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南阳省有个朋友,如果你去的话,可以找他帮忙,如果他的地位还像往常一样,应该可以帮到你?!彼杖竦难劬γ辛艘幌?,声音有些悠远,似是回忆起来什么往事。

    “好?!?br />
    对于这样的帮助,薛如云自然不会拒绝。

    她再一次举起酒杯:“怎么感觉我欠你的越来越多了?!?br />
    苏锐先干为敬,把杯子重重的顿在了桌子上:“欠的都不用还了?!?br />
    喝了酒,自然就会觉得很热,薛如云脱掉了她的小西装,露出来里面的乳白色无袖连衣裙。

    雪白的脖颈,汹涌的浪涛,尽入苏锐的眼帘。

    苏锐口干舌燥,只能再喝一口酒来解解渴,可是却越喝越渴。

    薛如云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似乎很喜欢看到苏锐的这般窘态。

    喝了那么多高度白酒,她的头已经很晕了,可是说话的兴致却越来越浓。

    当然,薛如云的酒品看起来还算不错,并没有干出什么酒后脱衣的事情,不然可就便宜了苏锐这个大色狼了。

    一般人在酒后都会非常有聊天的兴致,平时不能说也不敢说的话,会借着酒劲,全部都说出来。

    存在即为合理,酒精这个东西,总有它的好处。

    感情到了,就越喝越想喝了。酒逢知己千杯少,这是个非常简单的道理。

    薛如云举着杯子,看着有点头重脚轻,撑着桌子站起来,摇摇晃晃地都有些重心不稳了。

    “你头晕就别喝了?!彼杖裣胍酒鹕砝捶鏊话?。

    可是薛如云却端着酒杯走过来,一把把苏锐按在凳子上

    接下来,她的动作让苏锐目瞪口呆,身体完全僵硬

    “难得喝的那么痛快,今天我要好好的醉上一场?!彼低?,薛如云竟然抬起一只脚,跨过苏锐,就这样面对面的坐在了他的大腿上

    这种姿势可是暧昧之极的,由于薛如云现在穿的是一件薄薄的裙子,苏锐几乎能够清楚的感觉到那美妙至极的触感

    美人在怀中,他的小腹瞬间腾起一股火苗来,这火苗的温度很高,火遇到了酒精,越烧越烈,让他整个身体都处于灼热的状态来

    这种姿势让薛如云的高耸山峰几乎贴到了苏锐的脸上,一股诱人的淡淡体香钻进了他的鼻孔中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还不推倒,算不算是个正常男人

    低头看了看薛如云的白皙大腿,苏锐咽了两口吐沫,身体依旧僵硬,两只手撑开,有些艰难的说道:“妖精,咱们好好的喝酒,为什么要这样”

    薛如云似笑非笑,眼中的妖媚神情似乎能够将人的骨头给弄酥了。

    她微微低头,和苏锐几乎鼻尖贴着鼻尖,口中喷吐出来的馨香气息混合着酒精的味道,打在苏锐的脸上,让他简直不能自已。

    “你对姐姐不感兴趣吗”薛如云端着酒杯,抿了一大口,说道。

    “感兴趣?!彼杖袼档氖鞘祷?。

    开什么玩笑,对于男人这种下半身动物而言,见到薛如云这种极品御姐,怎么可能不感兴趣怎么可能不去幻想和她之间发生一些极为旖旎的事情

    这种本能反应完全不是精神能够支配的了的

    “既然感兴趣,怎么你现在还那么老实”

    薛如云一只手伏在苏锐的肩头,一只手端着她喝过的酒杯,送到了苏锐的唇边。

    “妖精,你喝多了?!彼杖窀芯踝约旱牧街皇侄济挥械胤娇梢园卜帕?,是该放在薛如云的后背上,还是该放在臀部上

    这真的是个很难取舍的问题

    想了半天,苏锐还是决定把两只手自然垂下,他还是靠着强大的精神力战胜了本能。

    “我没有喝多,我现在还很清醒?!?br />
    薛如云的两只眼睛中放出亮晶晶的光芒,她把杯中的酒倒向苏锐的嘴里,后者不得不喝。

    只是,用薛如云使用过的酒杯来喝酒,感觉怎么那么异样

    这酒的味道怎么感觉比起平时来撩人很多

    酒不醉人人自醉。

    “所有喝多了的人,都认为自己是没喝多的?!彼杖衽刂谱抛约荷硖迥诓孔バ哪痈蔚难餮鞲芯?,努力不让自己的眼睛陷入薛如云的诱惑之中,无论怎样,他都要保持清醒。

    “清醒”这两个字,对于苏锐很重要。

    “我还可以再喝一瓶?!?br />
    薛如云支起身体,又倒满了一杯,一饮而尽。

    要是照着这个喝法进行下去,那么早晚都要酒精中毒的结果。

    苏锐正想抢下她的酒杯,可是薛如云却忽然看着他的眼睛,非常认真地说道:“苏锐,我那么久那么久都没有彻彻底底的醉一场,今天让我喝醉一次,好不好你能帮我这个忙吗”

