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实上这还真的不怪谷婉儿,能来到这地下赛车场的女人,无一不是安分的主,个个穿着暴露程度远胜谷婉儿,后者只不过穿着紧身的运动装而已,不该露的地方都没有露。

    可是这样,对于一些男人而言,则更具有特别的吸引力。

    就在谷婉儿即将拉开车门的时候,那个高大男子一把率先抓住了车门把手:“我说美女,我们这样就太无趣了吧”

    “你想怎么样”谷婉儿问道,她的脸色也渐渐寒了下来。

    “很明显啊,我想要和你玩点刺激的游戏,都说的那么直白了,别装傻?!闭飧叽竽凶勇冻鲆涣车哪Γ骸袄吹秸饫锒际钦掖碳さ?,别装什么善男信女?!?br />
    谷婉儿冷冷说道:“滚开”

    只是在苏锐听起来,这声滚开实在是没什么威慑力。

    很显然,那个高大男子也是这么想的,他舔了舔嘴唇,拍了拍两个女伴的屁股,示意她们走开,笑道:“你骂我我也不生气,我就喜欢征服你这样的小辣椒?!?br />
    说罢,他还挑衅般地看了一眼谷婉儿那鼓胀的前胸。

    而此时,苏锐坐在副驾驶的位子上,依旧没有任何的反应。

    能为美女挺身而出,看起来是件极能赢得好感的事情,可是苏锐却有没有选择这样做。

    谷婉儿也不是第一次来到这里了,既然她敢只身来此,那么就已经有她能够摆脱困难的方法。

    苏锐只是想等一等,看一看。

    “你到底想怎么样”谷婉儿寒声问道。

    “我的要求很简单,我们赛一场,如果我赢了,你就得乖乖陪我睡觉,如果我输了,就放你离开?!?br />
    这男人指了指自己身后的法拉利恩佐,这恩佐和奥迪tt本身就不是一个档次上的车型,即便谷婉儿的车经过改.装,但和这种血统纯正的顶级跑车相比,还是有着非常大的差距

    这种先天性的差距,并不是仅仅凭借高超的驾驶技术就能够无视的

    “如果我拒绝呢”谷婉儿看了看这两辆车,露出了不自信的神色来。

    很显然,她虽然是个赛车发烧友,但绝对没有烧到脑子糊涂,凭借这辆奥迪tt和自己的操控技术,灭掉一些更高档次的跑车还真是没有太大的问题,可是碰上法拉利,可真的要另当别论了。

    而且,看到这个高大男子自信满满的样子,谷婉儿的心里也越来越没有底。

    “如果你拒绝,那我现在就把你拉到车上去?!蹦亲衬新冻銮烤⒌碾熳尤?,显然是练过多年的健美,以谷婉儿的力量,根本无法摆脱他的纠缠。

    这个时候,不远处有一阵口哨声响起。

    “我说七哥,你倒是快点啊,上个女人还磨磨蹭蹭的,不符合你的风格啊?!?br />
    “就是啊,七哥,这个女人身材不错,你要是拖拖拉拉的不办,交给弟兄们得了”

    一群开着跑车的男人们正对这边喊着话,满脸都是幸灾乐祸的模样,很显然都是这个高大男子的同伴,并且隐隐以他为首。

    “你们知道个屁,老子玩的这是情调”七哥骂骂咧咧的转过身:“一群不懂风情的家伙,少跟老子他妈瞎扯淡?!?br />
    说罢,七哥便对谷婉儿说道:“我说美女,你也看到了,我要是再磨磨蹭蹭的,我的弟兄们可就要嘲笑我了。比还是不比,你给句痛快话?!?br />
    事实上,这七哥当然更想谷婉儿说“不比”,因为这样就能直接把她拉到车里给那啥了,反正这片地方本身就是法律管不到的,而且就算出了什么事,以他的关系,绝对可以轻松摆平。

    谷婉儿摇了摇头:“我的车跑不过你的法拉利?!?br />
    “那不就结了早这样认输,我还废什么话”七哥满意的说道,他看着身前这个身材火辣的女人,眼中的阴笑有些裸。

    除非奇迹出现,否则的话,这个女人在今晚一定会被他给征服。

    谷婉儿有些慌神了。

    她没想到这个男人竟然如此的死缠烂打,连一点最起码的脸面都不要。

    “跟他比?!?br />
    这个时候,苏锐打开副驾驶的车门,站了出来。

    高大男子看了看比自己矮半头的苏锐,满脸鄙夷的眼光,冷笑了两声,说道:“你是她的男人”

    “我是她的什么人,关你屁事”苏锐冷冷的回了一句。

    “这兄弟说话真有个性,我喜欢”七哥深深的看了苏锐一眼,玩味的笑容中带着一丝阴狠的意味。

    “七哥,这家伙太猖狂,让兄弟们废了他”

    “敢口出狂言,我看他都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

    “他难道不知道我们手底下有多少小弟吗”

