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七在地上疼的直打哆嗦,也不知道有没有把苏锐的话听进去,他现在只想干脆利落的昏死过去

    可是,那种足以让灵魂感觉到颤抖的疼痛感却没有任何的消失迹象,反而越来越清晰

    谷婉儿看着苏锐的背影,神色复杂,目光动容。

    此时的她还没有意识到,这个简单执着坚定自信的背影,从此时开始,已经深深地烙印在她的记忆里,永远无法抹去。

    “我这样,真的好吗”谷婉儿攥紧了自己的手,喃喃自语。

    至于她在这种时候说出这句话来,到底代表着什么样的意思,恐怕也只有她才会明白。

    “你这种人,总是三言两语就要改变别人的命运,简简单单就毁掉别人的一生?!彼杖竦难壑锌几∠殖雠ㄖ氐难?,好似又回到了五年前那个让半个首都都颤栗的夜晚

    “所以,我也要让你们体会一下,自己的人生被毁掉的感觉?!?br />
    苏锐的声音不大,却掷地有声,话语中蕴含着那种寒冷意味让围观的所有人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寒颤

    常七闻言,眼中露出绝望的光芒,他已经清楚的意识到,自己的下场恐怕不会好了

    此时此刻,他的心中无限悔恨,为什么,为什么要招惹这个超级狠人

    可惜,这个世界上,没有后悔药。

    “我警告你,你敢对我这样,我不会放过你的我的家人也不会放过你的”

    常七忍着疼痛,怨毒的看着苏锐

    “我也告诉你一句?!彼杖衩嗣亲?,“这貌似是我经常对你们富二代说的一句话我非常非常讨厌别人的威胁?!?br />
    “五千万,买你的胳膊和腿,如果拿不出来,今天就断你的四肢?!彼杖竦档?。

    这个地下赛车场发生的打架斗殴事件绝对不算少,像苏锐这么狠的人还真的不大多,开口动辄就是五千万,这数字已经超出了绝大多数人的承受能力。

    即便常七的家境十分不错,但是一下子拿出五千万来,负荷还是颇重的。

    听了苏锐的话,常七的脸上掠过惨然的笑容:“第五肢都没有了,我还要四肢做什么”

    看来,做不成男人这件事情,还是让常七少爷非常沮丧。

    所有人都在旁边静静地看着,没有一个人站出来替常七说句话,哪怕是他曾经所谓的那些兄弟。

    愿赌服输,这是地下赛车场一直以来不成文的规矩。

    “这样拖下去,得拖到什么时候”一旁戴着黑框眼镜的四少露出不耐烦的神情,皱了皱眉头,说道。

    简单的思考了一下,他便迈步上前,戴着鸭舌帽的男人和性感妖娆的女人连忙跟上。

    “如果不介意的话,就由我来替他做决定吧?!?br />
    四少站在苏锐的跟前,伸出一只手,说道:“你可以叫我法华?!?br />
    看着四少伸出的那只手,听着他轻而易举的就道出来自己的名字,一旁戴鸭舌帽的男人和女人都露出震惊的神情来

    他们什么时候见过四少如此的态度来对待一个陌生男子,难道就因为他是所谓的对手

    即便他只是说出了自己的名字,并没有说出姓氏,这也足够让跟随四少的两个人震撼无比

    这这让他们几乎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

    对于主动伸向自己的手,苏锐一般情况下都不会拒绝,他伸出手来,和四少一握即分,但脸上还是挂上了淡淡的微笑。

    “法华”苏锐眼中的光华一闪即逝,他没有看一旁蜷缩在地上的七哥一眼,而是挑了挑眉毛:“这是个好名字,让我想起了佛教中的妙法莲华经?!?br />
    听到苏锐一口说出经文的名字,四少的眼里也闪过了激赏之色:“看来你也不是肤浅之人?!?br />
    “我是不是肤浅之人无关紧要,但是我关心的是,兄弟你如何替他做决定”苏锐指了指常七。

