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苏锐而言,这个李阳还是值得信任的。

    至少他今天的表现还算不错。

    对于地形很熟悉的苏锐清楚的知道,如果在半个小时之内赶到此地,有多大的难度,就连他自己都不一定能够办到。

    苏锐之所以下达这个命令,只是为了考验李阳一次,如果他迟到个十来分钟,也不会有任何的问题,可是李阳偏偏在半个小时之内奇迹般的赶到了现场,这足以表明他的忠心耿耿

    当然,如果李阳借口推脱或者迟到的更久一些,那么苏锐今后再也不会联系此人一次这是个很明显的态度问题。

    自从李阳进门之后,张浩就一直处于震惊之中,此时,听到老大的呼喊,他才终于反应了过来

    “阳哥,阳哥,我”

    张浩推开人群,一路小跑的来到了李阳旁边,胆颤心惊的说道:“阳哥,这件事是不是是不是有误会”

    张浩显然也不是傻子,他已经看了出来,自己的老大对苏锐毕恭毕敬,甚至不惜把自己的姿态低到尘埃里,足以说明后者的身份是怎样的显赫,如果现在他还抱着一根筋的态度死拧到底,恐怕下场可不会太好

    “有误会什么误会你说给我听听,如果解释不清,我今天就废了你”李阳恶狠狠的说道。

    “误会误会就是”张浩一时间也没想出来太好的理由,毕竟他的脑袋一直都不太灵光,否则也不会干得出来和苏锐比赛喝辣椒水赢林傲雪放心的二.逼举动。

    “能有什么误会”

    就在张浩还在思考用什么原因能够哄骗李阳的时候,苏锐却开口说话了。

    他的语气中带着一丝嘲讽,带着一丝懒洋洋。

    李阳闻言,立刻转过脸,毕恭毕敬的说道:“苏少,您的意思是”

    这恭敬谦卑的态度,和对待张浩相比,简直是一个天,一个地

    张浩看着他的样子,一颗心渐渐凉了起来

    李阳的态度已经很明显了,只要苏锐随便说出一句他的坏话来,那么自己的下场可是会很惨的

    那么多年,李阳对待敌人是什么样的手段,他可是非常明白

    “我的意思是,没有任何的误会?!彼杖窀菏侄?,轻轻笑道:“既然这位张老板不愿意解释,那么我便解释给你听?!?br />
    “不敢,不敢,哪能劳烦苏少解释”李阳连连摆手。

    苏锐根本不理睬他的马屁之举,而是指了指张浩,说出来让他胆颤心寒的一句话来。

    “就是这个张老板,刚才让我对他磕一百个响头?!彼杖竦档?。

    听到这句话,张浩简直两腿发软想要直接瘫倒在地

    李阳闻言,强行忍住快要被气炸了的肺,看着张浩,阴狠地说道:“你真的这样说过”

    “没有没有,我真的没说过我”张浩连连摆手,却发现自己的辩解徒劳无功

    在场的所有人都听见他这样说了,这群草包手下,尽管他们没有张口,但眼神无疑已经说明了一切

    李阳的目光变得更加阴狠,他气势汹汹的踏前一步,张浩便后退一步。

    “阳哥,你听我解释,你听我解释?!闭藕仆耆τ诹讼路?,一脸的哀求状。

    “解释个屁”李阳怒吼道:“给我跪下”

    闻言,张浩不自觉的双膝一软,立刻跪倒在地

    “给苏少磕一百个响头,如果不磕,我现在就杀了你”李阳恶狠狠的说道,眼中全部是狠辣之色,仿佛在这一刻,他才是那个一统宁海黑道的青龙帮老大

    张浩还在犹豫,又听得李阳说道:

    “要响头”

    根本顾不得多想,张浩恭恭敬敬的伏下身子他根本不可能违抗李阳的命令

    “我错了,您大人有大量,不计小人过,希望您能原谅我?!闭藕贫运杖袼档?,然后的额头和地面轻触了一下

    李阳看的实在心头火起,一脚踹在了他的肩膀上

    “我他妈说过了,要给苏少磕响头”李阳愤怒的吼道

    “是,是是?!?br />
    刚才还耀武扬威的张浩,此时彻底没了威风,他被踹的歪倒在地,然后连忙爬起来跪好好,一咬牙,头部便和地面狠狠接触,来了一声让人心悸的闷响

    一下,两下,三下

    周围的所有小喽啰们都战战兢兢的看着他们的老大向那个年轻人磕头,权力瞬间被翻转。

    “其实吧,我只是想要讨回来我的车而已,至于那么大阵仗吗你说说,你现在落到了这样的下场,亏不亏”