    这群公子哥看来全部都是官二代富二代之类的,不然也不会开得起如此烧钱的跑车,估计平时没少干一些鱼肉乡里的勾当。

    说着,这些人已经从兜里摸出了弹簧.刀,寒光在夜色中闪烁着。

    看着苏锐忽然站出来,谷婉儿这才意识到,这次并不是自己一个人过来的。

    只是,他这么贸然替自己出头,会有危险的。那七哥的几个兄弟,看起来可都不是省油的灯。

    “苏锐”谷婉儿还想说什么,却被苏锐一个眼神给制止了。

    “我们可以和你赛车,但是,这赌注要公平一些?!彼杖穸⒆牌吒绲难凵?,看样子没有丝毫的惧怕。

    “公平你居然给我讲公平这个世界有公平可言么哈哈”七哥像是遇到了天大的笑话一般,哈哈大笑,笑的眼泪都出来了

    一旁七哥的几个兄弟都笑的不能自已,他们真是觉得好久都没有遇到这样有趣的家伙了。

    “如果不比,那就算了?!彼杖竦难凵裰猩凉坏篮堇本龅墓饷ⅲ骸拔疑阶钐盅岬?,就是你们这种随意改变别人命运、毁掉别人一生的人?!?br />
    如果不是因为这个原因,五年前的苏锐也不会大开杀戒,冒着自己被判重刑的危险,生生杀穿半个首都,也要让相关人等受到应有的惩罚

    如果谷婉儿被这个高大男子强行拖进车里被迫进行那种苟且之事,那么她的一生也铁定是被毁掉了

    听着苏锐的话,谷婉儿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眼里露出复杂的神色。

    这才认识不过几个小时,他竟然就这样愿意为了自己而不顾危险地站出来他有没有意识到这样会让他自己处于怎样的境地

    “毁掉别人一生哈哈真是个有趣的家伙”七哥闻言,又哈哈大笑了起来

    笑了两声之后,七哥脸上的笑容瞬间收敛,指着谷婉儿说道:“这女人能被我上,就是她的荣幸你也不去问问,整个首都和宁海,愿意主动张开双.腿等着老子的女人有多少你们这不仅是不识趣,更是给脸不要脸”

    苏锐看着他,眼中散发出淡淡的死气来:“比赛可以,但如果我赢了,我就取你一只手?!?br />
    一只手

    周围的人都没想到,在如此的环境之下,这个男人竟然还可以有胆子说出取七哥一只手的话

    “猖狂敢取七哥一只手,哥几个就要了你的命”

    “还废话什么不如现在就上去废了他”

    苏锐挑了挑眉毛,淡淡的嘲讽道:“怎么,你不敢”

    “我怎么会不敢”七哥深深的看了苏锐一眼,然后阴冷的笑道:“好,你很好,你非常好?!?br />
    “我答应你,如果你赢了,我就让你废掉一只手,左手右手随你挑”

    这七哥压根就没打算输,他开的是法拉利恩佐,是血统最纯正的专业跑车,而对方是奥迪tt,这一辆车的钱还不够自己的零头两种车同时启动,自己能够在一百米内保证甩开他至少十米

    对于自己的座驾,七哥就是那么自信

    而且,自己的几个手下都在身边,还怕这个男人真的敢砍下自己的手

    “那我们就开始吧?!彼杖竦档?,然后便回到了副驾驶的位子上。

    这架势很显然,是让谷婉儿来操控

    谷婉儿坐进来,系好安全带,面露忧色:“你这样答应他,会不会太草率了”

    苏锐看了她一眼,淡淡说道:“你觉得你有的选吗”

    有的选吗

    听了这个问题,谷婉儿不禁摇了摇头。

    今天,幸亏苏锐在这里,否则的话,她真的要丧失掉那保持了多年的东西。一个孤身弱女子,虽然懂几手跆拳道功夫,但是在如此强势的男人们面前,真的是处于先天上的弱势。

    “谢谢你?!惫韧穸拖铝送?,她知道,奥迪tt只有依靠奇迹才能跑赢法拉利恩佐,而奇迹的发生概率,几乎微乎其微。

    她似乎有些后悔了,也有些害怕了。

    “我也没说一定能赢?!彼杖褚×艘⊥?,嘴角露出一丝轻松的笑容来:“所以说吧,女孩子还是不要孤身一人来这种地方,就像那句话说的,苍蝇”

    苏锐是想说“苍蝇不叮无缝的蛋”,但转念一想,这个比喻实在是太不恰当,于是便止住了话头。

    而谷婉儿也听出了苏锐将要说的话,脸上带着羞恼之意:“你这是说教吗”

    “你可以把这称之为说教?!彼杖竦氖智么蜃诺滴?,眼睛微微眯了眯:“但是,我劝你还是先关心一下眼前的事情吧,那几个小子已经吵吵嚷嚷的去下.注了?!?br />
    :感谢武汉北极熊、鬼灬儛、神无道、娃娃蛋、丫姿老大、书友711091、wdew兄弟的月票支持,感谢每天上纵横、muguaiguai的给力捧场,大家的给力远远超出想象,俺继续码字去,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