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爷子蒋天苍终于是听不下去了,重重的一拍桌子:“都给我闭嘴”

    他这句话说的有些晚,由于蒋紫龙刚才的口不择言,大厅里的蒋家子弟已经把目光全部转移到了蒋毅刚的身上

    被这么多人注视着,五年前的耻辱再一次涌上心头

    蒋毅刚的脸上肌肉小频率颤动着,但眼神之中却一片冰冷。

    五年前,他被苏锐废掉双腿,承受了多少的冷眼和嘲笑,那些背后议论的口水,足以把自己淹死好几回的

    和那时候相比,此时这些目光又算的了什么

    蒋毅刚一直直视着前方,表情阴鸷,一句不言自从五年前以后,这几乎是他的通用表情。

    看着自己曾经最出色的孙子落到这个地步,蒋天苍的老脸上也露出一丝不忍的表情。

    想到这儿,他不禁更恼怒于之前蒋紫龙的口不择言,心中的愤怒无以复加。

    蒋毅刚本来就已经承受了太多太多,现在为什么还要往他的伤口上撒盐

    “蒋紫龙,你还有理了”蒋天苍冷哼道

    这哼声让所有人心神一颤

    “不敢,紫龙说的只是实情而已”蒋紫龙还有些嘴硬,他被白兰梅撩拨出来的火气还没有消掉

    看来,这蒋毅鹤的母亲白兰梅也不是什么简单角色,每一句话看似都是简单的吐槽吵架,但实则是针尖对麦芒,每一下都插中要害,两三句话就让蒋紫龙入了套

    是啊,这些整天身处豪门争斗中的人,如果没个两下子,根本不可能活的太长久早就不知道被人整死多少次了

    “还敢嘴硬”

    蒋天苍被自己的儿子顶嘴,简直有些怒不可遏

    “还有三分钟,我看你一会儿怎么狡辩”蒋天苍说一不二的性子让蒋紫龙身上的冷汗又冒了出来

    “三分钟之后,蒋毅搏将从家族除名”蒋天苍怒道。

    听了这句话,蒋毅鹤看了看手表,脸上露出一丝笑容来。

    只是三分钟而已,他不相信这弟弟还能赶到,看来,自己又要少了一个极为有力的竞争对手了

    而曾经风光无限的大哥蒋毅刚,则是没有任何表情,目光盯着前方的地面,没有人知道他现在到底是个什么想法。

    随着时间的推移,蒋紫龙的心也开始渐渐沉下去了

    “该死的混账,什么时候惹事不好,偏偏要挑现在”

    蒋天苍也看了看大厅里的落地钟,声音低沉的可怕:“还有一分钟”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身影已经由远及近,跑的气喘吁吁

    蒋毅搏满脸是汗,在跑到大厅的时候,还被门槛绊了一下整个人顿时失去了重心,直接趴倒在了地面上

    啪

    蒋毅搏的姿势真是狼狈不堪,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摔了个结结实实的嘴啃泥

    “哈哈?!?br />
    蒋毅鹤一下没忍住,直接笑出声来。不过笑出来之后才觉得不对,他的母亲白兰梅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混账”蒋天苍实在看不下去,又重重的拍了一下桌子

    蒋毅搏被摔得鼻血长流,听到老爷子这样愤怒,顿时魂飞天外,连鼻血也顾不得擦,就这样跪着爬着来到了蒋天苍的面前

    蒋紫龙无奈的说道:“还不快向爷爷求情”

    “好,求情,求情”

    思考了两秒钟,蒋毅搏便喊道:“爷爷,饶命”

    情急之下,也不知道他怎么就喊出来这一句

    就连白兰梅和蒋白鹿等人也要憋不住笑了,这蒋毅搏真的是太不堪太不堪了,简直让人无法忍受。

    蒋天苍看到这孙子的亮相方式如此不堪,此时又喊出什么饶命的话,顿时气不过,直接站起身来,一脚重重的踹在了他的肩膀上

    “饶命我会要你的命吗你脑子坏掉了吗”蒋天苍把孙子踹翻在地,破口大骂

    “爷爷,你听我给你解释”

    “解释”蒋天苍怒道:“好,我倒要听听你能给我弄出来什么解释”

    倒在地上,蒋毅搏心中战战兢兢,但是他必须要给自己争取一线生机。否则的话,他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那视频那视频上的人,不是我”蒋毅搏在来的路上考虑了很久,但也只想到了这么一个能说得过去的理由

    他知道,这视频的真实性很难考证,如果说别人是把自己的脸部照片给拼上去的话,那么一切就不好说了这就是他的突破点

    “不是你不是你是谁”蒋天苍怒容满面:“那不是你的脸那不是你的声音”

    蒋毅搏一咬牙:“爷爷,这是别人存心陷害我,伪造了这么个视频,现在伪造的手段很先进的”

    “这个可不是伪造?!闭馐焙?,蒋毅鹤忽然站出来了。

    只是,看到儿子此时站出来,白兰梅皱了皱眉头,然后拉了拉他的胳膊,示意他别乱讲话。

    并没有把母亲的叮嘱给放在眼里,蒋毅鹤摇了摇头。

    “你有什么证据说这视频不是假的”看到堂哥竟然站出来指责自己,蒋毅搏顿时愤怒了,这是要落井下石的节奏吗

    “为了还你一个清白,我特地找人鉴证这视频的真伪,却没想到所有人都认为这是最普通的拍摄,完全没有任何技术可言?!苯愫桌湫ψ潘档溃骸罢庖簿痛?,这视频绝对是真的”

