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不,你睡床吧,我在沙发上坐一夜就行?!敝馨部傻溃骸按幽5轿鹘敲丛?,你开了一整天的车,肯定累坏了?!?br />
    “不累?!彼杖窨戳艘谎壅馑舜?,心想这床那么宽,睡两个人肯定没什么问题,但是他心里这样想,嘴上肯定不能说出来。

    房间里只有一张单人沙发,如果让周安可在上面坐一夜,苏锐可于心不忍。

    “我睡沙发好了,这沙发前面放个小凳子,正好可以把腿伸直,没关系的?!闭庾∷尢跫杂谒杖穸砸丫芎昧?。

    “那可不行,你是我家的客人,怎么可以让你睡沙发”周安可不依不饶。

    苏锐直视着她的眼睛,说道:“听不听话”

    “嗯”周安可似乎没想到苏锐会忽然这样问,这样的问题着实有些太暧昧了,她下意识的回答:“听”

    “那不就结了”

    在谁睡床谁睡沙发的问题解决了之后,周安可和苏锐便轮流去洗澡,对于这二人而言,共处一间卧室公用一个卫生间这种问题在之前是根本想也不敢想的,而这样的高难度问题就这样被她的彪悍老妈给变成了现实。

    洗漱完毕,躺在床和沙发上,两人全无睡意,一直聊着天。

    周安可给苏锐讲着小时候发生的趣事,苏锐认真的听着,什么小时候被逼着练毛笔字,什么小时候划船掉进荷塘里,还有不想背古诗却被父亲打手心,诸如此类,都是最简单的少年回忆,但周安可讲的非???,苏锐同样听的很开心。

    他能够清楚的感觉出来,周安可对这片飘满了莲花香气的土地是如何的热爱。

    这么多年来,周安可一直在外面求学,几乎从来不曾遇见让自己能这般袒露心扉的异性,这片充满了莲塘的地方是她的梦之所在,她很乐意与别人分享这些,但是,别人并不会理解她的感受,只有苏锐听的情真意切。

    聊着聊着,周安可忽然感觉到,一股暖流已经从心底滋生出来,缓缓流过全身。

    两人聊了很久,直到凌晨三四点钟才睡着。

    不知道是不是酒精的作用,第二天,一贯准点醒来的苏锐也出奇的睡了个懒觉,周安可也是,穿着洁白的睡裙窝在大红的薄被子中,一直到十点钟才醒来。

    周安可揉了揉惺忪的睡眼,看着从窗帘外面透射进来的阳光,转脸看到了苏锐,脸庞之上腾起了两朵红云。

    苏锐看着刚刚醒来的周安可,长发略微蓬松轻乱,睡裙稍微有些歪,雪白的肩膀露出一半,看着那白皙的肌肤,苏锐忽然有种冲动,就是凑上去仔细的摸上一摸,感受一下那细腻的触感。

    “醒了”

    两人几乎异口同声的说道。

    说罢,二人就同时笑起来,从昨天的旅途中他们就已经发现,彼此之间的小默契非常多,经?;嵋炜谕乃党龆阅臣虑榈南嗤捶?。

    “在沙发上睡一夜累不累要不要到床上歇歇”周安可还在被窝里没起床,就已经这样“邀请”到,她完全没意识到自己的话语中包含着多少暧昧意味。

    其实她心里最多的还是歉意,苏锐到家里做客,老妈把人家当成了姑爷闹出那么多恶作剧不说,还让人睡在沙发上,换做是谁心里也不会舒服,因此周安可觉得有些内疚。

    苏锐倒是毫不留情的揭穿出来:“要我和你睡同一个被窝吗”

    后者顿时不再讲话,苏锐简单的一句话就能把她调戏死。

    “一起去吃早饭吧?!?br />
    两人洗漱完毕,便并肩走出房门。

    看起来明洁已经在门口恭候多时了,她一见到苏锐和女儿,眼珠子就在他们的身上来回打量了好几趟,笑眯眯的说道:“昨天晚上累坏了吧今天那么晚才起床”

    周安可没好气的看了老妈一眼:“老不正经的,你又乱说什么呢我还没问你呢,昨天晚上为什么锁门”

    “我有吗根本没有的事啊肯定是你哥干的”明洁如老狐狸一般,自然不会承认

    甘甜的银耳莲子羹,绵香软糯的莲花糕,吃了一顿具有江南特色的早饭,苏锐便借口叙叙旧,把周显威拉了出来。

    两个许久未见的男人走在青石板路上,感觉略微有些怪异。

    周显威的身材颀长,皮肤白皙,眉清目秀的,单单看这外表,和那“狂生”的外号还真的不大搭边。

    “大哥,真没想到,那么多年不见,你竟然能把我亲妹妹给泡上,当真泡妞的功夫又精进了许多?!敝芟酝ㄚㄐΦ?,苏锐总是不开口,让他感觉到很郁闷。

    对于自己和周安可的关系,苏锐也不多做解释,冷笑道:“昨天晚上不是一见我就跑么怎么后来又回来了”

