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跟我说说,你的小男友名字叫啥哪里人长相怎么样个子有多高月收入有多少”每一个丈母娘都是相同的,一旦面对女儿的终身大事,不可能不谨慎,她们之所以问出这样的问题,并不是她们世俗和功利,着实是因为希望女儿能够过得幸福。

    毕竟,在现如今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里,幸福必须要建立在物质的基础之上。所谓的有情饮水饱,简直是在扯淡。

    苏锐在一旁已经快要忍俊不禁了,如果他嘴里有一口水的话,肯定会喷在帕萨特的前挡玻璃上。

    “妈,你怎么那么八卦啊乱说什么呢”周安可看着苏锐的笑容,便知道他肯定把自己和老妈的对话全部都听了过去,俏脸顿时红了一大片。

    “妈怎么乱说了你知不知道妈这是在关心你你的终身大事妈能不操心吗万一你找了个两个鼻子一只眼的”

    在听到“两个鼻子一只眼”的时候,苏锐下意识的看了看中央的后视镜,然后顿感无奈。

    自己的形象还算可以,就算再不堪,怎么也不可能沦落到两个鼻子一只眼的怪胎吧

    “妈”周安可简直无奈了,俏脸逐渐红透,增添了一丝别样的风情。

    “我就说吧,女儿大了就是别家的人了,现在还没嫁出去呢,就开始替着男人说话了”老妈不满的说道。

    “妈,我手机快没电了,不跟你说了,先替我朋友收拾好客房啊?!?br />
    说罢,周安可便连忙把电话挂上,许久不见,自己的老妈可是越发彪悍威武了。

    只是,她所不知道的是,在挂了电话之后,相隔近千公里的地方,周安可的老妈正一脸冷笑。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年轻人谈恋爱是个什么样子,还收拾一间客房出来,假惺惺的,就算我收拾出客房来,你还不是晚上就轻手轻脚的摸过去既然如此,你们晚上就睡一张床好了”

    如果周安可听到这话,肯定欲哭无泪,绝对要让苏锐去宾馆了。

    周安可的老妈说完,便开始挨个给亲戚们打电话。

    “对对对,你们晚上都到我们家里来吃饭,安可把男朋友带回来了”

    “好,酒品即人品,你们晚上把那小伙子使劲灌醉,看看他酒品怎么样”

    “当然,人来的越多越好,咱们镇上不是还有好几个小伙子暗恋安可的吗让他们一起过来,我好比较比较,如果不合适,我可是绝对不会同意的?!?br />
    “什么,叫那么多的人,厨房怎么做饭我们家的人本来就多,我刚才跟莲塘酒楼的老板预定了二十桌酒席,就摆在我家院子里。对对对,那酒楼老板是我亲弟弟”

    倘若苏锐知道这边发生的事情,估计直接脚底抹油溜回宁海了周安可的老妈也着实太彪悍了吧

    苏锐的车速远比想象中要快的多,在没有测速摄像的时候,一直飚到了两百多,这并不是置自己的生命安全和交通规则于不顾,只是他拥有极致的操控技术,不想在路途上浪费太多时间而已。

    在下午的时候,车子便驶进了处处飘着清新气息的莲塘镇。

    时维六月,荷塘未开,但满池的碧绿依旧让人感觉到神清气爽。

    苏锐开着车子在小巷中慢慢穿行着,感受着扑面而来的江南水乡古镇气息,眼神之中满是宁静。

    乌篷船、青石板路,小桥流水,真是个绝妙的地方。

    “这是个能够让人灵魂栖息的地方?!彼杖裼芍缘乃档?。

    幸好,这个古镇没有被商业开发,知道这里的游客并不算太多,否则这里独特的莲塘气息一定比某些完全商业化的古镇要更有吸引力。

    没有人不喜欢别人来赞美自己的家乡,周安可自然也不例外。

    听到苏锐这样说,周安可挽了一下头发,显得有一种出尘的风情,她的脸上流露出一种向往的神色:“是啊,我最大的梦想,就是找个合适的男人,在莲塘镇安安稳稳的过一辈子?!?br />
    “这是很多人的梦想,可是生活所迫,许多人都没法实现这种田园愿望?!?br />
    苏锐何尝不想解甲归田,过着男耕女织的生活谁不想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但是生活却不会给人这样的机会,苏锐曾经经历过太多太多,他也想让自己眼中的战火硝烟慢慢淡去,可是,曾经的那些血色往事,又逼得他不得不拿起匕首,拿起军刺,挺直了脊梁去面对那些对他怀有不善之意的刀光剑影。

    周安可看着苏锐的侧脸,不知怎么的,她竟然从这毫无皱纹的年轻面庞上看出来一股沧桑,这种沧桑是深入骨髓,绝对不是为赋新词强说愁的少年能够伪装出来的。

    周安可一时间怀疑自己是眼花了,但是在苏锐说出那句话的时候,那股沧桑之感确实是非常直接的透发出来。

    此时,美丽如莲的周小姐觉得自己有些看不透这个和自己默契度颇高的男人了,他好像真的经历过很多事情。

    无论是对于少妇还是少女,这种淡淡的沧桑之感都会成为一种非常具有吸引力的东西。

    “往前面走一百米,然后左转就是我家的院墙了?!敝馨部伤档?,她的俏脸上已经露出了雀跃的神情。

    五分钟后,苏锐说了一句言简意赅的话。

    这句话只有短短的两个字“我去”

