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两个人刚刚到餐位上坐好之后,一个修长而窈窕的身影款步而来。

    只有看到她,才能真正的理解,华夏的古典旗袍竟然能够如此衬托出一个女人的身材与气质,多之一分则胖,少之一分则瘦,简直是完美的比例。甚至看到的人都会有种感觉,这个女人仿佛天生是为旗袍而生的。

    唯有秦悦然。

    这位君澜女王正款步走来,一双完美长腿吸引了无数人的目光。

    她早已看到了苏锐,脸上挂着极有亲和力的笑容,心中却在冷哼:“真是的,又在这里泡妞?!?br />
    自从上次和苏锐在天台互相吐露心声、成为志同道合的战友之后,秦悦然对这个男人便再也没有一丝一毫的心理隔阂,怎么说两个人也是互相拥抱过几次的。

    甚至在秦冉龙的眼里,苏锐早就已经推倒了她姐,成为了他的姐夫。

    “不知道宋小姐和苏先生过来,真是有失远迎啊?!鼻卦萌灰谎劬腿铣隼春芫妹换啬5乃窝┙?,作为别人口中的君澜女王,认识所有大家子弟几乎是她的必备功力。

    只是,秦悦然有些疑惑的是,宋雪娇怎么会和苏锐在一起

    哼,这个讨厌的家伙魅力还真大,无论是林家大小姐还是宋家大小姐,都围着他转呢

    听到秦悦然这样讲,宋雪娇下意识的看了苏锐一眼,看来这个苏姓男人的名头还不小,至少能够被君澜女王记住??蠢?,自己离开宁海那么久,已经发生了很多事情啊。

    “今天刚到宁海,和苏锐一起吃个饭,如果秦小姐有时间的话,一起用餐如何”宋雪娇不失礼数的问道,这个色彩浓烈的女人一笑起来还是蛮好看的。和身着青花瓷旗袍的秦悦然站在一起,一个如水,一个似火。

    “宋小姐太客气了?!鼻卦萌煌低得榱怂杖褚幌?,笑道:“由于苏先生是我们的金卡会员,我给二位准备了一瓶顶级红酒,服务生待会儿就会取过来?!?br />
    宋雪娇再次诧异的看了苏锐一眼,然后继续保持亲切的笑容:“不知道秦小姐和苏锐是怎么认识的呢”

    秦悦然还没来得及想好该怎么回答,苏锐就已经抢先答道:“我们很熟的,那天晚上还是我搂着她”

    苏锐还没说完,就已经被秦悦然掐住了脖子

    后者真的有种想要把他立即当场掐死的冲动

    宋雪娇无论如何都没想到,平日里一贯落落大方的秦悦然,竟然会做出这种动作来

    “你想谋杀亲夫吗”苏锐被掐住脖子,却似笑非笑的说道,当真是贱之又贱。

    注意到宋雪娇的注视,秦悦然这才知道自己失态了,精致的俏脸瞬间布满了红晕。

    “你给我等着?!鼻卦萌辉俅魏莺莸闪怂杖褚谎?,然后对宋雪娇说道:“宋小姐,这次真是不好意思了?!?br />
    说罢,秦悦然连忙转身离开,竟有种落荒而逃的模样。

    苏锐则是盯着她的背影,得意的一直乐个不停。

    “看来,你和秦悦然的关系很亲密呢?!彼窝┙靠醋潘杖竦难?,若有所思。

    “还行,比你想象的还要亲密?!彼杖窕卮鸬?,如果秦悦然听到这句话,绝对会当场晕倒。

    “可是,你知道她的真正身份么”宋雪娇的目光闪烁了一下。

    “我没兴趣知道?!本」芩杖衩靼浊卦萌皇鞘锥记丶业乃男〗?,但是却不想如实告知宋雪娇,他没有和宋家小姐探讨这个问题的兴致。

    苏锐交朋友,只看能不能谈得来,只看彼此的价值观一样不一样,和家世背影身份之类的东西没有半点关系。

    可是,宋雪娇似乎还有点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不休的意思:“你不知道她的未婚夫是谁”

    果然,问题的关键来了。

    这一次,苏锐还真的不知道答案。

    “我又不打算娶她,当然没兴趣知道她的未婚夫是谁?!?br />
    宋雪娇闻言,几乎被憋的说不出话来。

    苏锐瞥了宋雪娇一眼,似笑非笑地说道:“当然,我知道你的未婚夫是谁,也不代表我想娶你?!?br />
    宋家大小姐几乎要被苏锐的毒舌给气的暴走了

    遇到这么一个极品的谈判对象,实在是太棘手了

    苏锐这绝对不是在开玩笑,而是在不经意间扰乱她的心境和部署

    花了足足两分钟的时间来调整了一下心情,宋家大小姐终于开口说道:

