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阳走到苏锐的面前,微微前倾着身体,恭恭敬敬地说道:“苏少,您看这样的处理方式,您还算满意吗”

    苏锐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让他们停下吧?!?br />
    李阳有些错愕,似乎没想到苏锐会做出这个决定,他转过身,高声喊道:“苏少饶你们一命,还不多谢苏少饶命之恩”

    耳光声立即停止,然后这些小喽啰们成片成片的跪倒在地

    “谢苏少饶命之恩”这声音整齐而响亮

    苏锐根本没有看他们一眼,而是走到薛如云的面前,看着对方那亮晶晶的目光,笑道:“妖精,现在没事了?!?br />
    薛如云又长又媚的眼睛里闪过不知名的目光,同样盯着苏锐的眼睛,说道:“你为了姐姐能够这样,姐姐我都想以身相许了呢”

    听到这句话,一旁的李阳连忙转过身去,眼观鼻鼻观心,装作什么都没听到。

    薛如云这种级数这种气质的大美女,对于李阳来说也是具有极为庞大的杀伤力,从这样的极品御姐口中说出“以身相许”的话来,哪个男人能抵抗的了

    苏锐被薛如云挑逗的都有种火烧火燎的感觉,不过当他看到后者眼中略带促狭的目光之时,立刻反应了过来这妖精又在戏弄自己

    苏锐可不会示弱,伸出手去,直接赏了薛如云臀部一个巴掌,那被窄裙包裹的臀部被打的颤了一颤,显示出极为不错的弹性。

    薛如云早就习惯了苏锐这样,也没有惊叫,只是有些脸颊微红的看着他,很显然,和苏锐比耍流氓,她真的是要甘拜下风的。

    李阳在一旁听得心惊肉跳,口干舌燥,他也想拍一拍薛如云的臀部,那该是一种怎样的爽感,可惜,这绝对是找死的行为。

    “苏少,您看这张浩该怎么处理”李阳聪明的问道,这绝对要请示苏锐。

    “你觉得呢”苏锐反问道。

    李阳的眉头突突一跳,他意识到,这又是苏锐在考验自己。

    “敢惹怒苏少,杀无赦?!崩钛艨醋旁蔚乖诘厣系恼藕?,恨声说道。

    薛如云的眉头微微一皱,似乎这有些出乎她的意料。

    在普通人的字典里,杀人永远是一个非常遥远的词汇,只有当特定的事情来临之时,他们才会发现,自己距离这个恐怖的词,竟然近在咫尺。

    冰冷的生活,总会让人们的心肠渐渐坚硬。

    苏锐摇了摇头:“惹怒我,并不一定要杀掉,我没那么残暴?!?br />
    李阳抬起了头,有些战战兢兢,难道说,自己拍马屁拍到了马蹄子上不会这么悲催吧

    “但是,他想要打我朋友的主意,这一点是不可原谅的?!彼杖竦难凵衿蛄搜θ缭?。

    李阳顿时明白了苏锐的意思,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道:“来人,把张浩给我拖上车再调一辆挖掘机来,把这个森林酒吧给我就地推平”

    薛如云闻言,想要说话,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看向苏锐的眼神之中满是复杂。

    得罪我没关系,得罪我的朋友就是不行。

    这句话彻彻底底的震撼到了薛如云,她忽然发现,自己需要重新审视和苏锐之间的关系了。

    在和这个年轻男人的相处过程中,自己貌似已经欠他的越来越多。

    只是,等到这欠债多的还不上的时候,又该怎么办又能怎么办

    薛如云不禁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体。

    当她意识到自己的想法时,不禁立刻脸红了起来,心中啐道:“薛如云啊薛如云,你胡思乱想什么”

    苏锐根本没注意到薛如云的小动作,他好像想起来什么,用手指点了点李阳,说道:“那什么张浩把我的车给砸了,你弄一辆全新的帕萨特,明天上午送到必康集团的门口?!?br />
    “请苏少放心,我一定完成任务”

    苏锐没有再管张浩父子的死活,也没有再理会李阳会不会真的调来一辆挖掘机,而是拉着薛如云的手,直接走出了酒吧。

    薛如云的美目看着苏锐,道:“弟弟,今天谢谢你?!?br />
    苏锐没好气的说道:“光口头感谢有什么用,也不来点实际的东西?!?br />
    “你想要什么实际的”薛如云的眼中再次露出促狭的笑意,不过当她想到苏锐会一手打屁股绝技之后,便立即收起了心中的想法。

    苏锐并没有问薛如云为什么来到此地,在他看来,后者这样做,一定有着她的理由,尽管此地很危险。

    “废了那么半天劲,我的晚饭还没着落呢?!彼杖衽牧伺淖约旱亩亲?。

    “这还不简单,姐请你?!?br />
    于情于理,苏锐都算是救了自己一命,薛如云怎么说都要表达一下谢意的。

    按理说,一男一女,如果要挑吃饭的地儿,总该找找什么西餐厅,来一场浪漫的烛光晚餐,可是这两个人却来到了一个川菜馆,要了一个只能坐两个人的小包间。

    薛如云点了几样招牌菜和一瓶白酒,看起来豪气干云:“为了表达我的谢意,咱们两个一人半斤,就这么对半喝了?!?br />
    “有个性,我喜欢?!彼杖褚话涯霉破坷床鹂?,又道:“不过这样的话,咱们两个谁开车回去”

