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认真的看了看“周显威”三个字,苏锐便转身离去。

    既然已经验证了心中的答案,那么再留在此地已经没有任何的意义了,他甚至没有把包里的两把绝刀取出来。

    “这位先生,您怎么就这样走了我们还想听听您的高见,您是怎么认出来这幅足以乱真的画是仿制的呢”

    苏锐才没有兴趣在这里做节目,而是淡淡的回了一句:“我猜的?!?br />
    “你不能走”张暄祺跑上来,站在了苏锐的面前,恶狠狠的说道:“这幅画本来可以值八千万,你却把它变成了一文不值你必须赔偿我的损失”

    “赔偿你的损失”苏锐冷笑了一下:“不好意思,我没兴趣?!?br />
    “八千万,一分都不能少”张暄祺的脸都快气的变形了

    没尝到甜头还好,可是,在刚刚知道自己手里的画值那么多钱,还没有见到一分,便被苏锐从天堂打回了地狱,这种心理上的落差简直是难以言说的,必须要苏锐的赔偿才能抚平他的心里创伤

    事实上,这幅画是张暄祺的老爸花了五百万买来的,即便是假的,苏锐也需要至少赔偿五百万。

    苏锐并不喜欢自己欠别人的东西,尤其是钱,但是,由于张暄祺这个家伙实在是太过无礼,一而再再而三的纠缠不休,嚣张跋扈的无以复加,因此苏锐也压根没想过赔他这幅画,对于这种家伙,真是踩的越扁越好。

    “让开?!?br />
    得知周显威并没有死,苏锐的心情还算不错,他不想让自己的好心情被张暄祺这个二货给破坏,于是一伸手,直接把他推的一个趔趄。

    看着苏锐离去的背影,谷婉儿的神色有些复杂,她完全不会想到,一个那么年轻的男人,竟然能够拥有如此惊人的鉴赏能力,这水平甚至不输于家族里的长辈

    张暄祺差点倒地,狼狈不堪,他阴狠的说道:“你想走也走不了,今天无论如何也别想从我跟前顺顺当当的离开”

    苏锐冷冷的瞥了他一眼,转身走出拍卖厅。谷婉儿微皱着眉头思索了一下,然后快步跟在了后面。

    看着谷婉儿跟上,张暄祺眼中的怨毒更加浓郁

    他志在必得的女人,竟然跟着这个毁掉他八千万的男人一起出去,这站队站的如此公然

    当苏锐出了国华典当行的门,准备挪开自己的车时,却发现帕萨特的车身已经变得坑坑洼洼,甚至前挡玻璃都碎裂了

    看着这一切,苏锐的表情冷冷。

    他往四周环视了一下,并没有可疑的人物出没,很显然别人在恶意毁坏了他的车以后,已经提前躲了起来。

    谷婉儿跟着苏锐也看到了这情景,脸色显然不太好看,毕竟这车子是停在国华门前的,无论如何,她身为经理,都应当给出一个说法。

    “苏先生,不好意思,这件事情,我们一定会调查个清楚,给您一个合理的交代?!惫韧穸λ档?。

    “没事的,这不怪你们?!彼杖窨戳苏飧銎僚艘谎?,没有丝毫找她麻烦的意思。

    谷婉儿闻言,心中稍稍安心了些,看来苏锐并没有生她的气,刚才鉴赏会上自己的态度并没有被他放在心上。

    苏锐看了旁边的奔驰一眼,问道:“有锤子没”

    “有的,不知道您要锤子干什么”谷婉儿有些不解。

    “修车?!彼杖窨戳丝磁寥?,笑道。

    看着这笑容,谷婉儿心中一动,道:“我的车里就有锤子,我帮您去拿?!?br />
    在这时候,谷婉儿甚至没有去仔细思考,锤子怎么能修车,毁车还差不多。

    等到谷婉儿把锤子递给苏锐,却见到后者走到张暄祺的奔驰旁边,手起锤落,整个前挡玻璃上顿时布满了蜘蛛网一般的裂纹

    谷婉儿当然知道这是张暄祺的车,看到苏锐如此举动,连忙道:“苏先生,这是”

    苏锐手上的动作不停,把除了右车门之外的玻璃全部砸碎,才回答:“他把我的车毁成了这样,我稍微修理修理他的车,应该不算过分吧”

    谷婉儿虽然认为张暄祺能够干出来这种事情,却还是说道:“可是,您怎么能够确信这是张暄祺干的如果另有其人怎么办”

    “不会另有其人的,我有我的判断?!?br />
    苏锐在说这话的时候,右手已经从口袋里摸出一把微型匕首,在前轮上一插一划拉,顿时尖锐刺耳的放气声响便开始刺激着人的耳膜

    前轮胎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干瘪下去

    面对这个长相文质彬彬但行为却粗暴无比的男人,谷婉儿一时间竟然不知道如何是好,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苏锐把张暄祺的豪华奔驰砸成了一堆破铜烂铁

