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如云今天穿着一件修身的乳白色群装,樱桃红色短袖小西装套在外面,眼眉精致,头发精心的挽起,肌肤吹弹可破,身材起伏有致,浑身上下那种挡无可挡的御姐气质显露无遗。

    这种熟的滴水的气质不仅对一般的小男人会造成极为恐怖的杀伤力,对中年男人更是有着不可忽视的巨大影响。

    坐在薛如云对面的男人看起来有三十来岁,五大三粗,满脸横肉,脖子上带着个小拇指粗细的金链子,手上戴着一个大大的金表和一个极为显眼的金戒指,一副典型的暴发户嘴脸,有些贪婪的看着对面的薛如云,悄悄的咽了咽吐沫。

    当然,这也只是不熟悉他的人以为他三十多岁而已,事实上这个壮汉已经四十好几,在酒吧界打拼了很多年,只是满脸的横肉让他的容貌看起来并没有被时间改变太多。

    “张老板,不知道你今天把我请来,是想要商谈什么合作”薛如云轻轻的抿了一口桌子上的咖啡,说道。

    她很不喜欢对面男人看自己的眼神,如果这个张浩真的说不出什么实质性的话语,那么薛如云就准备转身离开了。

    她的时间很宝贵,并不能就这样浪费,但是,如果是机会,她也不想错过,这就是薛如云接到邀请之后过来的原因。

    张浩再次吞咽了一大口口水,把眼神从薛如云波涛汹涌的胸前转移开来,笑眯眯的说道:“是这样子的,我现在手底下也有了几间酒吧,规模也越来越大,就像这间森林酒吧,是我之前收购的,如今的营业额已经是我收购之时的三倍还要多?!?br />
    如果苏锐在这里,一定能够认出来,这个长得五大三粗名为张浩的暴发户男人,就是他第一次带着林傲雪出来吃火锅时遇到的家伙,那一次他和苏锐比试喝变态辣锅底,真是被呛个半死,丢脸丢到了姥姥家。

    “是啊,张老板经营有方,越做越大,又是迪考特又是森林的,我们这种小酒吧根本跟不上您的步伐?!毖θ缭评涞乃档?,本来她还以为这张浩真的有什么合作的事情要谈,现在看来恐怕是自己想多了。

    “如云,可别这样说,咱们有钱一起赚,合作共赢,才能携手进步嘛?!闭藕坪攘艘豢诤炀?,眼中的色光又盛了一分。

    听到张浩说“携手进步”几个字,薛如云没来由的冒起一股恶心的感觉,身上的鸡皮疙瘩也都要起来了。

    谁想和这种家伙携手会不会太恶心了点

    一个粗鄙到了几点的粗人,说出这种文绉绉的话,真是让人感觉到种种不适应。

    “张老板不妨有话直说,老是弯弯绕绕的也没什么实质的意义?!毖θ缭频?。

    “和聪明的美女打交道就是畅快?!闭藕坪俸傩Φ溃骸拔铱慈缭颇愕穆罂怂咕瓢缮夥浅:?,我有将其买下来的打算,不知道如云意下如何”

    “你看到我酒吧的生意好,就要买下我的酒吧”

    狐狸终于露出尾巴来了么

    薛如云靠在座位上,翘起二郎腿,笑容之中带着一丝嘲讽之意:“你当初看到这森林酒吧如火如荼,也才动了收购的心思,不是吗”

    “当然,商人无利不起早,如果酒吧的生意不好,我也不会动心思?!闭藕频难劬Χ⒆叛θ缭平坏谝黄鸬拿劳?,抚掌笑道:“如云,价格方面,我一定会让你满意,这一点你可尽管放心?!?br />
    “可是,我并不想卖?!毖θ缭圃趺纯赡馨崖罂怂咕瓢筛舻?,那里是她可以在宁海立足的地方,也是她开始一步一步反攻薛家的大本营,如果就这样卖掉,岂不是太前功尽弃了吗之前的所有努力也就相当于全部打了水漂

    就算张浩的价格突破天际,薛如云也绝对不会卖掉饱含着自己心血的酒吧。并不是所有的东西都能够用功利来衡量,有些事情,与钱财无关。

    可是,薛如云所不知道的是,这个张浩的手段并不算太光明,之前他想买下这个红火的森林酒吧,但其原主人一直不愿意,于是张浩便找了黑社会的人,把原主人打成重伤,这连伤带恐吓,张浩便以几乎白捡的价格盘下了这间酒吧。

