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此之前,宋雪娇本来还想问问苏锐,为什么他就能确定宋亿利会派人过来,可是她话还没出口,就已经听到了车辆疾驰而来的声音。

    “我们等了他们那么久,现在才追上来,实在是太没用了些?!彼杖褚⊥防湫?。

    宋雪娇更是心下骇然,看来苏锐早已知道消息,故意带着自己在这里兜圈子,否则的话那些人根本不可能追的上他

    “你是不是想问我为什么确定宋亿利会动手”苏锐把宋雪娇的表情尽收眼底,完全看穿了她的想法。

    “是?!?br />
    “因为他的性格?!彼杖袂崆崴档?,并没有再多做解释,因为话已至此,以宋雪娇的智商而言,完全可以明白。

    自己只不过和林傲雪走的近了一些而已,他就如此恶毒的想要置人于死地,现在苏锐把整个天祥集团都得罪大发了,他怎么可能让苏锐继续活着

    人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这无疑是解决问题的最佳办法。

    六辆轿车狂奔至此,把苏锐的帕萨特围在中间

    车门打开,从里面下来了二十四个蒙面男人清一色的黑布套头,只露出眼睛

    这气势还比较大,乍看上去像是来了一群反恐战士

    每个人的手上,都拿着枪

    和以往持刀持棍相比,这一次的截杀真的可以算是大手笔宋亿利也是下了血本

    表面上状若疯狂,实则心思狠辣如果不是戾气太重,宋亿利倒也是个人物

    宋雪娇也非常惊讶,她没想到苏锐的预言真的成为了现实

    “就是这个男人,东家已经交代了,见到他之后立即干掉,还要把人头带回去”一个为首的壮汉说道。

    二十四个人,二十四把枪,难道还干不掉一个赤手空拳的男人

    “大哥,可是这女人怎么办”

    “女人”这大哥在宋雪娇的身材上来回扫了几眼,嘿嘿笑着:“虽然长得不错,但是,为了避免意外,一并杀掉吧”

    “你们不能乱来”宋雪娇闻言,跨前一步站了出去,厉声道:“我是宋亿利的亲姐姐宋雪娇你们难道连我也想杀了吗”

    宋雪娇万万没想到,弟弟宋亿利竟然敢动真格的,这可是买.凶杀人,绝对不是小事如果被警察抓到,就是必死的结局

    “宋亿利谁是宋亿利”

    那领头壮汉嘿嘿笑着,问向周围的弟兄们,道:“宋亿利是谁你认识吗你认识吗”

    他问的每一个人都在摇头,并且哈哈大笑。

    很显然,这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了,这些人百分之百是宋亿利派出来的

    宋雪娇站在一旁,脸色和眼神同样复杂。站在她的立场,不希望看到任何一方有伤亡,争斗就是争斗而已,为什么非要弄个你死我活不可

    “你们回去告诉宋亿利,就说我宋雪娇不让他做这种事情”宋雪娇身为姐姐,她是绝对不希望看到宋亿利走上亡命之路的

    “哦可是我怎么能相信你是宋亿利的姐姐呢宋亿利也没说啊?!弊澈阂⊥沸Φ?,很显然,他压根就没打算放过宋雪娇

    “你去把宋亿利这个混账给我找来”宋雪娇厉声说道

    “找来先看看你们还有没有命离开这里吧”壮汉直接把枪对准了苏锐的胸口

    宋雪娇还想说什么,苏锐就已经冷声道:“真是笨蛋,你难道还没有看出来吗这件事情从头到尾,宋亿利就没有考虑过你的死活”

    宋雪娇闻言,心中猛的一颤

    “这不可能”

    “这怎么不可能他明明知道我是和你一起出来的,为什么不对这些蒙着脸的家伙说明白他完全可以做到让这些人只杀我一个,可是他有吗一句话就能够做的事情,他都懒得张口”苏锐冷笑着,道,“你这个亲弟弟,可真的一点都不关心你”

    看着那些黑洞洞的枪口,宋雪娇的身体再次颤了一颤脸上也已经没有了半点血色

    尽管她一百个一千个不愿意相信,但这无疑是事实他的弟弟,他那个歇斯底里接近疯狂的弟弟,真的不在乎她的死活

    在不到二十四小时的时间里,宋雪娇先后被男友和弟弟背叛,而且这两次背叛,一个比一个要狠一次比一次要致命

    “宋亿利,你真是我的好弟弟,真是我的好弟弟”

