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婉儿当然不会要求苏锐赔偿她的中控台,这个女人现在终于相信了,如果苏锐用这把刀来划拉自己的车身,恐怕整辆车都能够被全部肢解成一地零件

    竟然有如此锋利的东西这到底是什么材料制成的

    谷婉儿把刀从中控台处抽出来,珍而重之地包好,说道:“这把双刀实在是太过特殊,我需要请示一下国华的几位高层,也需要家里的几位长辈来鉴定一下,如果苏先生不放心的话,可以和我一起走一趟?!?br />
    “不用,你自己带着刀去吧,我没什么不放心的?!彼杖袼档?。

    “另外,我个人有一个小小的建议?!惫韧穸鋈凰档?。

    “嗯有话不妨直说?!?br />
    “苏先生,这把刀的价值虽然我无法最终确定,但也有一个大概的估计范围,在我看来,如果想要获得最大的价值,最好进行公开拍卖,这样影响力比较大,获得的关注度比较高,有兴趣的买家也会来的多一些,对于价值的上扬是有极大好处的?!?br />
    “公开拍卖”苏锐的眉毛挑了挑,饶有兴趣:“这是个好主意,如果能有电视直播就更好了?!?br />
    “这也不是问题,宁海电视台的鉴宝节目在全国都有很大的影响力,到拍卖会的时候,我们完全可以邀请他们进行直播,就当进行了一次节目?!?br />
    “好,那就麻烦谷小姐了?!彼杖竦?。

    他不缺钱,他的最终目的也不是钱,这一把双刀是从夜莺的手里获得,而在苏锐的眼里,她的师父,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能让这个老家伙肉疼一下,对苏锐来说,应该也不是什么太坏的事情。

    此时,距离必康集团已经没有多远了。

    看着谷婉儿熟练的操纵着这辆奥迪tt在马路上挤来挤去,没有丝毫的剐蹭,显得车技很高明,苏锐轻轻摇了摇头。

    真正的赛车手,在马路上开车,绝对不会超速和强行超车。

    “你很喜欢赛车”

    苏锐能够听得出来,这辆奥迪tt的发动机有过改.装,那巨大的轰鸣声,明显是违规换上了赛车引擎。

    “还可以吧,自从来到了宁海,还没怎么玩过?!惫韧穸木叻缜榈囊恍?,喜欢赛车,这也是她区别于别的女孩子一个很明显的特点。从小到大,她在赛车道上耗费的时间并不比在古董鉴赏上面所花费的时间少多少。

    提到赛车,苏锐忽然想起来一个人。

    在他刚来到宁海的那天晚上,林傲雪的车子遭到了拦截,就是那辆鬼魅一般的赛车,一个飘移就把两个活口全部灭掉,还把苏锐和夏清逼的不得不跳桥躲避

    在收服了李阳之后,苏锐曾经询问过他,可是这位宁海黑帮的所谓老大竟然也不知道这个人是谁

    用他的话来说,他当天晚上根本就没有安排过什么赛车手去灭口

    如果不是李阳撒谎,那么这个赛车手就是受别人指使而来。

    “我知道宁海和青州的交界处有一个地下赛车场?!彼杖裣肫鹄囱θ缭圃峁┑囊桓鲂畔?,那个赛车场处于一片丘陵地区,长距离的盘山公路非常险要,那个赛道晚上十分混乱,因为赌车而发生的砍人事件时有听闻,每天的赌资甚至可以达到惊人的几千万,这样的赌资,即便放在西方黑暗世界,也是比较上规模的了。

    如此混乱的赛车场,竟然还能存在那么久,如果说没有什么大势力的参与,苏锐是铁定不相信的

    “我知道?!惫韧穸淖旖锹冻鲆凰课⑿Γ骸拔胰ス复??!?br />
    苏锐没好气的说道:“那你还说来到宁海之后没怎么玩过”

    “确实啊,只是几次而已,几乎可以忽略不计?!?br />
    看来,谷婉儿清秀的外表之下,有着一个躁动的心。

    那些喜欢赛车的男男女女,哪一个不是身体里的精力太多了无处发泄

    “晚上有时间没,我们可以去看看?!彼杖窨戳斯韧穸谎?。

    “今天晚上九点钟,我准时接你?!?br />
    苏锐点了点头,同时再次深深的看了她一眼。

    外表清秀,内心狂热,穿着旗袍开着赛车,的确是个妙人呢。

    果然,晚上九点钟,谷婉儿便准时把车子停在了东方珍珠酒店的楼下。

    此时的谷婉儿换上了一身紧身运动装备,上身穿着一件白色紧身无袖衫,都说穿白色会显得大一些,这样看来,这个姑娘的胸前还是颇为的有料,足够的吸引眼球,下身则是一条短短的紧身运动热裤,挺翘的臀部弧线被完整的勾勒出来,腰间则是扎着一条窄皮带,典型的健身房妹子装束。

