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薛如云离开,苏锐还处于怔怔出神之中。

    蜻蜓点水的一吻,两人的唇一触即分,薛如云的身形飘转而去,留给苏锐一个无限美好的背影。

    只是,她为什么要亲自己

    苏锐一直在思考原因,但终究没有想出来,最后只能把原因归结为自己的个人魅力太大。

    不管原因到底是为何,刚才那轻轻一吻的感觉,确实让人有些陶醉。

    想了想昨天晚上的事情,苏锐不禁觉得自己有些火烧火燎。

    就在这个时候,他的手机响了起来。

    看到来电,苏锐的眼睛释放出来一丝冷芒。

    “怎么样,南海的事情,有结果了么”想着南海发生的绑架事件,苏锐的好心情瞬间被破坏了。

    “还没有调查出来?!钡缁澳嵌说纳粲行┪?。

    “你们是干什么吃的不是号称最厉害的部门么这点小事都调查不出来”

    “没有任何征兆,没有任何活口,在这方面你也很在行,你肯定明白其中的难度?!?br />
    苏锐当然不会赞同这样的话:“我连对手是谁都不知道,你让我怎么办就算难度再大也要查出来,我不可能一直处于被动挨打的境地”

    说罢,苏锐直接挂断了电话。

    而此时,在天祥集团的总部大厦里,左边脸上全部是细小伤疤的宋亿利正坐在他老爸的豪华办公室中,休养不过个把星期而已,他就要强行出院。

    此时的宋亿利再也不复之前的翩翩公子模样,由于脸上有缝针,因此伤疤看起来有些恐怖,让整个人的气质都为之一变,显得愈发阴沉,让人不可接近。

    由于肾脏被苏锐打爆了一个,现在手术之后的宋亿利几乎很难直起腰,走起路来也要小心翼翼,轻手轻脚。

    每每想到这一点,宋亿利就觉得自己心里堵得慌,无限的怨气充塞了他的整个脑海

    “为什么那么早出来为什么不呆在医院里好好养伤”

    坐在对面的宋天祥看着阴沉的儿子,脸上全然是复杂之色。无论这个儿子再不堪再混蛋,也是他的亲生儿子,是他唯一的接班人??吹剿涑闪讼衷谡飧鲅?,宋天祥的心情又怎么会好

    可怜天下父母心,即便宋天祥清楚的知道,儿子的受伤基本上是他咎由自取,可是宋天祥绝无可能坐视不理,后来他亲自出面买通宁海市局的几个警官、把苏锐弄进警察局,就是最好的证明。

    不过很可惜的是,自从那次事件之后,宁海市局的几位警官就再也没联系过他,无论宋天祥送礼还是请客,对方根本就不愿意再见面,这些关系算是彻底断掉了。

    “我要报复?!彼我诶纳糁型缸藕堇?。

    现在的他恨不得把苏锐给碎尸万段,如果不用最残忍最疯狂的手段把他折磨致死,宋亿利根本不可能消解心头之恨。

    “宁海市局都没有困住他,你还想怎么办”宋天祥的年龄渐渐大了,很多争斗也不想再参加,上一次动用警局的关系来帮助儿子报仇,也是他时隔多年以后的第一次出手。

    “你再打个电话问问情况吧?!彼我诶遣坏交坪硬凰佬?,他重重的捶了一下桌子,有些阴狠的说道:“如果明面上的事情行不通,我就用黑的?!?br />
    “万万不可”宋天祥一听说儿子又要动用他在黑道方面的关系,顿时着急了。

    “你快问,现在就问”

    宋亿利对自己的老爸真是没有一点尊敬的意思,他的眼睛血红血红的,看起来有些骇人。

    宋天祥深深知道自己儿子不见棺材不掉泪的性格,他长长的叹了一口气,然后拿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

    这个号码的主人,正是现任宁海市公安局局长陈志山。

    此时,后者正在办公室里和罗飞良聊着天。

    “罗局长,对于方全阳副局长的处分结果已经出来了,市局领导班子也经过了一系列讨论,最终决定给予他党内警告处分,记过一次,至于马东方等人,则是记大过一次,留职查看?!?br />
    这个领导班子的讨论,罗飞良并没有参加,他是故意而为之,就是想看看这局里的态度。

    “罗局长,你看这处理结果怎么样”

    陈志山抹了一把头上的汗水,都已经是快六十岁的人了,还显得有些忐忑,自从这个中年副局长空降宁海之后,他陈志山就隐隐成了宁海市局的二把手,什么事情都要率先“请示”他才行。

    “陈局长,我认为这件事情的性质极为恶劣?!甭薹闪嫉氖种盖崆岬那没髯抛烂妫骸巴狭四敲淳?,才出来这么一个结果”

