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悦然的专属天台之上,花香草绿,夜风和煦,柔柔的微黄灯光透出一股温和的味道。

    苏锐靠坐在沙发上,看着生着闷气站在一旁的秦悦然,笑道:“主动抱我的也是你,趴我怀里睡觉的也是你,怎么我一抱你你就翻脸不认人了呢”

    秦悦然弯下腰,双手揪住苏锐的领子:“我警告你,不许再提那睡觉的事情”

    由于她的这个动作,苏锐正好顺着视线直达她的胸前山峰,虽然有旗袍包裹,那那形状简直堪称完美。

    秦悦然的蓄势一记,却发现苏锐根本没理睬自己,不禁有种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无力感觉

    “你在看什么”

    秦悦然还在揪着苏锐的领子,顺着他的目光看去,俏脸顿时红了起来。

    “流氓”

    秦悦然看起来有些恼羞成怒,松开领子,竟然一巴掌朝苏锐的脸上打去

    其实她也不是想真打,只不过是情急之下的反应而已

    可是苏锐就不这么认为了,他抓住秦悦然扇下来的手,一拉一扯,后者便失去了重心,直接趴在了苏锐的身上

    而那高耸的山峰,直接挤在了苏锐的脸庞

    “敢打我,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啊”在教训女人方面,苏锐从来都是干脆利落,手掌和她的臀部来了个响亮的亲密接触

    这一下,秦悦然可是又羞又急,坐在沙发上,生气地说道:“你欺负我”

    “我就欺负你了,怎么着”苏锐还真喜欢秦悦然这小性子,闲来无事逗一逗也是很开心的事情。

    秦悦然皱着鼻子不说话,她真的是报复不过苏锐,拿这个男人没有任何办法。

    如果秦冉龙在这里的话,看到苏锐居然能够打了他四姐的屁股还好好的活着,恐怕会惊的下巴掉到地上

    “我们聊聊天吧”

    苏锐看着气鼓鼓的秦悦然,笑着说道。

    “我和你没什么好聊的?!鼻卦萌幻缓闷乃档?,她的屁股还在隐隐作痛呢,这个可恶的家伙,刚才为什么要使那么大的劲

    一想到自己的胸前刚刚和苏锐的脸部来了这么一个亲密接触,秦悦然简直快要羞死了。

    “这样吧,为了表达我的歉意,找个时间,我请你吃饭,怎么样”苏锐说道。

    “还要找时间吗”秦悦然看了看手表:“要赔礼道歉,就现在吧,反正我也下班了?!?br />
    “那敢情好,和美女吃夜宵,一直是我求之不得的事情?!彼杖窭趾呛堑厮档?。

    可是,秦悦然所不知道的是,她的手机放在了办公室,这个时候,已经有了足足八十一个未接来电

    八十一个

    “怎么不接电话,怎么不接电话”秦冉龙正处于首都的家里,在电话的那一端急得直跳脚

    终于,因为不停的震动,秦悦然的手机自动关机了

    苏锐正和秦悦然走到门口,他的手机也响了起来。

    一看到是秦冉龙的来电,他笑着说道:“你说巧不巧,你弟弟打给我的?!?br />
    “那个二货?!鼻卦萌灰幌氲角厝搅八杖瘛敖惴颉钡那樾?,就满脸黑线。

    苏锐特地开了扩音器,就听到秦冉龙急切的声音从里面传来:“喂,姐夫,你在哪里”

    听到这声姐夫,秦悦然脸上的黑线又多了一分,她直接抢过电话说道:“秦冉龙,你说话给我注意一点,谁是你姐夫”

    被秦悦然这么一打断,显然秦冉龙在另外一边也愣了神,差点忘记了他要做什么:“姐,果然如此啊,我打你那么多电话你都不接,打姐夫的电话你却接了,看来你们真是如胶似漆啊”

    “秦冉龙,你想死是不是”秦悦然气的胸前山峰一起一伏,画出美妙的弧线。

    如此好风景,苏锐自然不会错过的,这个家伙在一旁看的正起劲,巴不得秦冉龙再来几句狠的。

    “姐,被我拆穿了你恼羞成怒了这都半夜十二点多了,和我姐夫干嘛呢在床上做游戏呢”秦冉龙一直都是个口无遮拦的家伙,连自己姐姐也不放过。

    “秦冉龙,我和苏锐根本不是你想的那样”秦悦然简直无奈了,对于弟弟的毒舌,她早有领教。

    “唉,姐,你也别解释了,解释就是掩饰,沉默就是默认,无论你怎么说怎么做,我也是不相信的?!?br />
    得,秦冉龙这一句,简直是要把秦悦然和苏锐的关系定了性了。不过也是,这孤男寡女那么晚还在一起,说他们之间没点什么事情,估计连鬼都不相信。

    “秦冉龙,你到底想干什么”秦悦然没好气的说道,她拿自己的小弟真的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被秦悦然这么一提醒,秦冉龙顿时浑身一个激灵,一拍脑门:“糟了糟了,差点把大事给忘了”