    张浩的心中万分后悔,只不过是一辆帕萨特而已,才值几个钱酒吧里一天的流水都比这个多

    早知道会是这样的后果,自己当初就不该这样做,哪怕买辆奔驰还给人家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啊

    可是,没有如果,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就必须要选择接受。

    张浩一边磕头,一边后悔万分。

    跟着李阳混了那么久,张浩深深了解对方的行事风格,他已经没时间担心酒吧能不能够本保得住了,而是担心自己的小命会不会在当场就完蛋

    由于心中恐惧之极,因此李阳的磕头就显得更加卖力

    头部每一次和地面接触,都会发出砰然的闷响,这闷响回荡在空气中,让人身心皆颤

    十几下过后,他的额头上就已经淤青一片

    又磕了十下,他的额头上已经绽出了鲜血,触目惊心

    而苏锐却似乎根本没有什么感觉,依旧翘着二郎腿坐在那里饶有趣味地看着。

    这并不能说明他没有怜悯之心,如果换做旁人,恐怕现在拼命磕头的就是另外的角色了。

    李阳看看苏锐,又看了看拼命磕头的张浩,悄悄的抹了一把头上的冷汗。

    幸好自己今天及时赶到,完成了这位苏家大少爷的命令,否则的话,自己的后果或许要和这个不开眼的张浩一样惨

    事实上,单纯为了帕萨特的事情,苏锐不是不可以放过张浩,毕竟经历了那么多的事情,对于这些小打小闹,苏锐已经是看的非常淡了。

    可是,这个张浩想要打薛如云的主意,他就十分不爽了,更过分的是,如果苏锐晚来几分钟,这个张浩真的会对薛如云做出什么禽兽不如的事情来。

    苏锐不想后悔,更不想祸根深埋,留下一个对自己充满恨意的人,没有任何的好处。

    因此,这件事情必须要有个了断的结果,并不是废掉一条胳膊或者踩断一条腿那么简单的事情。

    张暄祺昏昏沉沉,晕头晕脑,都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情,一边迷迷糊糊的走过来,一边破口大骂。

    “你们人那么多,还收拾不了那个混蛋敢到我的地盘闹事,真是找死”二货到底是二货,这半天都忘了刚才他是怎么被砸的七荤八素,还想仗着人多欺负人少。

    听到张暄祺的骂声,李阳的脸色更加阴沉,周围也寂静无声,大家都像看傻子一样,看着张暄祺表演。

    看到周围人一动不动,张暄祺更加愤怒,他竟然走到了李阳的面前,单手揪着对方的领子

    “你,说的就是你,我的话你也敢不听”

    张暄祺不认识李阳,还以为他是自己老爸的手下,伸出一只手,连续拍打着李阳的脸

    周围人简直要看的愣住了这可是宁海的黑帮老大啊,虽然这些年逐渐洗白,渐渐朝着白道方向转变,可他依旧是老大,这一点从来不曾改变

    张暄祺竟然在打着他的脸

    李阳的目光之中已经全部都是怒火

    自从出道以来,还没有人敢对他如此无礼过

    张浩正在磕头,忽然感觉到气氛有些不对,他停了一下,却看到了几乎让他魂飞魄散的场景

    自己的儿子竟然正在教训李阳这完完全全是找死的行为

    “混蛋,你在做什么”张浩着急的大喊道

    张暄祺转过脸,看着跪在地上的老爸,冷笑道:“我在帮你管教手下人”

    “你快给我跪下,跪下”张浩简直觉得自己快要疯掉了

    李阳的手下人终于反应了过来,两个壮汉把张暄祺拖到一旁,开始了惨无人道的拳打脚踢

    李阳整了整衣服,瞪了张浩一眼:“你继续磕,不要?!?br />
    后者闻言,只能继续用头撞地

    磕了好几十个响头,张浩已经是满脸的鲜血,终于支撑不住了,身体一歪,便晕了过去

    李阳黑社会老大的威严充分的展现了出来,他环视了一圈,看了看那些张浩的小喽啰们,冷声说道:“看到你们老大的下场了吗”

    周围的人噤若寒蝉,没有人敢讲话。

    李阳寒声说道:“全部自己扇自己,没有我的命令,谁都不准停下”

    自己打自己的耳光吗那些小喽啰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还要我把命令再说第二遍吗”

    李阳一心要为苏锐出口气,因此凡是在场的张浩小弟,一个都逃脱不了制裁。

    终于,第一声耳光响了起来。

    有了带头的,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多了,整个酒吧的耳光声已经此起彼伏的响成了一片

    有李阳的打手们看着,现场没有一个人敢偷懒,如果下手轻了,那些打手们会立即上前,扇的更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