    “苏锐,我们天祥集团和必康是宁海制药企业的两大巨头,合则两利,分则两害,我认为这样的道理你应该比我更明白?!?br />
    不管苏锐能不能做的了主,宋雪娇都要尽自己的努力来达成和解。

    如果真的硬碰硬拼到底的话,天祥集团就算输,也同样能把必康给耗尽吸干,即便对方胜了,也顶多是个惨胜而已。对于这一点,宋雪娇还是非常自信的。

    但是,这并不代表,他们宋家愿意接受这样的结果。

    “我当然明白?!彼杖竦档溃骸翱墒悄愕牡艿芎湍憷习秩床幻靼??!?br />
    宋雪娇的眉头轻轻一皱:“不知道苏锐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你是在把责任往宋家人身上推吗”

    苏锐的脸也冷了下来,眼睛中透出一股冷芒:“宋小姐,你这句话说得就有些伤感情了,如果不是你的宝贝老弟天天找事,如果不是你的老爹把事情做绝,我那么好脾气的人会做出这样的举动林傲雪那一心埋头科研的性子会甘心看到必康和天祥集团两败俱伤”

    宋雪娇的表情一滞。

    她似乎意识到,是自己说错话了。

    老弟宋亿利的性格她比谁都要清楚,从小时候起就张扬跋扈无恶不做,争风吃醋更是家常便饭,甚至宋雪娇都可以猜到,宋亿利一定是因为林傲雪才和苏锐发生了矛盾。

    尽管她早就猜到了原因,却一直不愿意往这方面去想。

    只是,苏锐说自己的父亲把事情做绝,这是怎么回事

    现在的情况特殊,宋雪娇自然可不能表现出自己对事情的经过一无所知,事实上她本来就是没有经过父亲的同意就约了林傲雪吃饭,甚至宋天祥到现在还不知道自己的女儿已经来到了宁海。

    “有些时候,女人还是不要太聪明的好?!彼杖窨醋潘窝┙康谋砬?,略带嘲讽的一笑:“没有男人会喜欢比自己还要聪明的女人,我想,蒋家的那位少爷应该也是一样?!?br />
    宋雪娇没想到苏锐会这样说:“苏锐,你这是什么意思”

    “既然知道今天晚上要和你一起吃饭,我自然得把吃饭对象的情况调查个清清楚楚,否则的话,面对你这样聪明的女人,我极有可能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br />
    “这句话貌似有些太过奖了吧?!彼窝┙坎⒚挥幸蛭杖竦摹翱浣薄倍芯醯饺魏蔚母咝?,两个人的对话从始至终都充满了浓浓的火药味。

    苏锐的手指轻轻敲击着桌面,眼睛中的表情似笑非笑:“其实,蒋家并不同意你和蒋毅搏的婚事,对不对”

    宋雪娇的眉头再次皱起,这种不同意婚事的意向也只有几位长辈隐晦的表达出来过,而这个苏锐又是怎么知道的

    似乎是看出来了宋雪娇的想法,苏锐笑眯眯的说道:“其实这不难猜出来,以你蒋家未来孙媳妇的身份,只要搬出来蒋家任何一位长辈出面,或者请蒋毅搏出来说句话也行,必康为了不得罪蒋家,肯定就会收手,可是,你没有?!?br />
    宋雪娇攥紧了手。

    “我们姑且认为你是要强,可是,你一个未来的孙媳妇,为什么要如此要强有婆家的势力不借助,偏偏要亲自出面,这不是事倍功半没事找罪受么”

    苏锐并没有停顿一下,去观察宋雪娇的表情,而是继续说道:“原因很简单,因为你不想别人看不起你?!?br />
    宋雪娇的指节已经发白。

    “你在意你的男朋友,你不想让蒋家看不起你,不想让他们看不起宋家,如果真的借助了蒋家之手,那么你们结婚的阻力会更大?!?br />
    说到这儿,苏锐直视着宋雪娇的眼睛:“美丽的宋小姐,我说的对吗”

    宋雪娇松开紧紧攥着的手:“就算你说得对,但那又怎样有什么意义”

    “你很要强,从这一点我能够看的出来,你很想要嫁进蒋家?!?br />
    宋雪娇没有讲话,一贯强势的她开始发现,自己在这个男人的面前,真的占不到任何的便宜,似乎已经在言语上完完全全的陷入了被动。

    “可是你根本没想过,你在要强的时候,却忽略了另外一个至关重要的点?!彼杖窳成系奈⑿艿?,眼睛里透出精光,就像是胜券在握的模样。

    “什么事情”宋雪娇隐隐感觉到有些不太妙,和这个苏锐谈判,从一开始就落入了被动之中,而且这种被动从头到尾都没有扭转。

    “身为蒋家第三代的杰出人物,蒋毅搏虽然远在国外,但是不可能不知道你们宋家所遭受的困难?!?br />
    苏锐的笑容犹如魔鬼一样,让宋雪娇的心瞬间沉到谷底:“可是,到现在为止,他有打过一个电话给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