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苏锐,秦牧风眼中的冷芒渐渐凝聚起来。

    能够在转业之后爬到现在这个位置,他秦牧风也不可能是草包,虽然善于钻营了些,但是某些手段还是信手拈来。

    他并不是那种狠辣到不择手段的人,但是为了某些事关他人生的事情,他愿意铤而走险

    再者,对于已经到达了他这个位置的人来说,许多对于普通人极为凶险的事情,在他们眼里也不算什么危险。

    感受到了秦牧风眼中的寒意,苏锐淡淡笑道:“这位就是三叔吧,我经常听悦然提起你,正准备改天去首都拜访,却没想到你已经来到了宁海?!?br />
    听到苏锐的话语之中并没有任何的敬意,用的是“你”而不是“您”,秦牧风冷笑一声:“不知礼数,没有教养的小子,三叔岂是你喊的”

    秦悦然有心解释:“三叔,他是”

    “我不管他是谁?!鼻啬练缋淅渌档溃骸霸萌?,你不用替他说话,从哪来就滚哪去,秦家的事情,也是你有资格掺和的”

    “我没有资格掺和秦家的事情,但是我女朋友的事情,我必须要管?!彼杖竦挠锲淙缓芮?,但却包含着一种不容置疑的坚定,“而且,我要管到底?!?br />
    秦悦然转过脸,看着苏锐的侧脸,眼神之中透出一丝迷醉的神情。

    能有这么一个男人,为了自己甘愿付出至此,秦悦然已经觉得此生足矣。

    “好一个管到底,真是大言不惭?!鼻啬练缫⊥防湫Γ骸澳昵崛?,你知不知道,秦家想要碾死你,就像大象踩死一只老鼠一样容易”

    秦悦然紧紧攥着苏锐的手,在这种时候,她必须要和他站在一起,他们是一体的。

    “可是,老鼠顺着大象的鼻子爬进去,也是可以吃掉大象的脑髓?!彼杖竦乃档?,脸上全无惧意。

    “有胆色,有胆气,可是,空有这些是没用的?!鼻啬练缋淅湫Φ溃骸安蝗?,我们做一笔交易如何”

    在他看来,苏锐这张生面孔,肯定不是首都某个世家子弟,年轻人的恋爱和过家家差不多,等到他认识到现实,肯定就会放弃的。对付这种小角色,还不需要那种最终极的手段。

    苏锐摇了摇头:“很抱歉,我不想拿我的感情做交易,这是对悦然的侮辱?!?br />
    说到这儿,苏锐直接伸出手,把秦悦然紧紧揽在怀中

    看到此景,张玲嘲讽的说道:“秦悦然,你真是把老秦家的脸给丢尽了,背着我们在宁海胡搞八搞,如果传回首都,我们都没脸见人了?!?br />
    苏锐皱了皱眉头,深深的看了张玲一眼,似乎要把这刻薄的嘴脸给记在心里。

    “十万,作为你离开悦然的条件?!?br />
    秦牧风说道,他始终认为,人和人之间的关系归根到底都是利益关系,所谓的忠诚,只是因为背叛的筹码不够高而已。

    “十万”

    苏锐哈哈大笑,笑的眼泪都要出来了。

    “你嫌少”秦牧风隐隐的感觉到这个苏锐似乎准备敲竹杠了。

    “三叔,你真的是在打发要饭子吗你一出手,就只值十万区区十万块钱,就想买走悦然的终身幸福你是在侮辱悦然,还是在侮辱你自己”

    秦悦然看着三叔的样子,没来由的感觉到一阵恶心反胃。

    秦牧风脸上的肌肉颤动了一下:“好,既然你这么说,我就提到一百万”

    秦悦然的眼中渐渐呈现出灰败的颜色,她甚至不相信这是自己三叔说出来的话。

    苏锐摇头:“一百万太少?!?br />
    “五百万?!鼻啬练缋淅渌档溃骸叭诵牟蛔闵咄滔?,不能再多了”

    “不能再多了”

    “你若答应,还有这五百万可以拿,如果不答应,那么连一分钱都没有”

    “不是不可以成交,只是价钱必须合适才行?!?br />
    苏锐话锋一转,让秦牧风看到了一线曙光。

    钱能够解决的问题,从来都不是问题。

    “说出你的心理价位吧?!鼻啬练绲溃骸爸灰惶?,我会考虑的?!?br />
    “五百万的一万倍?!彼杖窭噬档溃骸拔灏僖??!?br />
    “五百亿”秦牧风气的直打哆嗦

    “是啊,怎么样,这就是我的心理价位?!彼杖竦Φ溃骸叭绻忝悄貌怀隼?,我是不会把悦然的幸福交到你们手上的?!?br />
    秦牧风气得浑身颤抖:“好,好,好,你这是拒绝了敬酒不吃吃罚酒,你会悔不当初的”

    苏锐脸上的笑容一如往常:“那我可就耐心等待了,希望你们不要让我失望?!?br />
    张玲的眼里露出浓浓的嘲讽:“年轻人,你不听话,会死的很惨?!?br />
    “是吗三婶这是在威胁我”

