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那幅画被摆上鉴赏台的时候,几位专家立时扑上去,拿着放大镜细细看着,眼中时不时的放出光彩来。

    众人都在凝神看着,连呼吸都要轻轻的,一旁的导演已经快兴奋死了,本来来了个二百五,收视率已经可以提高一些了,却没想到冒出来个吴道子的原作,这可是要逆天的节奏啊不管这是真还是伪,收视率暴增都是铁定的了

    “快认真的拍,一点都不要错过”导演两眼放光地说道

    几位老专家细心的用放大镜一点一点的查看着,足足过了十几分钟,几个人才停下手上的动作,互相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震撼

    真迹,真的是吴道子的真迹

    在画作的右上角,写着三个字百莲图

    无论是行笔风格还是画作年份,都是吴道子所作无疑

    那些时隔了一千五百年依旧栩栩如生的莲花,一定是吴道子所作

    主持人把话筒交给专家,后者难掩激动的心情,拿着麦克风的手都在颤抖

    “诸位,我想,这是我从事古董鉴定工作以来,最最难忘的一次经历,没有之一?!?br />
    “这幅画作,真的是出自于画圣吴道子之手,距今已经有一千五百年的历史这是一幅画圣在之前从未面世的画作百莲图”老专家激动的说道

    全体观众都开始站起来鼓掌,气氛热烈之极毕竟能够如此近距离的观赏到吴道子的真迹,对于他们而言也都是极为难得的事情

    张暄祺站在台上,满脸骄傲自得之色

    谷婉儿的眼里也露出了惊愕之色,她生于一个收藏世家中,从小就练就了极强的鉴别能力,真正的实力甚至不在台子上的那些专家之下,否则她也不会被国华典当行请来,成为这宁海总店的经理。

    在谷婉儿爷爷的书房里,就珍藏着这么一幅吴道子的真迹,从小到大,谷婉儿不知道看了那幅画多少遍,从头到尾,每一个笔画,每一次落笔,所有的色彩和起承转合,她都记得清清楚楚,就像是烙印在脑海里的一样

    是不是吴道子的真迹,她完全可以做到一辨就知

    未从事过古董收藏的人,完全理解不了那些玩家对于真品的渴望,谷婉儿深吸一口气,问道:“主持人,我对吴道子的画作有些研究,请问我可以上台近距离观赏一下吗”

    主持人看了她一眼,脸上顿时露出笑容来:“诸位,我来介绍一下,这位就是国华典当行的美女经理谷婉儿,也是收藏界最年轻的专家?!?br />
    很显然,谷婉儿的容貌给她加了很大的分,如果她长成凤姐这样子,主持人是无论如何也不会让她上台的。

    谷婉儿走上台,仔仔细细的查看着这幅画作,越看越震惊

    从小到大,她见过无数模仿吴道子的赝品,那些赝品有时候甚至可以达到以假乱真的程度,可是终究不能得其神髓,而这一幅画作,毫无疑问,绝对是吴道子的真迹无疑

    看着谷婉儿的神色,张暄祺更加得意,如果这个美人儿愿意陪他睡几个月觉的话,他就可以考虑把这幅画送给她。

    如果让张暄祺的父亲知道这件事情,恐怕要气的大骂他败家子了

    用一幅吴道子的画作来泡妞,简直是太过分了

    主持人笑眯眯的把话筒递给谷婉儿,说道:“我想,谷小姐一定比我更懂这幅画作的真正价值,就请你为大家宣布吧”

    谷婉儿再次深吸一口气,胸前的山峰因为心情波动太大而起伏了一下,接过话筒,她颇有些凝重的说道:“我想,能够亲眼观摩吴道子的真迹,是我的荣幸,一看到这幅画,我就感觉到一股扑面而来的历史沧桑感,画圣之名真的是名不虚传?!?br />
    台下的相机闪光灯咔嚓咔嚓地响个不停

    “去年,香港美达拍卖行拍出了一幅吴道子的真迹,最终成交价在五千万华夏币?!惫韧穸档?。

    五千万

    听到这个数字,张暄祺都差点醉了

    本来这幅画是他老爸前年花了五百万从一个港商手里买的,本来以为现在能够卖个一千万就不错了,却没想到谷婉儿开口就说值五千万这远远超出了他的预料

    要知道,五千万的价格,即便对于张暄祺的父亲来说,也绝对是一个不小的数字

    谷婉儿再次说道:“而在我看来,这幅画作的保存完整程度依旧在之前的那幅之上,没有任何的损坏,很难想象这是保存了一千五百年之久的东西再加上现在通货膨胀,这些收藏品的价格都随之走高,因此我预计这一幅吴道子真迹的价值将最少在七千万以上”

