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玲被苏锐摆了一道,早就怀恨在心:“牧风,还跟他废话什么,直接抢下录音笔,让这个小子人间蒸发”

    终于,张玲按捺不住,说出了她和她老公的心声。

    站在张玲身后的是几位高级保镖,他们都曾经是部队中的好手,甚至有人曾经在特种部队之中历练过

    “来吧,你们尽管动手,如果你们自信的话?!彼杖竦恍?,丝毫不把对方的威胁放在眼里。

    看着苏锐极度自信的样子,秦牧风忽然有些担心,这种担心毫无来由,却萦绕在他的心头无法散去。

    “他为什么如此自信”秦牧风在心中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自己的问题,却一直都没有找到答案。

    从一开始,苏锐就从来不曾表现过一丁点的怯懦,那种自信和强大是发自骨子里并根植骨髓中的,绝对不是能够伪装出来的外强中干

    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秦牧风相信,苏锐绝对是有着自信的理由,他如此的自信,必然是有所依仗

    张玲等待着自己老公下令,让几个保镖上前将苏锐擒住,可是秦牧风却迟迟不发话

    站在他的位置,思考的方面远比张玲这种妇道人家要多得多

    轻轻的叹了一口气,秦牧风知道,自己终究还是不能彻底放开,这都是他小心翼翼的性子使然。

    如果眼前的苏锐真的是某个世家不世出的子弟,那么一旦动手,他可就说不清楚了。到时候若是对方的身后之人来追究责任,自然只能由他来承担,肯定无法让保镖来背黑锅。

    秦牧风一咬牙,终于下定了决心,来日方长,等全部调查清楚再行对付也不迟

    “悦然,我这次来,并没有打算能够直接把你带走?!鼻啬练绾鋈凰档?。

    秦悦然的眉毛抬了抬,她攥紧了苏锐的手,这位容貌身材智商全面发展的秦家四小姐知道,今天的事情已经到了尾声,三叔要开始摊牌了。

    “那三叔的意思是”

    “我们已经和欧阳家的长辈做了决定,你和欧阳星海的订婚宴安排在六月十八举行,距离现在还有整整一个月?!?br />
    一个月

    秦悦然闻言,双腿几乎都要失去了力量

    越是在豪门世家中长大,越是会清楚的感觉到这种家族力量的可怕对于秦悦然来说更是如此

    一个秦家已经很难对付了,如果再加上一个更加厉害的欧阳家族呢

    难道说,自己的自由,只剩下了短短一个月

    躲避了两年,终究还是没有躲开

    看着秦悦然煞白的脸,苏锐哪里还会不知道她心中的想法,他紧紧的搂住秦悦然,低声说道:“一个月的时间,还能够发生很多事情呢?!?br />
    秦悦然想不到苏锐的这种自信是从何而来,但是她也无需去想,此时此刻,只有他的那一只手才能带给自己温暖。

    秦牧风把侄女的反应尽收眼底,冷冷说道:“一个月的时间很短,眨眼即过,悦然,你也不用想着再次离家出走,华夏就这么大,以秦家的实力,把你找出来只不过分分钟的事情,就算你出了国,也别想逃得掉?!?br />
    秦牧风的话语冰冷,不含任何的感情,完全不像是一个长辈在对后辈讲话。

    躲无可躲,逃无可逃

    秦悦然的脸已经白的没有一点血色了

    “二十八天之后,我会亲自接你回首都?!彼档秸舛?,秦牧风的眼神在苏锐和秦悦然的脸间来回逡巡了一下,冷冷道:“你们好自为之吧”

    “我们走”

    说罢,秦牧风和张玲便带着一众手下离开。

    秦悦心却没有和他们一起,而是走到苏锐的面前:“你好,我是悦然的大姐,秦悦心?!?br />
    “悦心,你好?!彼杖竦懔说阃?,这秦悦心虽然是大姐,但也只比秦悦然大五岁而已,今年刚刚三十岁,让苏锐喊一个三十岁的女人为“大姐”,这也着实太别扭了些,还是直呼其名比较好。

    这秦悦心确实比较漂亮,在某些方面甚至比起秦悦然来也不遑多让,如果没结婚的话,想必也是一位首都男人疯抢的主儿。

    和秦悦然的旺夫命正好相反,秦悦心则是少有的“克夫命”,在结婚的当天,她的新郎来接新娘的时候,婚车半路被撞,坐在副驾上的新郎身死当场

    天地都还没拜,盖头都没掀开,洞房都还没入,便已经天人永隔。

    从那以后,秦悦心便成了“寡妇”,一直单身到如今。由于她“克夫命”的广为流传,一些曾经爱慕她美色的青年也已经不再追求,反而躲在一旁指指点点,闲话满天飞。

    越是到了某个所谓的上层圈子,越是对风水这种东西格外相信。

    话说回来,无论是秦悦心还是秦悦然,无论是“旺夫命”还是“克夫命”,都是这命运论调的受害者。

    “悦然的事情,就拜托你了?!鼻卦眯目戳怂杖褚谎?,“当然,冉龙的事情,也要谢谢你?!?br />
    “这都是我应该做的,他们都是我的朋友?!彼杖裎⑿ψ潘档?。