    陈志山再次擦了擦汗:“罗局长,我认为这个处分对于方局长已经很严重了,他的政治前途也因此而有了污点,以后再也没有提拔的机会了?!?br />
    “提拔他这种人,还想着继续所谓的政治前途开什么玩笑”罗飞良表情严肃,语气凝重的说道:“陈局长,实话告诉你,我这次来到宁海市局,别的工作一概不插手,但凡是涉及到苏锐的事情,绝对不能有一星半点的差池?!?br />
    陈志山的层次不够,觉得很难想象也很难理解,这个苏锐究竟是个什么身份,能让上面如此的大力关注

    “罗局长,你的意思是,如果这个苏锐在宁海的地界上杀了人,我也要对他无罪释放”

    “杀了人那就要请示上级了?!甭薹闪祭湫?,但却摇了摇头,没有给出一个肯定的答复。

    这位爷在五年前的冲冠一怒,流了多少血如果他真的在宁海因为某些事情而杀人,宁海市局肯定也是管不了的

    这正局长当到这个份上,也是够憋屈的了。

    就在这个时候,陈志山的手机响了起来。

    他看了看号码,脸上的表情瞬间变得有些复杂。

    “怎么了,陈局长”

    罗飞良看出来他的表情不太对,站起身来,道:“如果我在这里影响你接电话的话,我可以出去?!?br />
    “不用不用?!背轮旧搅棺∷?,然后面色严肃的按下了接听键。

    那一端的宋天祥看到电话被接通,不禁长长的出了一口气看来,这条线还是没有断。

    “陈局长,我是宋天祥?!?br />
    “宋董事长,你有什么事吗”陈志山的话语显得很冷淡。

    听到“宋董事长”几个字,罗飞良的眉毛轻轻的皱了皱,一股精芒从眼中释放了出来。

    宋天祥的笑容不变:“是这样的,陈局长,咱们也好久没聚过了,不知道今天晚上你有没有时间,我在醉仙楼备下一桌,请你光临呢?!?br />
    陈志山冷淡的回答道:“宋董事长,你是不是想要打听关于苏锐的事情”

    没想到陈志山竟然把话说得如此直白,宋天祥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是讪讪的笑了笑。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劝你还是打消这份心思吧,希望你从此以后也不要再打我的电话,我要退休了,也不想再掺和这些事情?!?br />
    说罢,陈志山直接挂断了电话。

    罗飞良看着他,微微点了点头,很显然,这个陈局长在关键时刻还是很会站队的。

    “刚才给你打电话的,就是天祥集团的董事长宋天祥么”

    “正是他?!背轮旧降哪抗馍亮松粒骸八恢闭攵运杖??!?br />
    “那就很简单了?!甭薹闪妓档溃骸凹热淮巳嗽粜牟凰?,那我就要帮苏先生免除后患?!?br />
    听到这话,陈志山控制不住的浑身一颤。

    “罗局长,你身为警察,这样做,合适吗”

    “有什么不合适再说你又不知道我要做什么?!甭薹闪伎戳怂谎?,淡淡笑道:“不杀人不放火,你担心什么”

    陈志山当然担心,他怎么看罗飞良上官墨几个人都不是善茬,他们不杀人不放火开什么玩笑,那天可就是他拿着枪口指着自己的脑门还差点用一颗子.弹要了方全阳的命

    “我只需要用一下局里的经侦大队?!甭薹闪妓档?。

    “经侦大队”陈志山似乎意识到罗飞良将要采取什么措施了。

    “不错,天祥集团经营了那么久,在经济方面不可能一点问题都没有?!甭薹闪祭湫α艘幌拢骸懊魈煳揖妥橹ぷ髯榻ぬ煜榧?,现场办公?!?br />
    陈志山不禁有些急了:“罗局长,你身为市局的副局长,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就这样做,实在不合规矩”

    “规矩”听到这两个字,罗飞良脸上的冷笑更重:“这两个字在我的字典里从来不曾出现过?!?br />
    听到这句话,陈志山的表情有些颓然,罗飞良这句话,无疑已经给苏锐在宁海的所有行为展开了一个大大的?;?伞这样的举动已经严重的违反了相关的办事流程

    “如果天祥集团一点问题都没有,那么我查了也是白查,他们也不用紧张兮兮?!甭薹闪技绦档溃骸暗?,如果他们自己的屁股都没有擦干净,那可就怪不得我了”

    听到这句话,陈志山的表情顿时凝滞,他知道,罗飞良几人,确实是没有任何规矩可以讲的疯子。

    他不知道的是,那个叫苏锐的男人,比他们更加没有道理可讲他是为了打破规矩而生。

    “我马上调集经侦大队开会,会给天祥集团发个通知,明天早晨八点钟,准时进驻天祥的总部大厦?!?br />
    说完之后,罗飞良便转身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