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d336;

    院子里遍布假山池塘,雕梁画栋,每一处都很精致大气,看来最早居住在这里的那位落魄王爷颇有几番雅趣。

    苏锐早有心理准备,因此并不是惊讶于这院子的大气,而是

    此时的院子里张灯结彩,就像是在过年一样,甚至到处都贴着红色的“喜”字

    今天难道有人结婚

    当然,这一切都不算什么,都不是让苏锐喊出那声“我去”的理由。

    因为在这充满了喜庆气氛的回廊上,摆了足足二三十张桌子

    在这些桌子上,已经坐满了人

    二三十张桌子,每张十个人,就是两三百人

    这是多么庞大的阵势怪不得苏锐来了一句“我去”

    当然,从他和周安可出现在大门口的时候,这几百号人的目光就已经齐齐射来

    那个两个孩子小晴小雨就像是穿花蝴蝶一般,在桌子间边跑边喊:“小姑姑和苏叔叔回来了小姑姑和苏叔叔回来了”

    苏锐脸上的笑容顿时僵硬在了脸上。

    就连周安可也很不自然。

    她生于莲塘镇,知道每逢大事,家里都会招待镇子上的熟人来吃酒,可是今天这是怎么了,又是张灯结彩又是剪纸贴喜,为什么那么大排场她也没听说家里有人要结婚啊

    两个人就这样愣在门口。

    于此同时,一位穿着复古宫装裙的中年女人和一位穿着黑色长衫的男人已经走了过来,离得还有老远,女人脸上的笑容就已经绽放出来。

    “爸,妈?!敝馨部梢桓毙∨难?,连忙迎上去,苏锐自然也抓紧迈动脚步跟上。

    周安可的父亲名为周中天,眉目看起来和周安可有些相似,虽然已经人到中年,但依旧有种帅气逼人的感觉,那浑身上下不自觉的流露出来的书卷气,对于小女生而言,是绝对恐怖的杀伤性武器。

    估计周父和女儿的性格也差不多,见到苏锐,微微一笑:“安可,你也不给爸妈介绍一下?!?br />
    每位父亲在第一次面对女儿的男朋友时,想必心情都是很复杂的吧。

    周安可正要介绍,她的老妈明洁就直接握住了苏锐的手,热情洋溢地说道:“有什么好介绍的,直接喊姑爷就是看看这姑爷一表人才,安可都快配不上你了”

    这可真是丈母娘看女婿,怎么看怎么欢喜

    周安可在一旁简直无语:“妈,我都给你说过了,我们是普通”

    明洁直接打断:“哎呀,我这个女儿啊,可就是太内向,从来没谈过恋爱,这次一谈恋爱还不好意思承认,得了,你什么也别说,今天老妈我都替你操办的妥妥的了”

    说着,明洁拉着苏锐,道:“来,姑爷,知道你要来,咱们镇子里的每家每户都来了人,我一会儿再给你好好介绍?!?br />
    敢情这老妈是根本没有给周安可解释的机会啊

    苏锐只能讪讪点头,尴尬的笑道:“阿姨,您这是太热情了?!?br />
    “哎呀,什么热情不热情的,以后都是一家人了,你是我们周家的姑爷,也就是整个莲塘镇的姑爷?!泵鹘嗟娜惹檎媸侨萌擞行┙邮懿涣?。

    她的话音一落,那三百号人齐齐站起来,对着苏锐鼓掌。

    这下子,苏锐差点没后退一步,这么多人一起站起来,乌泱乌泱黑压压的一大片,所造成的压迫气氛确实非常强大。

    苏锐只能笑着摆了摆手。

    周中天在一旁笑吟吟的看着,暗自点头,看起来这女婿的心理素质还算可以,进退有节,面对那么多人,没有任何紧张的意思。

    “姑爷,我先给你介绍一下咱们周家的亲戚,然后咱们就开席”

    明洁拉着苏锐走到主桌上,把爷爷奶奶伯父伯母的全部介绍了一圈,苏锐的嘴巴倒也比较甜,周安可喊什么,他就跟着喊什么,顺带着还会说几句祝福的话,十分讨喜。

    那些长辈们也不含糊,什么祝姑爷早生贵子之类的话说了好多遍,可怜苏锐还不能否认,否则可就是当众不给明洁面子了。

    人家都搞出那么大的阵仗,请了三百号人来家里做客了,处处张灯结彩,一副大喜之日的气氛,如果苏锐在这个时候否认他和周安可的关系,那么无异于打人家的脸了。

    到时候周家人的脸面可算是彻底丢尽了,苏锐也别想再登门,甚至会连累着周安可成为整个莲塘镇的笑话。

    周安可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同样没有再坚持着否认,不过她的俏脸一直微红,劝着她老妈:“妈,差不多就行了,别吓着苏锐了?!?br />
    明洁白了她一眼:“真是女大不中留啊,这才哪到哪,就能吓着人家我看姑爷的胆量也没那么小啊。怎么,你心疼了”