    “只要价格合适,这世界上就没有做不成的生意?!闭藕频难劬μ袄返脑谘θ缭频纳砩厦槔疵槿?。

    “张老板,很抱歉,如果是别的合作,我或许还可以谈一谈,但是倘若是让我卖出麦克斯酒吧,这绝对不可能?!?br />
    张浩依旧不放弃:“如云,你有所不知,我今天的心情本来很不好,但是一见到你,立刻就云开雾散了?!?br />
    “哦没想到我这残花败柳在张老板的眼中如此吃香?!毖θ缭泼蛄艘豢诓?,淡淡说道:“只是不知道谁能够影响的了张老板的会心情”

    “是这样的?!币惶崞鹫饧虑槔?,张浩的脸上就涌现出愤怒,这和他刚才色眯眯的表情截然不同:“我的儿子昨天被人给打破了头,车子也被砸了,据说那个人今天还要上门找事,你说说我能忍得下这口气吗”

    “这样啊,怪不得张老板会心情不好?!毖θ缭菩闹幸丫碌牟焕胧?,一定是这张浩的儿子张暄祺平日里嚣张跋扈惯了,惹到了比他更加猖狂的人,被狠狠的教训了一顿。

    听到这个消息,薛如云的心情还是十分不错的,张浩这几年靠着李阳在酒吧界崛起之后,一直不得人心,高调跋扈,有其父必有其子,那个张暄祺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如今能有一个人教训一下他的儿子,感觉也是挺好的呢。

    “可是,如云,尽管我的儿子被打了,我的心情很低落,但是一见到你,我的情绪便立刻好转了,你知道为什么吗”

    张浩把他毛茸茸的大黑手放在桌子上,脸上多云转晴,嘿嘿笑着说道。

    自己的儿子受伤,他还有心情在这里调戏美女,从这一点来说,他还真不是什么好爹。

    “为什么”薛如云下意识的问道,不过说完这句话,她立刻就后悔了傻子也知道答案,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因为我对你仰慕已久啊?!闭藕频难壑新冻鲎砸晕俺现俊钡墓饷ⅲ骸叭缭?,从我第一次见到你,就有种想要和你在一起的冲动,你的人和你的名字一样,就像是天边的云彩,就像是落日余晖下的彩霞”

    这种粗人一旦想要用细腻的文字来表白,总是让人感觉到万分恶心,听了他的话,薛如云的胃里翻江倒海,差点没吐出来。

    “张老板,你还是打住吧,我觉得我实在受不起你这种话?!?br />
    薛如云站起身来,拎着包包,转身就要走。

    “如云,你不能走”

    “我怎么不能走”

    张浩使了个眼色,两个男人立刻站起身来,拦在了薛如云的面前

    “怎么,张老板,你这是要用强吗”薛如云见此,冷声说道:“我早就说过,麦克斯酒吧不会卖掉,给多少钱都不卖”

    “薛如云,你这可是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张浩嘿嘿笑着站起来,“我给过你机会,你却不珍惜,这里是我的地盘,你以为你能说来就来,说走就走么”

    薛如云一步不退,似乎一点都不紧张,冷眼看着张浩:“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会承受什么样的后果”

    看着这娇滴滴的美人儿,张浩根本不担心她能翻出什么浪花,道:“来人,把她给我架到房间里?!?br />
    对于这一天,张浩已经谋划了许久,却没想到结果如此简单,眼看着大美人儿即将落入手中,她的衣服也将要一件一件被自己亲手扒掉,张浩已经感觉到自己的小腹被火苗充满了,亟不可待的需要释放

    两个男人听到张浩的话,连忙就要上来架住薛如云,后者的手伸在包里,握住一把防身匕首,冷冷的看着这一切。

    很奇怪,作为一个女人,在这个时候,本该有些紧张,可是薛如云的内心却十分平静。

    原因就是,这个时候她的耳边一直回想着一句话,那是苏锐曾经对她说的遇到危险倒时候不要担心,有我在身边。

    尽管现在苏锐不在,但薛如云还是保持着冷静,包里有匕首,有防狼喷雾,她还是跆拳道黑带,这些资源在手中,如果利用的当的话,不是没有逃出生天的机会。

    她知道,自己首先要做的,就是不能乱,必须寻得最佳的机会,才能安全离开这里

    眼前的张浩看着虽然壮,但也只不过是个酒囊饭袋而已,一会儿和他单独相处的时候,薛如云一定能够等得到最好时机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小弟忽然慌慌张张的跑过来

    “老板,老板,不好了,不好了”

    这个小弟边跑边喊,踉踉跄跄,差点摔倒

    “该死的混蛋,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

    张浩眼看着好事将成,却被这个小弟破坏了,顿时愤怒的不行。

    在他看来,就算是天塌下来,也不能妨碍他在这个时候把薛如云占为己有

    自己的儿子张暄祺被人打破了头,如今正呆在酒吧里间的卧室里休息,张浩都没有一点的担心,因为天大地大,薛如云最大现在他的眼里,只有这个大美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