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给你自己一个人开间房也不是不行,咱们两个这样,实在是有些别扭?!?br />
    洗完澡后,苏锐和宋子夜并肩坐在床上,看着电视,感觉空气中始终弥漫着一层怪怪的气氛。

    “我一个人会没安全感?!彼窝┙恳丫谛睦锇颜飧鑫侍馑伎剂诵矶啾?,始终是这个答案。

    “没安全感”苏锐看着她,不禁想到昨天晚上宋雪娇梦呓时候的样子,犹豫了一下,又没再说话。

    “是不是我这样缠着你,会让你觉得挺烦的”宋雪娇问道,不知道为什么,现在的她忽然很担心看到苏锐皱眉的样子。

    “有这样一个大美女陪着,又怎么会觉得烦?!彼杖竦谋砬槭秩岷?,这个女人已经因为自己而被男友被亲人抛弃,如果自己再不理她,她岂不是要举目无亲无人可依了

    “那就好,我可以分担一部分房费的?!彼窝┙恳簿醯米约旱木龆ㄓ行┕费?,可是她就是不想一个人呆着。

    好像,整个世界都在与自己为敌。

    虽然只是认识了苏锐一天而已,但是她却觉得苏锐十分值得依靠,内心之中总是生出一股隐隐的安全感,当然,这一切都是生自于她的潜意识。

    “房费不用你出,有必康集团这个狗大户来垫付呢?!彼杖裥ψ潘档?,其实这句话真的没什么好笑的,他只是想给宋雪娇营造出一种轻松的气氛来。

    “不过,我这样和你住在一起,会不会影响你和林傲雪的感情”宋雪娇想到了一个很关键的问题。

    苏锐闻言一愣,然后哈哈大笑起来

    “你笑什么”宋雪娇很是不理解苏锐的笑声,这男人的笑点也太低了吧

    “我和林傲雪是普通的朋友关系,或者说是上下级关系,你不要想多了?!彼杖竦溃骸暗比?,我个人是很乐意听到你这样误会的?!?br />
    “上下级关系”

    宋雪娇有些纳闷,她很不相信苏锐的话,因为在她的记忆里,林傲雪还从来不曾和一个男人走的这么近过

    关了灯,两个人之间依然隔着一条被子。

    “第一天晚上在君澜酒店的时候,我真的觉得你不是什么好人?!彼窝┙康难劬υ诤诎抵泻苊髁?。

    “那现在呢”

    “现在貌似好了那么一点?!?br />
    “我睡了,晚安?!彼窝┙克低曛?,便翻过身去,把背影留给苏锐。

    苏锐大有深意的看了一眼她那姣好的背影和轮廓,道:“希望能晚安?!?br />
    宋雪娇已经在床上翻来覆去了两个多小时,却一点睡意也没有。

    “怎么,睡不着”苏锐明知故问。

    “我想去找他,跟他摊牌?!彼窝┙康溃骸白苷饷赐献?,感觉跟不了了之一样?!?br />
    “站在我的立场上,自然想看到你去大骂他一顿,最好甩他几个耳光?!彼杖裎⑿ψ潘档?。

    “难道不可以吗”宋雪娇一想到那天晚上蒋毅搏的所作所为就感觉到来气。

    “可是,如果作为朋友的话,我不希望看到你这样?!?br />
    听到“朋友”两个字,宋雪娇的表情一滞,似乎苏锐的回答有些出乎她的预料。

    “是的,就是朋友?!彼杖竦档溃骸叭绻阏庋龅幕?,只会招致蒋毅搏的报复,在我看来,他们蒋家人,就全都是心思狭小之辈。如果你还想看着宋家继续存在下去,就不要走这一步?!?br />
    “你势单力薄,离开了蒋毅搏,什么都不是,如果他要下狠心来整你,你真的躲不过?!彼杖穸⒆潘难劬?,很认真的说道:“我的语言可能有些直白,但这是你最好的理解方式?!?br />
    宋雪娇再一次沉默了。

    一夜无眠。

    天亮之后,苏锐睁开眼睛,宋雪娇已经在整理衣物了。

    “怎么,你还是要去首都么”苏锐有些诧异,这种行为无异于飞蛾扑火。

    是的,这个世界上的公平只是相对而言,即便你知道你的富豪男友甩了你,你也没法去讲道理,否则还会招致狠辣的报复。

    “我准备离开?!彼窝┙孔忱?,她已经画上了精致的淡妆,看起来精神已经比起昨天要好很多。

    “你要去哪”

    苏锐有些诧异她的这种变化这自我修复能力也着实太快了些吧

    “我要离开华夏?!彼窝┙克档溃骸跋热ヅ分拮蛔?,到一个没有人认识我的地方。反正曾经在国外留学,语言不成问题?!?br />
    “嗯,散散心也好?!彼杖癫⒚挥型炝?,“我送你去机场?!?br />
    开着车把宋雪娇送到机场,后者站在登机口前,对苏锐很真诚的说道:“这几天来,谢谢你?!?br />
    “不客气,大家都在一张床上睡了两天,这么说就太见外了?!彼杖窆Φ?。