    如果知道这次来到宁?;崛米约菏ド兴械囊磺?,那么宋雪娇打死都不会回来

    有些时候,知道真相的人会比不知道的人更痛苦

    “来,你们杀吧你们杀吧尽管冲我来”宋雪娇的眼角并没有泪水流出,但是声音已经带有了一丝哭腔

    即便她的性格十分强势,但是接二连三的受此打击,也是完全扛不住的

    说着,宋雪娇忽然一个踉跄,似乎是腿一软,失去了重心,差点摔倒在地

    苏锐眼疾手快,已经一把搀扶住了这个可怜的女人

    这个世界,对于宋雪娇而言,无疑是残忍至极的亲情与爱情,已经把她完完全全的抛弃了

    宋雪娇被苏锐搀扶,她抬起头来,脸上的表情有一丝惨然。

    “没想到,临到终了,还是你这个敌人站在我旁边,和我一起死?!彼窝┙克档?,这语气之中充满了悲凉。

    苏锐点了点头,眼神中有些不忍。

    这丝不忍,只是相对于这个女人的遭遇而已。

    “都死到临头了还在这里卿卿我我,真是不嫌恶心啊”那壮汉一抬枪口,嘿嘿笑道:“就让你们做一对死去的鸳鸯,黄泉路上也好有个伴”

    “我说过我会死么”苏锐冷笑。

    “二十四枝枪对上你一个人,你还不死”

    这简直就是个必杀之局

    宋雪娇抬起头来,看到了苏锐的侧脸,同时也看到侧脸上流淌着的满满自信

    是的,这个男人做事深谋远虑,稳扎稳打,绝对不干没把握的事情今天他既然知道宋亿利要伏击,肯定也有后手

    “既然如此,那么就请你们去死吧?!?br />
    苏锐忽然抬起头,眼中精光四溅

    话音一落,一道流光仿若从天际而至,那个持枪指着苏锐的壮汉直接倒飞出去,胸口被炸开了一个碗口大的血洞

    整个心脏都直接被打碎了直接就断绝了呼吸

    周围那些蒙面者都还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天边一道道流光四溅,毫无花哨极其精准的打在了他们的身上

    由于时间太短,他们连躲避都做不到

    反器材狙击枪

    短短五秒钟的工夫,所有人都躺在了地上,血流成河

    山坡上,一个高大的身影站了起来,他扛着一把狙击枪,仿若天神下凡

    霍尔曼

    太阳神座下十二神卫之一的霍尔曼

    一个人,一把枪,就在如此短的时间里干掉了那么多人

    如果仔细观察尸体就可以发现,有三个人的身体甚至是被同一发子弹穿过

    这种枪法,简直出神入化

    二十四人,全部死亡

    这种生死争斗,苏锐才不会认为对方罪不至死这些人都拿枪指着自己了,如果自己不杀他们,就要反过来被他们杀掉

    现场弥漫了浓烈的血腥气息,甚至有人的脑袋都被打碎,无头尸体躺在地上,显得十分惊悚

    宋雪娇什么时候见过这种阵势,血腥气息冲进胃里,让她的胃部翻江倒海

    终于,宋家大小姐实在是忍不住,跑到一边狂吐了起来,看起来简直要把胆汁都吐出来了

    苏锐招了招手,霍尔曼便扛着枪酷酷的从山上下来。

    他刚才之所以没有在汽车接近的时候就一枪打爆油箱引起爆炸,就是因为苏锐事先交代过,必须等所有人都现身之后才可以开枪

    苏锐就是要让宋雪娇知道,这个世界比她想象中的更加残忍她的弟弟也比她想象中的更加混账

    “喝口水,漱漱嘴吧?!?br />
    苏锐递给宋雪娇一瓶矿泉水。

    宋雪娇正在漱口的时候,一转眼又看到了地上的尸体,还是控制不住,继续吐了。

    此时,苏锐说了一句非常没心没肺但极其正确的话。

    “多经历几次,吐啊吐的你也就习惯了?!?br />
    在回去的路上,宋雪娇蜷缩在后座上,久久不语。

    夕阳依旧在,但是她的身体却感觉到无比的寒冷。

    这是深入骨髓的严寒,无法抗拒

    苏锐知道,或许经过这次事件以后,宋雪娇真的要彻底变一个人了

    “去哪”眼看着车子即将驶入宁海市区范围,苏锐沉声问道。

    即便他已经知道,宋雪娇不会给出答案。

    “去你去的地方,你去哪,我就去哪?!?br />
    宋雪娇的答案很是出乎苏锐的预料。

    世界那么大,她却找不到容身之处。

    世界上的人那么多,她却找不到一个可以信任的。

    到头来,竟然只能依靠这个刚刚认识了短短一天的敌人。

    自己能有今天,不都是他害得吗为什么还必须要依靠他

    宋雪娇已经意识到,此时的苏锐是唯一可以信任的人。

    下班之后,宋天祥和宋亿利坐着车回到别墅,一路上宋亿利都没有讲话,眼中一直释放着狠辣的光芒。对于这一点,宋天祥早已习以为常,也没当回事。

    可是,就在他们的车子即将开到家门口的时候,却发现院子里不知何时停着一辆厢式货车

    宋天祥和宋亿利对视了一眼,他们的心间顿时升起一股诡异而惊恐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