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后悔。

    听着这句话,苏锐浑身一震。

    如果首都的那些人知道这极具旺夫命的秦悦然想要在今天晚上主动和一个男人发生关系,恐怕他们的心都要碎了。

    此时此刻,苏锐真的很能理解秦悦然的心情,一个月后,就要和一个自己不喜欢的男人结婚,躲不开也逃不掉,苏锐是秦悦然认识的男人中还算比较有好感的,他为了自己付出那么多,把身体给他,秦悦然不后悔。

    这是冲动之下的结果,也是深思熟虑的结果。

    如此美妙的人儿在怀中,只要稍微用点力量就能将其压在身下。

    可是苏锐却摇了摇头:“悦然,你忘了我说过的话了吗没有人比我更有信心,如果说谁能帮你了却这桩婚事,只有我?!?br />
    秦悦然相信苏锐,但也同样知道对手有多么的可怕,对手的强大正是她没有信心的所在。

    她很聪明,几秒钟就能够分辨出来,这个世界上几乎没有人能够帮助自己,至于那些什么一哭二闹三上吊更是起不了任何的作用,只会把事情往相反的方向推。

    “不相信我”

    苏锐似笑非笑,而这笑容落在秦悦然的眼中,却显得很轻松。

    “说实话,你穿成这样站在这里,我不可能没反应,否则我就不是一个正常男人?!彼杖裥Φ溃骸暗?,如果我现在要了你,那么就是对你的不负责任,而且,甚至还有趁虚而入趁人之危的嫌疑?!?br />
    秦悦然的身体一颤。

    “当然,你也别嫌我婆婆妈妈瞻前顾后不够爷们?!?br />
    苏锐从床上捡起浴巾,披在秦悦然的肩头,把风光无限好的身材给包裹其中。

    “如果你当真要献身的话,那也得等到事成之后吧我可不要预付款的?!彼杖窆笮?。

    “真是个讨厌的家伙?!北凰杖裾庋淮蛉?,秦悦然献身的勇气顿时被打消掉,她看着披着浴巾的自己,不禁满面羞红。

    “放心,有你这种美女,我不会见死不救的?!彼杖袂嵝Φ溃骸翱銮?,我还想着事后收点利息呢?!?br />
    秦悦然知道苏锐所说的“利息”究竟指的是什么,俏脸直接红到了耳根。

    “今天晚上好好休息,不,这整整一个月都要好好休息?!彼杖穸V龅?。

    “我明白?!鼻卦萌恢刂氐牡懔说阃?。

    她很期待一个月后能有奇迹的出现,而此时的苏锐,就是奇迹的代名词。

    走出君澜酒店,苏锐看到了一辆挂着首都牌照的奔驰那是蒋毅搏的座驾。

    他拿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只不过他说的却是英语。

    “蒋毅搏的事情有没有录下来”

    “按照大人的吩咐,拍摄的一清二楚?!钡缁澳嵌说纳舸怕淖孕?。

    看来,蒋毅搏和那性感女人在君澜酒店天台上的所作所为已经被苏锐事先安排人记录下来了

    只是,苏锐为什么要做这些

    “很好,后面的事情,就交给你了?!彼杖竦乃档?。

    挂了电话,苏锐眯着眼睛看向夜空,上面星星点点的星光在闪动。

    他攥了攥拳头,负手而立,低声说道:“五年,五年前的事情终归不可能了结,你们以为那些小动作我会看不到”

    “既然无法了结,那么就彻底推翻吧?!彼杖竦难劬χ芯馑慕?br />
    第二天一早,宋天祥起床用餐,但显得心事重重,就连平时最爱的南瓜小米粥也没心情喝。

    老伴出去遛狗了,儿子宋亿利也没有吃早饭的习惯,整个餐桌上只有宋天祥一个人。

    至于女儿宋雪娇,则是从昨天晚上到现在都没有回来,说是在君澜酒店住一夜,宋天祥本能的觉得有些不太妙,但一时间也没有太多想,只是让宋雪娇今天到办公室来见他一面。

    必康集团在极短时间内的雷霆攻势,已经让这位老人已经斑白的两鬓再添了很多银丝。

    当宋天祥坐着豪车来到天祥集团门口的时候,却看到了四辆警车在办公大厦前排成了一排,把大厦的门厅堵了个严丝合缝,警.灯闪烁个不停

    “这是怎么回事”宋天祥非常疑惑。

    他走下车,看到了十几名警察立在警车旁边。

    当宋天祥看到为首的男人时,瞳孔骤然缩了一下。

    他不认识这个男人,但是认识这个警.衔。

    貌似,这种警.衔只有宁海市局的副局长才有资格拥有。

    可是,宁海市局的所有副局长他宋天祥全部都认识,除了一人。

    那么现在这个领头的警官到底是谁,显然已经呼之欲出了。

    罗飞良

    宋天祥忽然觉得呼吸有那么一丝粗重。

    自己那看似果断狠辣的出手,换来的竟然是更加果断狠辣的报复

    本来以为借助宁海警局的关系,搞死一个没什么身份背影的年轻人根本不费吹灰之力,顶多多花一点财力而已,能为儿子报仇,他宋天祥花再多的钱也心甘情愿??墒敲幌氲降氖?,在他安排人抓捕苏锐的当晚,他的老脸就已经被打的啪啪作响

