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清欢也许是逛街还未归家,别墅里只有保姆在,而这辆货车是怎么停进来的

    宋天祥和宋亿利父子二人同时泛起一阵鸡皮疙瘩

    货车的厢体并不是严丝合缝的,从里面透出一股难以形容的味道带着强烈的腥气

    “你,上去打开车厢”

    宋天祥对司机兼保镖说道。

    后者不知为何,也有些战战兢兢,越是接近货车,那浓烈的气息越是让人喘不过气来

    他壮着胆子打开车门,结果里面的场景让他差点没晕过去

    尸体堆成了小山

    鲜血已然凝固

    简直就是小规模的尸山血海

    二十四个尸体堆在一起,何其壮观何其血腥何其诡异

    宋天祥一把年纪了,看到此景,不禁感觉到眼前发晕

    “怎么回事,这是怎么回事”宋天祥喃喃问道,他的双腿发软,直接一屁股坐在地上

    宋亿利则是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颤

    他望着车厢里的尸体,眼神之中先是闪过了惊恐,然后便涌出浓浓的怨毒

    “都是苏锐都是苏锐怎么就杀不了你,怎么就杀不了你”

    宋亿利狂吼道布满了伤疤的脸上更显狰狞和扭曲

    他本来以为,只要干掉苏锐就能够万事大吉,因此才下了血本,雇了二十四个人前去动手,可是,他没能等的到二十四人的复命,却看到了二十四具血淋淋的尸体

    货车的驾驶门打开,一个穿着背心的外国男子走了出来。

    而他的手里,正拿着一把漆黑的手枪

    宋天祥已经被这二十四具尸体折磨的浑浑噩噩,暂时的失去了意识根本没有看到这个男人

    霍尔曼看着宋亿利,眼中释放出无限的冷芒

    在他看来,此人胆敢行刺太阳神大人,完全就是找死的节奏死一百次都不算多

    “你是谁你是苏锐派来杀我的,对不对对不对”宋亿利吼道

    尽管他平时很阴狠很毒辣,可是当他独自面对枪口的时候,还是觉得有些胆寒

    眼前的这个外国男人好像是从无数的尸山血海中走出来,浑身上下笼罩着浓浓的杀气

    “你不需要知道那么多,到了另外一个世界,你自然就会明白?!?br />
    霍尔曼说着,就要扣动扳机

    只要子弹射出去,宋亿利就彻底成为死人了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异变陡生一道黑影忽然从院墙外面冲天而起,朝着霍尔曼直扑过来速度极快

    看这威势,霍尔曼不敢怠慢,枪口一转,直接朝着黑影连连开枪

    他的枪法也算是极为不错,这几枪也全部命中了目标

    可是,当这黑影落地之后,却只是一个留着六个弹孔的黑袍而已一道残影从半空骤然闪过

    而此时,愣在当场的宋亿利已经不见了踪影

    霍尔曼追出院门,四下检查,却没有看到别人的身影

    难道说,宋亿利生生飞走了不成

    看着地上的黑袍,霍尔曼的神情十分凝重,在这一刻,他意识到,在自己准备对着宋亿利开枪的时候,有个穿着黑袍的人从院墙外面冲了出来,而在自己调转枪口的时候,这黑袍中的身影已然脱身而出,抢走了宋亿利

    只是留下了一件黑袍

    什么人竟然能够拥有如此的实力

    能够从自己的枪口下利用极致的速度救走宋亿利,这足以说明对方的实力并不在自己之下

    霍尔曼脸上的神情越来越凝重

    把黑袍收好,霍尔曼便快步离开了这里

    只不过在他走出院门五秒钟之后,却又转身回来了

    看着坐在地上迷迷糊糊的宋天祥,霍尔曼直接扇出了一巴掌

    他可没有半点尊老爱幼的意思,这一巴掌直接把宋天祥的后槽牙扇飞了好几颗,生生把这个老家伙给拍晕在了地上

    霍尔曼还是有些不解气,又在他的身上重重的踹了几脚才罢休

    他的下脚可不轻,每一下都造成了宋天祥的骨折

    “大人不让我杀你,可并没有禁止我教训你”

    看着坐在酒店床上怔怔出神的宋雪娇,苏锐不禁感觉到有些无奈。

    他就这样把宋家的大小姐带回来了,这算怎么回事

    苏锐有过提议,说要给她单独开一间房,可是宋雪娇说她害怕。

    她害怕晚上做噩梦,害怕再次见到那些血淋淋的无头尸体

    今天白天发生的事情已经对她造成了严重的冲击,估计没有个三五天是别想恢复的

    “你能不杀他吗”宋雪娇忽然说道。

    事已至此,她仍旧不想让苏锐夺去宋亿利的生命毕竟,那是她的亲弟弟。

    可是,她好似已经忘了,她的亲弟弟根本不在乎她的死活

    “我可以不杀他,但他能不杀你吗”苏锐本想这样回答,可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他点了点头:“可以?!?br />
    宋雪娇闻言,表情略微缓和了些。

