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来某些审判机关已经准备把苏锐判处死刑,但是鉴于这些大佬的态度,案情峰回路转,不得不一拖再拖

    无论是大佬们,还是豪门世家,政府都不能得罪,手心手背都是肉,得罪哪边都会出现大问题甚至会对社会稳定造成严重的影响

    而这几位大佬还不是决定性的因素,在政府对此次惊天大案左思右想举棋不定的时候,一个神秘的强力机关站了出来。

    这个机关的亮相,则是成为了决定性的因素,终结了任何的举棋不定,让整个事件朝着明朗化发展。

    当政府看到这个机关提供的那一堆厚如小山的资料时,终于不再犹豫,甚至连判刑都没有,只是安上了一个不适用于本国公民的“驱逐出境”。

    那一次,蒋天苍让步了,为了他最疼爱的孙子,他本可以和那些大佬周旋到底,对抗到底,可是他最终还是退了一步。

    因为,蒋老爷子也看到了那些资料。

    那次看完资料回到宅院之后,蒋天苍便严禁任何蒋家子弟再次谈起此事,这也成为了蒋家大院的禁忌。

    有很多人都不甘心,都想要再搏一把,可是蒋天苍严令禁止任何有关于上诉的小动作,并且警告说,如果被他发现,严惩不贷

    蒋家退了,其余四大世家虽然有些不甘心,但现实如此,也只能相继放弃。

    据说,曾经的一号首长对此事做出了直接批示,他只写了简单的四个大字功过相抵

    既然一号首长已经亲自批示,那么也就宣告着苏锐此案的彻底终结。

    而那个神秘之极的机关在掀起神秘面纱的一角之后,再一次消失在了众人的眼前。

    许许多多的人都意识到,这件事情说明了一个非常严重乃至让人惊恐的问题那个神秘机关的真正地位,甚至在几大元老和五大豪门世家之上

    当然,为了安抚几大世家的情绪,政府在那一次也做出了承诺,如果苏锐再次犯事的话,几位元老和那个神秘机关不可以再做出任何的包庇和?;?,必须公正的接受法律的审判。

    尽管事情已经过去了五年之久,但如今蒋白鹿再次回想起来,依然会感觉到震惊,那种震惊的感觉依然清晰

    政府已经做出了承诺,让苏锐功过相抵,从此变为普通人,再没有任何元老的庇护,可是,几大世家的仇并没有淡化,而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越发的加深

    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可是,自己的儿子竟然那么傻,和白家的二小子一样,不知死活的去招惹这个疯子甚至现在还要嚷嚷着去叶家找回场子

    真是愚不可及朽木不可雕也

    “爸,你怎么了”蒋毅鹤看到自己的父亲脸色有些阴晴不定,连忙问道。

    “啪”

    回答他的,是一声响亮的耳光

    蒋毅鹤被扇的一个趔趄,差点撞到墙上,脸颊迅速的红肿了起来

    “爸,你打我干什么我是你的亲儿子”蒋毅鹤愤怒的吼道。

    “不长记性,不知悔改”

    蒋白鹿同样愤怒的说道:“你爷爷关了你三天禁闭,我看还远远不够,这一个月你都不许出门,如果敢违反,我就请家法”

    请家法

    听到这三个字,蒋毅鹤的脸上涌出浓浓的难以置信之色

    他深深的知道,“家法”这两个字代表着什么样的意思

    父亲居然不仅不支持自己去报仇,甚至还要请家法

    双腿一软,蒋毅鹤颓丧地坐在椅子上,就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一般

    飞机到达宁海,已经是中午时分,苏锐便直接把林傲雪送回了林家庄园,为了避免魏淑玲开启八卦和话唠模式,苏锐压根就没进门。

    现在,他也要做一件很重要的事情,那就是找房子,来了宁海这么久,不能总是住在酒店里吧

    林傲雪曾经建议苏锐住进林家庄园,毕竟别墅里的房间很多,苏锐住进来也比较方便?;ち职裂┑陌踩?。经过这几天的相处,林家大小姐对苏锐再也没有一星半点的反感,二人已经经历了好几次的生死相依,此时邀请他住进自己的家,也是自然而然的事情。

