望你能明白这一点?!蓖略谘矍案∠?,苏锐淡淡说道。

    “你怎么会连我师父都不忌惮”钓鱼男子清楚的感受到了苏锐眼中的杀意:“如果你杀了我,你不怕他的报复吗”

    “他不知道我杀了你,如果他知道,那么这次的事件就是他指使的,我杀了你,回头再杀上翠松山便是?!彼杖窭淅渌档?,语气很平稳,似乎是在阐述一件和他完全无关的事情。

    “说,还是不说,我给你一分钟的时间?!彼杖袼低暾饩浠?,便走了出去。

    钓鱼男子浑身剧痛,满嘴血腥气息,他知道,苏锐应该不是在说笑。

    都怪自己,好好的下山历练,为什么就接了这么一趟活难道说是因为那人开出的价格太丰厚了

    看苏锐的样子,真的有可能杀了自己

    他还在犹疑之中,苏锐和周显威便推开门走进来。

    “我说?!钡鲇隳凶右灰а?,道。

    “这不就结了,我最不喜欢用一些血腥的手段了?!彼杖袼档?。

    周显威附和道:“我也是?!?br />
    钓鱼男子简直想哭,他不禁想起来刚才在水下被苏锐和周显威折磨的情景,那短短的两分钟,简直可以堪称他人生中最黑暗的时间了那些手段无一不是血腥之极

    尤其是那个叫周显威的家伙更是过分,往自己的某个要害部位连打了十几拳,到现在自己都不知道那儿有没有被废掉

    原来,此人名为王飞志,乃是翠松山张不凡的二徒弟,整日修武,几乎从不下山。

    前一段时间他下山历练,被一个名为李玄的男人找到,此人开价两百万,买苏锐的人头。

    王飞志下山之后,早就被这大千世界的花花绿绿所吸引,手头正处于缺钱的时候,一听到李玄开出的价格,顿时就迫不及待的答应了

    他认为,以他的功力,完全可以轻轻松松的干掉苏锐,再加上事先已经研究了很多关于苏锐的资料,这一战当然不成问题

    可是,结果远远超出他的预料。

    王飞志现在浑身多处骨骼断裂,甚至呈不可修复的损伤,即便勉强治愈,也别想回到之前水准的一半,一身修为算是彻底废掉了

    苏锐想都不要想,这个李玄肯定是化名。

    “你和他的接头方法是什么”苏锐冷冷说道,之前林傲雪被绑架的案子还没破,又出来这么一桩,看来自己的敌人真的很多很多。

    “事成之后便联系他,他会安排见面地点?!蓖醴芍救缡邓档?,他本来就不是什么死士,事到如今没有任何不交代的理由。

    “这家伙还挺狡猾的?!彼杖裰迕汲了剂艘换岫?,把整个事件的过程全部梳理了一遍,又说道:“他给你多久时间来做这件事”

    “两个月,现在只是第三天而已?!蓖醴芍舅档?。

    “两个月,看来,时间还很充裕?!?br />
    足足六十天,足够苏锐计划许多事情了

    苏锐亮出匕首:“你确定你说的事情完全属实”

    看着那雪亮的刀锋,王飞志有些打寒颤:“绝对不敢有半点隐瞒?!?br />
    “那好吧?!?br />
    苏锐说着,匕首自上而下,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狠狠刺进了王飞志的大腿

    “啊我都交代了,你为什么疼”王飞志倒吸一口冷气

    “我也没说不扎你?!彼杖裉颂?,转身离开。

    站在门口,他长出了一口气,看着外面的天空,眼神忽然有些疲惫。

    这一场接着一场的暗杀,什么时候是个头难道说自己的人生,注定要这样

    “大哥,你准备怎么办”周显威问道。

    “这话好像该我问你,你准备怎么办”苏锐目光中透着一丝玩味的神色。

    “还能怎么办,当然纵情于祖国山水,每天奋笔疾书”

    周显威还未说完,便听到苏锐说道:“我要听实话?!?br />
    周显威的表情一滞,终于收起那副玩世不恭的样子,道:“你都这样了,我要是还不与你一起并肩作战,那也太不够意思了?!?br />
    他笑道:“我已经离开了一次,但我保证,这也是最后一次?!?br />
    苏锐伸出拳头,在他的胸口不轻不重地打了一拳。

