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锐摇了摇头,伸手把宋雪娇的裙子整理好,他知道,这是宋雪娇想要报复蒋毅搏了。

    “我从来没说过我喜欢女人这样,我又不是你前男友?!彼杖裼植磺岵恢氐牟沽艘坏?,不过对于已经千疮百孔的宋雪娇而言,这一刀已经算不得什么伤势了。

    看到苏锐伸手把自己的裙子放下,宋雪娇的目光一滞。

    这种动作,又和之前蒋毅搏的样子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现在你或许有恨我,可是你知不知道,这种恨意过段时间一定会消失?!?br />
    苏锐道。

    “消失难不成我还会谢你不成”宋雪娇强行控制着自己不去想蒋毅搏现在的样子,否则的话她真的怕自己会疯掉。

    “是的,你会谢我?!?br />
    今天整个晚上,宋雪娇都是被苏锐牵着鼻子走,根本就是被他步步紧逼的喘不过气来,尤其是刚才,差点被他整的情绪崩溃

    “我为什么要谢你你把我变成了这个样子,我恨你一辈子都绰绰有余,你有什么资格让我提谢谢二字”宋雪娇寒声说道。

    尽管蒋毅搏经常出差在国外,可是宋雪娇却从不认为他与自己之前的感情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即便之所以之前他有些时候比较冷淡,宋雪娇也一直认为是他的性格使然,两个人的情路无论如何也不会走到今天的。

    “当然要谢,谢我早一步让你走出泥潭,谢我让你早一日认清现实,谢我让你早一天摆脱危险,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宋雪娇不吭声,因为她知道苏锐说的是实话。

    “你应该庆幸,是在婚前发现了这些,如果有朝一日你费劲千辛万苦之力真的嫁进了蒋家,事后才发现蒋毅搏是这么一个风流成性的家伙,到时候你后悔都来不及,甚至有可能被蒋家打入万丈深渊,这辈子都无法翻身?!?br />
    宋雪娇还是不吭声。

    苏锐继续说道:“当然,如果你是一个为了豪门可以放弃一切感情的女人,那么就当我前面的话都没有说?!?br />
    “我才不是”宋雪娇怒道。

    她当然不是,否则之前也不可能表现的那么激动。

    “你是不是,你说了不算,没有一个坏女人认为自己是坏人?!彼杖竦Φ?。

    “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得理不饶人吗”

    “说实话,如果你是我的对手,我自然会得理不饶人,但你仔细想一想,你对蒋毅搏的感情真的有你认为的那么深吗”苏锐道。

    “你什么意思你认为我是装的”宋雪娇冷言问道。

    “不,当然不是,我只是认为,这是你的一种潜意识?!彼档秸舛?,苏锐把手机递给她:“多说无益,你自己验证一下好了?!?br />
    宋雪娇拿着手机,迟疑了一下,终于还是拨了蒋毅搏的号码。

    蒋家少爷正把女人按在桌子上坐着运动,手机一直响,他实在烦躁不堪,一边动着一边掏出手机,看到是宋雪娇的来电,想也不想,直接挂断然后关机

    宋雪娇再打,电话里只传来关机的声音,这让她脸上的阴沉之色更重了几分。

    苏锐微微一笑:“是不是觉得,现在这样的情绪并没有之前糟”

    宋雪娇点了点头,而后又摇了摇头:“反正不太好?!?br />
    “你在他的心里一点不重要,而他在你心里并不像你想象的那般重要。你认为你自己对他感情深,那也只是你认为?!?br />
    苏锐把“你认为”三个字咬的很重,眼里带着微微嘲讽之色。

    “就像你现在,并没有寻死觅活哭哭喊喊,不过激动了几分钟而已,你认为,区区几分钟的时间,是能够体现出你的意志很坚定,还是体现出你的感情很深厚”

    宋雪娇的表情一滞。

    “这两点都体现不出来?!彼杖窦绦档溃骸拔揖圆换崛衔?,一个深爱着对方的女人,当她看到自己的男人在与另外的女人缠绵之时,会用几分钟的时间便回复情绪,即便你是神仙也做不到?!?br />
    苏锐的话就像是锋利的箭矢,每一箭都直射宋雪娇的本心

    苏锐并不知道他在无意间说出了一个人生至理。

    大多数女人都是认为自己对他怎么怎么好,可是,这句话的重点是你认为。

    主观的认为并不能等同于客观的现实,毕竟每个人看自己的时候都会加上有色眼镜。

    宋雪娇陷入了沉默,脸上露出了思索之色。

    “或许,在你的心里,嫁进蒋家已经成为了多年不变的目标,已经成为了你奋斗的意义,可是现在的你几乎已经认不清,这奋斗的目标对你来说意义究竟有多重要?!?br />
    宋雪娇仔细的分析了一下,眼中才渐渐浮现出震惊之色。

    “但是,我绝对不认为,一个从未和男人发生过关系的女人,对她的男人会有多么的深爱?!?br />
    听到这句话,宋雪娇眼中的震惊之色瞬间浓烈甚至都有些难以置信

