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飞良等人的强势压境,让宋天祥根本喘不过气来,看着那些警察强行封存会计账目,他竟然有些束手无策

    企业和企业之间的争斗,如果有政府机关的介入,那么性质便都不一样了。

    这种情况,就算是宋雪娇回来,恐怕也无济于事了。

    罗飞良实在是太强势,甚至强势的有些不讲道理。

    当然,从他们国安出来的人,没有一个是讲道理的

    宋天祥知道,时至如今已经于事无补,自古就有兵败如山倒这句话,可是宋天祥这倒的也太迅速了一些吧

    经营企业那么多年,宋天祥什么事情没见过,什么困难没经历过无论遇到多大的坎坷,他都能够化险为夷,可是这一次,他却嗅到了不一样的味道

    这味道让他感觉到了很严重的心慌。

    “罗局长,我可不可以问一句,到底是因为什么来查天祥集团的”宋天祥无视周围的目光,沉思了一下,还是问道。

    “宋老板,有些事情你是无需知道的,有些人,你也是不能得罪的?!?br />
    有些人,你也是不能得罪的

    罗飞良眯着眼睛,说完便走进了天祥集团办公大厦。

    而此时,已经有很多人举起相机手机开始拍了,毕竟四辆警车同时堵住大门的情景实在是太过震撼了

    “天祥集团董事长涉及严重经济问题,宁海市局经侦大队已经成立了专案组”

    “专案组进驻天祥总部,天祥股票三个小时内跌?!?br />
    “经济老虎一个又一个,宋天祥是否会成为下一个”

    “宁海经侦大队高调出动办案,警.服帅哥已成风景?!?br />
    “必康天祥两大集团斗法,宁海警局经侦大队横插一杠”

    网络上关于天祥集团的信息铺天盖地,很快就呈现爆发之势迅速的传播开来

    在这个时代,只需要一个广告新闻弹窗,就能够让几亿人在短时间内知道这个事件

    宋天祥在自己的豪华办公室里如坐针毡,当他刷网页看到每个门户网站的头条新闻都带有“天祥集团”四个字的时候,怒从心头起,又摔碎了一个珍贵的水晶杯。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恐怕就连罗飞良自己也不曾预知到,他带着专案组进驻天祥集团的举动会引起如此的轩然大波。

    虽然这场波澜并不会对天祥集团造成致命的打击,但是让对方元气大伤几个月还是不成问题的。

    宋天祥坐在沙发上正沉思着,却看到了女儿宋雪娇进来。

    “你都知道了吧”即便知道女儿回来已经帮不上什么忙,宋天祥的心情还是好了不少,毕竟已经很久没见女儿了由于担心她的恋情,宋天祥老两口基本上不会让宋雪娇回宁海来。

    “那么多警察在大厦里面进进出出,我想不知道都难?!?br />
    宋雪娇的精神看起来不错,似乎并没有太受昨晚事情的影响。不过她接下来就看到了地上的杯子碎片,眼神微微一滞。

    “是啊,没想到对方的关系背影那么强硬,这次算是碰到硬骨头了?!彼翁煜樘镜?,想要喝口水,却发现杯子已经成了碎片。

    “爸,弟弟已经不小了,他闯下的祸,不该由您来埋单?!彼窝┙坑行┖尢怀筛值乃档溃骸懊看味际悄嫠疗ü?,一次两次三次都没什么问题,可是这一次呢”

    宋天祥抬起头,似乎没弄清楚女儿的立场。

    “这一次的对手很强大,强大的无以复加?!彼窝┙壳嵘?,脑海中又浮现出来苏锐的那张脸。

    昨天晚上的谈判中,苏锐就已经展现了他无比强势的谈判技巧,从一见面到结束,把主动权牢牢掌握在手中,一步一个坑,每一步都是刀光剑影,让宋雪娇连招架之力都没有。

    从那个时候起,宋雪娇就已经知道,这个对手根本没法对付,如果跟他这么耗下去,那么天祥集团只有必败一途,别无他路

    看着女儿的样子,宋天祥很震惊。

    在他的印象里,宋雪娇从来都是巾帼不让须眉的女强人,平时绝对不会说出服软低头的话来,别人强大,她就要比别人更强大,哪怕付出千倍万倍的努力,也要达到目的,完成超越。

    可是今天,她究竟是怎么了为什么露出这种心灰意冷的模样这不应该是她表现出来的样子啊。

    以往那个张扬桀骜的宋雪娇呢以往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宋雪娇呢

    宋天祥认认真真的盯着自己的女儿,似乎想要从她的脸上寻找到一丝不怕输不能输不想输的神情来,可是,结果却让他有些失望。

    “雪娇,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再说这些也已经于事无补,股票下跌的太厉害,对集团造成了极为严重的冲击,依你看,现在该怎么解决”

