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几个小喽啰战战兢兢的捧着车钥匙,简直和捧着一个定时炸.弹没什么两样

    “还不滚”

    苏锐冷冷地看了他们一眼。

    就是这简单的一眼,让几个小混混仿佛感觉自己的身体被冰冻住了一般,寒意彻底侵袭入骨髓

    这个时候,谷婉儿走了过来,深深的看了苏锐一眼,犹豫了一下才说道:“苏先生,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可以送您回去?!?br />
    苏锐淡淡一笑:“美女相送,我当然不介意?!?br />
    谷婉儿的座驾是一辆白色的奥迪tt,澎湃的动力和她这个穿着旗袍的清秀气质形成鲜明的对比。

    苏锐坐在副驾驶上,看着谷婉儿极为娴熟的超车技术,不禁感觉到有些不可思议。

    很多人都说,这个世界上只有三种人,男人、女人,还有女司机。

    女人开车总是一件让人感觉到非??膳碌氖虑?,但这个谷婉儿除外。

    一个长相还算比较漂亮的女人,却能够拥有这么炫的车技,穿着一件短款旗袍,却有种赛车手的风采,这种反差会造成极强的冲击力。

    苏锐饶有兴趣的欣赏了几眼,便不再多看,而是直视着前方。

    用眼角的余光观察到了苏锐的动作,谷婉儿有些诧异,她对自己的身材容貌一贯非常自信,她也十分了解男人的喜好,知道怎样做才能拥有足够大的杀伤力,因此那个张暄祺才能够对自己魂不守舍。

    可是这个男人呢只不过是不含任何的看了自己几眼,便不再看了,眼睛里一片清明,这让谷婉儿对他不禁另眼相看。

    这个男人,可很是有些不一般啊。

    事实上,苏锐并不是对美女毫无感觉,而是他身边的全是美女,诸如林傲雪、薛如云、夏清、周安可、维多利亚之类的,甚至每一个人都是风格迥异,每天面对着形形色色的极品美女,苏锐自然对其他的女人就有些免疫了。

    “你这样送我,不怕那个张暄祺事后报复你”苏锐问道。

    “这没什么好担心的,不过是一个在父辈荫蔽下面混吃混喝的二世祖罢了?!惫韧穸炝艘幌峦贩?,这个动作显得颇具风情。

    “看来你对他的评价不怎么高啊?!彼杖竦拿济惶?,淡淡说道:“我如果没猜错的话,你今天来送我,一定是有话要说?!?br />
    “和聪明人打交道最是省力?!惫韧穸掌鹄粗澳歉鄙馊说难?,语气也不如之前娇媚,看来这个女人的伪装还是很厉害的。

    “有事就说吧?!?br />
    “苏先生,实不相瞒,我出生于一个收藏世家,家里有一件至宝,就是吴道子的真迹。从小到大,我观察这幅真迹观察了无数遍,对于所有的线条和色彩以及作画习惯都了然于心,在鉴定吴道子画作方面,我自认为比台上的那些专家更厉害?!?br />
    “哦,不简单啊?!彼杖窨醋殴韧穸?,心想这女人不仅长得漂亮,还是有两把刷子的。

    “很吃惊”谷婉儿轻轻笑道。

    苏锐实话实话:“我本来以为你是个花瓶?!?br />
    谷婉儿脸上的笑容更加浓郁:“你真是个有趣的人,我就当这是对我长相的赞美了?!?br />
    接着,谷婉儿收敛了笑容:“苏先生,我想问的是,那一幅吴道子的画作,我真的是没有找出来半点能够判定为伪迹的地方,可你却是那么有信心,一口就说出来是假的,这真的有些不可思议?!?br />
    “你这趟来,就是想要问我鉴别方法”

    “是的?!惫韧穸购苤卑祝骸拔蚁肭肽涣叽徒??!?br />
    在这里,她特地用上了“您”这个敬语。

    “我的办法恐怕你用不上?!彼杖裥Φ?,同时眼中露出一丝回忆的神色。

    “为什么”谷婉儿以为苏锐是想藏私,不过在她们这一行,这也属于非常正常的现象,并不需要心怀愤懑。

    看到谷婉儿的表情,苏锐就猜到了她的想法:“其实很简单,因为那个叫周显威的家伙,是我的朋友?!?br />
    “你的朋友”谷婉儿惊呼出声

    毫无疑问,那个叫周显威的人拥有着惊世画技,能把吴道子的画模仿的如此惟妙惟肖,假以时日,定可称为画坛巨匠。

    “是的,不过我也很久没见他了?!彼杖裣肓艘幌?,才说道:“我曾经多次亲眼见到过他临摹吴道子的画,所以才能够判断出来?!?br />
    谷婉儿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但她觉得这并不能成为苏锐确定判断的理由。这幅画简直和真迹一模一样,万一是真的,把它毁掉的代价可就太大了。