    “我是认真的,谢谢你?!彼窝┙克低?,展颜一笑,便进入了登机口。

    看着她的背影消失,苏锐的眼中露出复杂的神色。

    “真是个聪明的女人,但是,我也没有你想象的这么心软?!彼杖竦档溃骸跋衷谀闵狭朔苫?,应该关机了?!?br />
    他拿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

    五分钟后,一个偷拍视频开始上传,一个小时后,各大网站的编辑们纷纷开始转载。

    视频的名称就是独家重磅之蒋家少爷的酒店风流

    视频拍摄的非常清晰,连蒋毅搏鼻子上的黑头都清晰可见

    他和那个女人在酒店露台上的一举一动已经全部被录制下来,就连那些露骨的言语都没有放过

    一清二楚

    对于这样的偷拍视频,一贯是吸引流量的最好噱头,这些编辑更是转载的热火朝天。

    现在的网络媒体已经完全的开放起来,虽然国家的某些机构还是可以采取强制性的措施,但是对于这种视频,在短时间内还是注意不到的。

    两个小时后,该视频的下.载量已经达到了一百万,总评论超千万

    “有钱人家的子弟就是好,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话说这男人的时间好短这才没到五分钟就结束了”

    “蒋家少爷,这是哪个蒋家”

    “估摸着是哪个富二代吧真是太伤风败俗了”

    网络上的评论都在纷纷猜测视频中的“蒋家少爷”到底是谁,毕竟如果不是属于首都那个所谓的圈子内部,认识蒋毅搏的人还比较少。

    就在网民们看的津津有味讨论的热火朝天之时,评论里面开始渐渐出现了关于蒋毅搏的消息。

    “看样子,应该是蒋家的蒋毅搏吧首都可是只有这一个蒋家啊”

    “是蒋毅搏,我曾经见过他蒋家第三代里排行老四”

    “没想到蒋毅搏这么不堪啊他不是已经有了未婚妻吗”

    很显然,话语中虽然有掩饰,但绝对是有心人刻意为之

    又过了一个小时,“蒋毅搏之酒店门”已经成为了当天的微博热门话题始终被回帖顶在第一

    蒋家大院。

    蒋毅刚坐在轮椅上,外面虽然阳光炽烈,但是他的腿上却依旧盖着薄毯。

    五年前,苏锐的军刺已经断绝了这两条腿的所有感觉,也断绝了他继续站起来的能力。

    自己永远的被固定在了轮椅上,而那个仇人却依旧在外面兴风作浪。

    蒋毅刚的面容阴鸷,望着天空,久久不语。

    似乎从五年之前,他就没在走出这间大院了吧

    这个时候,一个仆人模样的男子跑过来,双手捧着一个手机。

    蒋毅刚扫了他一眼:“什么事如此慌张”

    “大少爷,不好了,毅搏少爷在酒店的露台上和女人公然做那种事情,已经被偷拍者传到了网上”

    “是么”蒋毅刚阴鸷的脸上竟然罕见的露出了一丝冷冷的笑容:“我这个弟弟还真让人不省心啊,被人偷拍了都浑然不知?!?br />
    “大少爷,你说我们要不要找人把这件事情给摆平”仆人犹豫了一下,说道:“毕竟这件事情对蒋家而言也不太好?!?br />
    “摆平你摆平的了么”蒋毅刚淡淡说道:“好久没遇到这么有意思的事情了,你要是那么快就摆平,我还有什么乐趣”

    仆人浑身一震,似乎有些不敢相信蒋毅刚的话

    这几年来,他什么时候见到过大少爷露出笑容什么时候见到过大少爷用这种语气来讲话

    “这件事情背后有人指使?!苯愀辗戳思柑跗缆?,淡淡说道。

    “大少爷,我马上去查一下视频的上传源头?!逼腿怂档溃骸爸恍枰桓黾虻サ亩ㄎ?,就能够知道上传者的位置?!?br />
    “为什么要查”蒋毅刚冷笑:“这是一场针对蒋家的阴谋,而且还只是刚刚开始而已”

    “爸,你看这个?!苯愫卓醋攀只锏氖悠?,脸上的笑容毫不掩饰。

    “什么东西”蒋白鹿不知道儿子葫芦里卖的什么药,点开视频之后,脸色越来越凝重。

    “毅搏怎么能那么荒唐这种事情也能干得出来”

    蒋白鹿一气之下,直接把手机摔成了碎片

    “蒋家的脸面,都被他给丢尽了我这就去找三弟,问问他怎么教育的儿子”

    蒋白鹿直接站起来,气冲冲的走了出去

    望着父亲的背影,蒋毅鹤得意的打了个响指,道:“蒋毅搏啊蒋毅搏,我还真的得谢谢那个偷拍者,否则的话你也不可能这样被钉上耻辱柱?!?br />
    “有了这个视频,你以后别想再竞争家族继承人之位了,你已经是别人眼中的笑柄了。如果真让你成为了家主,以后蒋家还怎么能抬得起头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