    不知道是不是花痴使然,在看到苏锐二话不说就挥动锤子砸车的时候,谷婉儿竟然没有任何的厌恶,心底竟然生出一股难以形容的情绪。

    这个男人,也太帅了点吧

    张暄祺走出来,正好看到苏锐一锤砸碎车子的天窗,简直快要气疯了

    苏锐的车子自然是他派人砸的,可是在这些有点小钱的阔少眼中,只能他们去砸别人的车,别人如果敢报复,那一定是找死的下场

    “找死吗你他妈作死是不是毁了我的画,还砸了我的车”张暄祺大喊一声:“王飞,你们几个蠢货藏到哪里去了,都瞎了眼是吧”

    在一旁的路口转角,有几个男人正一起蹲在地上抽着烟聊着天,各个都是洗剪吹的造型,每个人的手边都还放着一个锤子。

    听到张暄祺的叫喊,这几人连忙把烟头扔掉,抄起锤子就从转角跑了出来

    “祺哥,发生什么事情了”那个叫王飞的青年男子留着火红的头发,看起来有些干瘦,估计是抽喝嫖赌太厉害,身体都透支了。

    张暄祺走上前去,直接给了手下人一个大耳刮子,把这个王飞扇的晕头转向,指着奔驰说道:“你看看,老子的车都被人砸了,你们他妈的眼睛瞎了吗”

    王飞看到那坑坑洼洼破烂不堪的奔驰,顿时火冒三丈:“是哪个家伙敢砸祺哥的车,活的不耐烦了吗”

    “是我砸的?!?br />
    就在王飞刚刚说完,苏锐已经站在了他的面前

    “是你砸的”王飞倒也看得清形势,知道再不好好表现的话,恐怕少爷要生气了,恶狠狠的说道:“你砸车,我就砸你”

    可是,当他才刚刚举起锤子,苏锐的脚就已经印在了他的胸口,把他狠狠的踹出了三四米远,直接跌落在人群里还顺势把另外几个小喽啰给砸倒了

    踹完这一脚,苏锐一只手拎住了张暄祺,直接把他拖到了奔驰的旁边

    无论张暄祺如何挣扎,也挣脱不开苏锐的那只如铁钳般的手

    把他拖到奔驰右车门旁边,苏锐说道:“刚才我特地留了一扇玻璃没砸,你知道是为什么吗”

    “我管你他妈的为什么”张暄祺咆哮道:“你们几个还不来把他给灭了,站在那里看笑话吗”

    王飞等人闻言,连忙从地上爬起,举着锤子朝苏锐这边冲来。

    苏锐连瞥他们一眼的兴趣都没有,淡淡说道:“因为,这一扇玻璃,是留给你自己的?!?br />
    说罢,苏锐揪住张暄祺的头发,把他的头狠狠的砸在了窗玻璃上

    谷婉儿看着这狠辣的动作,捂着小嘴差点惊呼出声

    而王飞几个人也吓得停住了脚步

    小混混就是小混混,和真正的黑社会还是有着极大的分别的。

    一声闷响,这扇玻璃只是晃了一下,没有丝毫裂痕

    而张暄祺则是感觉到自己的头骨都快要被撞碎了,几乎都要疼的炸开来

    “看样子用的力气还不够大嘛?!彼杖袼蛋?,再度揪起他的头,狠狠的砸向玻璃

    连着砸了五下,张暄祺终于软绵绵的倒在了地上头上开了个口子,鲜血横流

    而这玻璃也终于布满了蜘蛛网般的裂痕,这在某种程度上说明奔驰的安全程度确实比较好。

    苏锐转过脸来,看着震惊到说不出话来的谷婉儿,道:“他还死不了,顶多是个脑震荡,你可以叫一辆救护车?!?br />
    谷婉儿鬼使神差的点了点头,然后拿出手机来,开始拨打救护车的电话。

    苏锐看了看那几个举着锤子停在原地的小喽啰,冷冷一笑:“你们的老板是谁”

    “”看着苏锐的目光,王飞举起来的锤子却无论如何都不敢落下去。

    “我耐心有限?!彼杖袼蛋?,猛然拽住王飞的头,一个生猛的膝撞

    他的膝盖毫无花哨的重重撞在了王飞的额头上,在这种突袭的情况下,后者根本没有任何的反击之力,直接翻着白眼就晕了过去

    “你来回答我的问题?!彼杖裼肿ё×肆硗庖桓鋈?。

    那个染着黄毛的小混混被苏锐的狠辣出手吓坏了,连忙颤抖的说道:“别打别打,我都告诉你”

    “说”

    “森林酒吧,张浩?!?br />
    “张浩”苏锐眯了眯眼睛:“他混黑的”

    “差不多差不多算是吧”小混混哆哆嗦嗦的回答道,生怕一个不小心就被苏锐给整成重度脑震荡

    苏锐直接把帕萨特的车钥匙扔给他,说道:“让你们的老板给我修好,明天的这个时候,我上门取车?!?br />
    :保持每天三更近万字真是一件比较累的事情,不过大家都好给力,感谢圣峰兄弟、小睦姑姑、xinhuaxiao、qw1336的超级超级给力捧场、感谢肥du嘟、wdew、风炎夜、颖丽奕、月光下的男儿、书友3179522、洋洋洋689、骑驴撞学校、中华神剑、qw1336、小李李李李李、zsxleee、书友3507039的月票支持,咱们一起,冲冲冲,冲上云霄,过个好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