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讨厌?!敝馨部纱妨怂杖褚幌?,脸上涌起无限娇羞。

    在这之前,这个浑身上下流露出古典韵味的江南美女,根本不曾和任何男人有过这种接触,更别提这样看似“打情骂俏”的动作了。

    喝多了酒,吐出来也会觉得好受一些。苏锐从卫生间出来,感觉胃里顿时没了什么负担,精神也几乎完全恢复了,感觉再来个几斤也不成问题。

    没错,有实力就是那么任性。

    看到苏锐出来,周安可毫不犹豫的上前,搀扶住了他的胳膊。

    其实苏锐现在脑子很清醒,就算不搀扶也没事,只是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拒绝美女的贴身服务。

    回到座位上,这场规模庞大的宴席也已经到了尾声。

    明洁又站起身来,这女人的眼中放出恶搞的神色来。

    “感谢诸位今天晚上的捧场,下面让我们送新郎新娘入洞房喽”明洁中气十足的喊道

    “好”现场的喝彩声直冲云霄

    就连周中天也是微笑着摇头,颇感无奈。

    事实上,这个女婿的表现不错,他这个未来老丈人也是初步认可了,尤其是苏锐和自己的儿子周显威还有那么一层神秘的关系,这让他大为感兴趣,连自己都不能降得住儿子,而苏锐却可以

    什么入洞房

    苏锐闻言,差点栽倒在地

    这也太快太快了吧世界上还有比明洁更彪悍的老妈吗这是迫不及待把闺女卖出去的节奏啊

    “妈,你说什么呢”

    周安可又羞又急,她无论如何都没想到,自己的老妈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喊出如此不靠谱的话来

    可是,所有宾客已经站起来,朝他们这边涌过来,周安可的声音已经彻底被湮没在鼎沸的人声中了

    三叔周中正对明洁偷偷竖了个大拇指,笑着说道:“我说嫂子,你这可是有点猛啊”

    “姑爷,我说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带着我们家安可入洞房”明洁对苏锐眨了眨眼,看到后者愣在原地,不由得笑起来。

    “这个”苏锐摸了摸鼻子,眼看自己二人根本抗不过这大势,只得拉了拉周安可的胳膊,低声说道:“要不,我们就进去,装装样子”

    这可是洞房,能装装样子吗

    周围的喝彩声一浪高过一浪,周安可此时全然没了主意,她脸红的像是要滴出血来,看了看苏锐,然后又躲开眼神,道:“我听你的?!?br />
    “那我们就走吧?!彼杖袂W≈馨部傻母觳舱饣醯挂裁怀没急阋?,他居然没把握这个拉拉小手的好时机。

    不知道周安可的老妈明洁今天是不是喝醉了,比之以往更豪放许多,她一声大喊,道:“安可,还不快点跟上”

    周安可实在是羞得不行,刚想迈动步子,就听到假山盯上传来一道吼声:“不行”

    众人循声望去,竟然是刚才落跑的周显威

    他到底想搞什么鬼

    看着自己儿子,周中天的脸色沉了下来,如此大喜之日,自己的儿子竟然敢这样砸场子,着实有些说不过去了。

    其实这倒是有些误会他了,周显威笑眯眯的说道:“不能拉着走,要背着我妹进去”

    此言一出,周围的乡里乡亲更加起哄

    “背起来,背起来,背起来”

    听着这话,苏锐有有些犯难起来,他笑吟吟的看着满面通红的周安可,说道:“背不背”

    周安可忸怩了一下,还是说道:“要不,就听他们的吧?!?br />
    此时,周家小姐也是满心欢喜。

    “那好”

    苏锐也被气氛感染,蹲着马步,身体前倾,道:“上来”

    感受着周围热烈的气氛,周安可的心中骤然生出一股莫名的勇气来,竟然直接伏在了苏锐的背上

    后背传来了柔软的触感,苏锐伸出两只手,紧紧托住周安可的大腿,双腿用力,同时喊了一声:“起”

    看着苏锐把周安可背起来,周围的乡里乡亲顿时大声叫好

    周安可娇羞无限,按照她以往的性子,肯定要把头埋在苏锐的肩膀上,可是此时,她竟是紧紧搂着苏锐的脖子,趴在他的肩头,似乎是有些担忧的轻声问道:“我重吗”

    “轻的跟一只小企鹅似的?!彼杖褚膊恢涝趺创虻谋确?,此时他正有些心猿意马呢,周安可外表看起来文文静静,但是身材却是十分有料,被这样紧紧贴着,他如何能淡定

    周安可顿时放下心来,但是转念一想,我怎么会是小企鹅

    苏锐的步子非常稳,周安可完全感觉不到任何的晃动,她看着身下一步一步朝前走的男人,柔声问道:“累不累累了就歇歇吧?!?br />
    苏锐笑道:“背着你走一天也不会累啊”

