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现在为止,他有打过一个电话给你吗

    听到这句话,宋雪娇的心瞬间沉到了谷底甚至身体都开始不受控制的轻轻颤抖

    在这之前,她确确实实没有往这方面去想满脑子都是如何替家族企业扳回一城,哪里考虑的那么多

    而苏锐的话,无疑像是打开了潘多拉魔盒,给她带来了很多灰暗的色彩让她的心情立即沉重了起来

    仔细一想,从几天前天祥集团开始遭到围攻的时候,一直到现在股票出现跌停,蒋毅搏连一个电话都没有打回来过

    宋雪娇的手心已经冰凉

    苏锐此时根本就不是个谈判高手,而像是个高明的???,每一剑都刺向宋雪娇的致命部位

    看着这漂亮女人微微颤抖的模样,苏锐轻轻摇了摇头。

    这个社会里充满了各种明战暗战,他并不会因为对方是个很有味道的漂亮女人就忘记这一点。对于敌人的怜悯,就是对自己的残忍。

    “是不是被我说中了心事”苏锐微笑着说道,而他的笑容落在宋雪娇的眼睛里,却是没有多少的温度。

    宋雪娇知道,如果再这样被苏锐继续攻击下去,那么她今天的谈话就必败无疑了。

    迅速地调整了一下情绪,宋雪娇几乎立刻恢复状态,风情万种的拢了一下头发:“毅搏一直在国外,每天的工作实在太忙,这些小事他自然看不上眼?!?br />
    “小事”苏锐冷笑两声:“宋小姐,你用这个词来形容必康和天祥集团之间的事情,不知道是不是对你自己的侮辱”

    “侮辱”宋雪娇不愉的说道:“此言何解”

    苏锐哈哈一笑:“在我看来,媳妇的事情无小事。估计蒋毅搏少爷应该是个大男子主义,平日里不太关心他的女人吧”

    媳妇的事情无小事

    比起伶牙俐齿来,宋雪娇完完全全不是苏锐的对手,只是为什么,听到苏锐的这句话,她竟然会有一种微微的心酸感觉

    “一个女人,独自撑的太久,也是会累的?!彼杖竦溃骸澳阆爰藿烂?,豪门却对你若即若离?!?br />
    苏锐几乎是在往宋雪娇的心脏上不断的补刀,一刀又一刀,鲜血淋漓。

    宋雪娇是个典型的女强人,平日里的心思并不会放在这些细节上,可是,不提及还好,当苏锐一旦捅破这层窗户纸,她才意识到,那些平日里早已忽略的细枝末节已经彻彻底底的伤害到了她。

    对于一个恋爱中的正常男人来讲,如果很多天不打一个电话回来,那他的心里,还有没有她这个女人

    宋雪娇此时已经完完全全的忘记了谈判的事情,而是沉浸在对往日的回想里。

    这个自己一心想要嫁入的庞大家族,究竟有多么不想接纳自己

    宋雪娇想到,自己有一次开车与别人相撞,打电话告诉蒋毅搏,后者第一反应不是人有没有受伤,而是那辆玛莎拉蒂总裁有没有撞坏。

    宋雪娇还想到,有很多次自己曾打电话给蒋毅搏,而后者却总是说自己在应酬,说不到一分钟就挂了电话。

    宋雪娇还想到,有一次自己发烧烧到三十九度五,一个人躺在首都的大房子里,没有人照顾,发短信给蒋毅搏,后者只是淡淡的回了一条不是什么大事,开车去医院看看吧。

    是啊,这都不是大事,那什么事才是大事

    宋雪娇平日里并没有太多思考这些细节,她认为蒋毅搏是做大事的人,不需要为这些事情而费神。她完全能够照顾好自己。

    可是现在再回头品味,这味道就很是有些不一样了。

    你想嫁进豪门,豪门却对你若即若离。不仅是他的家人,还有他。

    回味着苏锐的话,宋雪娇真的感觉到一股难言的疲惫瞬间涌上她的心头。

    看着她的样子,苏锐也难得没有再补刀,揭露这样的现实,对于一个女人、尤其是漂亮女人来说,确实是有些太残忍了。

    但是,苏锐没有把她当成女人,只不过当成了一个漂亮一点的竞争对手而已。

    宋雪娇一直在沉思,就连服务生送上顶级红酒都不知道。

    慢慢的抿着杯中的红酒,一贯强势的宋雪娇的眉间露出些迷茫之感。

    她抬起头来,看了看苏锐,很认真的说道:“我想,你一定在之前做了非常充分的准备,就是为了把我打击到吧不过我承认,你确实达到了想要的效果,我现在没有任何的心情和你谈判?!?br />
    在宋雪娇看来,今天的苏锐所说的每一句话都像是利剑一般,句句见血,刀刀刺心,肯定是在事先做好了准备,搜集了关于自己和蒋毅搏的大量资料,才能达到这样的效果。

    准备工作比对手差了那么多,她承认是自己失败了。

    当然,失败只是暂时的。

    苏锐摇了摇头,笑道:“你说的一半是对的,一半是错的?!?br />
    “什么意思”

