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端依旧沉默着,不知道是不是在听。

    “得知噩耗,何宇从当地负责人的口中逼问出了实情,然后便孤身一人,带着身体和心理的双重伤痛回到了首都”

    苏锐眼眸中的血丝越来越浓密,似乎已经要滴出血来

    “说起来,那五个人还真是胆大包天,就这么闹出了人命,还敢留下真实姓名,他们以为这个世界上没人能够收拾他们吗开他妈的国际玩笑”

    那端的声音终于再次发出:“我知道你心里的苦,当时得知这样的消息,我们谁都不好受?!?br />
    即便他已经知道苏锐的故事,但是再一次听他这样讲,心中依旧觉得十分歉疚,觉得极为寒心。

    在某些方面,国家真的亏欠英雄们太多太多,那些被付出的东西,无法偿还,尤其是生命。

    “何宇回到首都,要用他的方法,来给姐姐和父母双亲报仇”

    说到这儿,苏锐的眼中闪过了一丝快意,冷笑道:“何宇是国家战斗英雄,是绝密作训处的作战机器,就算他断了一只手,就算他身上三颗子弹刚刚被取出来,可依旧没人是他的对手那所谓的首都流血夜,便是从他先开始的”

    那个晚上,何宇的战力震撼了半个首都

    “可惜的是,他最终没有当面宰掉那五个人,便死在了狙击手的子弹之下?!彼档秸舛?,苏锐的语气之中充满了浓浓的惋惜:“如果他不被仇恨冲昏头脑,如果他能够稍微用一点阴谋,那五个人真是一个都活不过去”

    那端的声音带着一丝颤意:“苏锐”

    “可是何宇忘了,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他还有战友,他是孤狼,我是烈焰”苏锐的眼神中透着一股茫茫战意,道:“他完不成的东西,我来替他完成他的心愿,我来替他了结”

    说到这儿,苏锐也轻轻叹了一口气,似乎是有些遗憾:“更可惜的是,我也被仇恨冲昏了头脑,如果我能再耐心一点,不那么血冲脑门,后果也不会像现在这样,那五个人绝对保不住他们的命”

    “首都所谓的五大家族,五位该死却不死的少爷”苏锐恨声说道:“蒋毅刚,龚秋剑,云帆远,张起航,还有南宫尧”

    “这些人表面上看起来前途远大,事实上却道貌岸然,猪狗不如”

    今天的苏锐明显是要比以往都激动的多:“我虽然那次没能杀了他们,但至少也把他们的人生毁掉了一半”

    那端的声音有些颤抖:“自从那次之后,龚家和云家呈自由落体般坠落,五年的时间里,他们几乎快要淡出公众的视野,而张家同样也是一蹶不振,再也不复往日辉煌?!?br />
    “这三个曾经显赫无比的大家族,都是因为你一人,而掉进了深渊”

    苏锐点了点头:“所以我的目的,已经间接的达到了?!?br />
    “那你为什么还不收手”

    “我不收手那是因为他们不收手?!彼杖竦难劬ν盘炜?,眼前出现了苏炽烟和白忘川的脸:“自从我返回华夏之后,这些人就极尽试探,他们还想让我死,我怎么可能束手就擒”

    “你确定不是你想多了抑或是长期压迫之下产生的幻觉”

    “幻觉个屁”苏锐啐了一口:“这么些年来,我一直采用自我麻痹的方法,让自己不去想过往的那些事情,让自己尽量忘掉那些该死的人,是的,我基本上做到了,否则我根本不可能活下来?!?br />
    “否则的话,那些仇恨,会把我活活烧死?!?br />
    “而且,最关键的是,那五个人,一个都没死?!彼杖窈奚档溃骸八敲挥兴劳?,就不会理解那种行将死亡带来的伤痛,就不会理解何宇姐姐当初是怎样的一种绝望?!?br />
    “不可以苏锐,你五年前已经铸成大错,我不希望看到你继续下去”

    “我因为此事而失去了一个战友,这笔债,他们还不清?!彼杖癜讯苑降墓匦氖佣患?,冷淡的说道。

    “不管怎么说,我都希望你不要激动,不要激动,不要激动?!蹦嵌说纳袅盗巳觥安灰ざ?,已经足以表达他的心情了。

    苏锐不吭声,因为他真的很激动。

    “如果你没法调整情绪的话,我这就飞去宁海找你?!?br />
    听到这句话,苏锐冷笑:“你来宁海劝我我觉得监视我的成分更大一些吧”

