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说话呢也不给我注意点什么老秦家祖上冒青烟,我看你能嫁进秦家,是你们老张家祖坟上面冒青烟吧”

    三婶张玲这样讲话,惹得刚才的三叔也不满意了。

    毫无疑问,刚才自己媳妇那没脑子的话,无疑把老秦家一家人都给骂进去了。

    秦悦心的嘴角微微翘起,但是眼睛中却流露出一丝无法掩饰的担心。

    妹妹的事情,一直是她们姊妹几个的牵挂。

    秦悦然在少年时期就被首都某位名声极高的风水大师看出命星,指出其具有百年罕见的旺夫命,这一下可不要紧,导致秦悦然的声名鹊起,在短时间内便有大量的人上门说亲事。

    毕竟当时崇拜这位大师的人有很多,有些人甚至把他讲过的话都奉为圭臬,那些前来说亲事的人不乏首都大世家中子弟,其中有好些更是在秦家地位之上。

    虽然秦家在军界的地位很高,但是一旦回到了地方,在很多方面就差的很远,尤其是首都这种掉块砖头都能砸死两个副处级干部的地方。

    这也让秦家某些别有心机的管理者认识到,秦悦然的旺夫命已经成为了他们手中最大的砝码,也是秦家未来能否腾飞的保证。

    而秦家第二代的老三秦牧风,无疑是最想利用这个“资源”的人。

    在转业到了地方以后,靠着心思活络,善于钻营,秦家老三已经稳稳的在某部委中官居要职,成为了秦家第三代中的领头羊,也正因为此,家族中的事情他也有了很多的决断权力当然,包括这次秦悦然的婚事。

    秦牧风之所以极力促成秦悦然和欧阳星海交好,表面上是为了秦家的进一步跨越,毕竟如今秦家在军界的地位虽然不错,但是政界的影响力却逐渐下滑,已经比不过其余的几大世家了。尤其是在第三代的发展上,更是后继乏力。

    包括秦冉龙等人在内,秦家的第三代已经被其余世家远远撇开,甚至已经难以望其项背。

    这只是表面上的原因,而实际上是,秦牧风所在的某部委马上就要改选了,在此时此刻,他非常需要欧阳家的臂助,如果欧阳家的某位长辈愿意站出来表个态,那么他这件事就算是成了。

    于情于理,于公于私,似乎秦牧风都应该极力促成这件事情。

    这一次本来只有三叔前来,可是三婶张玲也跟着过来了,这个女人似乎也拿了欧阳家的一点好处。

    当然,在她看来,欧阳星海是个多么优秀的男人,几乎能够称之为首都第三代中的领头羊,这样的男人秦悦然都看不上,她的眼界也太高了点吧

    “你们当然不在意悦然的婚事,事实上包括我父亲在内,又有几人真正关心过她”秦悦心摇了摇头,妹妹的性子她最清楚:“悦然的性格比较烈,你们可不要逼的太紧,否则的话,真的不知道她会不会做出危险的事情来?!?br />
    三叔秦牧风闻言,瞥了大侄女一眼,冷冷道:“悦心,三叔这是为她好,放眼整个华夏,想要嫁给欧阳星海的人不知道有多少,可是欧阳星海偏偏就看上了悦然,说实话,我都觉得这是金玉良缘”

    “可是悦然呢一躲就是两年,两年都没怎么回过家,她还有没有把自己当成秦家人人家欧阳星海倒也有风度,每逢过年过节的都来送点礼物,偶尔给她发发短信,但也从来不曾逾越过。欧阳星海没什么意见,可是不代表欧阳家族里没有意见这一点,你明白吗”

