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天,你们快看那辆奥迪”

    “他在做什么难道疯了吗”

    “弯道加速,连续漂移绝对是不要命了”

    苏锐的举动已经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这种惊险的动作让他们的心都紧紧地提了起来

    弯道必须要减速,这是很多人的常识,可是这个常识在苏锐这里则是彻底作废

    刚刚那个赛段被称之为“鬼道十八弯”,是这个赛段弯道最多的地方一般的车子在通过那里时都会减速,哪怕放弃领先优势,也要先保住生命安全,否则的话,一旦撞开栏杆冲下悬崖,可就不是开玩笑的了

    那辆法拉利才刚刚开出这十八个弯道,就看到后视镜里已经出现了奥迪的车影

    “该死的,怎么那么快这不可能”

    七哥大惊失色,两辆车在性能上的差距实在太明显,这让他也放松了警惕,光顾着享受着身旁美女的用心服务,速度稍稍减缓了一些,却没想到奥迪竟然能如此迅速的冲上来

    “这个小妞也不赖嘛,看来我还是低估了她?!逼吒缥榷艘幌滦纳?,拍了拍腰间美女的后脑勺:“宝贝儿,再给我加把劲,我可要冲刺了?!?br />
    这赤着上身的美女娇媚地看了他一眼,头部起伏的频率更快了,赛车和美女,这也是很多男人的追求。

    法拉利的速度再一次提升,竟已经超过了两百这种速度在高速上或许没什么问题,但在山路赛道上绝对是个瓶颈

    看来,这个常七的驾驶技术也是颇为了得

    与此同时,谷婉儿的心里也在震骇着,她刚才认为自己已经被法拉利越甩越远,这场比赛必输无疑,可是没想到苏锐接手之后,竟然做出如此高难度的动作,她甚至已经清晰的看到了前方法拉利的轮廓

    “还有胜利的机会”

    谷婉儿握了握拳头,看着苏锐聚精会神的样子,在心中悄悄说道。

    大屏幕前。

    一个身材消瘦、带着黑框眼镜的年轻男人看着屏幕中那辆奥迪的魅影,薄薄的嘴唇勾勒出一个斜斜的弧度:“真是有点意思,好久没有在这里遇到那么有意思的对手了,这一趟宁海,真是不虚此行啊?!?br />
    “四少,这里没人能当得起你的夸赞,在我心里,你就是车王?!币慌缘慕棵琅忧崆嵬熳×怂母觳?,用饱满的山峰在他的胳膊上来回摩擦着。

    如果换做一般的男人,感受到这种摩擦,恐怕早就控制不了了,可是这个被称为“四少”的男人,竟然是淡淡一笑,连脸都没有转一下:“车王这个名头可实在太重,我当不起?!?br />
    “您怎么会当不起这个称号那一次的华中地区车赛中,你可是秒杀群雄得到冠军的”

    四少依旧紧盯着屏幕:“我说过,那不算什么,那次车赛都是一群废柴而已。这一次我本只是想来看看热闹,却没想到真的遇到了高手?!?br />
    说到这儿,他伸出手指了指屏幕:“这个男人或许可以成为我的对手?!?br />
    如果地下赛车界的人听到了四少的这个评价,一定会震惊到无以复加因为现在能够成为他的对手,已经是极为难得的一件事情了

    连续两届华夏地下车王争霸战,这位四少都是第一名稳稳蝉联冠军,没有任何悬念

    看着那辆正处于直道加速状态下的奥迪,四少舔了舔薄薄的嘴唇,眼睛中露出来临战的兴奋光芒这又是一个好战的家伙

    “男人”一旁的性感女人露出疑惑的神情:“怎么四少说他是男人可是刚才那辆奥迪的驾驶员明明是个女人啊?!?br />
    “两人换了座位?!彼纳僖膊欢嘧鼋馐?,很显然,奥迪中途有那么几秒钟处于减速状态,那种正常行驶中不应该发生的顿挫感并不能瞒得过这位赛车界的行家里手。他早就看出来了,自从到了弯道之后,奥迪tt的驾驶员就换成了这个男人。

    看着这辆奥迪在直道上还能保持距离不被拉开,四少扶了扶眼镜,眼中的光芒又狂热了一分。

    “越来越有意思了,如果是我亲自驾驶,恐怕也不会比他做的好多少?!?br />
    说到这儿,他转过脸来,看了看停在不远处的那辆火红色的跑车,这几乎可以称得上是这里最贵的车型了