    苏锐继续说道:“如果我是女人,如果我深爱着某个男人,一定会非常热烈的为他奉献一切,自然也包括我的身体?!?br />
    傻子也明白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宋雪娇简直震惊的说不出话来,好半晌才指着苏锐道:“你你怎么知道我和他”

    “我说能看出来你还是完璧之身,你信吗”苏锐冷笑:“或许你认为这是天方夜谭,但是我确定我说的是事实?!?br />
    宋雪娇真的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个男人,他的眼睛就像是x光机,把自己的一切甚至连脑子里的想法都看的一清二楚

    宋雪娇是成年人,再加上性格强势,因此听到苏锐这样说,也没有多少的羞意。

    苏锐这个时候的话语非常直接,他也不认为对现在的宋雪娇需要太温柔。

    “对于某个年龄阶段的男人来讲,两性的生活已经成为必需品,没有条件的男人自己用手解决,有条件的则肯定会寻花问柳。而你的蒋家少爷显然不属于没有条件的那一种?!彼杖袼档秸饫?,眼光在宋雪娇的身上来回扫了一边,轻轻笑道:“有个身材性感的女朋友,却怎么也吃不着,作为男人,我自己也会觉得憋屈?!?br />
    宋雪娇抬起头,若有所思。

    “那么,这个时候,另外一个问题来了?!彼杖裢6倭艘幌?,观察一下宋雪娇的反应,摊了摊手:“问题就是,蒋毅搏如果认为你爱他,那么为什么不愿意和他上床”

    “用男人的视角来看,会不会认为你这种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绝行为本身就代表了另有所图”

    苏锐的每一句话都再次直指宋雪娇本心,让她在经历了第一次打击之后,再次没有了还手之力。

    当然,如果宋家大小姐因为亲眼目睹男友的出轨,到现在都还处于情绪崩溃的边缘,苏锐也就不会这么做了,毕竟怜香惜玉的心思任何男人都有。

    “我没有企图”宋雪娇有些隐隐的怒意。

    “每个有企图的人都不会这样承认,当然,这也有可能是他们本身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企图?!彼杖窦绦溃骸霸谖铱蠢?,你嫁进蒋家的意义已经要大于嫁给蒋毅搏的意义了?!?br />
    “这里就是证据?!彼杖袼菩Ψ切?,他的眼睛往宋雪娇的小腹以下大腿以上瞄了一眼,然后便往门外走去。

    听着里面的声音,秦悦然自然已经明白了一切。

    之前她通过监控,已经看到了蒋毅搏和另外一名女子的到来,对于首都少爷圈子里的那些乱事破事,秦悦然自是再清楚不过了,很显然现在这蒋毅搏是背着宋雪娇搞女人

    即便她知晓其中的原因,但是对于苏锐这种扛着一个性感女人冲进房间的行为还是咬牙切齿,尤其是听到苏锐甚至能够一眼看出来宋雪娇有没有经历过“人事”之后,她心中更加不爽,站在一旁踢着墙角:“真是混蛋,不就是想着要泡妞么眼睛都往哪瞄呢流氓,色狼,花痴”

    秦悦然还在骂着,门忽然打开了。

    苏锐一脸奇怪笑意地站在门口:“说谁色狼呢”

    秦悦然被他发现了自己的小动作,脸庞瞬间红了一下,心想自己也不能就这样认怂,道:“酒店里发生了那么大的动静,服务生告诉我,一个男人扛着一个女人猴急的进了房间,我怎么能不来看看热闹”

    秦悦然靠着墙壁,苏锐则是一步来到她的身前,鼻尖几乎要贴到了她的鼻尖。

    “你要干嘛”秦悦然对这个色狼还是抱有警惕之心,虽然之前被他抱着睡了一觉,睡醒之后还抱了一抱该死的,能不能不要提这些

    “为什么我从你的话语里,闻到了一股浓浓的醋味”苏锐笑眯眯的说道。

    “你说我吃你醋怎么可能”秦悦然冷笑:“我们很熟吗”

    “不熟吗”

    “当然不熟?!?br />
    “那好吧?!?br />
    苏锐后退一步,然后再次上前,一把就把秦悦然直接揽在怀里

    秦悦然想要挣扎,可是这样被苏锐紧紧贴着,她又如何能够使得上力量

    “你放开我”

    “我就不放”

    本来只是想要捉弄一下秦悦然,可是这柔软弹嫩的身体一入怀中,苏锐的感觉实在是太好了,竟然不舍得放开了。

    他现在还记得,上一次在抱秦悦然的时候,竟然被这个女人挑起了反应。

    秦悦然还在挣扎,可是苏锐的胳膊简直已经箍住了她的双臂,双腿也夹住了她的腿,现在她连平稳站立都做不到,还谈何让苏锐放手

    当然,在外人看来,这就是个极为亲密的动作,简直亲密到让人无法直视。

    一个服务生从此地路过,看到总经理竟然和一个男人如此亲密的拥抱在一起,一声惊呼,差点把手里的东西扔在地上

    苏锐回头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看什么看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你以为你们总经理不需要男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