    曾经兄弟,今日终于回归

    两个人的身上全部都是水渍,实在是狼狈不堪,于是一起钻到了周显威的浴室里洗澡,以前兄弟几个都是如此,打完仗,舒舒服服的一起洗个澡,浑身疲惫尽去。

    只是这个时候,两个男人如此相见,他们心底竟然生出一股别扭之感。

    苏锐连忙洗好走出去,浑身上下只是围了一条浴巾,却没想到一出来就见到了明洁。

    “阿姨,您怎么来了”

    由于身上穿的太少,苏锐有些不好意思。

    “哎呀,姑爷,你这肌肉真是太棒了啊”明洁一开始还两眼放光,并没有想到苏锐为什么会出现在儿子的卧室中,不过接下来的场景却让她彻底愣住了。

    周显威浑身上下连一条浴巾都没有,就这样全部暴露的出现在了明洁的面前

    他似乎还没注意到自己的老妈再现场,一边擦着脸一边说道:“我说大哥,咱们今天晚上一起睡吧,放心,我不会对你不轨的”

    明洁看了看自己的儿子,又看了看苏锐,他们两个人的身上加起来也就只有一条浴巾

    “你们两个要干嘛”明洁很是艰难的说道。

    优哉游哉的陪周安可在这美不胜收的莲塘镇呆了十天,苏锐觉得一身的疲惫也消去了不少。

    每天下下棋,划划船,踩踩青石板路,看看美人儿,感觉确实非常不错。

    周安可每天都很开心,这几年来,她的脸上从来不曾出现过如此多的笑容。

    可是,时光总是飞快,即便再开心,也终究要面对离别的一天。

    一辆帕萨特,装了三个人,这一次,周显威也跟着一起离开。

    至于那个翠松山弟子王飞志,则是被金泰铢用一辆货车给拉走了,这个家伙浑身骨骼断了许多处,也是别想翻出什么浪花来,否则以他的功力,连苏锐都要避退三舍。

    对于孩子们的离去,明洁恋恋不舍,临别时依旧拉着苏锐的手,说着什么明年再生大胖小子的话,后者只能苦笑着连连点头。

    至于周显威,他早就知道苏锐跟妹妹不是那种关系了,这一切全部都是老妈的误导而已,他也很聪明的选择了缄默,不然以后周家在莲塘镇可就没法混下去了,会成为所有人的笑柄。

    但是,周显威倒是很希望两个人能够有所发展,毕竟每一个哥哥都想给妹妹找到他眼中最好的男人,毫无疑问,周显威认为全世界也就只有苏锐能够配得上自己的妹妹了。

    在回去的路上,周安可窝在后排不说话,心中怅然若失。

    这十几天的莲塘镇时光,是她生命中最开心的日子,每天无忧无虑,抛却所有烦恼,她很担心,如果回到宁海,她和苏锐便不能再继续这种时光。

    看了看在开车的苏锐,周安可的眼中不禁氤氲起来。

    在与华夏相隔了整整一片大洋的茫茫群山中,整整一个编队的武装直升机在穿行着。

    这并不是任何一个国家的军队,因为所有的直升机都喷涂着骷髅头标志

    直升机在一处山头上方十几米处悬停,速降绳抛下,一个个黑衣人拽着绳子从上面速降下来

    这些人全部带着黑色的墨镜,穿着黑色紧身衣,甚至连手套都是黑色的

    此时,山体中央忽然打开了一扇大门,十几个身着黄色迷彩军装的男人从里面快步而出

    领头的则是一个年轻人,他倒拎着一把冲锋枪,嘴里叼着牙线,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

    正是太阳神之下双子星之一的邵梓航

    “冥王的人”邵梓航看了看周围那些虎视眈眈的黑衣人,冷笑两声:“诸位,冥王他老人家说不定在哪个姑娘的床上睡觉呢,而你们不远千里,不会是来我们这里约炮的吧我们这里都是汉子,没有姑娘”

    听到这句话,那些黑衣人骤然色变:“敢对冥王大人不敬,找死”

    邵梓航一挥手,那些士兵的枪口顿时齐齐对准黑衣人,他不屑的笑道:“你应该很荣幸,在太阳神殿门前,敢说我们找死的人,你还是第一个”

    邵梓航话音一落,山体基地上表面再度翻出了四个重机枪射击位黑洞洞的枪口把所有黑衣人笼罩在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