    而现在,宋天祥在宁海警局里多年经营的关系已经完完全全的断掉,那些警局领导也不再接他的电话,这其中就包括了一把手陈志山

    紧接着,他就遭到了必康集团狂风暴雨一般的报复

    不管这几辆警车的目的是什么,都不会有任何善意

    宋天祥深吸一口气,走到罗飞良面前,他的目光闪烁了一下,笑道:“我是宋天祥,不知道这位警官”

    “罗飞良,现任宁海市公安局副局长?!甭薹闪汲辽档?。

    他的目光锋锐,犹如两柄利剑,狠狠的刺入了宋天祥的眼睛中

    看到这样饱含着锋芒的目光,宋天祥的身体禁不住颤了一下。

    他知道,在这种目光之下,罗飞良的心情已经表露无遗

    “原来是罗局长大驾光临,不知道诸位警官今天上门来所为何事”宋天祥再次深吸了一口气,平静了一下心情,微微避开罗飞良的目光。

    因为后者的眼神让他感觉到自己的眼球有些发疼

    “所为何事我想宋老板就不要揣着明白装糊涂了?!?br />
    “是啊,从两个星期以前,宋老板就该意识到,你终究会有今天?!?br />
    这个时候,站在罗飞良身后的两名年轻警官很没礼貌的插嘴了。

    这两人目光桀骜且锋锐,看起来都不过二十几岁而已,和宋亿利差不多大,但是肩膀上的警.衔却是两杠两花,只比罗飞良少了一个花

    这样的警.衔,可是许多警察奋斗一辈子都没法得到的而他们的年纪才如此年轻就已经到达了这一步这就不得不让人感觉到震惊了

    很显然,这两人也是随着罗飞良从首都一起空降宁海的年轻警官

    听话听声,锣鼓听音,这种时候,宋天祥要是再不明白他们的来意,也就太愚钝了些。他攥紧了拳头,额头上已经沁出了汗水。

    来者不善,来者不善对方既然来到这里,根本就没想着要完好无损的放过自己

    等到上官墨和钱万星嘲讽地说完,罗飞良才淡淡说道:“宋老板,根据别人的实名举报,我们怀疑你们天祥集团涉及到多项经济问题,甚至有些已经到达了经济犯罪的层面,所以,我带来了经侦大队,组成专案组,进驻天祥集团就地办案,希望你能配合?!?br />
    宋天祥的眉毛一扬,刚想说话,却又听到罗飞良说道:“当然,你不配合也没关系?!?br />
    说罢,他一招手,对着身后的十几个警察说道:“开始办案天祥集团上下所有人必须无条件配合行动”

    宋天祥的脸瞬间煞白。

    他知道,罗飞良这肯定不是装腔作势,而是真的下了狠心与决心

    对方来的如此突然,这让宋天祥都没什么准备集团经营了那么多年,在经济方面绝对不可能一干二净的,经常需要上上下下打通关节维护关系之类的,这完全不是一笔小数目,平日里宋天祥并不会在意这些事情,因为他的关系比较硬,没有谁能够查到他的头上

    自从必康集团开始对天祥集团全力进攻以后,宋天祥已经感觉到了不妙,他想要销毁曾经的一些经济记录,但是却一直没有腾出空来。

    可是,他没有腾出空来销毁证据,有人却已经腾出空来对付他了。

    “请问罗局长,谁会举报我”宋天祥沉声说道。

    “出于对举报人的?;?,我们肯定不会告知你的?!甭薹闪嫉档溃骸拔颂岣咝?,也请宋老板告知公司的上上下下,全力配合专案组的行动?!?br />
    “全力配合不知道是怎么个配合法”此时宋天祥心中的恨意怒意简直无法形容,他死死盯着这个罗飞良副局长,一字一顿的说道。

    对方来的实在太高调,实在太强势,一大早就这样公然的堵在了他的集团门口,闹的周围围观的人数已经达到了好几十就算对方什么都不说什么也不做,只是把这警车往门口一横,那么外面关于天祥集团的不利消息就会飞的满天都是如今网络的传播速度实在太快太快,恐怕不出半天的时间,天祥集团的股票又要跌停了

    “怎么配合”

    罗飞良冷笑一声,高声道:“所有资料和会计账目,全部封存,未经允许,天祥集团的任何人都不得擅动一直到调查结束”

    说完这一句,罗飞良有些戏谑的看着宋天祥,又把声音压低了些:“当然,这场调查究竟会持续两星期还是两个月,我就说不清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