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雪娇正往两个杯子里面倒着红酒,头也不回的说道:“我弟弟要杀我,我男人抛弃我,我父亲利用我,我却和我的敌人睡在一张床上?!?br />
    苏锐不禁感觉到有些头疼,貌似这样说起来,这个女人还真的很不容易。

    “所以,我也不担心你能够对我怎么样了?!彼窝┙慷俗帕奖炀坡踝叛┌椎某ね茸吖?,就这样盘腿坐在苏锐的对面,只是用睡袍的下摆挡住了关键部位。

    即便此时苏锐的心思再空灵再没,看到她的动作,也几乎被挑逗的火烧火燎

    宋雪娇把杯子递给苏锐,然后自己喝了一大口。

    苏锐则是轻轻抿着。

    “我也从没想过我会这样,按照以前来说,我应该算得上是一个保守的女人,坚守着在婚前不和男人发生那种关系的原则,更别提和别人在这里开房间,乃至于睡同一张床?!?br />
    说到这儿,宋雪娇脸上的笑容有些惨然:“可是,我不张开腿,却防不住我男人去找别的张开腿的女人,你们男人,都是下半身的动物?!?br />
    苏锐不满的说道:“这你可就是开了地图炮,如果我是下半身动物,你穿成这个样子,早就把你给那啥了?!?br />
    “那你为什么不做呢”宋雪娇道。

    她喝干了一大杯红酒,脸上已经布上了一层红晕,在说这句话的时候,还真是有种媚眼如丝的味道。

    苏锐的眼睛在她的身材上来回扫了扫,不得不承认,她这句话真的很有诱惑力。

    “因为并不是世界上的所有男人都和你的男友一样?!彼杖袼档秸饫?,补充了一句:“是前男友?!?br />
    宋雪娇不言,又给自己倒满。

    “接下来你准备去哪里老是住在我这儿也不是个办法?!彼杖裰沼谂壮隽怂闹械奈侍?。

    宋雪娇拢了拢头发,似乎是有些头疼,她皱了皱眉头,说道:“可不可以不要问这种问题,我懒得想?!?br />
    “懒得想可不能不想?!彼杖窕瓜胨凳裁?,就见到宋雪娇拿着杯子和自己一碰,然后一仰脖子,咕咚咕咚,一大杯酒再次下肚了

    看着些许溢出嘴唇的红色的酒液顺着那雪白的脖颈流淌而下,直入下方的诱人山谷,苏锐的喉咙也跟着一起动了动。

    “那什么给你擦擦?!彼杖癯槌鲆徽胖浇淼莨?。

    宋雪娇估计是酒量很差,两大杯下去就有些晕晕乎乎了,喝大了的人总是有很多不在乎的事情。

    就像此时的宋雪娇,她根本不在乎苏锐做什么,依旧在继续给自己倒酒。

    恐怕,苏锐现在就算把她就地推倒也没什么问题。

    于是乎,苏锐拿着纸巾的手就这么尴尬的悬停在半空,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宋雪娇喝酒跟喝水似的,又是一大杯满满饮下,这一下从嘴角流出来的酒液更多了

    “我说,你擦一擦”

    苏锐还没说完,就已经被宋雪娇打断:“擦什么擦,你来帮我擦好了,婆婆妈妈的”

    说到这儿,宋雪娇已经是醉眼朦胧,她拽着苏锐的手,直接放到了自己的胸前,霸道的说道:“你给我擦”

    苏锐简直快要被宋雪娇的霸气给感动死了

    于是乎,他开始用颤抖着的手指捏着纸巾给宋雪娇擦拭

    他一边擦,宋雪娇一边喝

    等擦完了脖子,看到睡袍掩映的雪白山峰时,苏锐的脑海里不可避免的出现了两个小人在打架。

    擦,还是不擦

    苏锐的手就停在宋雪娇的脖子以下,面对如此纠结如此诱人的选择,他在耐心等待两个小人打架的结果。

    终于,赞成“擦”的小人把赞成“不擦”的小人给活生生打死了

    苏锐遵循大脑的指引,正准备把手伸进山谷中一探究竟,却发现宋雪娇竟摇摇晃晃的站起身来,扶着墙朝卫生间走去

    苏锐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机会从眼前溜走了稍纵即逝,稍纵即逝

    也是,喝了那么多的红酒,能不去卫生间吗

    宋雪娇扶着墙,晕晕乎乎,才刚刚走进卫生间,由于脚底不稳,踩在有水的瓷砖上,整个人都失去了重心,朝后面仰去

    啪

    这一下摔出来的声音让苏锐都觉得心颤

    他连忙站起身来,跑到卫生间门口,看着地上的情景,简直简直不想去扶了。

    宋雪娇摔倒在地上,浴袍的带子也被摔开,由于内衣已经洗了,整个人就这样真空的呈现在苏锐的面前。

    好吧,这姑娘还真是够放得开。

    雪白的肌肤,柔和的灯光,还有微微的酒醺,这一切似乎都构成了犯罪的诱因。

    “我是正经人,我是正经人,我是正经人”

