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事件的当事人蒋毅搏,对这一切还全然不知。

    如果他知道,一个简简单单的视频,就把自己打入了永不翻身的深渊,不知道会作何感想。

    站在他们这个位置,有很多的特权,能够做到很多平常人做不到的事情,但同样也有很多正常人可以犯但他们绝对不可以犯的错

    蒋毅搏正呆在首都的某个商品房里,和某个嫩模进行着大战,他连着冲刺了五分钟之后,便再也控制不住,直接宣告完事。

    那嫩模没有得到满足,但是由于对方是蒋毅搏,她不得不曲意逢迎:“大少,您真厉害,让人家都快上天了呢”

    蒋毅搏嘿嘿笑着:“我还就喜欢你这说实话的样子,好好伺候哥哥,回头有你的好处?!?br />
    嫩模乖巧的笑道:“大少,人家的身子都是你的,你想怎么玩都成?!?br />
    “这才乖嘛,女人存在的意义就是为了被男人那啥的?!苯悴档暮苤卑?,不过说完之后,他的眼前不禁浮现出一个漂亮女人的样子来,却是宋雪娇。

    “草,口口声声说是老子的女人,身子却一直不给老子,这是几个意思”蒋毅搏愤愤说道。

    事后一支烟,快活似神仙。

    蒋毅搏赤身躺在床上,点了一根烟,开始吞云吐雾,优哉游哉。

    “国内的日子就是好啊,哪像国外,那些白种人的妞玩起来一点都不爽?!?br />
    事实上,蒋毅搏所谓的不爽仅仅是因为他对上白种人的大妞,基本上都是“小棍搅大缸”的感觉。

    “蒋家少爷酒店肉搏被偷拍”蒋毅搏看着这排行第一的视频,点开之后,直接笑骂道:“这是哪个傻逼蒋家少爷,在这种时候都能被偷拍,他有没有走点心”

    蒋毅搏正骂骂咧咧的,忽然止住了话头

    因为他看到,画面上的人,分明就是自己只是女主角和现在不一样

    “我草,谁拍的谁干的”

    蒋毅搏连忙坐起来,连烟也不抽了

    他现在几乎确信,自己就是在宁海的君澜凯宾酒店被人给偷拍了

    “怎么会这样”蒋毅搏难以置信

    他翻看着视频下面的评论,越看越心颤,越看越震惊

    他实在想不通,谁会偷拍自己

    身为蒋家子弟,蒋毅搏非常清楚,这会带来怎么样的后果

    上千万的评论,他真的在瞬间就成为了名人

    “完了,完了”蒋毅搏的脸色十分惨然

    “大少,大少,你怎么了”小嫩??吹浇悴纳袂橛行┎欢?,连忙问道:“什么完了”

    “我完了”蒋毅搏愤怒的大吼:“究竟是谁在针对我究竟为什么要这样做我到底得罪谁了”

    就在这个时候,蒋毅搏的电话响了起来。

    他看了看号码,目光之中一片犹疑,好似惊魂未定

    颤抖着拿起手机,蒋毅搏战战兢兢的喊了一声:“爸”

    “无论你在哪里,都给我在半个小时之内滚大院,否则的话,蒋家从此没你这个人,我也没你这个儿子”

    拿着电话,蒋毅搏的身体犹如筛糠一般的抖动

    蒋天苍坐在大厅里,周围的人全都站着,目光低垂。

    这种情况已经持续了足足半个小时,自从老爷子把所有的蒋家子弟都召集到这里来之后,这种让人感觉到不寒而栗的气氛便开始了。

    蒋天苍的目光从这些子弟的脸上一个个扫过,没有一人敢和他对视。老爷子一句话不说,便没有人敢讲话

    当然,这其中不免有些人处于幸灾乐祸的状态,比如蒋毅鹤就是个很明显的例子

    他的双臂被踩断,但手指的活动却不受影响,正轻轻的握着拳头,表达着心里的兴奋之情。

    蒋毅鹤是蒋家第三代中的老三,大哥蒋毅刚本来是妥妥的第一顺位继承人,结果没成想在五年前被苏锐刺穿膝盖,从此成为一个生活不能自理的废人,整天阴沉着脸,呆在房间中也不出来见人。很显然,家族的继承之位是不可能交到他的手上

    而在剩下的人之中,也就唯有蒋毅搏比较出彩,其余男丁皆是平平淡淡。

    前两年,蒋毅鹤给老爷子建议,让蒋毅搏远走海外,负责蒋家的境外业务,老爷子欣然同意,这是把其调离权力中心的节奏,从那天起,蒋毅鹤自以为又干掉了一个竞争对手。

    直到自己断了双臂被关禁闭之后,蒋毅鹤才感觉到惶恐,生怕蒋毅搏再次进入老爷子蒋天苍的视野,如果这样的话,那么自己这么多年的努力可就白费了

    就当蒋毅鹤想着该如何搞掉四弟之时,这个视频帮了他的大忙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因为这个视频,他将彻底的没有翻身之地

