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一刻,宋天祥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

    “你说什么你你和蒋毅搏没可能了这是什么意思”宋天祥问道。

    “这还用问吗明显就是她不想帮我们,否则的话何至于编造出这样蹩脚的理由”宋亿利冷笑着说道。

    “亿利,不许胡说,再怎么说雪娇都是你姐姐,有这么跟姐姐说话的吗”宋天祥沉声训斥道。

    “得了吧你,别假惺惺的,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想法,现在的你,肯定比我还要愤怒?!彼我诶湫ψ潘档溃骸白约旱呐约憾脊懿涣?,这种感觉怎么样”

    “混账你这是什么态度”宋天祥一拍茶几,对自己儿子的态度十分不满

    “我什么态度你管不着,我劝你还是管一管你女儿的态度吧?!彼我诶男奶丫怀鸷蕹寤鞯某沟着で?,冷冷笑道:“为了不让蒋家看不起她,甚至连这种理由都编造出来了,多么可笑”

    宋天祥显然也不太相信女儿的话,因为他们都十分清楚之前宋雪娇拥有怎样的决心。本来女儿还让他挺省心,可是现在看来,是他想的有点多了。

    “是真的我和他,终究是不可能了?!彼窝┙恳×艘⊥?,尽管她和蒋毅搏之间没有发生实质性的关系,但是那么多年的恋情一朝告吹,还是让她的心情很不好。

    “不可能,为什么不可能”宋亿利冷笑:“如果你今天不给我一个好的理由,那么我便认为你是胡编乱造的”

    宋雪娇看了弟弟一眼,眼中闪过深深的失望。

    在她最难过最伤心的关头,她的弟弟和父亲并没有关心她,甚至连一句安慰的话也没有,而是在不断的质疑她,不断的斥责她。

    宋雪娇咬了咬牙,想要转身离去,可是,对方毕竟是自己的亲人,她不想在此时此刻造成更深的误会。

    “我昨天晚上碰到了蒋毅搏,他正在和一个女人亲热?!彼窝┙康档?,声音之中蕴含着一种苦涩。

    她刚刚说完,宋亿利便冷笑道:“姐夫他知道你这么诋毁他吗”

    “诋毁为什么是诋毁”宋雪娇说的是实话,可是落在宋亿利的眼中,则依旧是编造的谎言。

    “我无论说什么你都不会相信,是不是”此时此刻,宋雪娇终于意识到了弟弟的心思,别说她讲的已经是实话了,哪怕她现在舌灿莲花,也别想让宋亿利相信自己

    弟弟怎么会变成了这个样子

    “当然?!彼我诶湫ψ懦腥狭诵闹械南敕?,但是他话锋一转,道:“不过,如果你心里有宋家的话,如果你不想要看着宋家倒台却袖手旁观的话,你大可以去求蒋毅搏,我就不相信,如果你开口相求,他会无动于衷”

    看着陌生的弟弟,听着这毫无感情的话语,宋雪娇觉得自己的心脏外面已经缓缓的覆盖了一片冰层。

    他们难道真的就一点不为自己考虑他们就不想象,发生了这种事情,自己有多难过

    而宋天祥却思考了一下,说道:“亿利说的有道理,雪娇,如果蒋毅搏真的发生了那种出轨的事情,那么是他的不对,但是你有没有想过,他只是犯了每个男人都会犯的错误而已,为了嫁进蒋家,你只能假装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br />
    “爸,你说的这话是什么意思”宋雪娇心脏外面的冰层已经开始逐渐变成了坚冰:“什么叫每个男人都会犯的错误什么叫我只能假装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为什么忍气吞声的一定要是我为什么我总是成为宽恕别人错误的那个人为什么你们一点都不在乎我的感受为什么为什么”

    宋雪娇一边抒发着心中的抑郁之情,一边抹着眼泪。

    在过往的那么多年,恐怕她所有的眼泪加起来都没有今天流的多

    宋亿利一声冷哼,不屑的转过身去。宋天祥也提高了声音:“雪娇,你怎么就不明白我的意思呢每个人的恋情和婚姻都会遇到困难,这都是暂时的,忘记昨天晚上的事情,你们还可以回到从前。你不是想要嫁进蒋家吗如果心里总是想着这件事,你怎么能够和蒋毅搏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幸福的生活在一起”宋雪娇笑了,这满脸泪光的笑看起来格外凄凉:“我还能和他生活在一起吗这根本不可能”

    “你没试过,怎么知道不可能”宋亿利冷冷笑道:“我睡过的女人不知道有多少,难道说她们都不愿意嫁给我”

    “亿利,你怎么能这样讲”宋雪娇虽然知道弟弟平日里顽劣不堪,却没想到他竟然可以如此堂而皇之的把这些羞耻之极的话说出来,实在是不要脸到了极点。

    “我为什么不能这样我想怎样,恐怕你也是管不着的?!彼我诶牧成下浅胺碇?。

    “雪娇,事关你的终身大事,万万不可以冲动”宋天祥说道:“两口子关上门,没有什么是不能谈的,没有什么事是不能和解的再说,现在咱们宋家正风雨飘摇”