    我去这两个字被评为华夏年度最热词语。

    的确如此,苏锐不得不这样感慨,因为从他看到周安可家的院墙,到她家的大门口,帕萨特以时速三十公里的速度,足足开了五分钟

    这哪里是院墙,简直就是城墙

    周安可捂嘴轻笑。

    “ann,你家里是地主吗”苏锐的下巴简直都快能碰到油门了,在如今寸土寸金的华夏国境内,能拥有这么一大片宅院的,恐怕还真没有几个

    如果把这片院子拆了,简直能当好几个足球场来用估计古时候的王府也比不上这个院子吧

    “当然不是?!敝馨部晌孀烨嵝Γ骸爸徊还庸攀焙蚱?,我家里的长辈一直都是莲塘镇的领导?!?br />
    周安可纠结了一下,还是只想到了“领导”这个词,那皱着小鼻子的样子显得煞是可爱。

    “那这房子也太大了些,苏州园林和这也没有可比性啊?!彼杖窀锌溃骸叭绻行⊥到?,根本都不用抓,他自己就在里面迷路了?!?br />
    尽管苏锐知道,“莲塘体”这种字体是莲塘镇上一户大户人家的长房媳妇所创,子孙后代皆要练习,后来慢慢传至整个镇,而且苏锐在见到周安可的第一面时就已经推断出来,她就是这大户人家的后代,苏锐之前也听说过,这大户人家是一个流传了几百年的大世家。

    可是,就算事先有了一些心理准备,苏锐还是被惊吓住了,这哪里是大户啊,简直是顶级大户

    周安可被苏锐逗乐了:“这宅院的主人据说是一位落魄的王爷所建,后来被我家祖上给买下来了,一直用到现在,期间已经翻修过无数次了?!?br />
    “那我可要迫不及待的体验一番了?!彼底?,苏锐直接下车,开始帮助周安可搬行李。

    周安可也主动打开后备箱,可是却同样发现了大包小包的礼品而这些礼品,全部都不是她的东西。

    看到这些礼品的价格都不算便宜,周安可好似想到了原因,有些惊讶的问道:“苏锐,这是”

    苏锐毫不在意的笑了笑:“这次陪你回家探亲,我怎么说也得准备一点礼物才是,不然空着手上门多不好意思?!?br />
    “可是我主动邀请你的,哪有让客人买礼物的道理”周安可坚决不收,“而且这些礼物可都不便宜,最少也得几万块钱,实在太贵重了?!?br />
    在周安可的眼中,苏锐还只是一个月薪三千的市场部业务员呢,虽然刚拿了一笔两百万的提成,但也是他辛辛苦苦挣回来的钱,能够一下子拿出这么一笔钱来买礼物,周安可实在是无论如何也不能收下的。

    就在这个时候,从这宅院霸气无比的大门中跑出来了两个活泼的小孩子,他们一见到帕萨特,就拍着手喊道:“小姑姑回来啦小姑姑回来啦”

    “小晴小雨,好久没见,你们都长那么高了,快过来,这位是苏叔叔?!敝馨部赡绨娜嗔巳嗔礁鲂『⒆拥耐贩?。

    “苏叔叔好”两个小孩子蹦蹦跳跳,甚是可爱。

    “真乖?!彼杖翊映道锬贸隽胶星煽肆?,递给两个孩子:“快去吃吧,不过不能吃太多,当心蛀牙?!?br />
    那个叫小晴的孩子人小鬼大的说道:“苏叔叔,你真好,我知道,你是小姑姑的男朋友,你放心,你这一盒巧克力就算把我给收买了,一会儿我和小雨会努力给你说好话的?!?br />
    苏锐闻言,哭笑不得。

    “你们两个胡说什么呢再这样我就打你们的屁股?!敝馨部赡至烁龃蠛炝?,不过她这种威胁根本没有用,两个孩子完全不怕她。

    等到两个小孩子蹦蹦跳跳的抛开,周安可才不好意思的说道:“你不要往心里去,小孩子老是乱说话?!?br />
    苏锐摇了摇头:“没关系,他们挺可爱的?!?br />
    周安可笑道:“只是我没想到,你竟然连巧克力也准备了,难道就是为了收买小孩子”

    “我可不知道你家有小孩,未雨绸缪嘛?!彼杖裉颂?。

    事实上,他早就知道周安可是莲塘镇的大户人家出身,这么大的家族,怎么可能没有小孩子

    苏锐这算是要无论老少,一律狂射糖衣炮弹了

    当他和周安可拎着大包小包走过那充满了古朴沧桑意味的大门,看到院子里的景象时,苏锐再次不由自主的说了一句:“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