    在全国人民都知道的情况下,老爷子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让蒋毅搏成为继承人的如果那样,蒋家的脸都没有地方搁了

    “蒋毅搏那个混账东西怎么还没来”

    蒋天苍终于开口,声音低沉。这声音让蒋紫龙心头一颤

    他正是蒋毅搏的父亲蒋白鹿的三弟

    “我已经让他半个小时之内赶到?!苯狭档?,他感觉到无数的目光射在自己的身上,火辣辣的,有嘲讽,有同情,但更多的还是幸灾乐祸。

    蒋白鹿看着三弟的背影,嘴角也掠起一丝笑容来。

    “子不教,父之过?!苯觳缘囊痪浠?,让蒋紫龙脸上的汗水立刻流淌而下

    蒋紫龙跨出一步,身体前倾,低着头,道:“确实是我的过错,对毅搏平日里的管教实在太欠缺,才会发生这种事情,丢了蒋家的脸面”

    蒋天苍看了他一眼,道:“再过十分钟,如果蒋毅搏还没来,那么就把他永久逐出蒋家吧”

    逐出蒋家

    听到这四个字,蒋毅鹤简直控制不住脸上的喜色了,他看了看手表,生平从未如此期待时间的快速流淌

    十分钟,抓紧过去从此以后蒋毅搏就不再是蒋家人,他蒋毅鹤也能少一分威胁了

    而蒋紫龙的身体也抖了一下他号称处变不惊,但是依旧被老爷子的决定吓到了

    蒋毅搏是他的亲儿子,他这个当父亲的自然不可能想要看到儿子这样的下场

    “爸,毅搏他年轻,请您念在他初犯的份上,饶了他这一次吧”蒋紫龙恳求道,他这个时候顾不得别人的眼光,竟然直接跪了下来

    “初犯因为他的初犯,我蒋家的声誉就毁于一旦”蒋天苍怒声道

    这么多年来,他已经很少发怒,上一次是因为蒋毅鹤,这一次是因为蒋毅搏

    声誉,在蒋老爷子的眼中,声誉比什么都重要蒋家是他一手创立的,没有人比他更不希望看到家族的荣誉受损

    同样的,听到“声誉”二字,蒋紫龙的眼睛里也浮现出了一抹绝望之色

    蒋老爷子在家族内部的威严无人能及,他做出的决定,旁人从来都无法改变他最大的性格特点就是固执

    “蒋紫龙,现在这种时候,你还有脸给你的儿子来求情你当你是什么你还要不要脸”蒋天苍沉声说道:“做出这么不知廉耻的事情,我都替他害臊”

    蒋天苍的骂街想当年也是出了名的,一怒之下根本不管对方是不是自己的领导,一律开骂。

    蒋紫龙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虽然他从小到大挨过父亲不少骂,但是在这么多人面前挨骂还是头一次

    但饶是如此,他依旧要为自己的儿子争取最后的机会如果十分钟一过,蒋家可就彻底的没有他的容身之地了

    “爸,毅搏他还年轻,这两年负责家族的境外业务,成绩斐然,业绩也稳中有升,请您看在他平日里工作还算比较努力的份上,让他功过相抵吧”

    蒋紫龙情急之下说出“功过相抵”四个字,殊不知这几个字正好应了某些人的心思

    “紫龙,你这样说,可就不对了?!闭飧鍪焙?,蒋白鹿的妻子白兰梅说话了,她的声音之中带着明显的不满:“功过相抵境外业务那两年增长的区区业绩几乎可以忽略不计,恐怕随便扔个职业经理人到那个位子上,都会做的比蒋毅搏好不知道多少倍,三弟你这就是睁眼说瞎话了”

    蒋紫龙心中暴怒,但是由于此时环境不对,并没有站出来发火,这个女人实在是太诛心了,此时站出来说这种话,很显然没安好心甚至已经有了落井下石的嫌疑

    看到蒋紫龙不讲话,白兰梅得意的瞥了自己的老公蒋白鹿一眼,继续乘胜追击:“紫龙,难道你还会认为,和蒋家的多年清誉相比,你那宝贝儿子的身份更重要”

    蒋紫龙冷冷回答道:“嫂子,有些话并不是你有资格说的?!?br />
    “你这是什么意思”白兰梅柳眉倒竖:“你那宝贝儿子把蒋家的脸面都给丢尽了,我表达一下不满还不行吗”

    白兰梅不断的撩拨,让蒋紫龙始终处于愤怒之下。

    人一生气,血往头上涌,往往就会口不择言

    听到白兰梅这充满侮辱性的话语,蒋紫龙满脸涨红,似乎已经忘记了身处何方:“嫂子,你这话说的,给蒋家丢人现眼的又不止我儿子一个”

    蒋毅刚坐在轮椅上,背靠角落,听到这句话,脸色顿时阴沉无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