    苏锐估摸着,这女人应该也不是想要故意诱惑人,而是平时运动已经成为了习惯,经常穿这身装备,不知道她是不是清楚,别的男人会怎样看她。

    当然,也有可能她会很享受别人这样看她的目光。

    苏锐还是停止了心中的猜测,毕竟这样去臆想一个并不算太熟的女人,总归都是不太好的。

    苏锐则是一身简单的运动装,直接钻进了副驾驶的位置。

    “你很漂亮?!彼杖裆艘谎酃韧穸纳聿?,笑着说道。

    “谢谢赞美?!惫韧穸部推艘痪?,她的眉间闪烁着毫不掩饰的兴奋神色,很显然,这绝对是个赛车发烧友。

    那个赛车场距离此地有四十公里,以谷婉儿的速度,不过半个小时就已经杀到了那里。

    连绵的山间公路,在夜间本该静谧无声,可是苏锐老远就看到了一条灯火长龙。

    长龙在山间盘绕着,看不到尽头。

    这是每隔五十米的路灯所造成的震撼效果

    按理说,这条穿梭在两地交界丘陵间的公路,在夜晚根本不可能拥有如此大规模的照明系统,那么多的路灯,对于电力的消耗将达到一个非??植赖氖?。因此,一定是有着大型利益团体在支撑着这个赛车场。

    当然,无论是在西方还是华夏,这点都不稀奇,黑白两道并没有太严格的界限,只不过是相对而言。

    还未到达停车场,苏锐的耳边就涌进来狂躁的重金属摇滚,这种在正常人听起来都有些崩溃的音乐,无疑成为了此地的催化剂。

    苏锐已经远远看到,很多年轻人都随着这重金属的音乐在场地间狂舞着,有的男人甚至毫不客气的把大手伸到女伴的衣服里面,所有人的情绪都高昂的吓人,这里就是一个充满了狂躁之意的地方。

    而在停车场和道路两边,停满了各式各样的跑车,平日里难得一见的豪华超跑,这里竟然满地都是

    像谷婉儿的这种价值不过五十万左右的奥迪tt,在这里简直就是最便宜的车型了

    “真是个烧钱的地方?!彼杖竦难劬ξ⑽⒚凶?,若有所思。

    谷婉儿则是明显有些兴奋,问道:“苏先生,你要不要下.注”

    “下.注赌车么”苏锐当然没有兴趣,于是他便坐在副驾上,看着谷婉儿从包里拿出十万块现金。

    “这里不能刷卡么”

    苏锐看着那一沓红色的钞.票,不禁有些疑惑。

    “也不是不能刷卡,但五百万之下必须是现金交易,哪怕你下.注四百九十九万,也不能使用金融卡转账?!惫韧穸馐偷溃骸拔艺馐蚩榍咏?,连个泡都冒不出来,和那些动辄用运钞车装钱来赌的阔少实在是差的太远了?!?br />
    苏锐的视线朝着下.注的简易棚子望过去,棚子也不过只有上百平方米大小,但是周围却有很多明岗暗哨在凝神戒备着,以苏锐的眼力,自然很容易就能发现他们的存在。

    很显然,这个下.注赌车的地方,绝对不是那些赛车发烧友自行组织起来的,而是有着一个完整的链条。

    在收银台前面已经排起了长龙,少说也得有四五十个人,每人皆是拎着或大或小的箱子,不用说,里面全部是装的全部都是诱人的现金。

    苏锐轻轻说道:“真是个洗钱的好地方啊?!?br />
    “你说什么洗钱”谷婉儿没听清,她自然搞不清楚,这种现金下.注和洗钱有什么关系。

    苏锐也不想多做解释,笑着说道:“快去下.注吧?!?br />
    谷婉儿拎着包包去排队,事实上这种下.注速度非???,每个人的现金清点完毕之后,便会得到一张代表着赌注金额的卡片,并且下.注者也可以自行参赛,就像谷婉儿,也报了名,并且十万块全部押在了她自己的身上。

    看来,这个小妞还是不缺钱啊。

    “美女,有没有兴趣,到我的车里震一震”这个时候,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说道,他留着莫西干发型,搂着两个穿着暴露的美女,正对着一身紧身运动装的谷婉儿吹着流氓哨。

    “不好意思,姐姐没兴趣呢?!惫韧穸蛔匀恍α诵?,便想要拉开车门。

    很显然,她也知道这里最大的规矩便是没有规矩,一个女人孤身来到此地更是危险,如果态度生硬的强行拒绝这个男人,恐怕后果也会不太妙,因此,即便是心中略微有些不快和紧张,谷婉儿也依旧让自己的脸上充满了笑容。

    苏锐看着她那一身紧致饱满的弧线,心想穿着这身装束来到赛车场,这不明摆着不想安生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