    “妈,你乱说什么啊?!敝馨部傻那瘟掣炝?,于是也不再讲话,这可是越解释越乱啊。

    自己的老妈一贯开放一贯彪悍,一会儿还不知道会搞出什么事情呢

    等到苏锐问候了一大圈,在主桌坐下的时候,周安可的俏脸已经红透了,她也“承受”了不少的问候和祝福,还不能否认。

    一贯内向文静的周安可什么时候遇到过这种场面,此时她恨不得地上有个洞,抓紧钻进去藏好算了。

    伏在苏锐的耳边,周安可轻声说道:“苏锐,这次我也没想到我老妈摆出那么大的阵势,你先忍一忍,如果不行的话,明天早晨咱们就回宁海?!?br />
    “那可不行,你这么久都没回来,自然得多住几天,我还要当你的司机呢?!庇胝庵旨妒拿琅程车母芯踝攀挡淮?,苏锐同样耳语道:“再说这也不算什么,你放心吧,我不会多想的?!?br />
    “那就好,我就怕你会不好意思,我妈她这个人有点”

    “没事的,阿姨她很热情,非常好?!彼杖裥Φ?。

    明洁站在一旁,看着女儿跟苏锐窃窃私语的样子,心中得意的笑:“还说普通同事关系,这都当着那么多人说悄悄话了,女儿啊女儿,你就是太不主动了,等有时间你老妈我可要把倒追你爸的本事全部传授给你”

    想到这儿,明洁走到一边,对周中天说道:“我说老周,你觉得咱们的姑爷怎么样”

    “都还没决定呢,你就姑爷姑爷的,万一人家谈恋爱分手了怎么办”周中天表现的远远没有明洁兴奋,的确如此,在对待女婿的态度上,老爹和老妈的心情是截然不同的。

    有时候某些当父亲的看到女儿和别的男人手拉手,甚至会吃醋,只是不知道周父现在有没有这种心理。

    “你这是什么态度,咒咱女儿分手么”明洁柳眉一竖。

    “当然不是,我只是”

    “只是什么只是,我就问你觉得咱家姑爷如何?!?br />
    “表面上看起来还不错,只是不知道到底为人怎么样?!敝苤刑焖档?。

    明洁得意的捅了捅他的腰窝,道:“这一点你就尽管放心吧,我已经全部都安排好了,咱们姑爷的人品如何,一会儿就知道了?!?br />
    说到这儿,她又开始眼冒金光:“不过话说回来,姑爷的长相气质可都真不赖啊,比你强多了?!?br />
    周中天没有跟自家女人在这句话上多做纠结,而是忽然想起来什么,道:“其实你的那些考验都是次要的,咱儿子过一会儿就回来,他从小就对她妹妹非常宠爱,说不得过一会儿可要好好刁难一下你的姑爷呢”

    明洁闻言,顿时陷入了沉思。

    “你还别说,还真有这种可能性。以咱儿子的性子,估计得把姑爷往死里刁难吧?!?br />
    往死里刁难

    如果苏锐听到这句话,说不得又有种想要逃跑的冲动了

    自古以来,丈母娘总是第一难对付的人,而排在第二位的,就是对象的哥哥大舅子

    “是啊,说实话,咱儿子从小就优秀,傲气不输给任何人,现在也是莲塘镇里最出色的年轻人,他的眼光那么高,也不知道能不能看上这姑爷?!敝苤刑煲馕渡畛さ乃档溃骸八?,就算你喜欢,咱儿子不喜欢,也一样没用?!?br />
    “那只有希望这姑爷能通过考验了?!泵鹘辔叛?,也觉得没有任何办法能帮到苏锐,他们从来都无法左右那个儿子的意见,因此只能寄希望于苏锐可以入的了儿子的法眼。

    而此时,苏锐已经在主桌上同一些长辈聊的正开心。

    莲塘镇名气不大,与世无争,在这里的人们都过着安宁的田园水乡生活,人们每天养养鱼,练练字,下下棋,写写画画,几乎就是生活的全部了。

    苏锐这个家伙同样不是省油的灯,周家的几位长辈无一不是见多识广之辈,竟然能够被他哄的团团转,一些在字画古玩方面的知识竟然不在他们之下,这番聊天下来,周安可的爷爷奶奶等人可是觉得这姑爷着实太优秀了些。这年头,有年轻人愿意沉下心来学习华夏的古典文化,真是太难得的事情了。

    看到苏锐把家里的长辈陪的那么开心,周安可的心情也十分愉悦。

    “来,说了那么多,快喝口水吧?!敝馨部上裥∠备疽谎杖竦沽吮?。

    其实这是个很简单很寻常动作,但是落在大伙的眼里,都会觉得这二人根本就是一对。

    这个时候,凉菜已经上来了,只见到明洁站在主桌旁边,中气十足的喊道:“诸位乡里乡亲,今天是我女儿周安可的大喜之日,各位要吃好喝好”

    砰

    明洁还没说完,就见到苏锐已经一头栽倒在了桌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