    “我的的确确是为了打击你,但事先并没有做太多的准备?!彼杖竦男θ莺艿?,但眼中却流露出无人能够匹敌的自信。

    “这点事情,还不值得我做太多准备,只是简单的判断就能得出结论?!?br />
    苏锐的话语无疑让宋雪娇的心中更加震惊,这句句如刀刀刀见血的话语,竟然是他随意而为之

    从苏锐自信无比的眼光中,她真正的相信了这一点

    “当然,我说的只是这方面没有特殊准备,为了我们今晚的见面,为了体现我的诚意,还是有一些特别准备的东西?!彼杖竦男θ萆衩啬?。

    “什么东西”

    “你一会儿就知道了?!?br />
    宋雪娇真的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该抱着期待的心情来说这句话,尽管她知道,苏锐所谓的“准备工作”将会给自己带来巨大的打击,可是她的心里又有些期望看到这个强大的对手将会做到怎样的地步了。

    女强人就是女强人,调整情绪都如此迅速,刚才的低落心情已经瞬间烟消云散。

    面对平生未见过的超强谈判对手,宋雪娇的眼中重又燃烧起斗志。

    可惜的是,她却没有意识到,她的斗志越强,输的也就越惨烈。

    即便带着青面獠牙魔鬼面具的军师不在身旁出谋划策,苏锐也是那个智谋武力同时惊艳于西方黑暗世界的存在

    “我倒是越来越好奇了呢?!?br />
    虽然自己的情绪刚才差点被苏锐完全搅乱,但是宋雪娇还是凭借坚强的意志力在极短的时间内调整了过来。

    苏锐看了看手表,直视着宋雪娇的眼睛,道:“希望我的礼物不会让你失望?!?br />
    只是,在说这话的时候,苏锐的心中轻轻叹息一声如果你不是我的竞争对手,我何必要对你如此残忍

    两个人边吃边边聊,不约而同的让聊天内容避开天祥集团和必康的龙争虎斗,在旁人看来,就像是非常熟悉的朋友一样。

    可是,只有他们自己才知道自己心里究竟想的是什么。

    就在此时,一个穿着休闲西装的男人搂着一个穿着暴露的女人走到了露台之上。

    为了保证高品味的用餐环境,露台上的餐桌只有寥寥几个而已,而此时也只剩下苏锐和宋雪娇坐在角落里的一桌,其余的几桌客人都离开了。

    那个女人穿着齐b超短裙,紧身的裙子把臀型良好的包裹起来,堪堪只能到达大腿根部,苏锐甚至怀疑,如果她走路的步子稍稍大一点,会不会就引起走光

    女人的上半身则是穿着一件简单的抹胸,露出一半的山峰和平坦的小腹,这种装束即便放在海边也是极为的吸引眼球,更何况是宁海的高档酒店

    看到苏锐一直看着那个女人,宋雪娇冷冷笑道:“你们男人都是这样,见到性感女人就挪不开眼睛?!?br />
    苏锐却摇了摇头:“错,我觉得你可比那个女人性感多了,你看她的身材,哪里比得上你”

    宋雪娇继续冷笑:“我是不是该感谢你的夸奖”

    “我应该对你说不用谢的?!彼杖竦Φ溃骸安还闼档娜肥刀?,每个男人见到性感女人都走不动路,都幻想着能够和她们发生一些关系?!?br />
    “你说话如此直白,还真让我有些吃惊?!彼窝┙恐辶酥迕纪?,似乎她并不喜欢讨论这种问题。

    苏锐努了努嘴:“是不是不相信我说的话不信的话,你就看看那个男人在做什么”

    宋雪娇抬起头,正好看到那个男人把手伸到了女人的超短裙下面,大力的抓着。

    这两人还没走到座位上呢,就已经如此开放,女人浑身发软,几乎都要靠在男人的身体上了。

    苏锐估摸着,如果他和宋雪娇不在这里,这一男一女肯定会做一些少儿不宜的事情,这里有海有酒有沙滩,的确是再合适不过了。

    “有没有一种我们成了电灯泡的感觉”苏锐低声说道。

    也不知道那一男一女是没看到角落里的苏锐和宋雪娇,还是压根就不在意,他们的动作已经越来越大,这还没走到座位上呢,女人的双手就已经搂住了男人的脖子,强烈的索吻。

    而男人一边狂吻着女人,一边双手覆盖在她的臀部之上,那动作那力道,看起来也是久经沙场。

    宋雪娇完全看不下去,别过脸,低声说道:“真是有伤风化”

    “人之常情而已?!彼杖衩凶叛劬绦醋藕孟罚骸爸皇?,我怎么感觉这男人看起来有点熟悉”

    宋雪娇本能的再次抬起头,似乎也觉得这男人的身影有些熟悉之感,仿佛是为了印证她的话似的,那个穿着暴露的女人已经娇.喘吁吁地说道:“毅搏哥哥,就在这里要了人家,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