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这句话,宋雪娇浑身一颤

    从小到大,他们姐弟两个的感情一直不错,是以此时宋雪娇根本不相信这句话是从弟弟的嘴里发出来的

    “你刚才和爸的话,我全都听见了?!?br />
    脸破相了之后,宋亿利的心性也有了很大的改变,本来他就心思狭窄睚眦必报,如今受到重创,无论是脸面还是身体都近乎被打残,更让他深深处于仇恨的山谷中不能自拔。

    每天每夜都被仇恨所笼罩,宋亿利的眼睛中时时刻刻都充满了怨毒。

    站在门口,听到宋雪娇阻止父亲替自己报仇的话,他几乎快气炸了肺

    本来以为姐姐来了之后,公司能有一大助力,却没想到她开口就要认输

    这还是亲姐姐吗胳膊肘向外拐,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

    “我这是为你好?!彼窝┙靠醋潘我诶成系纳丝?,心疼的说道:“你不可能永远是个长不大的孩子,有些事情该做,有些事不该做,我想你应该早就知道?!?br />
    宋亿利冷笑:“我怎么做,不需要你来教?!?br />
    “你看看我脸上的伤口,这还是人吗”宋亿利指着自己的脸,笑容有些狰狞残酷的味道:“我每天都不能照镜子,每天都不敢看自己,生怕被自己吓到就这张脸,去他妈的南韩整容都不一定能够整的回来”

    “我每天顶着这张脸,要承受多大的心理压力要承受多少嘲讽和嘲笑你到底知不知道他毁了我的脸,毁了我的一生,我怎么能不报复”

    说到这儿,宋亿利已经满脸涨红,脖子上青筋暴起,攥着拳头,恶狠狠地喊道:“我要报复,我要报复我要报复他全家,让他不得好死,永世不得超生”

    宋雪娇不禁感觉到浑身布满了寒意,看着弟弟的样子,她禁不住打了个冷颤,甚至后退了一步。

    “亿利,你怎么变成了这样,你怎么变得那么歇斯底里你怎么变得那么可怕”宋雪娇喃喃地说道。

    “如果你也变成我这张脸,你试试看,你能不能不歇斯底里你能不能不可怕”

    宋亿利怒极反笑:“而且,我的姐姐也不帮助我,甚至在这里冷嘲热讽,你可是我的亲姐姐”

    宋雪娇的身体再次一颤,依旧坚持着说道:“我这是为了你好?!?br />
    “不管你是不是为了我好,你刚才说的话,我全部都听进去了,一个字都没有落下”宋亿利近乎咆哮道:“从今往后,我只要见到你,就会想起这些话我的亲姐姐”

    宋雪娇眼中的泪水扑簌扑簌的流淌而下。

    “亿利,你为什么变成了这个样子,为什么”宋雪娇觉得自己的胸口好似被千斤巨石压着,根本喘不过气来今天宋亿利的表现,实在是让她有些触目惊心

    宋亿利的眼神阴狠,盯着宋雪娇,道:“我只问你,如果你还把你当成是我亲姐姐,你愿不愿意替我报仇”

    “我愿意,但是”

    “没有但是没有但是”宋亿利低声吼道:“我要的是你确切的答案”

    “我”

    即便强势如宋雪娇,也彻底的被宋亿利眼中那狠辣怨毒的眼神吓到了

    “我有办法,很简单,只要你说句话,就能干掉苏锐,干掉必康”宋亿利的眼神十分骇人,由于太过激动,声音都有些沙哑了

    “你有什么办法”宋雪娇下意识的问道。

    “我们斗不过苏锐,斗不过必康集团,可是,你就不能开口请我那个姐夫帮一下忙吗”

    听到“姐夫”两个字,宋雪娇的身体颤了一颤,眼中闪过复杂之极的目光

    而一旁的宋天祥则是眼睛一亮,毫无疑问,这是一个能够在短时间内就收到成效的办法即便称之为救命稻草也不为过

    怎么自己之前就没有想到呢

    “我知道你要强,不想在蒋家面前丢人,可是,你不能为了要强而置我们的性命于不顾”宋亿利眼中的血红之色渐渐消失,脸上浮起怪异的微笑,这种笑容放在这布满了伤口的脸上,显得异常残忍,让人不敢直视。

    “姐夫蒋毅搏是什么身份只要说句话,那必康集团都得抖三抖”宋亿利并没有注意到宋雪娇的异常,依旧自顾自的说道:“只要你一开口,蒋毅搏不可能不答应,对于他而言,只不过就是一句话的事情而已”