    七千万所有人都有了一种窒息的感觉

    栏目组的导演更是已经兴奋的不行了,七千万的价格,绝对是全国所有鉴宝栏目的最高成交价如果这期节目播出的话,将铁定会引爆全华夏

    当然,除了苏锐。

    他一直站在旁边,脸色如常,就连眼神都没有变幻。

    这并不是说明财富于他如浮云,而是他有别的想法。

    “七千万的价格,吴道子的真迹,走过了一千五百年的岁月我不知道在场的有多少观众愿意当场买下这幅画”

    当场买下

    要知道,七千万的价格,对于任何人来说都不轻松虽然这些喜好古玩收藏的人都会有不错的家底,但是让他们一次性的拿出七千万来,还是有些勉为其难了

    张暄祺满脸自傲的扫视全场,毫无疑问,他已经打脸成功,和这一幅吴道子的百莲图相比,之前那个价值仅仅一百万的青花瓷瓶真的算不得什么两者的价格,根本就是天壤之别

    “我再问一遍,有多少观众有意在现场买下这幅画”主持人再一次问道

    七千万的东西,现场竟然稀稀拉拉的举起了十几只手

    看来华夏最不缺的就是有钱人

    当然,这其中也有些人是打肿脸充胖子,本身并没有那么多钱,但这可是吴道子从未面世的真迹,过了这村儿没这店儿,多好的投资机会就算东拼西凑的借钱也要把其买下来

    看到这十几只手,主持人显然也很震惊,而张暄祺则是满脸的得意之色

    “现在,我要问一下这幅画作的拥有者张先生,请问您愿意把这幅画作定价多少呢”主持人问道。

    张暄祺清了清嗓子,满满的自得之色:“起价八千万,价高者得”

    敢情这家伙就是来拍卖的

    八千万足足比谷婉儿的预估价格高了一千万

    抢钱吗

    当然不

    在场的观众并没有人认为张暄祺是在抢钱,因为这是吴道子的画作,在未来的日子里,将会越来越值钱如果画作的拥有者是他们的话,恐怕定价一个亿都会觉得亏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苏锐忽然开口了。

    “主持人,我对吴道子的画作也有些研究,能否让我上台观赏一下?!?br />
    这个时候,谷婉儿才注意到苏锐,看着他没有丝毫狂热的目光,她的心中不由得一动。

    这个年轻的男人,看起来真的有些不简单呢,仅仅是这一份定力,就不是寻常人所能够拥有的。

    主持人有些为难:“这位先生,在场的有那么多观众,如果每一个人都想上台来近距离观看这幅画作的话,那么我们的节目就没有丝毫秩序可言了,所以我建议”

    “等等?!?br />
    苏锐伸出一只手,道:“这样吧,如果这幅画作是真的,那么我愿意出一个亿来买下,并且是当场付款?!?br />
    一个亿,当场付款

    这得多土豪的人才能说得出这种狂言

    苏锐的身上当然没有带这么多钱,如果这幅画是真的,他就算问林傲雪借钱也要买下,可是,谁知道太阳神先生到底是什么样的想法呢

    “一个亿这一定是我们栏目的最高成交额我相信这不仅是前无古人的,而且是后无来者”主持人惊喜而兴奋的说道

    一旁的导演说道:“快给这帅哥脸部一个特写,刚才的样子太帅了有没有”

    张暄祺却发出了不合时宜的大笑声:“哈哈,一个开着十几万帕萨特的土鳖,竟然说要拿出一个亿来买画,你们会相信吗”

    此言一出,全场哗然

    这个出口就是一个亿的年轻男人,竟然开的是帕萨特

    有钱人怎么会选择这种平民车那些资产上亿的人们,座驾不都是什么劳斯莱斯或者玛莎拉蒂之流吗

    在场的许多观众都流露出怀疑的神色,都怀疑苏锐是不是在吹牛。

    谷婉儿微微皱了一下眉头,她一贯反对以貌取人,尤其是在这种公开的场合,张暄祺的话语里明显带有很重的歧视意味。

    如果开帕萨特的人还是土鳖,那么其他出门骑车或乘公交的人心里该怎么想如果这期节目播出的话,张暄祺一定会引起公众的愤怒

    苏锐冷笑了一下:“我是说这幅画作如果是真的,我就出一个亿,并且当场付款,如果不付款的话,任凭你们曝光?!?br />
    停顿了一下,苏锐又说道:“当然,我的前提是它是真迹?!?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