    “管他呢,找个代驾不就行了?!毖θ缭魄拦破?,给自己和苏锐倒满。

    这一次性餐具,一杯就是二两。五十二度的高度白酒,喝半斤下去可不是什么容易事。

    此时的苏锐并没有觉察到薛如云有什么异常的情绪。

    “来,为了表达我对弟弟你的谢意,我就先干为敬了?!彼蛋?,薛如云直接端起杯子,一仰头,火辣辣的酒液便流入喉咙。

    苏锐看着她雪白的喉咙上下滚动着,不禁感觉到一种异样的性感。

    美女尚且如此给力,苏锐更不能怂了,他同样喝干了杯中酒。

    薛如云再次给他添满酒,也许是由于酒精的缘故,她的俏脸变得红扑扑的,眼睛中似乎都要滴出水来。

    “薛洋最近有没有找你的麻烦”苏锐挑了挑眉毛,又想起来那个大开杀戒的夜晚。

    那个夜晚,也让薛如云的人生方向发生了彻彻底底的转变。

    “一直没有,不知道是不是被你吓怕了呢?!毖θ缭圃俅味似鹁票?,眼波流转。

    “喝那么快干嘛”

    “表达我的谢意啊?!毖θ缭朴忠豢谄雀闪吮芯?br />
    两杯,已经接近半斤了这是喝酒还是喝水

    “谢意要这样表达吗”

    “你救了我那么多次,我以身相许都报答不了?!毖θ缭扑档?,喝的酒越多,她的眼睛就越发明亮。

    “以身相许,真的是个不错的主意?!彼杖竦难劬υ谘θ缭频姆拭郎聿纳侠椿厣思赶?,半真半假的说道。

    “你真这样想”薛如云媚眼如丝。

    “我想,我还需要一点勇气?!?br />
    “那我就帮你找点勇气来?!毖θ缭泼难廴缢康目戳怂杖褚谎?,打开门,叫来了服务员,道:“再来两瓶酒?!?br />
    “不行,这样喝下去,可是要发生混乱的?!彼杖裣胍棺⊙θ缭?。

    “没关系,酒逢知己千杯少,再说我也已经很久没喝了?!毖θ缭朴行┪Ⅴ傅乃档?。

    美人遇到酒,显得更加诱人。

    苏锐不禁咽了一口吐沫,他觉得自己的嗓子貌似有些干渴。

    “其实,我准备离开必康了?!钡诙烤坪韧?,薛如云有些语气幽幽地说道。

    苏锐很少见到这个飞扬的女人用这么低沉的语气说话,这表明她的情绪很不正常。

    “什么时候做的决定”苏锐放下了筷子,似乎对薛如云的决定并没有多少的意外,连原因都没有问,完完全全的意料之中。

    “就是在薛洋来到麦克斯酒吧捣乱的那一天?!毖θ缭魄崆崦蛄艘豢诰?,喝了那么多,她已经感觉不到辣了,整个食道都麻木了。

    当然,麻木的不止是食道,或许还有她的心。

    薛如云这一辈子只在两个城市呆过比较久的时间,一个是南阳,一个就是宁海,这里几乎相当于她的第二段生命,也是她新生的起点,如今就要告别离开,心中自然会有种种不舍。

    这一段旅程,遇到了好多事,也遇见了好多人。

    苏锐很明白薛如云的心情,在过往的许多阶段,他经常经受着这种离别。

    “辞职之后准备作何打算”苏锐看了看她的眼眸,眸光明亮。

    “公司已经注.册好了,我也利用以前的关系联系了几个合作伙伴,准备插手南阳省的对外贸易业务?!?br />
    “外贸么薛家旗下的几个公司都是南阳省的外贸大鳄,你这样去硬拼,或许不是什么太好的方法?!彼杖癯了剂艘幌?,道,“不是我给你泼冷水,如果他们觉察到的话,可以轻而易举的捏死你这个新成立的公司?!?br />
    “那就不让他们觉察到好了?!毖θ缭扑档溃骸澳愕牡P挠械览?,但是我不能因为这样就不去放手做,否则的话,永远不会成功,薛家就在那里,越来越庞大,如果我不去努力的话,后面的事情将会越来越难做,双方之间的差距也会越来越大?!?br />
    看着对面这个美丽妖娆却极为坚韧的女人,苏锐的眼中慢慢流露出赞赏的目光来,他的字典里面从来不曾有过“畏惧”二字,自然刚才的话也不是为了刻意打击薛如云,只是为了试探一下而已。

    他要看一看薛如云的决心,是不是如他之前所想象的那般坚强。

    还好,这结果没让他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