    宋天祥真的是没有任何的办法,现在宁海警局的经侦大队强力介入,让集团的声望跌到谷底。

    刚才他找了好几个“上面的关系”,想要把天祥集团解救出泥潭,可是,那些平日里收了他很多钱、喝了他很多酒的老爷们,在这一刻纷纷选择婉言拒绝,并且表示遇到这样的事情,他们爱莫能助。

    束手无策,无人可帮这一场困境,看来真的是很难走出去了

    “其实这件事情非常简单?!彼窝┙看鸬?。

    “简单”

    毫无疑问,听到女儿的话,让宋天祥的心里亮起了一抹光。

    宋天祥非常信任女儿的智慧,既然她说简单,就一定能够找得到解决的办法。

    可是,宋雪娇的话却让宋天祥感觉到更加震惊。

    “爸,认输吧?!?br />
    “认输”宋天祥似乎不敢相信,这两个字是从女儿的嘴里说出来的

    “为什么要认输我让你回来是帮忙出谋划策的,不是直接就要认输的”宋天祥道:“如果认输,我早就认输了,何必等到现在两败俱伤的境地”

    “不是两败俱伤?!彼窝┙康木勒溃骸岸苑讲⒚辉趺词苌??!?br />
    这种纠正,简直无异于补刀了。

    “总之,认输是绝对不行,必须要反抗,必须要战斗”宋天祥重重的捶了一下茶几。

    “没用的?!彼窝┙恳×艘⊥?,道:“爸,现在认输,我们的损失还不至于很多,如果再继续硬拼下去,那么之后的损耗将不可估量”

    宋天祥不吭声了,他似乎是在认真思考宋雪娇的话。

    “爸,你们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认输是唯一的办法?!?br />
    想到昨天晚上苏锐的诛心战术,宋雪娇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寒颤。

    这个人已经把人性看透,把人的心理彻底摸清,该怎么和他战斗

    想着那张脸,宋雪娇就生出一股深深的无力感。

    “如果现在认输的话,必康集团难道不会抓住机会对我们进行穷追猛打吗”宋天祥道:“没有了我们,他们就能够独霸宁海制药业我想,任何人都不会放过这千载难逢的机会吧如果换做是我,我也不会错过”

    华夏有一句俗话,叫做痛打落水狗。

    宋雪娇依旧摇头:“不可否认,如果对方有这种心思的话,我们真的一点办法也没有?!?br />
    “但是,只不过是个简单的认输而已,如果必康集团就此停手,我们也可以恢复元气,如果他们还要继续下去就当我们从来没有认输过好了?!?br />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宋雪娇已经非常清晰的看到,现在的宋家正处于风雨飘摇的悬崖边缘,如果再不悬崖勒马的话,等待他们的将会是粉身碎骨。

    “而且,我还要请你再认真考虑一下我的话?!彼窝┙康溃骸暗艿芩炅湟丫恍×?,从小时候就惹祸,如果再继续下去,真的会把整个家族都给赔进去就算你宠溺他,也该有个限度才是”

    就在这个时候,宋天祥的办公室大门被一脚踹开

    出现在门口的,正是宋亿利由于刚才踹门的举动牵扯了后背上的伤口,他正疼的倒吸冷气

    可是,即便这样,他依旧用怨毒的眼神看着自己的姐姐

    “亿利是你吗”宋雪娇简直有些认不出来,眼前这个满脸伤口的男人竟然会是自己曾经那个风流倜傥的亲弟弟

    这差距简直太大了些简直就是一个天一个地

    “你怎么会变成了这个样子”不仅容貌变了,甚至眼神也变了,宋雪娇的心里涌起了强烈的陌生感

    她刚才虽然建议父亲不要再为宋亿利擦屁股,给他自己独立成长的空间,可实际上,宋雪娇从小到大最疼爱宋亿利,即便她今天这样斥责自己的老爸,但是在小的时候,她更是“护犊子”,处处护着自己的弟弟,哪怕他跟人打架受了伤,宋雪娇都要带着人再打回来。

    她刚才的建议,也完全是为了弟弟着想,如果不是真心关心他的亲姐姐,谁会冒着父亲的不高兴来说这种话

    纵使再恨铁不成钢,宋雪娇的心里也涌起了一阵阵的心疼,看着弟弟的样子,宋雪娇再也忍不住眼中的泪水。

    可是,她的泪水却换来了弟弟的冷嘲热讽。

    “宋雪娇,我需要你的假惺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