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严重破坏了自己泡妞的兴致,盛怒之下的张浩根本没给这个手下说话的机会,直接揪起对方的领子,噼里啪啦就是来回四个大耳光

    这四个耳光把小弟打的晕头转向,鼻血长流,脚下一个拌蒜,差点摔倒在地

    张浩的火气看起来还真不小,都这样还不罢休,重重的一脚踢在了手下人的肋骨上,让后者一声痛叫,嚎的连脸都变形了

    “老板老板我”

    “说,如果你今天说不出什么有意义的东西来,我就把你活生生打死”张浩恶狠狠的说道。

    薛如云见到这个场面,轻轻的后退了一步。

    这不是她害怕,而是在寻觅脱身的机会。

    如果换做别的女人,恐怕在这个时候早就被吓破了胆子,腿脚发软根本走不动路,但是薛如云不同,这个从小就寄人篱下遭受无数冷眼和嘲笑的女人,在一天一天的成长过程中,早就练就了坚韧的心智和过人的胆识

    “老板,是这样的咳咳”

    小弟一边捂着喉咙,一边咳嗽着,艰难的说道:“刚才门口有人有人来砸场子,说是要修车”

    “修车”

    “来了几个人”

    “就就一个?!?br />
    张浩眼珠一转,就知道是发生了什么,顿时没好气的再踹了他一脚:“就一个人,居然都能吓成这个样子,丢不丢人你们门口有多少弟兄全部集合起来,把他给我打死”

    说到这儿,张浩气势汹汹的一挽袖子,说道:“就是这个人,昨天把我儿子的头给打破了,今天我非把他的脑袋给拧下来不可”

    “老板老板,门口有十来个兄弟”小弟还想解释什么。

    “十来个人都能让你吓成这个样子,老子养你做什么”张浩越听越来气,又狠狠的踹了他几脚

    这小弟也着实太倒霉了些,他捂着胸口,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就差要吐血了

    “老板老板,让我把话说完”深深吸了好大一口气,小弟才说完这句话。

    “好,你说,我看你能说出一朵花来”张浩根本没搞清楚矛盾的主要方面在哪里。

    “不用他说,我来说就行?!币坏榔奈謇实纳粝炱?br />
    就在这个时候,酒吧内厅的大门忽然被人一脚踹开一个颀长挺拔的身影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前

    薛如云听着那熟悉的声音,看着熟悉的身影,简直有些难以置信

    这这怎么可能

    他是从天而降吗

    饶是以薛如云的坚定心智,此时此刻也有些难以置信,这在她看来,根本就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他曾经对自己说过,遇到危险的时候不要担心,有他在身边??墒茄θ缭频笔敝皇前颜饩浠暗背闪思虻サ墓睦桶参?,并没有想到,在自己遭受危险的时候,他真的能够奇迹般的出现在眼前

    这个时候,那个被打的很惨的小弟终于能说出一句完整的话了:“老板,就是他,就是他,一个人把我们十几人全部都打倒了,一个一个都爬不起来他,他还扬言,扬言如果不给他修车的话,就砸了就砸了咱们的酒吧”

    “砸了我的酒吧他好大的胆子,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张浩好歹也是在黑道上厮混过好些年的人物,在这几间酒吧里,他就是老大,自然要拿出老大的风范。

    不过,此时的张浩却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小弟刚刚还说了一句话他一个人,把十几人全部都打倒了。

    这个重要的信息被他完完全全的忽略掉了。

    “小子,我给你个机会,跪下来磕头认错,磕完一百个响头,我就放你离开,对这一切既往不咎?!痹谘θ缭频拿媲?,张浩还想着保持风度,连儿子的仇都不想报了。

    和搞定薛如云这种骨灰级妖精相比,儿子的仇算个屁

    苏锐站在门口,定睛扫了扫张浩等人,却没想到薛如云也在这里。

    看到两个男人正在薛如云一左一右虎视眈眈,苏锐的眼神微微凝滞了一下,似乎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他的眼神越过张浩,和薛如云对视在了一起,后者微微点了点头,双方之间一个简单的眼神交流,就已经明白了彼此的意图。

    苏锐现在绝对不能表现出任何认识薛如云的样子,否则的话,只会把她置于更加危险的境地。

    收回眼神,看着张浩,苏锐脸上的笑容却反而更加浓烈。

    “让我磕一百个响头你这是准备要人命吗”苏锐负手而立,看着从酒吧里间不断出现的混混们,丝毫不紧张。

    “如果不磕头,就等着被我手下的兄弟打死,要知道,我的耐心也非常有限?!闭藕坪俸倮湫?。

    “我说这位大哥,我怎么看你有些熟悉,是不是咱俩上次在火锅店比赛喝过辣椒水”苏锐笑眯眯的说道。

    辣椒水

    不提这茬还好,一提这件事,立刻触痛了张浩的神经

    他越看眼前的小伙子越熟悉,原来竟然是上次害得自己在火锅店丢脸丢到姥姥家的男人

    那一次可是张浩踏入江湖以来少有的丢脸事件之一,被他忌恨已久

    好嘛,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张浩正在发愁如何找回上一次的场子,没想到苏锐就自己送上门来,正好,新仇旧恨一起报了