    “监视我为什么要监视你苏锐,你怎么能这样说话,我们都还是朋友那么多年的朋友”那端的声音带着一丝怒意。

    “我把你当朋友,希望你也能够把我当朋友?!彼杖翊笥猩钜獾乃档?,不知为何,从他的这句话里,似乎能够嗅到一丝阴谋的味道来

    “苏锐,你怎么可以这样说话我告诉你,你千万不要”

    那端的话还没说完,苏锐就已经从桌子上拿起一个看起来和纽扣一样的通讯器,轻轻一捏,然后直接扔到了茶杯中

    滋滋啦啦,杯子中瞬间冒起了电火花

    苏锐站起身来,看着远方,眼中绽放出浓浓的战火硝烟。

    “话我是放了出去,希望你能把我的意思传到?!彼杖褚×艘⊥?,淡淡说道:“否则的话,可就太浪费我这么多口舌了?!?br />
    就在这个时候,距离宁海上千公里的某幢高耸入云的建筑中。

    一个中年男人面目凝重的放下耳机,坐在桌前久久不语。

    “你是觉察到了什么,还是在警告我”中年男人眉头微皱,苦涩的说道:“在我这个位置上,看似风光,可有些事情我也是身不由己啊?!?br />
    办公室的门被推开,从外面走进来一个看起来不超过三十岁的男人,长的是细皮嫩肉的,眼神看起来有些轻佻,好像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

    “丁木阳,你和他联系上了”男人笑眯眯的问道。

    看到这种笑容,那个名为丁木阳的中年男人浑身上下顿时有种极为不舒服的感觉,好像自己浑身上下都被看的极为透彻一般。

    “是的,什么都瞒不过南宫少爷?!倍∧狙舸鸬?。

    自从半年前这个年轻人找上自己,对自己亮出来他所掌握的一系列违规证据,丁木阳就已经意识到,如果要想安稳的活下去,自己就必须听这个年轻人的了。

    “我南宫瞬也不是天才,并不是什么都能猜得到?!蹦悄瞎残γ忻械淖?,说道:“那个疯子对你说什么了”

    丁木阳犹豫了一下,不知道是不是该把苏锐对自己说过的话原封不动的说出来,毕竟他虽然受人所制,但是心理上还是比较偏向苏锐的。

    刚才电话里的那些关心与担心,也全部都是真的,没有任何作伪。

    “没说什么,只是叙叙旧?!?br />
    丁木阳纠结的神色并没有逃过南宫瞬锐利的眼睛。

    “你不想说”南宫瞬微微一笑,优哉游哉的翘起了二郎腿:“如果你不说的话,我保证你的那些违规材料明天早晨就会出现在纪委的桌子上?!?br />
    丁木阳的身体明显抖了一下,他知道,如果那些材料曝光的话,自己十年刑期肯定是免不了的,对方掌握了这些材料,就等于捏住了自己的死穴命脉。

    再次犹豫了一下,丁木阳说道:“苏锐的意思是他还不太想放下五年前的事情?!?br />
    “那他是准备继续报复了”南宫瞬哈哈一笑,似乎一点都不显得紧张:“你可知道,我正等着这时候呢”

    “为什么难道南宫少爷早就料到有这一天”

    丁木阳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事实上就连他也觉得这件事情在五年前就应该结束了

    那一次苏锐的战力惊天,生生杀穿半个首都,给许多人造成了一生的阴影,可是这个南宫瞬,竟然还好似期待着苏锐继续报复这人脑子进水了吗

    “苏锐曾经想杀了我哥,可是呢那么多高手的合力?;ぶ?,他的军刺只是穿透了我哥的右胸,虽然他落得个常年咳嗽体力巨差的病根,但好歹没死不是”

    南宫瞬笑眯眯的说道:“所以,从这一点来推断,苏锐根本不可能放弃,他是那种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人?!?br />
    丁木阳不置可否,的的确确,苏锐就是这种人。

    “五年前他想杀了我哥,没杀成,现在又能怎么办很显然是要继续的?!蹦瞎猜冻鲆桓币磺芯≡谡莆盏谋砬槔?。

    “南宫少爷,你的意思是”丁木阳惊疑不定的问道,站在他的角度,自然不希望苏锐出什么事

    “五年前办不成的事情,五年后自然也办不成?!蹦瞎驳难酃庵写乓荒ㄅㄅǖ某胺碇猓骸澳敲炊喔呤衷诖?,他真的以为他能够成功”

    “可是五年之前,他确实差一点点就成功了?!倍∧狙舨挥伤档?。

    “哼,那距离成功也依旧有十万八千里?!蹦瞎驳牧成嫌肯殖龊敛谎谑蔚睦湫Γ骸傲魍龉馕迥?,国内的所有依仗都没了,他真的以为自己还是当初的苏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