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行?!彼窝┙扛纱嗬涞木芫怂净奶嵋?。虽然,这个提议看起来颇为的有效。

    “我和蒋毅搏的关系,在蒋家内部有不少反对的声音,如果这个时候还把这种消息告诉他,如果传进了蒋家其他人的耳朵里,那么他们将会全力阻挠,能够破坏蒋毅搏的心情,想必他们是乐见其成的?!?br />
    “我就搞不明白了,毅搏少爷好歹也是蒋家第三代中的红人,为什么结个婚都要受到那么多的阻力”

    “越是大家族,争斗就越多,就算外敌来了,也不会铁板一块?!彼窝┙坷砹死硗贩?,这个简单的动作都显得如此风情万种。

    “我还是不能理解?!彼净雌鹄从行┛嗄眨骸盎购梦抑皇歉隼习傩?,不然每天的脑子都要被勾心斗角给烧糊了?!?br />
    “如今,蒋毅搏远在国外,名义上是负责蒋家的所有国外业务,看起来很受到重用,可是一年半载都不能回国几次,这边就算天塌了都不知道?!?br />
    宋雪娇忽然失去了说话的兴致,看着窗外缓缓移动的钢铁洪流,一股黯然之感渐渐涌上了她的心头。

    每一次回到这个城市,都会给她一种不一样的感觉。

    “必康必康”宋雪娇一边念叨着,一边打了个电话。

    既然回来了,那么就要立即一针见血吧

    林傲雪正在办公桌前喝着花茶,苏锐则是坐在沙发上好整以暇的闭目养神。

    “你拼了那么多的资源,烧了那么多的钱,就是为了帮我报复宋家人”

    林傲雪的手指抖了一下。

    原来,自己所做的那些事情,并没有瞒得过他,这个讨厌的家伙竟然什么都知道。

    苏锐睁开眼睛,看着几乎没多少表情的林傲雪,笑眯眯地说道:“看不出来,我在你心里的地位竟然如此重要啊?!?br />
    有些事情,一旦说出来就没有多少旖旎的感觉了,就比如现在,林傲雪很想把手里滚烫的花茶泼到苏锐的脸上。

    “我才不是为了你,这和你没有一点关系?!绷职裂┑纳粢谰善骄?。

    苏锐嘿嘿乐道:“其实吧,你不说,我不说,咱们两个心里都明白,这层窗户纸还没到捅破它的时候?!?br />
    林傲雪低下头,双手攥在一起,淡淡说道:“我想”

    “你想干嘛”

    “我想掐死你?!?br />
    两个人就这样有一句没一句的斗着嘴,也很是自得其乐。林傲雪已经发现,虽然每次苏锐都会把她给气的不行,但是如果有一天不这样的话,她会感觉到很不习惯。

    这是一种慢性.毒药,中了毒的人会在不自觉间越陷越深。

    苏锐嘴上虽然在笑,但是心里却有些感动,一个女人不声不响的就为你做了那么多事情,你怎能不动容

    必康和天祥集团之间的全面开战,将会对整个行业都产生巨大的影响,稍有不慎就是粉身碎骨的境地,林傲雪为了给自己报仇,竟然赌上了必康的未来

    感动之后,苏锐便轻轻叹息,貌似他这个本来就不知道期限的高难度任务,又被无限期的延长下去了。

    就在这个时候,林傲雪的手机响了起来??吹狡聊簧铣鱿至艘桓瞿吧怕?,她犹豫了一下,还是按下了接听键。

    “傲雪妹妹,好久不见了,我是宋雪娇,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彼窝┙恳槐咚底乓槐咝?,笑声如银铃一般,很是悦耳,从这笑声之中根本听不出她的心情如何。

    听到宋雪娇的名字,林傲雪的眉头微微皱了一下,冷淡的问道:“有什么事吗”

    林傲雪对宋雪娇的名字并不陌生,在前两年还曾经于一些行业协会的会议上见过面,不过,由于宋家人的表现实在是太不堪,林傲雪几乎已经在心里把他们全部拉黑。

    “傲雪,我已经很久没回宁海了,这次回来,听说必康和天祥集团之间发生了一点误会,我想,如果你晚上有时间的话,我们可以一起吃顿饭?!?br />
    宋雪娇的声音很悦耳,姿态摆的很低,当然,处于下风的一方如果继续摆出强硬的态势,别人只会认为他是个白痴。

    “我们之间没有误会?!绷职裂┖苤苯?,她对宋雪娇抛过来的橄榄枝没有任何接受的兴趣,有些事情已经发生了,无法改变,有些感情已经伤害了,同样也没法修复,有些战争,已经开打了,便没有任何停下来的道理。

    必康和天祥集团之间的战争,开启的时候有些突兀,完全没有任何征兆,但是,林傲雪却有着充分的理由。

    只是因为在她的眼里,宋家父子已然成为了敌人。

    对于敌人,就没有任何要怜悯的道理。

    “别挂?!?br />
    林傲雪没有和宋雪娇交谈的兴致,她正想挂电话的时候,苏锐忽然伸手把手机给拿了过来。

    对于这个举动,林傲雪没有任何的反感,在某些时候,她已经渐渐开始习惯苏锐替自己当家做主拿主意的感觉了。

    一个人太久,总会累的。

    “喂,宋雪娇?!彼杖裎⑿ψ潘档?。

    “你是哪位”宋雪娇的眼中流露出警惕的神色,她知道林傲雪一般情况下并不会和任何男人有接触,除了她的父亲。

    宋天祥在叫宋雪娇回来的时候,并没有告诉她具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后者自然也不知道苏锐的存在。