    心中默念着这句话,苏锐努力克制住犯罪的冲动,强行让自己不去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然后双手从宋雪娇腋下穿过,把她抱了起来。

    只是这样一下,难免二人之间会有一些碰擦,当然,其中的滋味到底如何,也只有苏锐才能够知晓了。

    把晕晕乎乎的宋雪娇扶回床上,苏锐简直大汗淋漓,快要被身体内部的小火苗给折磨死了。

    “我说大姐,你能不能不要这样,酒量又不行,偏偏还想逞能?!彼杖褚槐咴鸸肿?,一边回想着刚才看到的风景,真是怎么可以这样来考验人家的定力呢

    苏锐看着很快陷入熟睡的宋雪娇,有些生气的说道:“你这样做是不对的,这样考验我是对我的不信任,一次可以两次可以,如果你再来第三次的话”

    说到这儿,苏锐停顿了一下,有些恶狠狠的说道:“你知不知道,华夏有句老话叫事不过三”

    可惜宋雪娇已经熟睡,是完全听不到苏锐的心声了。

    她翻了个身,又有了些要走光的倾向。

    “第二次了,我说过事不过三的你在把我的警告当成耳旁风吗”苏锐很不爽,非常不爽,可惜人家宋雪娇根本不睬他。

    苏锐在床的另一侧辗转反侧了好久,终于把小腹中的那股火苗压下去,历尽艰难险阻的睡着了。

    半夜,他忽然惊醒。

    因为,一个身体已经侧过来,翻过中间用来隔断的被子,紧紧的抱着他,正是宋雪娇

    现在两人之间,只是隔着一件薄薄的浴袍而已苏锐甚至已经能够非常清楚的感受到了那种柔软的弹性

    “事不过三,事不过三”苏锐咬牙切齿的说道。

    可是,他很快就觉察到了宋雪娇的不对劲,因为她的身体在瑟瑟发抖

    初夏的天气已经是温度挺高了,而她却在发抖,明显不正常

    宋雪娇紧紧抱着苏锐,断断续续的呓语着:“不要,不要这样对我不要这样对我”

    很显然,白天发生的那些事情对她的精神造成了极大的冲击,晚上已经做了噩梦,就连酒精能暂时麻痹她的神经,却无法麻痹她的记忆。

    宋雪娇的身体一直在发抖,一直在紧紧抱着苏锐。

    后者看着像小猫般蜷缩在自己身上的宋雪娇,轻轻叹了一口气,睁着眼睛,直到天亮。

    等到宋雪娇捂着发疼的额头醒来时,天色已然大亮,而苏锐也不见了踪影。

    她看到床头柜上有张小纸条,便取了过来。

    “如果饿了自己去酒店的餐厅吃饭,直接记在这个房间的账上就行,如果想好去哪里,就直接打车过去,费用自己付?!?br />
    看着这纸条,宋雪娇的表情上露出一丝笑容来,只是这笑容却显得有些微苦。

    “我真的没想好去哪里”

    等到苏锐下班回来,打开房间门的时候,却发现宋雪娇依然在。

    她穿着浴袍坐在床上,一边喝着果汁,一边看着电视。

    只是这浴袍之中到底是不是依然真空,就不得而知了。

    “你还挺悠闲的?!彼杖癫唤弈蔚厮档?,难道说这女人是要赖上自己了

    从天而降一个身材火爆脸蛋漂亮的女人,这恐怕是所有男人的梦想,可是苏锐现在却不这样想。

    他只感觉到头疼,非常的头疼。

    “我想了一整天,真的不知道该去哪里?!彼窝┙克档?。

    她看了看手机,蒋毅搏一直没有联系她。

    看来,这个男人的心里是真的没有自己。

    这一天的时间,宋雪娇恢复的还是很快,虽然心里面依旧苦涩,但是表面上已经没有了多少哀伤。

    能够快速的认清现实并且接受它,这也是能力的一种体现。

    苏锐轻轻叹了一口气:“好吧,既然如此,你就安心住在这里好了?!?br />
    宋雪娇闻言,不置可否。

    “只不过,晚上睡觉的时候,不要再往我的怀里钻了?!彼杖袼菩Ψ切Φ拇蛄苛艘幌滤窝┙康乃?,道:“面对一个真空的女人,我可把持不住?!?br />
    宋雪娇并不知道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听苏锐这么一说,顿时闹了个大红脸。

    两人一起到酒店的餐厅用餐,一起回到房间,在服务生看来,这就是标准的小两口行径,如果是他们之间没点什么,恐怕鬼都不相信。

    不过这一次,宋雪娇学乖了,她白天已经买好了换洗的内衣,晚上的真空美景就再也不会出现了。

    对于这一点,苏锐有些稍稍的遗憾,一想到昨天晚上在卫生间看到的惊艳场景,他还是会觉得小腹间有股火苗在乱窜

    感谢涩烧鹅童鞋的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