    “因为百莲图?!彼杖窨醋徘胺降穆访?,露出了微笑。

    “他的家乡,开满了莲花?!?br />
    这一句过后,车厢里沉默了许久,两个人都没有讲话,而谷婉儿似乎从此时苏锐的身上感受到了一种不一样的气息。

    良久,她才说道:“苏先生,你今天来国华典当行是准备当什么东西的”

    苏锐拍了拍自己的包:“东西在这里,不过我怕你们买不起?!?br />
    怕你们买不起

    这句话虽然说起来很简单,但却透着一股无需掩饰的强大自信。

    谷婉儿闻言,直接一个漂亮的甩尾漂移,把车子停下:“苏先生,或许你不了解国华典当行的背影,这是几个财团共同出资成立的,我想,他们最不缺的就是钱?!?br />
    由于出身于一个收藏世家中,国华在邀请谷婉儿担任经理的时候,也给了她一定的原始股份,虽然份额不多,但是数量已经足够惊人了。

    因此,谷婉儿才能那么自信的说出他们最不缺的就是钱,当然,收藏古董本身就是个极为烧钱的行业,小打小闹的根本玩不起。

    “如果苏先生不介意的话,可否让我看一下您的藏品”谷婉儿道。

    “当然可以?!?br />
    苏锐直接把整个刀囊都递给了她。

    当谷婉儿看到那极为精致的刀囊时,瞳孔顿时缩了一下,她同样精通刺绣,但是那么极致的绣工还是极为少见的。

    不说别的,光这简单的刀囊,就代表了华夏最顶尖的刺绣工艺,一龙一凤栩栩如生,不仅有形甚至有神,龙与凤的那种威压甚至都清晰的流露出来

    刀囊顶多算得上是刀的外包装而已,一件藏品,连外包装都如此不凡,那么里面的东西该如何让人惊叹

    怀着期待的心情,谷婉儿抽出了那两把绝刀,眼睛顿时被一片刺眼的寒芒照亮

    “好刀”

    即便不懂关于武器的任何知识,但是谷婉儿也能够清晰地从这闪着雪亮寒芒的刀锋之中体会到那种让人心悸的寒意

    几乎在这一瞬间,这两把锋利的刀,一定见过血

    这绝对不是做工精致的工艺品

    这是纯粹的兵器

    谷婉儿还真的不敢轻易的判断它的价值

    这个时候,只听到苏锐轻声说道:“你不懂武器,所以肯定也不了解?!?br />
    “那就请苏先生为我介绍一下吧?!惫韧穸ρ瓜录ざ男那?,收藏家见到宝物的心情和一个挨冻许久的人忽然见到了一碗热汤一样,恨不得立即扑上去。

    虽然不能判断这两把宝刀的价值,但是谷婉儿却完全确信,这绝对是件不凡的东西

    “我之所以说国华典当行不一定能够买得起这件东西,并不是我对你们财力的不相信,而是因为我太清楚这两把刀的价值?!?br />
    谷婉儿并没有出言打断,而是极为认真的听着。

    “有庙堂就有江湖,而这个江湖,是一般人所不了解的?!彼杖竦档溃骸霸诨?,有好事者曾经排出了华夏兵器榜,这排名还算比较客观而权威,而这两把刀,在这华夏兵器榜上则是排在第十名?!?br />
    谷婉儿小嘴微张,很显然,苏锐所说的东西,已经完完全全的超出了她的认知

    江湖这个世界上,还有江湖的存在吗

    谷婉儿心中这么想的,自然也就这样问了出来。

    “当然,你所看到的这个世界,只不过是个表面而已,而真实的博弈与争斗,和武侠小说里的那个江湖并无不同。你可以这样理解,这个世界,就是江湖?!?br />
    谷婉儿没有再接话,因为她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排在华夏兵器榜上的百强兵器,无一不是至宝?!彼杖袼档溃骸岸饧髋旁诘谑?,所以这到底蕴含着怎样的价值,想必我不说你也会明白了?!?br />
    “听你这么一说,这件东西,我们国华典当行还真的买不起?!?br />
    谷婉儿看着手中的这双刀,露出犹豫的神色。

    “可能你并不知道这把刀到底拥有怎样的威能?!彼杖裎⑽⒁恍?,从谷婉儿的手中抽过那把刀,右手一弹,整个刀身尽数没入这辆奥迪tt的中控台上只留下刀柄在外面

    中控台是硬质塑料制成,上面还包了一层软皮,而这把刀插进去的时候,竟然没有发出任何一丁点的声响就像是切开豆腐那般容易

    谷婉儿的眼睛里已经充满了震惊之色

    苏锐轻笑道:“我想,你应该不会让我来赔偿你的中控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