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到底要干嘛”宋雪娇猛地提起裙子,然后转过身来,满脸怒意

    “流氓”

    被这样裸的用眼睛非礼,而且是如此近距离的盯着看,宋雪娇真的想把苏锐的眼睛给挖下来真是真是要被他给看光了

    “我让你别动”

    苏锐的力量哪是宋雪娇能抵抗的了的,他把对方的身体扳过去,两只手粗鲁的把宋雪娇的裙子给一把拉到了膝盖以下

    当然,随着裙子被拉下的,还有她的黑色蕾丝短裤

    宋雪娇的心中悲愤之极她没想到,自己还是看错了人

    谁说他没有目的苏锐的目的就是把自己带到这里,然后再做那种禽兽不如的事情

    自己怎么会如此轻信一个陌生男人

    这个世界上就没有男人可以相信

    宋雪娇正想挣扎反抗,却发现苏锐直接把她拦腰抱起,蹬蹬蹬地冲向坡顶

    “你到底要干嘛”

    在宋雪娇看来,现在苏锐的情况显然是急不可耐,坡下的条件太差,他这是要抱着自己到车里解决问题了

    “你说我要干什么”

    苏锐直接把光着屁股的宋雪娇塞到后座上,自己随之挤了进去

    宋雪娇这样撅着屁股趴在后座上,觉得悲愤欲死,她转过身来,想要挣扎,却被苏锐毫不费力的就按住了胳膊

    “我说过别动”苏锐似乎是在聚精会神的盯着宋雪娇的臀部。

    他在欣赏吗

    宋雪娇简直想杀了苏锐,她这样被强行按着,浑身上下都使不出力量,动弹不得

    从苏锐的视角看去,自己的一切私密都暴露的一干二净

    “苏锐,你个该死的混蛋,该死的混蛋”眼下,除了高声叫喊,宋雪娇真的别无他法了

    “你骂我干嘛”

    苏锐听到骂声,然后看了看宋雪娇的屁股,这才幡然醒悟过来。

    怪不得对方死命挣扎呢,自己这把人家黄花闺女的裙子都扒下来了,她能不气疯吗

    “别激动,你的屁股被蛇咬了?!?br />
    苏锐无奈的说道。

    “蛇”

    宋雪娇也不是傻子,听到苏锐这样讲,她立刻便丢掉了冲动:“怪不得刚才我感觉到屁股一疼,原来是蛇”

    说出这句话后,她已经浑身无力,花容失色

    没有女人不怕蛇,也没有女人知道自己被蛇咬了之后还能继续保持淡定

    谁知道是不是毒蛇

    “还是不要乱动,现在被看几眼屁股没什么,如果因此丢掉了性命可就不太好了?!彼杖窬娴?。

    听他这么一说,宋雪娇顿时不敢再乱动了,只能忍住心中的羞愤和惶恐,继续保持这样不雅的姿势

    苏锐近距离盯着那点伤口,又伸出手指使劲挤了挤。

    宋雪娇一声惊呼,身体顿时紧绷起来。

    “怎么又动了”

    “你摸我干嘛”宋雪娇的整张脸都红透了

    “我在看看你的血”苏锐刚才一用力,已经把两滴血从伤口处挤了出来

    “应该是没中毒,就这样趴着别动,我去拿医药箱?!?br />
    苏锐站起身来,从后备箱里面把医药箱取出,这医药箱还是必康集团的产品,公司的每台车上都配备了。

    宋雪娇还真一动没动,即便她已经被苏锐又挤又捏的。

    看着那饱满的弧线,苏锐终于后知后觉的意识到,呈现在自己眼前的,是多么美妙的风景。

    只要他稍微用点力量,就能够把宋雪娇占为己有,不过,苏锐又怎么会做出这种禽兽不如的事情来

    深吸一口气,摒弃心中的杂念,苏锐用棉签蘸着酒精,小心翼翼的给宋雪娇的伤口消毒。

    后者趴在座椅上,把头埋在手臂中间,棉签和皮肤的接触让她的心中泛起一股痒痒的感觉,实在是有些忍受不了。

    苏锐消完毒后,又往宋雪娇的伤口处撒上了一些药粉,用纱布和胶带贴住,这才宣告结束。

    当然,苏大帅哥还很贴心的帮助宋雪娇把蕾丝短裤给提上了。

    后者如获大赦,连忙想要翻身坐起,可是却又被苏锐按住了

    “等等,你刚才翻滚的时候,有很多地方也都被划破了?!彼杖竦难劬υ谒窝┙康拿劳戎侠椿厣艘幌?,便知道是怎么回事了,说道:“如果你不想在腿上留下那些细小划痕伤疤的话,就别动一下?!?br />
    女人都是爱美的,谁想要在自己的身上留疤听苏锐这样一说,宋雪娇又不敢动了。

    今天这一趟,可真是糗大了。这个世界上还没有男人看过自己的那里,苏锐倒成了第一个

    把所有的伤口都消了毒抹上药粉,苏锐这才宣告收工,在宋雪娇的大腿上涂涂抹抹,真是让人有些受不了。

    宋雪娇终于恢复了自由,连忙坐起来,可是这一下由于伤口被座椅挤压到,整个人的表情都不好了。

    苏锐似笑非笑的看着她:“貌似从现在开始,你只能侧着屁股坐了?!彼窝┙恳幌氲礁詹潘杖褚丫炎约核械牡胤蕉伎垂饬?,脸色通红,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了。