    宋天祥此言一出,便被宋雪娇直接打断:“宋家,宋家,在你们看来,为了救家族,把我牺牲出去,根本就是无可厚非的吧”宋天祥自然不会这样承认,他冷声说道:“我没有这样的心思?!?br />
    “可你就是这么做的”宋雪娇的声音已然沙哑:“可是你们不知道蒋毅搏的性子,就算我开口求他帮忙,他也不会帮的”

    “那你就跟他睡”宋亿利的脸上满是狰狞

    “什么”宋雪娇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他若不答应,你就让他睡,看看他提上裤子之后还会不会翻脸不认人”宋亿利低吼道,双眼血红

    而宋天祥似乎也要被儿子的话给惊呆了

    “你再说一遍”宋雪娇气的浑身颤抖

    “我说,我让你撅着屁股给他上”宋亿利狞笑,歇斯底里,看起来状若疯狂

    “啪”

    宋雪娇大步走到宋亿利的跟前,一巴掌抽在了他的脸上

    “雪娇,雪娇,亿利只是被仇恨冲昏了头脑,你可千万别往心里去”宋天祥忙着来当和事佬。

    看到父亲的举动,听着他的言语,宋雪娇简直失望透顶

    或许,在他们的眼中,只有这么个宝贝儿子,自己的存在意义则只是嫁进蒋家,为宋家增光添彩

    “从此,宋家的事情,和我无关”说罢,她便绕过宋亿利,头也不回的离开

    天祥集团总部大厦的职员之中,并没有太多的人认识宋雪娇,他们看着这个满脸泪光从电梯中走出的女人,一个个议论纷纷,都在猜测这个漂亮女人到底受了什么委屈。

    宋雪娇的脚步异常坚定,刚才在楼上的遭遇,让她暂时下了离开宋家的决心。

    当然,就算是暂时的,也足以说明宋家父子彻底把女儿的心给伤透了。

    宋雪娇走到天祥集团的门口,忽然发现自己竟然没有地方可以去。

    虽然妈妈胡清欢还在家里,但是那个所谓的家,宋雪娇是一点都不想再回去了。

    回首都吗

    一想到昨天晚上蒋毅搏和那个性感女人在露台上公然缠绵的样子,宋雪娇的心里就泛起一阵阵的恶心。

    首都的房子是蒋毅搏买的,公司也是蒋毅搏名下的,既然已经下决心和对方一刀两断,那么便彻底的断开好了她不会回去,也不会再去想念这个负心的家伙。

    甚至,宋雪娇会想到,如果自己接下来都不和他联系的话,那么这位蒋家少爷恐怕一辈子也不会联系自己。

    天下之大,竟然没有容身之地,自己这人生可真够失败的。宋雪娇自嘲的想到。

    暮春初夏的风已经是带着些许热量,可是吹在宋雪娇的脸上,却让她感觉到非常的寒冷。

    这股寒意是发自内心的,每每想起刚才宋亿利的狰狞嘴脸,每每想起刚才父亲劝说自己和蒋毅搏重归于好的样子,宋雪娇的心里就止不住的涌出厌恶。

    早知道,还是不会来的好,至少不会撞破那么多的不堪。

    就在宋雪娇站在天祥集团的门前望着茫茫车流无处可去的时候,一辆金色的帕萨特缓缓开过来,停在了她的跟前。

    驾驶室的门打开,苏锐站了出来。

    宋雪娇没有惊讶苏锐为什么会选择在这个时候出现,她冷冷的说道:“你来看我的笑话”

    “我不喜欢看别人的笑话,如果不知道去哪里的话,不妨上我的车吧?!彼杖裎⑿ψ潘档?,只要看一看宋雪娇的表情,就能想到她刚才遭受了怎样的事情。

    其实,可以这样说,宋雪娇如今的处境,都是苏锐一手造成的。

    “上你的车你又能带我去哪里”宋雪娇的声音很冷,是那种沁人骨髓的寒冷。

    “随便逛逛吧,至少,我不会逼着你去和蒋毅搏和好?!彼杖竦Φ?。

    “你怎么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

    苏锐刚才的话无疑表明,他很清楚之前宋家父子对宋雪娇的所作所为

    可是,当宋雪娇问出来这句话以后,便苦涩的摇了摇头:“你对人性研究的那么透彻,就算猜也能够猜得出来?!?br />
    “不错,我确实是猜的?!彼杖褚丫锩Υ蚩烁奔莸拿牛骸坝行┦虑椴⒉皇鞘奔淠芄怀宓?,而在这之前我们需要做的,就是不折磨自己?!?br />
    宋雪娇的眸光微动,然后便上了车。

    宋亿利和宋天祥站在集团的门口,看着宋雪娇坐着苏锐的车离开,表情复杂。

    “我就说过,她根本不可信里通外国只能靠我自己”宋亿利吐了一口吐沫,眼中的恨意愈发浓郁

    ps:求订阅烈焰拜托大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