    “你可以叫我苏锐?!?br />
    “苏先生,请问你是傲雪的什么人”宋雪娇努力压制住心里翻涌的疑问和不快。

    被林傲雪这么冷淡的回绝,又被这个男人如此无礼的接话,她自然很不爽。

    “我是她什么人”苏锐扬了扬眉毛:“我是她男人?!?br />
    林傲雪闻言,差点把杯子给摔在地上。

    电话那端的宋雪娇也差点被口水呛到这个消息太让人震惊了,什么时候听说林傲雪竟然有男人了不是坊间都疯传她对男人不感兴趣的么

    看到林傲雪的模样,苏锐讪讪一笑,连忙改口说道:“那啥,少说了几个字,我是站在她身边的男人?!?br />
    林傲雪实在太无奈了,干脆趴倒在桌子上,把头埋在手臂间,以往的她很少会做出这种不够严肃的动作,但是现在看来,如今的林傲雪真的多出了很多小女儿的风情。

    宋雪娇仔细的思考了一下,终于确定苏锐不是在开玩笑:“我在邀请傲雪晚上一起用餐,麻烦苏先生帮我征求一下傲雪的意见吧?!?br />
    “不用征求?!彼杖窨戳肆职裂┮谎?,说出了一句让宋雪娇差点暴走的话:“她不去?!?br />
    “你可以替她做决定吗”宋雪娇强忍着心中的不满,努力保持着语气的平静。

    “当然可以?!彼杖裾庖淮胃久豢戳职裂?,淡淡地说道:“我是这个世界上唯一可以替她做决定的男人?!?br />
    听到这句话,林傲雪的脑袋中轰鸣一响,她看着苏锐,眼神略显复杂,一抹微不可查的淡淡羞红悄然爬上了她的面庞。

    而电话那端的宋雪娇显然也被这个结果给吓到了,她花了足足十秒钟才消化掉了这个消息。

    “我说过了,我想邀请傲雪共进晚餐,能麻烦苏先生再次帮我转达一下吗”宋雪娇再次说道。

    “我说过了,她不去?!?br />
    苏锐说到这儿,话锋忽然一转:“但我去?!?br />
    林傲雪并没有问苏锐为什么要去,经过了那么多事情,她知道苏锐这样做,一定有他的道理。

    说完这一句,苏锐又提出了一个条件:“但是,晚餐的地点由我来定?!?br />
    “还有一个下午,貌似还能够做很多准备工作?!惫伊说缁爸?,苏锐的眼睛微微眯了眯,然后拨了一个号码。

    “马塔,我是阿波罗?!?br />
    把林傲雪护送回家,苏锐便驱车赶往君澜凯宾酒店,貌似宁海一些有钱人家请客,都喜欢把地点放在这里。

    他把晚餐的地点定在君澜,也不知道到底是出于什么目的。

    把地点告知了宋雪娇之后,后者立刻就联系酒店,订好了位子,看起来请客的诚意很足。

    一提到这间酒店,苏锐就想到秦悦然的超级美腿,上次和这位极品长腿美女在天台上相拥着睡了一夜,这感觉还真是不错。

    远远地,苏锐就已经看到了坐在大厅沙发上等候的宋雪娇,就像看到了一团跳动的火。

    浑身上下都是红色,红色的衣服和雪白的肌肤形成鲜明的对比。

    就像是雪地上的血。

    这样的女人,会不会显得太浓烈了一点

    宋雪娇也看到了苏锐,很显然,她并不觉得这个能够让林傲雪倾心的男人有什么超出常人之处,如果硬要从外表上找出一些优点的话,只能说他的眼睛比起别人来要明亮的太多。

    到现在她还在怀疑,苏锐是不是有资格代表林家来做决定。

    “你比我想象中要漂亮?!彼杖裎⑿ψ潘档?,显得彬彬有礼。

    “我也是这么想的?!彼窝┙康故呛敛豢推?,虽然语气不怎么友好,但是脸上的笑容却让人感觉到很舒服。

    “漂亮女人都很自信,而你却是自信中的自信?!彼杖癯蹩吹秸飧雠?,并没有多少的恶感,看起来修养应该还不错,浑身上下透着浓浓的自信意味,应该属于女强人的类型。

    否则的话,宋天祥也不会选择在这个时候把女儿给找来帮忙了。

    “我订了海边观景露台的位子,咱们边吃边聊吧?!彼窝┙坷衩驳淖隽烁鍪质?,她现在对苏锐也并没有什么恶感,这位宋家大小姐对于自己的身材和容貌都极为自信,否则也不可能把那么多富家子弟迷得神魂颠倒。

    可是这个苏锐在看到自己的时候,眼中并没有任何的,甚至连余光都没有在某些部位停留一下。

    也正因为如此,一向观察力入微的宋雪娇不禁嗅到了一丝危险的味道来这样的男人,可不好对付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