    “我一开始是怕你揍我?!敝芟酝恿四雍竽陨?,强词夺理地说道:“后来纯粹是想看看热闹,我妹要嫁人,我总不能不看吧”

    “看热闹不嫌事大吧”苏锐可是听得一清二楚,昨天就是周显威高声喊着让自己背起周安可。

    “嘿嘿,我的性格就这样,大哥你最清楚了?!敝芟酝绦ㄐ?,这几乎是他见到苏锐之后的唯一表情了。

    “清楚个屁”苏锐毫不客气的给了他一脚,直接踹在了屁股上

    “大哥,你踢我做什么”周显威捂着屁股跳开:“要是被别人看到怎么办,在这里我好歹也是你大舅子”

    “还敢跟我提条件大舅子个毛线,我和你妹什么关系也没有”

    苏锐毫不含糊,又踹了周显威十几脚,把他生生踹出十几米远

    于是,莲塘镇的人们都看到了一副奇景平日里没人敢管的周家小霸王,此时正被他的妹夫当街狂踹,连还手都不敢

    “我让你装死,我让你装死,你知不知道,我来这里就是为了找你”苏锐踹完之后还不解气,又狠狠的踢了他几脚。

    “大哥,别踢了,别踢了,真的很没面子的”周显威捂着屁股大叫

    “你还要面子有什么用死人是不需要面子的”苏锐说道:“如果你今天不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我就拆了你家的地主大院”

    周显威欲哭无泪:“什么地主大院,我们家那是王府”

    坐在荷塘边,苏锐和周显威各自拿着一瓶啤酒,脚就这样泡在水塘里,看起来煞是惬意。

    “四年前,我谈了一个女朋友?!敝芟酝难壑邢猿龌匾涞纳裆骸澳鞘俏以诿拦龅降?,她是个留学生?!?br />
    “为了爱情离开,我可以理解,但至少该打个招呼才是?!?br />
    苏锐看了看他,不禁有些唏嘘,这个有着“笔仙”称号的年轻人,如果不是在四年前失踪,恐怕现在也会成为太阳神殿的超级战将,地位绝对不会弱于十二神卫,甚至和双子星都在伯仲之间。

    此人画功了得,打起架来更是毫不含糊,两支不知道什么材料制成的大号毛笔,专用笔尖点人死穴,杀人不见血,战力凶悍之极。

    不过此人也十分桀骜,经常摆出一副老子是天下第二的模样,当然,第一就是苏锐了,面对自己的大哥,如果动起手来,只会遭到更猛烈的攻击。

    如果他一直在,如果他从未离开

    苏锐摇了摇头,终归还是没有如果。

    四年前的一场大战,刚刚成气候的苏锐被几大黑暗势力围攻,那一仗打的惨烈至极,苏锐的手下大幅度减员,周显威也在那一战之后也消失不见,连尸体都没找着。

    为这事,苏锐差点急得发疯。一路走来,他全靠兄弟们舍命相帮,无论是谁离开,他的心里都会难过的要命。

    几乎所有的人都认为周显威死了,苏锐也不例外,可是,每每想到那个狂傲到没边儿的家伙就这样去上天堂报到,苏锐就有些不太相信,这样不要脸的家伙,老天会收么

    这些年来,西方黑暗世界的争斗愈发激烈,他并没有太腾出时间来寻找着周显威的消息,茫茫人海,何处找起

    直到他同样来自于莲塘镇的周安可,见到了那一手透着淡淡清新气息的莲塘体,许多记忆才如潮水般的在脑海中涌现。

    是以,在周安可提出邀请苏锐来莲塘镇做客的时候,他几乎想都没想就答应了,他必须要到周显威的家乡看看,哪怕找不到任何的痕迹,只是了却自己的心愿。

    比较惊喜的是,周安可竟然是周显威的妹妹这一点完全出乎苏锐的预料

    看着周显威,苏锐又来了气,为了给他报仇,后来苏锐几乎把那围攻自己的几大黑暗势力全部清扫干净,太阳神殿也因此而崛起于世间

    “回答我的问题?!彼杖袼档溃骸叭绻阊峋肓说豆饨S?,想要退出,我想我绝对不会拦着你,为什么不告而别如果别人知道,会把你这种直接在战场上失踪的行为当成逃兵”

    周显威讪讪说道:“这个,大哥,我说完之后,你得保证不打我才行?!?br />
    苏锐的额头上爬上了一根黑线:“我不打你,说吧?!?br />
    “真的不打”

    “再废话我就打?!?br />
    这么多年没见,周显威的性格还是一点没变。

    “当时,我那个女朋友不喜欢我过这种刀口舔血的生活,她是留学生,我的生活方式让她接受不了,因此,为了她,我决定做出改变?!?br />
    周显威回忆道:“那时候的我真是爱极了她,一心想着回家好好跟她过日子,也不敢跟你告别,怕你不爽,毕竟你栽培我那么久,如果我要走了,你肯定很难受?!?br />
    苏锐忍不住抬起手来,怒骂道:“你特么的装死,我就不难受了”

    看着苏锐那即将落下来的手掌,周显威喊道:“说好不打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