    这语气之中,甚至带着一丝恳求的味道

    能不能帮我这个忙

    连喝醉都要恳求别人帮忙。

    看着她真挚的眼神,苏锐心中一动,鬼使神差的点了点头:“好?!?br />
    苏锐有些疑惑,为什么,她这样的眼神,会让自己有一丝心痛的感觉

    从小到大,薛如云的心中积压了太多太多的事情,围绕她四周的都是嘲讽的眼神,都是冰冷的话语,唯有母亲的守护,才是她的安宁所在。在当时的她看来,为了母亲而奋斗,让母亲的生活过的好一些,彻彻底底地脱离开薛家的控制,就是她坚持活着的意义。

    可是,母亲本来就体弱多病,多年积劳成疾,还没有等到薛如云真正的让她过上好的生活,便带着终生遗憾撒手归去。

    在那以后,薛如云才发现,自己一切的奋斗都没有了意义。

    她没有可以信任的人,没有可以交心的朋友。冰冷的世界让她渐渐的合上心扉,也让她懂得用面具来伪装自己。

    每一个男人都痴迷于她的美色,都幻想着能够和她有一夜风流,可是,却没有一人能够走进她那扇紧闭的心门。

    “我几乎没有醉过?!毖θ缭魄崆崦蛄艘豢诰?,然后把酒气喷在苏锐的口鼻上。

    这是一种极为不尊敬的举动,可是在单身男女如此近距离贴面相处的情况下,这种举动就极其具有撩拨意味。

    两个人的鼻尖相距不过五公分而已,这是个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距离。

    苏锐看着近在咫尺的诱人红唇,看着那精致的面容和细腻的肌肤,喉咙再次上下滚动,这是他在强行控制着自己。

    “我也没有醉过?!彼杖袼档?。只不过他从不喝醉的原因和薛如云完全不一样。

    薛如云继续道:“我所说的醉,就是那种大醉特醉,能够让人忘掉一切的那种醉,醉的昏天黑地,醉的不省人事。我非常非常非常想体会一下那种彻底醉了的感觉?!?br />
    薛如云连续说了三个“非?!?,足以表明她内心中对这件事情是怎样的渴望。

    “你还能用成语,看来喝的也不是太多?!彼杖袂妨艘幌律碜?,他觉得腿有些麻了。

    薛如云的美目看了他一眼,柔媚的笑道:“弟弟,你说的冷笑话,可真是一点都不好笑?!?br />
    苏锐不禁有些憋闷大姐,你这到底是喝多了还是没喝多

    不过,苏锐却还是被薛如云的话吸引了,她究竟遭受过多少黑暗的东西,才如此想要彻彻底底的醉一次

    上一次在麦克斯酒吧,第二天是妈妈的忌日,薛如云也说想要醉一次,但是喝的并不是太多,远远不及这一次的十分之一。

    “你知道我为什么一直都没有醉过吗”薛如云忽然问道,她的脸上带着笑容,只是这笑容看起来带着些凄凉而寂寞的味道。

    苏锐感觉自己的心脏又被刺痛了一下。

    “为什么”

    “因为我找不到可以在我喝醉以后能把我送回家的人?!毖θ缭频难劬χ兴淙幻髁?,但带着动人的哀伤。

    “我一个人,喝醉了怕别人对我不轨,怕自己的举止不雅?!蓖6倭艘幌?,薛如云继续说道:“更怕一个人会找不到回家的路?!?br />
    喝醉了,一个人会找不到回家的路。

    听到这句话,苏锐感觉到一种无边的寂寞,他伸出手去,放在薛如云的肩头,柔软细腻的肌肤入手,他却没有任何的的本能冲动,而是看着对方的眼睛,很认真的说道:“现在,我在这里,我送你回家?!?br />
    薛如云看着苏锐那同样亮晶晶的眼睛,微笑着把杯中的酒一口喝干,说道:“所以,这才是我想要喝醉的原因?!?br />
    因为我遇到了一个能够送我回家的人。

    接下来,两人的喝酒速度开始慢慢放缓,要是照着这样喝下去,不出半个小时,薛如云就会醉的不省人事,还怎么倾诉,怎么聊天

    只是,薛如云依旧保持着双腿分开坐在苏锐大腿上的姿势,在她做转身倒酒或者欠欠身体这种姿势的时候,都会和苏锐的某些部位有着亲密接触,这让后者痛并快乐着,某些本能的反应,真是想压也压不下来。

    不过这样也好,本来弥漫在两个人周围和心间那浓浓的悲伤感怀的气氛,被这旖旎的意味给冲淡了不少。

    “其实,姐姐认为自己的诱惑力还是可以的,至少从小到大,好多男人都趋之若鹜的来追求我,只是”薛如云停顿了一下,竟然抬起被连衣裙包裹着的臀部,用力的坐了苏锐的大腿一下

    :感谢神剑、教主、笑看红尘、下次改正兄弟的月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