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车的人都知道,加速过弯完全就是找死的行为,这一点实在是再明显不过了。

    七哥被苏锐逼的心智大乱,如果他稳稳的堵住前路,不给苏锐超车的机会,那么等到最后一个直道的时候,他利用法拉利的瞬间提速能力,并不是没有获胜的机会

    因为在直道上,并不是那么的考验驾驶者的技术,而是对赛车性能有着极高的要求

    可是,七哥发现这个弯道的时候,已经太晚太晚了

    不过,他的赛车技术还是不错的,一声低吼,猛然一按手刹,狂打方向盘,赛车高速旋转的后轮戛然而止

    砰

    一声闷响,激起无数的烟尘同时还伴随着女人的尖叫

    这辆法拉利恩佐的侧面,直接狠狠的撞在了路边的钢铁围栏上面

    还好只是侧面相撞,若是正面冲上去,恐怕这钢铁围栏都要被撞开这辆法拉利也只有摔下悬崖一条路

    坐在副驾上正在卖力表现的女人没有系安全带,整个人因为惯性被狠狠的甩到了车门上,差点被撞晕过去

    可是这七哥却根本没法管这些,因此后面的奥迪抓住了法拉利贴着外道的机会,一个猛烈的加速配合上完美的漂移,直接从内车道实现了超越

    “我草你全家”

    没管自己的车究竟撞的怎么样,七哥一声低吼,油门猛踩

    因为过了这个弯道,距离终点就是一条笔直的大路了,如果此时超不过去,就意味着比赛必输无疑

    可是,这辆奥迪tt在此刻再一次展现了那精湛到极点的操控能力

    无论法拉利如何加速,在下一秒它都必须刹车,因为奥迪死死的堵在法拉利的超车道路上,完全不给对手一丁点的超车机会

    如果法拉利再加速的话,两辆车子就一定会追尾

    七哥憋屈的无以复加,明明自己的座驾性能要比对方好上一大截,可是此时愣是没法冲上去

    在全面的技术压制之下,七哥根本找不到任何突破的办法苏锐根本连一条缝都不留给他

    副驾上的谷婉儿惊讶的无以复加,她第一次近距离见到别人拥有如此高超的驾驶技术面对法拉利还能稳操胜券,谷婉儿真的想不到还有谁能够做到这样

    大屏幕下方的人们都再也呆不下去了,纷纷跑到终点,等待着奇迹出现的那一刻

    奥迪的车灯犹如两轮太阳,闪烁着耀眼的光芒,刺的人睁不开眼睛

    轰

    滚滚气浪汹涌而来,奥迪在距离终点的最后时刻再度加速,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就这样冲过了终点线然后开始逐渐减速

    法拉利紧随其后,虽然二者的差距微乎其微,但这七哥无论如何也得不到第一名了

    这一场比试还是他主动提出来的,如今竟然完败,简直丢人丢到姥姥家恐怕从这以后他再也没有脸面来到这个赛车场了

    以后别人提起他,肯定会充满鄙视语气地说道:“原来就是那个开着法拉利却连奥迪tt都跑不过的家伙啊”

    七哥面容阴沉,坐在车子里,却好似已经听见了外面的议论声

    旁边的女人已经在刚才被撞得鼻青脸肿,可是他愣是没看一下。很显然,这女人虽然漂亮,但对于他而言,只不过是个玩物而已。

    她捂着脸,甚至都顾不得穿上衣服,哭喊道:“七哥,你要替人家报仇啊你看看,人家都快要毁容了”

    “报仇给我滚下去这个时候还来烦我,找死么”七哥打开副驾的门,直接把刚才还为他用心服务的女人踹了下去

    恼羞成怒

    女人跌落在地,膝盖都摔破,着上半身,被无数人注视着,她捂着脸,完全没脸见人

    七哥狠狠的砸了一下方向盘,输了,真的输了

    在开始比赛之前,他对奥迪中的一对男女冷嘲热讽,自认为完全不可能输掉比赛,现在呢奥迪的驾驶者用他那高超到了极点的操控技术狠狠的打了自己的脸,这已经不是把脸打到肿那么简单,而是扇成了个猪头

    苏锐看了看坐在副驾上的谷婉儿,轻笑道:“还在愣什么”