    “到底什么事”

    连苏锐也有些好奇,凑过来听着。

    “三叔,三叔带着大姐,还有几个人,已经到了宁海我也是刚刚才得知消息”

    秦冉龙这个猪队友,到了现在才把真实目的说出来

    “他们来做什么”秦悦然的眉头紧紧皱起:“难道是”

    秦冉龙似乎知道自己的姐姐在想些什么,她还没说完便答道:“对”

    下一刻,秦悦然的身体不受控制的颤抖了一下

    苏锐连忙跨前一步,扶住了她颤抖的身体

    “那个家伙,昨天上门提亲了”

    闻言,秦悦然再次狠狠的抖了一下

    “我怕你多想怕你担心,就没有告诉你,没想到三叔今天就不声不响的去了宁?!?br />
    “你也知道,咱爸的性子与世无争,现在家里的事情都是三叔做主”

    秦冉龙还在说着,可是秦悦然却已经拿不住电话了,手一滑,手机便摔落下去

    苏锐眼疾手快,一把将手机抄在手中,对着电话说道:“你不用担心,这边我会处理好的?!?br />
    “姐夫,拜托你了”

    听到苏锐这样说,秦冉龙便把一颗心放回肚子里,他知道,苏锐轻易不会做出承诺,但是只要承诺了,百分之一千会做到

    秦悦然的身体已经有些摇摇欲坠了,她有些自嘲地说道:“该死的旺夫命,该死的旺夫命躲了两年,终究是躲不过去吗”

    苏锐捧住她的脸,让自己的目光穿透她的眼睛:“相信我,你不想做的事情,没有人能够强迫你”

    秦悦然一怔,然后用力的点了点头。

    她知道,恐怕也只有苏锐有资格说出这样的话来。

    看着那双充满了信心充满了坚韧的眼睛,秦悦然不禁想起来之前苏锐在这天台之上弹奏的那首曲子我们没有明天。

    似乎是看穿了秦悦然在想些什么,苏锐继续很认真的说道:“我们有明天,明天由我们亲手去打造”

    说罢,苏锐牵起秦悦然的手,带着她一起走出天台。

    被苏锐温暖的大手牵着,秦悦然简直有些晕晕乎乎,她完全控制不了自己的脚步,任由他带着自己前行。

    看着身前不算宽厚但绝对有力的背影,秦悦然的眼睛湿润了。

    在她的天快要塌下来的一刻,这个男人好似从天而降,他是她的救兵,他是她的宿命。

    感受着从苏锐掌心中传来的温暖,秦悦然好似听到了心弦悄然拨动的声响。

    生活泥沙俱下,却亦有温热与感动长存。

    就在秦悦然的房间门口,站着一行人,其中一个身穿黑色中山装的中年人正大声训斥着服务生。

    “我侄女的房间,我怎么不能进去你这服务生倒好,口口声声教训起我来了”

    “我没有教训您,只是这是总经理的房间,她特地叮嘱过,别人不能私自进入她的房间,我也没有钥匙的”

    啪

    服务生还没有说完,脸上已经挨了火辣辣的一耳光,这下子直接把他打的愣住了

    “混账”

    中年男人气的大骂道:“以下犯上,毫无礼数,真不知道悦然这两年是怎么管教你们的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我看这君澜酒店的管理权,迟早得收回去胡闹,纯粹是小孩子家的胡闹”

    在中年男人的旁边,站着一个穿着名贵风衣的中年女人,眉毛很细,颧骨偏高,整个人显得很瘦削,眼睛中总是不自觉地流露出一种高傲的意味。

    “我看啊,就是大哥他平时对悦然管教的太少了,疼女儿也不是这么个疼法吧这样下去再好的孩子都被他惯坏了到时候可不要因为这桩婚事搭上咱们秦家的前程才好”

    这两人说起话来尖酸刻薄之极,服务生捂着被打肿的脸站在一旁,满脸悲愤,却不敢多言。

    这个时候,站在他们身后的一个漂亮女人终于开口了,仔细看去,她的容貌和秦悦然还有几分相似。

    “三叔三婶,这话说的就有些不中听了,我们来找悦然,又不是要强行把她带回去,婚姻大事,终究还是要听从她自己的意见?!?br />
    中年女人闻言,柳眉倒竖,显得十分不满:“悦心,你看看你这话说的,三叔三婶还能害她不成既然是极为罕见的旺夫命,就该好好利用这个资源,给秦家争取利益最大化,再说了,欧阳家的星海少爷不也是名声在外吗你觉得欧阳星?;古洳簧锨卦萌弧?br />
    说到这儿,中年女人冷哼一声:“依我看,欧阳星海能看上秦悦然,根本就是你们老秦家祖上冒青烟了”

    :感谢majvzhang、每天上纵横、dslq、小小小微、中华神剑、天怒我愿兄弟的月票支持

    还有,烈焰的月票专访已经出来了,在纵横的电脑版的首页上,那啥,上面还有俺的照片,大家可以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