    “不是威胁你,我是在阐述一个事实?!闭帕峒绦涑暗?。

    “我的脑子一直有些愚钝,我想,三婶说的是不是这个意思”

    苏锐接着道:“如果我不接受秦家的提议,我就会死”

    张玲冷笑道:“你以为呢”

    “好吧,早这样不就行了”

    苏锐从口袋里掏出一支录音笔,手指一甩,整支笔便在五根手指上来回转了一圈,然后稳稳停在了食指尖上。

    这转笔技术,恐怕让学校里那些最会转笔的学生见到,也会自惭形秽的。

    看着苏锐手上的录音笔,秦牧风的脸色顿时更加阴沉,而张玲几乎要抓狂了

    “你,你居然把我的话给录了下来”张玲万万没想到,这苏锐竟然会随身带着录音笔,简直天生就是干间谍的

    如果这份录音传出去的话,那么网络上面将会充斥着铺天盖地的骂声,秦家的声誉将跌到谷底

    有钱有势就能够威胁别人的生命有钱有势就能剥夺别人的幸福有钱有势就能够这样为非作歹天底下哪有这样的道理简直混蛋

    到时候,网络上的怨愤和咒骂将会把秦家彻底湮没

    这录音一定不能够被传扬出去,否则将会给他们个人带来不可估量的影响他们将彻底的站到社会公众的对立面

    秦牧风显然也没想到,苏锐竟然如此棘手

    而和他们的反应都不同,秦悦然的大姐秦悦心则是露出了一个微不可查的笑容,紧张的心稍稍放回肚子里,在这个地方,她是唯一担心妹妹的人,不过现在看来,妹妹挑选的对象真的不错,很不错。

    面对秦家第二代的领军人物还能够如此淡定,苏锐的表现已经远远超出了秦悦心的想象。

    不过,转念一想,秦悦心又联想到苏锐之前的神秘身份,顿感心中大定。

    或许,只要苏锐亮出他的真实身份,那么一切都不再是问题。哪怕如今正如日中天的欧阳星海,也不可能拥有那么高的权限与助力。

    “你到底想怎么样”秦牧风的声音低沉,他也低估了苏锐的棘手程度,现在这位秦家未来的继承人已经开始下了决心。

    有些时候,最狠辣的办法也是最省事的办法。

    随着这个决心的确定,他的眼中闪现出一抹狠光来。

    而站在对面秦悦然清晰的看到了三叔眼中的狠光,这让她的心开始渐渐沉到谷底。

    这个家族,已经把她逼的太狠太狠,伤的太深太深。而现在,还要赶尽杀绝吗

    苏锐开口了:“我想要的很简单,我只是想让悦然能够拥有属于她自己的幸福,换而言之,我希望她能够拥有主动选择幸福的权力?!?br />
    说到这儿,苏锐轻轻的叹了一口气:“为什么那些平民老百姓的女儿都能够轻而易举做到的事情,一旦放到你们豪门世家的闺女身上,便是千难万难”

    苏锐这是由衷的感慨,但毫无疑问,这句话说出了秦悦然的心声,也说出来她的渴望。

    “秦家培养家族子女长大,而当家族需要他们的时候,他们就必须义无反顾的站出来,这个道理很简单,并不需要我多做解释?!?br />
    秦牧风看着苏锐,眼神之中精光闪动:“年轻人,我承认你很不错,甚至比我见到的那些世家子弟都要有胆色,有智慧?!?br />
    苏锐手中的录音笔已经转成了一阵看不清的旋风,他轻轻地笑了笑,笑容之中带着一股嘲讽之意:“我需要谢谢三叔你的夸奖吗”

    “可是,在这个世界上,做事情光凭勇气、胆色这些东西是远远不够的。就像是你手中的录音笔,我承认,这个东西可以给我造成一点麻烦,但也仅仅是一点点而已,就算你发到网上博取舆论的同情,我打几个电话就可以摆平这件事,没错,就是这么简单?!鼻啬练缢浪蓝⒆潘杖?,道。

    “真的只是一点麻烦吗三叔,如果你不相信的话,我想,我们不妨传上网,看看这一小段录音能够发挥出怎样的能量”

    “哼,不自量力”秦牧风一声冷哼:“年轻人,你的综合素质都非常好,如果离开悦然,我可以许你一个非常好的前程,你会成长到你永远都无法想象的高度?!?br />
    说到这儿,秦牧风又观察了一下苏锐的表情,语带威胁地说道:“所以,我劝你不要自毁前程?!?br />
    “听起来很诱人?!彼杖窭湫ψ乓×艘⊥罚骸叭?,如果换做是你,别人许给你那么好的条件,恐怕你早就答应了,是不是”

    秦牧风一听,勃然大怒:“冥顽不灵”

    :感谢xunuo330、书友3398359兄弟的捧场话说最近单位好忙,咬牙挺住,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