    能够和美女朝夕相处,自然很是不错,可是苏锐一想到每天都要面对魏淑玲那极为暧昧极为八卦的眼神,他还是打了退堂鼓。

    想到这一点,林傲雪也是极为的头疼,自己的老妈真是越老越八卦了。如果苏锐真的住进了别墅,那么那些闲言碎语肯定是没法避免的。

    反正别墅这里有金泰铢和霍尔曼坐镇,并不需要苏锐时时刻刻盯着,因此他也能有一些自由的空间。

    林傲雪打算给苏锐买一套房子,毕竟必康的资产实在太多,而且集团旗下还有几个楼盘,不过这还是被苏锐拒绝了,理由是这会让他有种把自己当成吃软饭的小白脸的感觉。

    林傲雪顿时无语,再也不提这档子事。

    苏锐回到酒店,简单的收拾了一下,便拎着一个小包晃晃悠悠地出了门。

    而在包里,装着两把刀。

    国华典当行,是宁海典当行业的龙头老大,时至今日,典当行业已经悄悄兴起,国华已经在全华夏各大城市都有了连锁当铺。

    对于这两把龙凤呈祥的双刀,苏锐压根就没想留在身边,这样的东西就和三矬氨仑一样,都是烫手山芋。

    华夏兵器榜上排在第十名的双刀,如今落入了自己的手里,先不说夜莺那个疯女人会来抢,其他的人也会眼热觊觎。

    苏锐虽然不怕麻烦,但也不想多增添一些不必要的麻烦,还是抓紧卖掉了事。

    一想到夜莺,苏锐就有些头疼,他完全可以把这个身材不错的疯女人给杀掉,可是很多事情都没搞清楚之前,他并不想再妄造杀孽,自己杀过的人确实不算少,她姐姐又是哪一位

    如果死在自己刀下的亡魂全部纠集亲人来报仇,那么自己这一辈子也不用干别的了,天天坐等报复就是了。

    苏锐并没有开林傲雪的宝马,而是问集团车队调了一辆最普通的帕萨特,还是连天窗都没有的那种。

    这已经被他定为了林傲雪的座驾,用他的话说,这就是低调,谁也想不到身家上百亿的必康集团的总裁乘坐的竟然是一辆低配的帕萨特,总价也就只有17万,这点钱连豪车的轮胎都买不起。

    苏锐开着帕萨特慢慢悠悠的来到国华典当的门前,看到就剩下一个车位了,正想停进去,结果一辆奔驰猛蹿过来,恰好赶在苏锐的前面抢占了车位

    那辆奔驰的驾驶室打开,一个穿着休闲服的年轻男人从里面走出来,这男人的脸上隐隐带着轻佻之色,有些鄙夷的看了苏锐的帕萨特一眼,嘲讽的冷哼一声,便走了进去。

    不过,临走之前,他还丢下了一句话。

    “就这破车的提速,还想和我的奔驰抢车位”

    在开着一百多万豪车的人心里,这种十几万的平民车确实太不入眼了。

    “真不地道啊?!彼杖褚×艘⊥?,这种抢车位的行为实在是太没品了。

    面对这种没品的人,苏锐总会表现的比他们更没品。

    于是乎,这辆帕萨特便华丽丽的横着停在了奔驰的后面,侧车身距离奔驰的后屁股只有十公分的距离,再加上其车头正对着墙,如果苏锐不挪车的话,那这辆奔驰是堵在里面死活出不来了

    如果开车的人一定知道,平时停车时最怕别人堵的自己出不来,

    那个奔驰车主没想到苏锐竟然来了这么一招,顿时火冒三丈,冲下台阶:“你给我滚开开着一辆破帕萨特也敢堵我的路你知道我是谁吗”

    “我不知道你是谁?!彼杖裉颂郑骸暗纫换崮阕叩氖焙?,把我的车拖走就行?!?br />
    “拖走我怎么拖他妈的破帕萨特”说罢,年轻人怒气冲冲的看了看表,道:“我现在还有急事,回头再跟你算账”

    苏锐掂了掂手里的包,笑眯眯的说道:“我也有急事?!?br />
    说罢,苏锐快走两步,和年轻男人一起进了典当行。

    “先生好,请问您要当东西吗”穿着旗袍的礼仪小姐弯腰鞠躬,彬彬有礼。

    年轻男人看了一眼礼仪小姐露出来的沟壑,然后冷笑着说道:“你这不是废话吗来到当铺不当东西还能干嘛”

    被这样没礼貌的回应,礼仪小姐的脸色不变,笑容如常:“先生,请跟我到这边来?!?br />
    “不用了,你是新来的吧,我也是你们的老客户了,把你们的经理叫来?!?br />
    提到“经理”二字,这个年轻人的脸上顿时露出色眯眯的表情。

    “好,请您稍等?!?br />
    礼仪小姐快步离去,只是在转身的瞬间,露出来一个颇为不屑的表情。

    两分钟后,一阵淡淡的香风钻进了苏锐的鼻孔,这种香风淡而不腻,让人感觉很是不错。他抬起头来,正好见到了一个颇为娇俏的身影。

    一个看起来二十几岁的女人,穿着白色短款旗袍,露出笔直的长腿,上半身的玲珑身材被旗袍修饰的无比贴切,这放在苏锐的眼中,也算是一个能够打八十五分以上的美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