    很显然,在欧阳星海的婚事上,已经有欧阳家族的大佬隔空向秦牧风施压了

    这种压力让他有些惶恐,有些紧张同时也有些迫不及待

    如果这件事情可以办成的话,那么他挤进顶层权力圈子就指日可待

    “你们总是喜欢捆绑别人的幸福?!鼻卦眯牡蜕档?,对于这一点她也是没有半点办法。

    不过,就在下一刻,她的眼睛就亮了起来,而秦牧风和张玲的脸色变得十分阴沉。

    秦悦然从电梯门走出来,然而她的手却被另外一个男人牵住了

    秦悦心早就从秦冉龙的口中知道了苏锐的身份,对于这个把弟弟拽出泥潭并教导其走上正途的男人,身为大姐的她心里也是很感激。

    当年苏锐的事情在秦家闹的沸沸扬扬,秦家高层想要拉拢却受到了国家某些大佬的警告,足以说明苏锐的身份是多么的惊人。对于这件事情,秦悦然秦悦心等人一直记在心里。

    当秦悦心看到面带微笑丝毫不乱的苏锐,她的心里更给这个“妹夫”点了一百个赞。

    时隔多年,秦牧风却似乎已经完完全全的忘记了苏锐这个人,究其原因,或许和秦冉龙在他心中的地位不甚重要有关,倘若是他亲儿子的话,自然不会这样。

    如果可以,秦牧风当然想让自己的儿子继承家主之位,而不是秦冉龙这个无心仕途的纨绔子弟。

    他们死死盯着秦悦然的手,然后便看到了苏锐

    很显然,除了在场的秦悦心以外,这是其余人并不想看到的场面。

    尽管平日里在酒店威信很高,也有君澜女王的称号,可是当秦悦然见到三叔的时候,本能的还是有着一阵紧张。

    她知道,这件事情已经拖了两年,对方都没有放弃,如今找过来,无疑是到了摊牌的时候了。

    觉察到了秦悦然的紧张,苏锐紧紧握住了她的手,轻声说道:“有我在,你怕什么”

    感受着苏锐真挚而坚定的眼神,秦悦然重重地点了点头,掌心传来的温热让她知道,这一切都还有机会。

    秦牧风简直快要气疯了,他万万没想到,自己一来到宁海,见到的就是这个场面

    马上就要和欧阳星海定亲的秦悦然,竟然和一个陌生男人手拉手

    如果这件事情传出去的话,欧阳家的长辈们还不知道会怎样的震怒

    他们本来就已经对秦悦然躲在宁海两年的事情心怀不满,再加上现在这种事情,他们绝对不会再要这个拥有所谓的“旺夫命”的媳妇了

    “有伤风化,有伤风化秦悦然,你怎么能这样”秦牧风气急败坏,指着秦悦然,满脸涨红,“两年不见,你就给了我这么一个惊喜”

    真是有惊无喜

    秦悦然努力压下心中的紧张,说道:“三叔三婶,没想到你们来了宁海,事先也都没有听说,我也没安排接待”

    这个时候,一道极为刻薄的声音从张玲的嘴里发出来:“事先听说要是事先听说的话,你还不得把这个小白脸藏得严严实实啊都这个点了,你们还在一起腻歪着,一会儿还不知道得干出什么伤风败俗的事情呢”

    苏锐的脸色寒冷了下来。

    这个女人说话尖酸刻薄,满含着嘲讽,

    他不是不可以立即出手教训这个女人,但是必须要在这之前顾及一下秦悦然的面子,如果因为自己而把他们的家族人员搞得心生间隙,可就不是他想要的结果。他知道,秦悦然现在还并不想和家族决裂,事情并没有闹到不可收场的地步。

    从这一点上来看,即便苏锐很生气,但还是站在秦悦然的角度来考虑问题。

    “三婶,你怎么能这样说话”秦悦然听到张玲说的话实在是不堪入耳,脸色同样很冷。她很担心苏锐会因为这样的话而生气。

    彼此都为对方考虑,这两人倒很有发展成小情侣的潜质。

    “哎呦,这悦然真是翅膀硬了,才两年不见,一见面就教育起你三婶了”张玲双手环胸,薄薄的嘴唇满是冷笑嘲讽的弧度:“你三婶说这话怎么了难道有什么不对吗”

    “当然不对?!?br />
    秦悦然正要说话,却发现苏锐踏前一步,开口说道:“悦然是我女朋友,我不管你是她的哪位长辈,如此出言训斥乃至侮辱她,就是不对?!?br />
    听到“我女朋友”四个字,秦悦然的眉毛挑了挑,心头涌过一股暖流。

    秦悦然清楚,苏锐一定意识到,他现在正在和什么样的势力相对抗。

    明知要得罪整个世界,但我依然要把你护在身后。

    看着这站在前方凛然无畏的背影,秦悦然再次跨前一步,和他站在同一条水平线上。

    我不可能让你独自与世界为敌,我必须要和你站在一起。

    “你给我闭嘴哪里来的混账东西,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秦牧风正在气头上,听到苏锐这样说,顿时怒不可遏

    他是什么样的身份地位,平日里别人见到他都要点头哈腰,谁会像苏锐这样,眼中甚至都没有他这个人

    现在秦牧风最担心的就是苏锐和秦悦然的恋情不要暴露出去,否则的话如果被欧阳家知道,后果将不堪设想

    自己这侄女真是好样的,欧阳家托人来给大少爷欧阳星海说媒,可是这侄女却竟然置秦家的前途于不顾,离家出走在宁海躲了两年,大有一副婚事一天不了结一天不回首都的架势不回就不回,总有办法让她回,可是这倒好,秦悦然竟然在宁海勾搭了一个小白脸

    看这两人的亲密模样,在自己的面前都不愿意放开手,如胶似漆的,秦牧风几乎可以想象,这两个人一定已经睡到了一起

    :感谢涩烧鹅同学的长评,感谢笑看红尘兄弟的捧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