    苏锐笑眯眯的说道:“还是庆幸吧,刚才咬你的不是毒蛇,否则的话,我只有用嘴把毒血吸出来了”

    宋雪娇捂着臀部惊恐的坐到一边,她真的无法想象苏锐趴在身后给自己吸毒血的情形

    想想都要羞死

    自己才认识这个男人不到一天而已,竟然已经被他看光光了,宋雪娇简直无语。

    对于一个女人来讲,这种事情的确是太难以接受了

    “你也不用多想,毕竟和生命相比,被我看了根本不算什么?!彼杖竦档?。

    宋雪娇转念一想,确实如此,如果刚才不是苏锐的话,自己肯定已经滚落山坡,就算不死,至少也得摔成重伤

    思考了半天,宋雪娇恶狠狠的说道:“你把我看光了,难道我还需要谢谢你的救命之恩不成”

    “谢就不必了,至少我也是大饱眼福?!彼杖窆Φ?。

    “不许再提这件事”宋雪娇恼羞成怒。

    “嘴巴长在我的身上,我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彼杖窆室馔窝┙康氖苌瞬课黄沉艘谎?。

    “你”

    宋雪娇无奈,只能侧倾着身体,不让受伤部位碰到座椅。

    “我什么我”苏锐看着宋雪娇的模样,不禁想起来刚才的雪白风景,心中不禁对自己点了一百个赞真是太正人君子了,连这样都能忍得住。

    “苏锐,你把我带出来,就是为了腾出空间来进攻天祥集团吧?!彼窝┙亢鋈凰档?。

    苏锐抬了抬眉毛,宋雪娇能够这样说,他并不意外,但是他的答案却让宋雪娇意外了。

    “不是?!?br />
    “那你为什么”

    “我说过,有些时候做事情并不需要太多的理由,也不需要太强的功利性?!彼杖裰笔幼潘窝┙康难劬Γ骸拔揖褪谴愠隼瓷⑸⑿?,仅此而已?!?br />
    宋雪娇当然不会相信这个答案,着实有些太扯了,苏锐根本就不是这样善良的人

    “无论怎么样,我请你不要伤害我的家人?!彼窝┙亢鋈蝗险娴乃档?,眼睛之中带上了一丝恳求的神色。

    “我送你回首都吧?!笨醋潘纳袂?,苏锐淡淡说道。

    “你在转移话题?!彼窝┙康男木玖似鹄?。

    即便已经和父亲弟弟决裂,可是他们毕竟是自己的亲人,血脉亲情是改变不了的

    “我可以向你保证,如果宋亿利不作出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我是不会对他怎么样的?!彼杖竦档?。

    “你这是什么意思”

    宋雪娇一惊,她不禁想到之前宋亿利那歇斯底里的模样顿时身体都忍不住的颤抖了一下

    按照弟弟现在的阴狠性子,肯定会做出一些不要命的事情来

    宋雪娇想到这儿,本能的掏出手机想要劝阻弟弟,可是又想起先前发生的情况,号码迟迟拨不出去。

    “这电话打不打已经没有必要了?!彼杖裢糯巴獾奶炜?,说道。

    已经到了下午,天空依旧明亮,但山路上的车辆却已经几乎没有了。

    “为什么”

    “你弟弟他心性残忍暴烈,如果继续活在这个世界上,也只能是为非作歹而已,他已经是个毒瘤,我怎能让毒瘤继续长大?!?br />
    苏锐的声音很清淡,但却流露出一种坚决果断的味道。

    而他话语里的意思已经表达的非常明显,就是要宋亿利的命

    宋雪娇的心一颤,无边的寒意瞬间布满了她全身

    “可你刚刚才向我保证过”

    “我那是有前提的建立在他不向我报复的前提之下”

    宋雪娇感觉到浑身的力量似乎都被抽空了一般她知道,即便弟弟宋亿利阴狠毒辣,但是和苏锐相比,完全不够看的如果他真的报复苏锐,那就是找死

    这个时候,苏锐拉开车门,看着后方,道:“如果不出意外,我想你弟弟派来的人很快就要跟上来了?!?br />
    “什么你在引诱他们跟上来”尽管宋雪娇已经事先猜到了苏锐把自己接走是别有目的,但是她却没想到是为了诱杀宋亿利

    杀人这个词,对于宋雪娇而言,并不陌生。

    她不是普通人家的子弟,身为亿万富豪之女,最近几年更是已经挤进了首都上流社会的圈子,对这些见不得光的手段已经理解的十分透彻

    诱杀,这两个字让宋雪娇浑身颤抖

    “不?!彼杖褚×艘⊥罚骸拔乙悄愕艿?,才不会那么傻,虽然他现在已经快疯了,但是基本的智商还在呢?!?br />
    苏锐冷冷一笑,不禁想起来之前宋亿利连续两次派人截杀自己的情景连续失败两次,想必他也会吃一堑长一智了吧

    与此同时,车道后方已经响起了汽车发动机的轰鸣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