    “不,你是他们的贵人?!鼻卦眯木勒?。

    “这个词太重了?!彼杖窨戳饲卦萌灰谎?,发现后者正眼神灼灼的看着自己,同时轻轻点了点头。

    “你当得起这个词?!鼻卦眯那嵘档溃骸澳阋丫谋淞巳搅拿?,现在即将改变悦然的命运,你难道不是他们的贵人吗”

    “好吧,既然悦心你这么说,我就接受了?!彼杖裢员哒玖艘徊剑骸澳忝墙忝昧礁龊镁枚济患?,要不要我腾出空间给你们聊聊天”

    “聊天就不必了,我跟悦然说句话就行?!?br />
    说着,秦悦心便微微转身对秦悦然说道:“四妹,这次他们的决心很大,你要认真对待?!?br />
    秦悦然点了点头,她早就已经感受到了他们的决心。

    “苏锐说的对,一个月的时间,有足够周转的时机,一个月可以发生许多的事情?!鼻卦眯乃档溃骸澳阋龅?,就是不能放弃?!?br />
    秦悦然点了点头,很认真的说道:“姐姐,你放心,无论如何,我都不会放弃?!?br />
    “那就好?!彼蛋?,秦悦心大有深意的看了苏锐一眼,道:“有苏锐在你身边,我很放心?!?br />
    等到秦悦心离开,苏锐便拉着秦悦然的手回到了房间中。

    “我说过,你不用担心的,这些事情我会处理好,不要把他们放在眼中,都是一群小苍蝇而已。来,喝杯水吧?!?br />
    苏锐给秦悦然倒了一杯水,正要转身递给她。

    可是,当苏锐转过身并看清楚眼前景象的时候,简直差点没把自己的舌头咬下来

    不知何时,秦悦然已经脱去了她的旗袍,浑身上下只是穿着月白色内衣,黄金比例的完美身材在朦胧的灯光下被体现到了极致

    雪白而高耸的山峰,平坦的小腹,透过灯光,苏锐甚至能够看到三角地带一片若隐若现的黑影。再配上那两条足以秒杀任何腿模的极致长腿,此时的秦悦然简直比那些国际上知名的超模更具杀伤力

    在这一刻,苏锐简直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他似乎已经失去了意识和对身体的掌控能力。

    光着脚踩在地板上,秦悦然缓缓走来,看着呼吸不畅的苏锐,轻轻一笑,笑容却有些苦涩。

    “我的身子已经保留了二十五年,从来没有让男人碰过?!鼻卦萌坏男θ莺苊?,声音很苦。

    苏锐机械的点了点头,强行把眼光从她的身体上拔出来。

    “在我还是个少女的时候,我就曾经想过,一定要把身体留给我最爱的人,可是,这一天,似乎是等不到了?!?br />
    苏锐闻言,心脏猛的一颤,他似乎从秦悦然的眼中看到了一丝凄美的味道来。

    凄美,顾名思义,就是凄凉的美好。

    这种美好并不是真正的美好,而是拥有“凄凉”这个前缀。

    “别做傻事?!彼杖竦蜕档?。

    而秦悦然却摇了摇头,已经伸出双臂,紧紧搂住了苏锐的脖子,柔软的身体也贴在了他的怀中

    苏锐顿时觉得呼吸近乎停滞了

    “你是我唯一觉得不算讨厌还有点好感的男人,我不想把身体给那个家伙,我不想我宝贵的第一次就这样便宜他,我不想糟蹋了自己?!?br />
    “还有一个月,就让我做一些我想做的事情吧,就让我任性一些吧?!?br />
    秦悦然紧紧搂着苏锐的脖子,在他的耳边吐气如兰:“所以,你今天晚上要了我吧,好不好”

    秦悦然的声音中带着一丝乞求,而苏锐则是血往脑门上狂涌

    “别做傻事?!彼杖窕故堑蜕?。

    他分开秦悦然的手,微微低下头,捧住对方的俏脸,看着她眼中的晶莹泪光,道:“不要那么消极,相信我,我答应你的事情,一定可以做到?!?br />
    而秦悦然却摇了摇头,抹了一下泪花,微笑道:“是不是我这样,会让你有压力”

    苏锐不言。

    压力不压力的倒是不知道,总归是有些不轻松。

    “我被这该死的旺夫命折磨了好多年,许许多多的人都要把我当成筹码,可是,我偏不让他们得逞?!鼻卦萌磺嵘档?。

    “把自己给你,我不后悔?!?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