    后者正忍着痛苦,犹疑的眼光在四少几人身上来回逡巡着,完全猜不透这个突然冒出来的男人有什么想法。

    听到苏锐说出“兄弟”二字,站在四少身后的一男一女愣了愣,他们是有多久没见到有人敢和四少称兄道弟了曾经有些人不知死活的这样称呼他,但后果无一例外的都很惨。

    想到这儿,那个戴着鸭舌帽的男人不自觉的踏前了一步,鸭舌帽的帽檐虽然压得很低,但依旧能够从下面释放而出的锋锐寒光

    四少淡淡的瞥了他一眼,道:“我说话的时候,你不要乱动?!?br />
    而后,鸭舌帽便后退一步,眼中的寒芒也渐渐消散。

    苏锐则是轻轻一笑,似乎根本不介意。

    站在他身后的谷婉儿刚才则是清楚明白的感觉到了鸭舌帽所释放出来的凛然气场,她被这气场压迫的有些微微喘不过气来,但是苏锐似乎却完全不受影响,看起来举重若轻。

    谷婉儿的眼中闪过复杂的神色来,她有些越来越看不透眼前的男人了,他到底有着什么样的背影,为什么能够做到这般

    想着他帮了自己那么多,谷婉儿的心中涌起感动的情绪,但是更多的则是后悔。

    至于这后悔的情绪从何而来,恐怕也只有她自己才知道。

    名为法华的四少对着苏锐说道:“那就让你看看我是如何替他做决定的?!?br />
    闻言,戴着鸭舌帽的男人走到常七哥的面前,右脚抬了起来。

    然后,众人就看到了那条并不算太长的腿,在空中舞出了一片幻影。

    似乎只是一闪而过,那常七哥就发出了杀猪般的惨嚎

    那喊声清楚无疑的流露出来撕心裂肺的痛苦

    四肢尽断

    那个在地下赛车场的名头还算响亮的常七,此时竟然被废的如此凄惨

    在场的恐怕也只有苏锐才能够看清楚,那个戴着鸭舌帽的男人是用怎样的手段废掉常七的四肢

    无影脚

    这是在黄飞鸿系列电影中经??吹降那哦?,某某高手使出来佛山无影脚,但是,苏锐却知道,在现实生活中,真的有这样一种不可思议的功法。

    必须从小浸淫其中,把所有的生命时间都用来修炼腿法,也很难达到这样的效果

    这一点,苏锐自认为也做不到,真正论起出腿的频率,他完完全全的比不过这个鸭舌帽

    “厉害?!彼杖裼芍缘乃档?。

    当然,他的眼中也露出警惕之色,这样一个会无影脚的高手站在对面虎视眈眈,即便强大如他也绝对不会感觉到轻松。

    在极短暂的时间内踢出四脚来,这样的速度已经令人咋舌,常人无法企及,但是苏锐看着这个其貌不扬的鸭舌帽男人,忽然想到,或许,这并不是他的最高出脚速度

    “我不知道,法华兄弟你为什么要替他来做决定”苏锐问道,“你这样可是让我少赚了五千万?!?br />
    “我知道,你不缺这些钱?!彼纳俜隽艘幌卤橇荷系暮诳蜓劬担骸澳阋膊辉诤??!?br />
    “有钱谁不在乎,只是我没想到你这个时候站出来是为了什么”

    很显然,苏锐能够看得出来,这个四少在向他展现出自己的友好,可是,这种所谓的友好让他感觉到非常的不舒服,有种高高在上俯视下方的感觉。

    苏锐不喜欢任何人替自己做决定。

    四少的嘴角扬起一丝弧度,这丝弧度里带着清晰明显的自傲之色:“我佩服你的车技,所以,我要和你比一场?!?br />
    “和我比一场”苏锐闻言,笑容之中布上了一层冷意:“我刚刚跑完一场比赛,精力已经有所损耗,改日吧?!?br />
    我又不是小白鼠,你让我比,我就比摆出一副看起来平易近人实则盛气凌人到了极点的样子,你算是什么东西

    不得不说,苏锐心中的想法非常之不友好,四少嘴角那丝自傲的弧度让他觉得很不舒服。

    “改日”四少摇了摇头,声音清淡:“我提出来的要求,还没有人可以拒绝?!?br />
    “可是我拒绝?!彼蛋?,苏锐便转身离去,看都没有看四少一眼

    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被这样干脆利落的拒绝,四少的面子很是有些挂不住了,从小到大,敢这么拒绝他的人还真的没有几个

    “站住”

    四少话一出口,那个戴着鸭舌帽的男人便如利箭一般猛蹿而出,和他的无影脚一样,同样是极快的身法速度,直接挡在了苏锐的面前

    “我家少爷不让你走,你就不能走?!毖忌嗝蹦腥颂鹆嗣遍?,露出他的面容。

    眼睛很大,眉毛很粗,五官很紧凑,不说别的,一看这长相,苏锐就知道,这是个棘手的家伙。

    “如果我硬要走呢”苏锐淡淡地说道,同时,他的脚已经迈出了第一步。

    四少在身后冷眼看着这一切,并没有讲话。

    “那就对不住了”

    说罢,鸭舌帽的单脚抬起,又是一片幻影

    无影脚之下,非死即残

    这和徐克的电影可不一样,而是杀伤力极大的正统功夫

    谷婉儿捂着小嘴,几乎要惊呼出声

    她没想到,只不过是一次普通的赛车而已,竟然就为苏锐招来了那么多危险祸事

    如果早知如此,谷婉儿今晚无论如何也不会来赛车场的。

    “苏锐,小心”她情不自禁的呼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