    可是,她却没有听出来苏锐的弦外之音我可以不杀他,但是不代表我不可以不让别人杀他。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现在的宋亿利已经是个死人了。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霍尔曼的电话来了。

    听着他的汇报,苏锐的表情越来越凝重。

    霍尔曼并不能从神秘人的身法上判断出他的身份,东方西方卧虎藏龙,高手不可胜数,恐怕就是苏锐在现场,也不一定能够认出来那道残影的真实身份。

    可是,有人在这种关头劫走了宋亿利,就说明此事绝对不是想象中那么简单

    这场截杀是宋亿利布下的,但此时明显有人站在背后想要搅风搅雨

    一个满身戾气的宋亿利,能有什么利用价值

    苏锐沉思了十分钟,却都没有想到答案。

    甚至他连那个神秘黑袍人是来自东方还是西方都无法判断

    对于苏锐而言,思考十分钟还解决不了的问题,那么再多思考十天也是没什么用的。

    挂了电话,苏锐对宋雪娇有些复杂的说道:“你可以放心了,你弟弟应该不会死?!?br />
    苏锐一直很讨厌别人利用他来当成棋子,总是在幕后布置一些针对他的举动,可是,从开始到现在,这种情况从来都是难以避免。

    他看了坐在床上望着窗外的宋雪娇,不禁感觉到一阵无奈,虽然说她好歹也是个颜值颇高的美女,但怎么说都是仇人的姐姐,就这么放在身边,还真是有点头疼呢。

    当然,对于这种还“不太熟”的女人,苏锐自然不会很有绅士风度的把床让给她,自己来睡沙发,反正这双人床也足够宽,在中间隔上一条被子当壁垒,晚上也不会发生什么事。

    人家女人都不介意,自己又装什么正经

    只不过和宋雪娇身边只隔着这么一条被子,还是很让人心猿意马的。

    关上灯,两人同时睁着眼睛望着天花板,久久不语。

    终于,还是苏锐率先打破了沉默。

    “你说,咱们两个的相处方式也够奇葩的,才认识一天的时间,就已经睡到了一起?!?br />
    “嗯?!?br />
    宋雪娇只是淡淡的嗯了一声,根本没有讲话的兴致,直接把苏锐碰了一鼻子灰。

    的确,对于一个姐姐来说,当她得知自己一贯疼爱的弟弟竟然敢对自己痛下杀手的时候,没有一个人会好过?!耙凰布?,我好像什么都没有了?!彼窝┙吭诔聊诵砭弥?,终于开口。

    在说这句话的时候,无边的寂寞已经汹涌而来,把她紧紧裹在其中。

    就在今天,她已经失去了太多太多。

    和一个几乎可以算得上是陌生的男人在一起,肯定要面对种种未知和风险??墒撬窝┙恐?,苏锐不是那种危险的人物,至少现在不是。

    “怪我?!彼杖袼档?,他的语气虽然很轻很淡,但是却饱含着歉意。

    此时此刻,无论宋雪娇是不是美女,苏锐都觉得很歉疚这也证明他并不是一个见色忘友的人。

    “早晚都会来的?!彼窝┙壳崆崽玖艘豢谄?。

    她就这样穿着浴袍躺在苏锐的身边,洗完澡之后已经把所有的内衣都洗了,由于没有换洗的衣服,她的浴袍里面肯定是真空的。

    宋雪娇的容颜不错,身材更胜一筹,除了有些强势以外,其他方面还真的没什么缺点。

    嗅着身旁传来的淡淡体香,苏锐不禁觉得这种生活着实有些狗血和操蛋。

    有时候真的不得不承认,生活就是这么狗血,就是这么扯淡,经?;嵊泻芏嗄阆胂蟛坏降那榻谠谀愕难矍吧涎?。

    “我想喝酒呢?!彼窝┙康?。

    借酒浇愁,并不是男人的专利。

    “这里有酒柜?!彼杖裰噶酥阜考淞硪徊嗟木乒?,对于这种高档酒店来说,酒类已经成为了房间标配,但是价格却要比外面贵上三四倍。

    苏锐刚说完,宋雪娇便已经打开灯,站起身来,到酒柜旁边取酒。

    此时,她的完美身材也就这样暴露在苏锐的眼前酒柜的后面就是一面镜子。

    尽管穿着浴袍,但是香肩微微露出来,胸口的沟壑也清晰可见,即便里面没有任何衣物的支撑,也能够显现出惊心动魄的弧度。

    至于浴袍的下摆,只是到了大腿中段而已,如果穿着这种长度的裙子走在外面,一阵风吹过,足以露出那美妙的风景。

    苏锐单臂枕着头,望着正在开酒的宋雪娇,轻声笑道:“你穿成了这样,怎么就放心和我相处呢”

    :抱歉,今天单位太忙太忙,更的晚了,感谢小睦姑姑、dslq、muguaiguai、蔡407395、戦尼、ggbome、wdew、神剑、书友3665330的月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