    “我们,赢了”谷婉儿有些难以相信眼前的事实,完全没有回过味来。

    当胜利真的来临的那一刻,她切切实实的感觉到了那种虚幻感。

    “是啊,我们发财了?!彼杖竦?,他虽然只下.注了十万块钱,但那一比一百零七的赔率,足以让他赚翻天

    恐怕,这个赌场的真正幕后庄家,也会因为苏锐的超高赔率而在今天晚上输得很惨

    谷婉儿的关注点自然不在发财上面,她忽然有些担心,如果那个七哥恼羞成怒的话,自己会不会被强行拉走然后遭受那种非人的对待

    “其实没什么的?!彼杖竦难壑谐涑庾徘看笪薇鹊淖孕牛骸拔抑八倒?,如果他输了,我就取他一只手?!?br />
    “可是他的人很多”谷婉儿依然不自信。

    “那又怎么样”苏锐冷笑着说道:“我们下车?!?br />
    说罢,苏锐率先推开车门,站在众人的注视中。

    在这一刻,他好似这片赛场的王者,周围的人都在对他行注目礼,似乎像是他的臣子。

    他是烈焰,他就是太阳,浑身所散发出来的光芒让那些对他心怀歹意的人都不敢直视。

    “四少,他们竟然赢了?!泵郎倥ё潘纳俚母觳?,媚声说道。

    “是啊,赢了?!彼纳俸诳蜓劬岛竺娴难劬镎揭飧甙?,映着苏锐的背影,好像要将苏锐燃烧

    刚才苏锐在直道上把法拉利完全压制的场面到现在还在他的脑海里循环播放着,他已经深深的意识到,即便自己亲自上阵,也不可能比苏锐做的更好

    “如果他不赢,根本不配做我的对手?!彼纳倮涞厮档?,只是,虽然语气很冷淡,但其中却流露出来一种微不可查的满意。

    人生能够寻到一个不错的对手,应该也可以称得上是一件幸事

    七哥推开车门,有些颓丧,他看了看站在那里接受众人注视的苏锐,目光中忽然冒出来一丝阴狠。

    似乎,他之前说要取自己的一只手。

    自己如何能让他如愿

    输了比赛,已经是颜面扫地了

    苏锐一步一步的朝他走过来。

    七哥盯着苏锐的脚步,忽然感觉到自己的腿有点发软。

    不知道为何,在这个赢了自己的男人面前,他完完全全提不起一点精气神来

    正在七哥思考的时候,苏锐已经站在了他的身前。

    “我常七活了三十几年,这是最失败的一天?!逼吒缋溲劭醋潘杖?,“但是,你以为你赢了,你就真的能够为所欲为”

    “我不能吗”苏锐扬起脸来,露出一丝微笑。

    只是,这丝微笑,落在常七的眼中,竟有些冷意,让他不自觉的打了个寒颤

    “兄弟们,给我上,给我干掉这个家伙,那个小妞你们轮着上”

    常七一声令下,以为自己的小弟们会争先恐后的冲上前去,可是他却估计错了。

    没有一个人动,没有一个人听他的命令。

    有几个人迟疑的迈出一步,然后又收住了脚步。

    他们也算是在圈子里名声不小的人,这种输掉比赛再输人的事情,他们思考了半天,还是做不出来

    当然,也有可能是苏锐的光芒和气场实在太过压人,让他们根本喘不过气来,更别提上来打架揍人了

    “很出乎你的预料,是不是”苏锐冷眼看着他,脸上的笑容已经完全收起来。

    “你们这群混蛋我平时是怎么对你们的,你们现在就是这么报答我的吗混蛋混蛋”

    常七愤怒的大喊,可是他的兄弟们都低着头,完全不敢和他对视。

    “说完了吗”苏锐眯了眯眼睛。

    “你想干什么”常七警惕的后退了一步,他从苏锐的眼光之中感觉到了一种不善,一股危险的味道开始渐渐弥漫在他的心头

    赛车场有许多人,但是没有一个人敢为常七站出来,即便苏锐让他们今天晚上输得很惨,即便他们对苏锐心怀微恨,也依旧没有一个人敢发出不同的声音

    “我说过,要断你一只手?!彼杖竦档?。

    “你”

    常七还未说完,苏锐的腿已经扫地而起,迅猛如雷霆般的踢在了他两条腿的中间要害

    “嗷”

    一声痛苦到了极点的惨嚎回荡在这片夜空之下

    常七只感觉到一股巨大无匹的力量重重的撞击在了自己的要害部位,那个地方如此柔软如此脆弱,如何能够禁受的住这种疯狂的撞击

    碎了,绝对是碎了简直是化成了水

    常七捂着那里倒在地上,满脸的痛苦,满脸的悲戚

    对于一个男人而言,还有什么会比不能当一个男人更痛苦

    当然,在痛苦的时候,他的心里还有无限的委屈你他妈的不是说要废掉我一只手吗为什么现在却要踢我的那里你他妈说话不算数

    “你是不是想问我为什么这么做”

    苏锐看着蜷缩在地上像个大一样的常七,摇了摇头:“因为我最恨你这种人,是的,就是恨,或许你不知道,这个字对我来说,代表了一种极其憎恶的感情?!?br />
    说到这儿,苏锐的眼神之中已经是一片寒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