    这是前一段时间在华夏首都车展上刚刚展出的一辆阿斯顿马丁,价值三千八百万华夏币

    简直就是豪车中的豪车

    对于绝大部分人而言,这是他们几辈子都不可能赚到的钱

    似乎是感受到了四少的注视,阿斯顿马丁的驾驶舱打开,跑出来一个戴着鸭舌帽的年轻男人。

    看着这个举动,一旁女子的眼神顿时变得火热起来

    她是有多久没有跟着四少体会过这种极致的快感了

    只有真正的体验过,才会知道那种极速狂飙的感觉是多么的疯狂,就像是毒品一样,让人欲罢不能

    “四少,您有什么吩咐”鸭舌帽恭恭敬敬的问道,看来他还只是这位四少的手下

    “一会儿换车,我要下场热热身?!彼纳倮湫ψ潘档?,然后开始轻轻活动手脚。

    戴着鸭舌帽的男人闻言,面露犹豫之色:“可是,四少,从首都出来的时候老爷特地叮嘱了,不让您下场赛车的,他说最近上面风声挺紧的,让我们不要多生事端?!?br />
    “多生事端赛一场车能多生个什么事端出来我的话你也想违背吗你到底是跟着我的,还是跟着他的”四少的声音充满了冷意,他收敛起笑容,这让那个带着鸭舌帽的男人浑身不自觉的打了个冷颤

    “可是,四少”

    鸭舌帽男人还想说什么,却被四少打断。

    “这里距离首都还有好几百公里,你不说,我不说,谁知道”四少冷笑着拍了拍鸭舌帽的胸脯:“如果让我知道你敢跟我爸打报告,你就死定了?!?br />
    停顿了一下,他转而看向屏幕,继续说道:“而且,能够遇到一个这样的对手,真的是让人兴奋的一件事,错过了实在太可惜?!?br />
    鸭舌帽男人已经不敢再多言,老爷临行前让他盯着少爷,可是却没有任何的权力来制止或者干预他的决定。

    “那辆车子交给你?!彼蛋?,四少指了指一旁的奥迪a8??蠢?,这兄弟本来不想高调,才让自己的手下人开着那辆阿斯顿马丁,自己则是带着女伴开着奥迪。

    与此同时,苏锐依旧在狂踩着油门,奥迪tt的速度稳中有升,到了后期,它的短时间提速虽然比不上法拉利,但是这整整一条直道赛段,他一直在加速

    再长的距离,也架不住这样的加速赶超,在前面法拉利的速度达到两百二十的时候,苏锐奥迪的时速表已经干脆利落的指向了两百五

    两辆车时速的差距已经达到了三十公里在这个速度之下,直道超车并不是什么太过困难的问题

    虽然路灯很亮,但夜间的视线条件依旧无法和白天相比,而且这是山间公路,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出现一个急转弯,苏锐还是第一次开这条路段,到时候稍微有个不注意都来不及刹车

    当然,在时速两百五十公里的情况下,有效刹车距离最少要控制在两百二十米以上才行,也就是说,苏锐现在从刹车到停下,车子会在地面上滑过两百二十米的距离

    这几乎等于没有刹车

    快,实在是太快了外面的光影已经练成了一条直线让人根本分辨不出那是什么景色

    谷婉儿第一次见到如此疯狂的驾驶,她抓住了右上方的拉手,整个人的身体都蜷缩在了靠背上,似乎这样能给她带来安全感一般。

    苏锐似乎根本都没有看她一眼,只是淡淡地说道:“最好保持身体前倾,因为我接下来还会加速,如果你继续靠在后面,强大的推背感会让你头晕目眩的?!?br />
    听了苏锐的话,谷婉儿将信将疑的把身体紧绷着前倾,果然,那种微微眩晕的不适感立刻便消除了

    “该死的,怎么阴魂不散”

    在比赛的初期,这七哥还非常有信心能够稳操胜券,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越来越不自信了,不为别的,在这曲曲折折的山路上,他已经超常发挥的把车速提到了两百二十,依然被身后那个奥迪tt越追越近这也在一点一点磨掉他的信心

    能够把奥迪tt这种非专业跑车开到这样的境界,恐怕全天下也只此一份了

    七哥从没想象过自己会输,可是现实却好像要给他当头一棒

    如果输了怎么办真的要剁给他一只手

    赖账不是不可以,可是自己的名头并不算小,如果这次赖了账,那么今后再也没有脸面出现在这个赛车场了自己将会变成别人茶余饭后的谈资与笑料

    就在这个时候,后面的奥迪再度提速,几乎已经逼近了它的自身极限

    也正因为这一次猛烈提速,再一次迫近了两辆车之间的距离谷婉儿甚至已经能够透过车窗看到七哥的头发了

    “混蛋”七哥咬了咬牙,猛的一踩油门,法拉利也骤然提速

    可是在提速之后,七哥这才发现,前面竟然就是弯道了

    :感谢muguaiguai、小非、马局、小萧、dslq、zsxleee、63黄师傅、wdew、丫姿老大、书友711091、神无道、鬼灬儛兄弟的给力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