    “到那时候,这个苏锐还不是任我们摆弄”说到这儿,宋亿利眼中的寒光又开始渐渐地凝聚了起来,或者说,他眼中的寒芒从始至终都从未消散:“我一定要把苏锐施加在我身上的,一千倍一万倍地还给他”

    一旁宋天祥的眼中也燃起了希望之光,他不禁看向自己的女儿,希望她能够按照宋亿利说的去做。

    虽然,虽然这样看起来有些丢人,但无疑是最好的办法。

    可是在这一刻,宋雪娇的眼中却有瞬间的失神,她再次后退了两步:“不,这不可能,这不可能的”

    宋亿利的心中刚刚燃起了一点希望,瞬间便化成了泡影

    “不可能为什么不可能还不是因为你要强”

    宋亿利转过来来,对着宋天祥说道:“你都看到了吧她为了自己的面子,可以置宋家所有人的性命于不顾”

    宋天祥示意他平静一下,然后转过脸对宋雪娇说道:“雪娇,你不妨认真考虑一下亿利的提议,虽然这有些难为情,但对于你们情侣之间,真的不算是什么的。只要你开口,那么他一定会答应帮忙的?!?br />
    “不,这不可能,这不可能”宋雪娇还在喃喃自语。

    宋天祥的声音提高了一分:“这当然可能没什么不可能的他是你的未婚夫老公帮助老婆还不正常吗如果你觉得这样很丢人,我也只能表示失望,你的娘家,给你丢人现眼了”

    很显然,说到这儿,宋天祥也动了气。

    如果蒋毅搏愿意说句话,那么这些来到天祥集团查账的警察们一定乖乖退走,连个屁都不敢放

    这就是权力和商业结合在一起的好处宋天祥已经贵为上市集团的董事长,面对这种问题都一筹莫展,可是这样的问题在有些人的眼中,实在算不得问题譬如蒋毅搏

    女儿实在是有些冥顽不灵,只不过明明是一件非常简单的事情,只要她先开了口即可,对于两口子之间,这算什么事可是她愣是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做,开口就要认输

    宋天祥知道,蒋家一贯看不上宋家,这也成为女儿嫁入蒋家的最大阻力,如果现在不是由于天祥集团到了十分危急的关头,宋天祥根本不会把女儿叫回来,也根本不会让她去开口向蒋毅搏求帮助

    但是,在宋天祥看来,自己有没有开口相求是一回事,宋雪娇有没有主动开口是另外一回事如果她不主动开口,甚至等自己提议之后依旧不愿意求助,那么只能说明这个女儿是极度自私的,为了她自己能够嫁入蒋家,为了她能够顺利成为蒋毅搏的媳妇,为了宋家不被蒋家所看不起,竟然愿意冷眼旁观天祥集团的倒下

    在这一刻,宋天祥对自己的女儿也是失望之极

    宋亿利冷笑道:“还口口声声说是对我们好对我们好,你就是这样对我们好的”

    “爸,你看到了,我的脸都变成了这样,她还不愿意替我报仇,真是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这都还没嫁出去呢,就开始处处为夫家着想了”宋亿利站在一旁冷嘲热讽,全然不曾注意到宋雪娇的脸色越来越不对

    宋天祥也干脆站起身来,道:“雪娇,你不妨考虑一下亿利的话,就这一次,就这一次行不行我想,只要你开口,蒋毅搏他一定会出手相助的?!?br />
    此时此刻,宋天祥就是如此坚定的认为,这件事情对于蒋毅搏来说,真的是一件上不了台面的小事,那什么牛气冲天的宁海市局局长,在蒋毅搏的面前,根本就是撂着的小菜只要他打个电话,对方还不狼狈不堪的抓紧逃走

    宋雪娇似乎没有想到自己的父亲和弟弟竟然会这样说,这种冷嘲热讽,这种怒不可遏,这种歇斯底里,哪里还有一丁点父亲弟弟的模样这还是自己的家人吗一时间,宋雪娇不禁感觉到有些惘然。

    “雪娇,你到底怎么想”宋天祥继续劝道:“可不要让我们失望?!?br />
    这最后一句话,就具有很明显的威胁意味了。

    “我和蒋毅搏,已经已经不可能在一起了?!?br />
    宋雪娇喃喃说道,她的眼前开始浮现出昨天晚上的情景。

    任何一个女人看到自己的男人和别的女人在公然亲热,恐怕都不会好受,对于性格强势的烈女而言,则更是接受不了了。

    因此,昨天晚上,宋雪娇就已经下定了决心,不要在和蒋毅搏有任何的联系。

    嫁入蒋家,对于宋雪娇而言,曾是个非常美妙的梦,但是这梦终究有醒来的一刻。

    如果嫁给了这么一个男人,那么自己的后果将不言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