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哥,你是怎么知道我没死”

    “你的一幅假画,差点被卖到一个亿的价格?!彼杖窭湫ψ潘档溃骸罢獠偶改瓴患?,你的画功就精湛到这般地步,连我都差点被骗过去?!?br />
    “一个亿”周显威顿时捶胸顿足,显然他也没意识到自己那么牛叉:“不用说,那画肯定是被你毁了?!?br />
    “是啊,不然我也没法确定后面写没写你的名字?!彼杖衿擦似沧欤骸懊看味加靡文?,真的是没一点新意?!?br />
    “说说吧,为什么后来又没和那留学生女朋友在一起”以苏锐的眼力,自然能够看出来,周显威现在孓然一身。

    “跟一个富二代跑了呗,我们终究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彼档秸舛?,周显威的眼中显出一丝惆怅来,他为了那个女人,放弃了最钟爱的生活,可是到头来却竹篮打水一场空。

    “你恨她吗”苏锐忽然问道,以周显威的性子,这样被横刀夺爱,不拿着把刀去找人家拼命都奇怪了。

    “恨”周显威纠结了一下,似乎是想起了什么,摇了摇头:“我和她之间,已经没什么关系了,已不爱,谈何恨”

    苏锐看着周显威的模样,就知道他言不由衷。

    不过,对于这一点,他倒也没有再揭穿,每个人都有曾经的故事,每个人都有难言之隐。

    值得庆幸的是,在这个世界上,苏锐又找回了一个兄弟。

    “我去个卫生间?!敝芟酝底?,便站起身来。

    “好,我在这看看风景?!彼杖裼趾攘艘豢谄【?,这才发现酒瓶已经空了,于是便拿在手里把玩着,身体惬意的靠在岸边,眼睛中带着微笑,似乎已经被这片江南水乡所吸引。

    就在此时,一叶乌篷船缓缓飘来,从开始到现在,这个小舟的速度都极慢。

    在船头,坐着一个戴着斗笠的男人,正拿着鱼竿,似乎是在很专心的钓鱼。

    当乌篷船行至苏锐侧方之时,那钓鱼者的表情上露出一丝欣喜,鱼竿也随之动了动应该是有鱼儿上钩了

    手腕轻轻一抖,鱼竿便随之震动起来,这震动传导到鱼线上,于是乎,那条本该下垂的鱼线,竟从水下撩起,一个大号的鱼钩闪闪发光,直奔苏锐的咽喉而去

    如果让鱼钩扎进脖子,恐怕苏锐的气管就会在瞬间被勾断

    看起来极为简单,但却是酝酿已久的杀招,于无声处听惊雷

    这一切动作看似很慢,但实际上简直快如闪电

    几乎不到一秒钟的时间,鱼钩就已经飞到了苏锐的喉咙跟前

    可是,苏锐看起来似乎早有准备,身体猛然一侧,那鱼线便擦着苏锐的脸颊飞过

    甚至他都已经感觉到了鱼线上甩出来的细小水珠

    与此同时,那钓鱼男子忽然取下斗笠,在身前用力一挥

    一个啤酒瓶被打的变向,径直落向了河对岸,和台阶相撞,顿时摔的粉碎

    挡下这个啤酒瓶,钓鱼男子感觉到手臂微微发麻,眼中盛满了怒意

    很显然,苏锐并不是无心而为而是早有准备

    在他甩出鱼线的刹那,那个被喝空了的酒瓶就已经脱手而出,像炮弹一样,朝他这边狠狠射来,速度比起鱼线有过之而无不及

    如果不是早就注意到了他,苏锐又谈何如此迅速的出手

    这一下力量奇大,即便臂力如他,也被打的手指疼痛而那斗笠更是直接破开了大口子

    本来他的鱼线乃是连环招式,即便一击不中,也可以空中变向,可是苏锐的瞬间反击让他完全的错失了这种好机会

    他看着苏锐,苏锐同样看着他,这一场早有预谋的刺杀,在一招过后就已经忽然静止

    “你是怎么看出来的”钓鱼男子问道,他认为自己伪装的非常好,穿着打扮都非常像一个经常捕鱼的渔民,苏锐是怎么发现端倪的

    苏锐冷笑:“你见过哪个渔民捕鱼不用渔网,而是在这里慢慢悠悠的垂钓你见过哪个垂钓者还穿着渔民的衣服,傻逼”

    说罢,他的身形骤然飞起,五六米的距离,一步就过竟是直接往船上跃来

    “居然敢骂我”

    那钓鱼男子闻言,心中怒意升起,他实力不弱,见此之后,一甩鱼竿,竿身便抽向苏锐

    只是简单的一招而已,似乎都引起了气爆声足见这鱼竿之上蕴含了多少力量

    这一击是刚柔并济,苏锐能够想象出来,如果自己硬接的话,恐怕骨头都要被瞬间抽断

    化繁为简,绝对的高手

    此时的苏锐身在半空,无法借力转向,眼看就要被一下抽飞

    就在这鱼竿将要横抽到苏锐身上的时候,后者竟然举起胳膊,用手腕迎向猛烈挥来的鱼竿

    钓鱼男人冷笑,他似乎已经看到了苏锐的整只手掌都被抽飞的情景

    “啪”

