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d336;

    听着那些掌声与喝彩声,周家的所有长辈都觉得倍儿有面子,苏锐这可是在为他们争光啊

    明洁笑着捅了自己的老公一下,非常满意地说道:“看到没,姑爷多给咱涨面子六个人轮番上阵都没有让他晕倒?!?br />
    周中天的眼中噙着笑意,但是嘴里却毫不留情:“别是个酒鬼才好?!?br />
    周安可连忙扶着苏锐坐下,充满了歉意的道:“快吃点东西吧,为了我,你喝了那么多酒,都是我不好”

    酒精和美女从来都是惹人犯罪的两样东西,而当这两种东西掺杂到一起的时候,所造成的杀伤力就无比巨大了

    周安可本来就属于千里挑一的气质美女,此时搀扶着苏锐,身体和他靠在一起,从肌肤里所透出来的淡淡香气也钻入了苏锐的鼻孔。

    后者看着她,竟觉得此时满脸歉疚霞飞双颊的周安可身上充满了一股前所未有的美。

    在酒精的作用之下,这种美让他有些心猿意马了。

    不过还好,苏锐的意志力比较坚韧,尤其是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更不可能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当然,如果现在这里坐着的是薛如云,搞不好就要发生一点男女之间都会发生的旖旎状况了。

    “没关系的,我酒量比较好,现在也就有点晕而已?!彼杖袼档?。

    “来,快喝点牛奶,解酒的?!敝馨部刹恢来幽睦镎依戳艘淮笃坑煜?,倒好之后非常贴心的端到了苏锐的嘴边。

    明洁小声的对周中天说道:“你看咱女儿的样子,根本就是款款深情,我看这门亲事就算是成了?!?br />
    明洁实在是有些想得太多了,如果她知道自己女儿和苏锐的真实关系,恐怕会气的立刻崩溃掉。

    “可是安可他哥哥”周中天的意思很明白,这门亲事并不是父母点头就行的,还得那个极为疼爱周安可的哥哥同意才行,否则以那家伙的性子,真不知道要搞出什么乱子,那可是天不怕地不怕,连省长都可以不给面子的狂生。

    有很多例子,哥哥在妹妹谈恋爱之时,甚至比爸爸还要慎重。

    周安可的面庞微红,不知道为何,在看到苏锐为了自己喝掉让人惊恐的六七斤白酒时,她的心里涌出一丝微不可查的甜意,当然,和这甜意相伴随的,还有浓浓的担心。

    是以,她才在第一时间找来了解酒的牛奶。

    三叔周中正看着周安可和苏锐的“恩爱”样子,笑呵呵地说道:“举案齐眉,相敬如宾,这很好,很好”

    “既然云天他们已经喝完了酒,那我也该说说我的提议了,大伙看看怎么样”

    “好”众人自然是一片赞同,看来这三叔在莲塘镇里的威信颇高,口号一呼响应者甚众。

    三叔周中正本来就很疼爱周安可,此时他看起来同样非常欣赏苏锐的做派,道:“这样吧,今天大喜的日子,我们不如看一看新郎新娘给我们喝个交杯酒怎么样”

    “三叔,你说什么呢”周安可嗔怪地说道,满脸娇羞

    这风情实在是让人有些不可抵挡,就连苏锐都呆了一呆

    不过这三叔看起来比周安可的老妈更加不靠谱,就连“新郎新娘”都整出来了

    周安可简直不敢看苏锐,他们连男女朋友都不是,就已经被家人误解成了新郎新娘,看来这顿饭也有订婚宴的意思了

    三叔今天是不是喝多了,居然带头起哄让自己来喝交杯酒周安可清楚的知道,那种酒一辈子只能喝一次

    周中正不了解真实情况,还当是周安可害羞,顿时喊道:“安可不好意思了,大家说,要不要让他们喝”

    “要”整齐划一的喊声响彻了莲塘镇的夜空

    “交杯酒,交杯酒,交杯酒”众人竟然开始一起拍着桌子起哄

    苏锐顿感无奈,这哪是骑虎难下啊,简直就是骑着恐龙这里面的误会算是再也别想解释清了

    苏锐想到,如果现在告诉他们自己和周安可是清清白白什么也没有的,恐怕自己会被这莲塘镇整个镇子上的人追杀一辈子

    周安可微微低着头,耳朵嗡嗡直响,脸颊很烫,脑袋里全然没了主意。

    这个时候,三叔又笑道:“小苏,我家安可性格一贯内向腼腆,你就不主动一些”

    好嘛,又来了

    苏锐大大方方的说道:“谨遵三叔吩咐”

    说完,他轻轻在周安可的耳边说道:“要不,咱们做做样子”