    “你”蒋毅搏涨红了脸,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当然知道视频是真的因为拍的就是他可是,无论如何,他现在抵死也不能承认

    “我说过,那里面的人不是我我根本就没去过宁海的君澜酒店”蒋毅搏喊道哥哥的落井下石让他感觉到心寒

    此言一出,大厅里极度安静,好像掉下一根针都可以听得到

    蒋天苍已经是怒不可遏,就连蒋毅搏的老爸蒋紫龙也是忍无可忍自己怎么就生了这么个废物儿子

    蒋毅鹤简直就要哈哈大笑了:“说的好,说的太好了你根本就没去过宁海的君澜酒店,可是我们也从来没说你去过啊”

    “不光我们没说过,就连网上的视频也没有讲明这是在宁海君澜酒店拍摄的你又怎么会知道这是在宁海你又怎么知道这是在君澜”蒋毅鹤的话语中显示出毫不掩饰的嘲讽

    蒋毅搏的脸色顿时垮了下来他知道,自己已经说错了话,而且这种错误无法弥补

    就算他是绝世天才,也没法在这种情况下再圆一个谎了

    蒋天苍冷冷道:“好,非常好,非常好”

    因为心中有气而发不出来,蒋天苍的身体都在微微抖动着

    “爷爷,饶命啊”蒋毅搏自知无法再抵赖,又哭喊着求情。

    这兄弟的鼻孔里还在流血,眼泪鼻涕混在一起,成了大花脸。

    “如果你敢作敢当,并表现出悔过的决心,我不是不可以饶你一次。毕竟蒋家的声誉严重受损,必须要寻找弥补的方法?!?br />
    蒋天苍说道:“可是,你既然做了还不敢承认,把责任完完全全的推到别人的身上,一点担当都没有”

    说到这儿,他再次拍了一下桌子,足可见老爷子今天是多么的愤怒了

    “自己做的事情败露了就狡辩,狡辩不过就抵赖,实在抵赖不过去了再承认,我生平最讨厌的就是这种人”

    蒋天苍的话让蒋紫龙的身体都跟着颤了一颤既然老爷子这样说,看来整件事情也彻底没有了挽回的余地

    “爷爷,我不要这样,我不要这样”蒋毅搏哭喊着:“我不想离开您,我还想着以后能好好的孝敬您”

    得,这货的脑子倒也比较灵光,现在又开始打出感情牌了。

    看着哭着喊着的孙子,蒋天苍沉默了。毕竟爷爷奶奶对孙子的疼爱要比父母还要甚之,就这样把孙子赶出门,他也不好受。

    觉察到有戏,蒋毅搏开始磕头如捣蒜:“爷爷,我要好好孝顺您,从小到大,只有您最疼爱我,我可以离开父母,但绝对不能离开您您就是我的天,您要不在,我的天就塌了”

    蒋毅搏的话把在场的众人弄的一阵肉麻

    蒋天苍还在沉默

    看到父亲这样,蒋紫龙连续给儿子递眼色,后者会意,哭喊个不停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蒋毅鹤又阴测测的站出来补刀了

    “得了吧,四弟,我可没看出来你多么孝敬爷爷,以往一年才回家一次,回来也不给爷爷带礼物,就像这一次,你从国外回来了那么多天,连家里的大院都没进过,还口口声声孝顺爷爷,你骗鬼呢”

    蒋毅搏闻言,刚刚燃起的希望瞬间被浇灭了

    毫无疑问,今天蒋毅鹤就是冲着他来的无论自己说什么,后者总能找到反对的理由

    蒋毅鹤的智商在今天被毫无保留的展现了出来看来他并不像表面上所展现出的那么笨

    听到另外一个孙子的话,蒋天苍的老脸上一阵青一阵白

    终于,他开口了。

    “蒋毅搏,逐出家门。从此以后,蒋家与他再无任何关系”

    听了这话,蒋毅鹤简直要鼓掌点赞了而蒋毅搏却浑身瘫软的趴在地上,满脸惨然

    “爸,求你再给毅搏一次机会吧”蒋紫龙也开始跪下磕头

    “我做出的决定,不能更改”

    一句话拒绝了所有想要求情的人,蒋天苍便转身离开大厅

    与此同时,两个身材高大的保镖走进来,直接把蒋毅搏架了出去

    蒋毅搏挣扎着,无奈这根本没用,那两人联手的力气实在太大,就像拎小鸡一般

    自知再无挽回的余地,在临出门的时候,蒋毅搏怨毒的看着蒋毅鹤,对着他大吼道:“别以为我不知道,我落到这个境地,就是你搞的鬼我要报复你,我要报复你”

    蒋毅鹤被这样骂,却丝毫不怒,而是饶有趣味的看着弟弟被越拽越远

    从此,蒋家兄弟间的矛盾已经从地下转移到了表面

    :感谢探戈兄弟、转瞬成空、紅龜仔、书友3671470、蓝涛knight、书友3668664的给力捧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