    苏锐整只手腕被震得发麻,但是骨头的碎裂声却没有如预料中响起

    “赔我的手表”

    原来,刚才苏锐躲无可躲,就用他在淘宝上花了三百块钱买的假的劳力士手表硬接了这一击

    假归假,质量好虽然金属表带已经完全变成了碎片,但是至少帮助苏锐抵消了很多的攻击力

    趁此机会,苏锐已经落到了小船上

    他这猛然跳下,整条船瞬间被压下了近半米,河水从船沿上漫过来两个人的鞋子都已经湿了

    如此近的距离,那长长的鱼竿已经无法发挥作用了

    苏锐已经趁势欺进,双拳同出,重重的轰向此人的胸腹间

    “雕虫小技,我既然敢来抓你,自然把你研究的透透的”钓鱼男子非常自信,一把匕首忽然从手中升起,在身前划出一片寒光

    看着这娴熟的刀法,苏锐的眼眸微微一滞。

    此时他的眼前不禁浮现出夜莺那始终带着黑色口罩的样子

    “你来自翠松山”

    苏锐一口叫破对方的来历

    钓鱼男子没想到苏锐的眼睛如此毒辣,手中的刀光出现了秒臾的空当

    苏锐在喊话的时候,双手依旧不停,就在这刀光缺口刚刚形成的时候,一道乌光已经突兀出现,然后极为凶狠的穿了进去

    甩刺

    砰

    刀身碰在了四棱军刺的侧面,激起了一道火星

    可是,这顶多让甩刺的进攻方向略微偏了一偏,本来瞄准的是心脏,此时刺破的是肩膀

    “啊”

    钓鱼男子吃痛大吼,挥动手中匕首,竟是要朝苏锐身上掷来

    如此近的距离,对于苏锐而言,也是避无可避他只能本能的一侧身

    匕首已然插进了他的胳膊

    “咱们同归于尽吧”钓鱼男子怒吼道。

    可是,苏锐又怎么会给他这种机会,四棱军刺继续前伸,然后用力一搅动

    喀拉喀拉

    伤口处的血管韧带和骨头,在这大力作用下,全部都被搅碎

    这钓鱼男子倒也有股一往无前两败俱伤的气势,把匕首从苏锐胳膊上拔出来,然后划向他的喉咙

    面对着这娴熟的刀技,苏锐不敢有任何怠慢,身体一个猛烈的后仰,堪堪躲过

    没有再管肩膀上的伤势,钓鱼男子想要追杀,可是此时船板忽然裂开了一条缝河水大量涌进来

    钓鱼男子的身体刚想跃起来,此时从缝里诡异的伸出来一只手,竟然就这么抓住了他的脚踝

    再强的高手也有马失前蹄的时候,他的身体已然在半空,被人从后面这么偷袭一下,重心完全失去,整个人直接平平的摔在了破裂的甲板上

    周显威的偷袭原来他借口上厕所,从另外一边早就偷偷潜入了水底

    苏锐又怎么会错过这样的机会,他借着船板的最后一点浮力,揪住钓鱼男子的胳膊,用尽全身的力气,猛然一甩

    钓鱼男子的整个身体便像断了线的风筝一般,重重的砸向那不知存在了多少年的石桥

    砸完这一下,苏锐的身体也沉入水中

    轰

    还好石桥比较结实,被撞了这么一下,纹丝不动,但是钓鱼男子的身体就没有那么结实了在苏锐的大力作用下,他浑身犹如散了架一般,骨头也不知道被撞裂了多少处

    整个人被撞的七荤八素,重又跌入水中

    两个人影就像鱼儿一样,早就蹿了过去,正好扑到了钓鱼男子的身边

    两分钟后,苏锐和周显威才抬着晕死过去的对手浮出水面

    这场战斗发生的极为突然,从开始到结束也不过短短的三分钟而已,是以根本没有人意识到,这儿刚刚发生了一场生死之战

    “还敢在我莲塘镇猖狂就算大哥不在,我一个手指头也能捏死你”周显威吐了一口河水,他现在头上顶着一片荷叶,煞是狼狈。

    “速度变慢了,攻击变弱了,防守迟钝了,这就是你这四年来的成绩”苏锐没好气的看了周显威一眼。

    “这个,我觉得还行吧”周显威挠了挠头。

    “行个屁”

    苏锐真是不爽了:“如果不是你出现的那么晚,我怎么会受伤”

    此时,他的胳膊上还在往下流着鲜血,衣服都已经染红一大片

    周显威再次欲哭无泪:“哥,你是真的不知道,我们这边人做东西从来都不偷工减料,那乌篷船底得二十几公分厚,我特么拿着小刀在下面凿了半天”

    :感谢转瞬成空兄弟的给力捧场这是马上成为舵主的节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