    想到辣椒水,就想到了上次和苏锐一起出现的林傲雪,那极度惊艳的容颜让人过目不忘,深深的刻在心里。

    在见到林傲雪的第一面之后,张浩便辗转反侧,一心想要再次得见,这个男人就在眼前,如果撬开了他的嘴,就不愁不会知道那个极品冰山美女的下落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上次和你在一起的女人,现在在哪里”张浩沉声问道,尽管表面上保持着淡定,但是他的心里,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

    “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彼杖窭淅湫Φ溃骸澳慊故潜鸶愦砹酥魈?,我的车昨天被你儿子的人砸坏了,现在我来看看,有没有修好?!?br />
    “给你修车哈哈哈哈”

    张浩像是听见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一样,哈哈大笑,无比张狂。

    而周围的那些混混喽啰们,也都和他一起,围着苏锐哈哈大笑。

    薛如云并没有担心,她见识过苏锐的身手是如何的惊人,即便称之为万军从中取敌将首级也不为过,这几十个混混,又怎么能奈何的了他

    “让我给你修车,你知不知道我是谁”张浩脸上的笑容戛然而止,盯着苏锐,放出狠光来。

    “不知道,这对我来说不重要?!彼杖褚×艘⊥?。

    “你知不知道我是跟谁混的”张浩终于要搬出自己身后的大旗,这也是他最可以引以为傲的资本了。

    “我也不知道?!彼杖窀静换嵩谝庹庑┪侍?。

    “他什么都不知道,就想上门找麻烦”张浩说完,再次大笑,整个厅里都回荡着刺耳的笑声

    “很好笑么看你们一会儿还能不能笑得出来?!?br />
    苏锐说罢,直接扯过身旁一个笑的最疯狂的家伙,抱住他的头,一个干脆利落的膝撞

    无比标准的泰拳动作,又稳又准又狠即便是现任泰拳王隆信在这里,对这个动作也挑不出半点的瑕疵

    啪

    这是鼻梁骨破碎的声响,混混的脸上顿时绽放出无数的鲜血,然后眼前一黑,仰着头晕了过去

    “敢在我的地盘上出手打人,真是好大的胆子”苏锐的突然发难远远超出超出了张浩的预料,“一起上,给我把他的血放干净”

    可是,苏锐怎么会给他这样的机会,他双手拎着刚才被膝盖撞晕了的混混的双脚,在身体旁边猛烈挥动着,明明一百好几十斤的人,在他的手里就像是没有多少重量一般,挥的是虎虎生风,越来越快

    在这样的速度下,那个晕过去的家伙估计几天之内也别想消除眩晕感了

    根本没有人敢靠近,众人用脚趾头也能想得到,那个“人棍”具有多么恐怖的杀伤力

    可是,他们不靠近,不代表苏锐不前进,他只是踏前一步而已,就有三个人被凶狠的“人棍”击飞

    这个时候,头上缠着绷带的张暄祺也从里间跑了出来,他听到动静,就知道是苏锐到了现场,对于这种找死的行为,张大少爷当然是乐见其成的

    这个男人不仅毁了自己的画,害得他丢了几千万,最关键的是,让他出糗的行为在电视台上被播了出来,整个宁海都开始议论他昨天的丢脸事件

    甚至到了最后,自己一直倾心的女人谷婉儿都跟着苏锐跑了

    后来,张暄祺的手下把苏锐的帕萨特拖了回来,张少爷觉得实在不解恨,已经拿着锤子亲自上阵,把这辆车给砸的彻底报废

    “弟兄们,给我弄死他”张暄祺呼喊道

    苏锐只是看了他一眼,双手一松,手中的“人棍”便已经远远飞出,就像是精确制导的导.弹一样,直接砸向了冲过来的张暄祺

    由于这“人棍”飞行的速度实在太快,张暄祺基本上只是看到了苏锐一撒手,然后自己就瞬间被人棍的阴影笼罩了

    砰

    天知道苏锐这一下使了多大的力气,可怜的人棍同志狠狠的撞在了张暄祺的身上,竟然把他砸的在地上滑了十几米,一直撞到了舞台的边缘才停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