    这声音很轻,气吹在周安可的耳朵上,让后者痒痒的,感觉有些异样。

    “嗯?!敝馨部汕崆岬阃?,声音有如蚊蚋。

    “这是一个多么美好的夜晚?!彼杖裨谛闹星崆岣锌?,只是这感慨是褒义还是贬义,就只有他自己才清楚了。

    此时,“美好”的意思和“狗血”是完全相同的。

    两个人在三百号人的注视中举起酒杯,手臂轻轻挽在了一起。

    苏锐注视着周安可,周安可也同样看着苏锐。

    看着他那清澈的眼神,看着他瞳孔中倒映的自己,周安可没来由的感觉到心房好似被什么击中了一般,心脏一阵狂跳

    小鹿乱撞

    这种欣喜而紧张的感觉是突然升起的,周安可并不知道这心脏为什么会急速跳动

    红灯红烛红双喜,周围的一切都充满了婚庆的喜庆气氛,在这一刻,周安可忽然觉得自己要醉了。

    酒不醉人人自醉

    “干了,干了,干了”乡亲们还在卖力的喊着。

    听着这些喊声,周安可的脸上绽放出一个无比娇艳的笑容来,她竟率先举起杯子,一口喝掉了杯中的酒

    苏锐似乎是有些诧异于周安可的举动,他隐隐约约的感觉到,刚才周安可的心情似乎发生了一丁点变化。

    周安可喝干了这“交杯酒”,苏锐自然也不能怂,同样喝光。

    看到两人表现如此给力,周围的掌声与喝彩声再次直冲云霄

    可是周安可的酒量却着实不怎么样,平时她几乎从不喝酒,借酒浇愁这种事情也不会发生在她的身上,因此,这一大杯二两五的酒下肚,她直接感觉到脑袋开始眩晕,小脑似乎控制不了身体,只能软软的靠着苏锐。

    美女在怀,苏锐自然不会拒绝。

    当靠上苏锐的一刹那,周安可感觉非常的舒服,脑袋发沉的她干脆直接把头埋在苏锐的肩膀上,看起来真的如小鸟依人一般

    这是醉酒了还是醉心了

    明洁压低声音说道:“咱们女儿可真是的,之前打电话还让我收拾客房,你看她这样子,需要客房吗”

    周中天没好气的瞪了媳妇一眼:“你这个老不正经的?!?br />
    明洁掐了老公的大腿一把,说道:“我就不正经,今天晚上我不正经给你看”

    周中天忽然有种两腿发软的感觉,他犹豫了一下,低声道:“你昨天晚上可是不正经到半夜啊”

    对于苏锐的表现,三叔非常满意,笑眯眯的说道:“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小苏啊,我看你和安可那是非常般配,郎才女貌,天造地设的一对”

    苏锐只能继续表示谦虚:“三叔过奖了,我还有很多配不上安可的地方?!?br />
    “年轻人,你可不要谦虚过头了?!比逭馐窃娇丛骄醯盟杖癫淮?,比很多年轻人都要高出一个层次。

    当然,这个“层次”里,就包含了许多复杂的考核标准。

    周安可软绵绵的趴在苏锐的怀里,听到三叔的话,竟然接着说道:“那那当然,苏锐是我们公司最优秀的”

    周安可想要说的是“苏锐是我们公司最优秀的业务员”,但是不知是不是酒精作用,后面几个字愣是没有说出来。

    当然,这话落在别人耳中,就会以为周安可的意思是苏锐是我们公司最优秀的男人。

    这是裸的秀幸福啊,就连苏锐这如此厚脸皮之人都觉得有些脸红了。

    三叔笑着转向明洁,说道:“嫂子,你家安可好眼光啊,你要我帮忙来看看姑爷怎么样,我便从省城跑来,这可没白来一趟啊真是好小伙子”

    “我建议你们,不如早点做准备,抓紧把婚结了,明年抱一个大胖小子”三叔高兴的说道。

    “抱大胖小子”一听说要生外孙,明洁顿时笑的合不拢嘴,周中天也开始微笑,看来,老年人对于隔代孙真的是没有任何抵抗力

    周安可晕晕乎乎的,用手扒住苏锐的脖子,道:“妈,你们说什么呢,抱什么大胖小子,这还没有影子的事呢”

    苏锐简直哭笑不得。

    三叔一放下筷子,乐呵呵地说道:“这样吧,苏锐,你和安可今天就当着我的面表个态,明年把孩子生下来,怎么样”

    苏锐觉得今天这人生简直比小说来的还要狗血。

    自己连恋爱都还没谈呢,这就要表态生孩子了还要不要立个军令状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颀长身影走了过来,高声说道:“三叔,你这可就有些太着急了,我是安可的哥哥,这对象能不能进周家的门,我也有一票否决权呢”

    苏锐一愣,心中暗道:“什么叫进周家的门,你当老子是倒插门吗”

    周中天则是站起来,有些面色不愉:“知道今天是妹妹回家的日子,你还不早点回来我告诉你,今天晚上,不许多事”

    这个时候,明洁则是微微一笑,轻声说道:“姑爷,这才是真正的考验,希望你能通过哦?!?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