    他的本意是说周安可体重比较轻,但后者听起来可就理解成了另外一种意思,顿时心中溢出淡淡的甜蜜。

    “新郎新娘入洞房喽”

    周显威站在假山上高声喊道众人跟着他一起高呼

    在这种环境下,周安可似乎觉得自己真的就像是个小媳妇儿,不自觉的把搂着苏锐脖子的手臂再紧了一紧。

    终于,两个人迈进了“洞房”。

    苏锐进房间之后,连忙把门关上,让那些热烈的声浪被隔绝在外面。

    此时,苏锐还依旧驮着周安可,不过当他看清楚房间内的景象时,不禁再次说了一句:“我去”

    这是他来到周家之后第三次感慨了

    周安可也瞪大了眼睛,似乎有些不敢相信,眼前的景象都让她忘记了从苏锐身上下来。

    房间的屋顶上已经贴上了红色的拉花,被子和床单也全部都是充满了喜庆的大红色,甚至床头还点着两盏红色的长明灯

    如果再来上几张婚纱照,就是妥妥的婚房啊

    苏锐艰难的咽了一口吐沫,说道:“你老妈在半天的时间里就搞出了那么多东西”

    周安可同样艰难的回答道:“应该可能也许是吧”

    把周安可轻轻的放到床上,苏锐活动了一下胳膊,笑道:“今天晚上可真是太激烈了?!?br />
    一身白裙的周安可和这红色的床榻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就像是穿着婚纱的新娘一般,美不胜收。

    苏锐似乎也看的愣住了。

    周安可没觉察到苏锐的表情,而是有些苦笑道:“我妈实在是太能折腾了,真不知道她是怎么办到的。对了,今天真是难为你了,陪着我演了这么一出戏?!?br />
    苏锐在床边坐下:“没事啊,能当一当男主角,感觉也是不错的?!?br />
    周安可见到苏锐并不介意,心中的石头悄悄放下来,和苏锐并肩坐在床边:“我真怕你会吓得从此不来我们家?!?br />
    “以后怕是不能不来喽?!彼杖竦ψ潘档溃骸安蝗徽赡改锘共坏米飞钡侥Hァ?br />
    听到“丈母娘”三个字,周安可又笑了起来,霞飞双颊。

    “苏锐,你怎么会认识我哥”对于这一点周安可也比较惊奇,很明显,她已经看出来,那天不怕地不怕的哥哥非常的怕苏锐。

    “他欠了我的钱?!彼杖窆笮?,似乎是想起来什么往事。

    “欠钱”周安可没弄明白苏锐话语中的深层意思,道:“那一定是欠了很多吧”

    “确实不少?!彼杖裰刂氐阃?。

    “真是太过分了?!背鲇诙灾芟酝窳尤似返南嘈?,周安可竟一点也没有怀疑苏锐的话,很认真地说道:“我来替他还吧”

    “不用你还?!彼杖癜胝姘爰俚男Φ溃骸拔叶汲闪四忝羌业呐隽?,还能问大舅子要账吗”

    周安可脸上的红潮就一直没消下去过:“讨厌,又开我玩笑?!?br />
    环视了一下四周,周安可的这间卧室虽然不小,而且带有独立的卫生间和浴室,可是,只有一张床。

    “我找我妈去给你找一间客房?!敝馨部擅嫔⒑?,站起身来。

    “你家那么大,如果要找一间客房简直太容易不过,可是你觉得你老妈会找吗”苏锐无奈的说道,这老妈好生彪悍,竟然是巴不得早点把女儿嫁出去的节奏。

    “那也得找她问问?!敝馨部删醯米约豪下璧木俣杖翊戳宿限?,必须要弥补一下才是。

    “没用的,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以你老妈的性子,这门已经从外面被锁上了?!彼杖褚谰勺诖脖?。

    “不会吧”周安可将信将疑,走到门前一拉,房门纹丝不动

    “真的锁上了”周安可很惊讶,苏锐怎么会猜的那么准

    “我要打电话问问她是怎么回事?!?br />
    周安可拿出手机,号码才刚刚拨出去,就听得苏锐说道:“没用的,她肯定关机了?!?br />
    果然,苏锐的话音一落,立刻从听筒里传来一句话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周安可脸上的表情顿时变得十分精彩。

    苏锐似笑非笑的说道:“我现在可以猜得到你老爸当初是多么的悲惨了?!?br />
    就这手腕这能力,还不得把周安可的老爸在手心玩的团团转

    周安可重重点头:“我也猜到了,为我爸默哀吧?!?br />
    “那么问题来了,我们今天晚上该怎么睡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