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凤呈祥的双刀暴烈之极,面对那两道闪着寒芒的白龙,即便是苏锐的身手也不敢硬接

    身体一仰,两道刀芒擦着苏锐的脸颊旋转飞过,那掠起的寒风甚至已经凭空割断了他的头发

    还未等苏锐调整好身形,那双刀竟然又旋转着飞了回来这一次竟然攻击的是苏锐的下盘

    “真是个疯女人”

    苏锐的双脚一蹬地,身形旋转着飞起,再一次险而又险的避开了双刀的攻击

    夜莺双手一招,两把暴烈旋转的飞刀便落在了她的手中,根本没有任何的危险,稳稳的握住了刀把很显然,这种动作她在之前不知道练过多少次

    可是,就在她的双刀才刚刚握在手中的时候,一个身影就已经铺天盖地的压了过来,简直快到了不可思议

    如果有高速摄像机在一旁拍摄的话,就会发现苏锐在躲避双刀的时候,身体呈剧烈旋转,脚尖堪堪落地,就再度弹起,整个人的方向整个调转了过来,完全违背了人的本能

    夜莺还没来得及做出任何反应,苏锐就已经抓住了她的手腕

    他是想逼迫夜莺扔掉这两把刀

    “没用的”夜莺冷笑了一下,在苏锐的用力抓捏之下,她竟然还能保持手指的灵活运转,指尖一勾,两把刀便开始旋转着往苏锐的手腕割去

    又是这招两败俱伤的打法

    人不可能在同一个地方跌倒两次,同一个招数,苏锐也绝不可能吃两次亏

    夜莺快,苏锐却比她更快,抓住夜莺的两只手,趁着短刀还未飞出,双臂灌注力量,就像一道铁闸一样,让夜莺的两只手背重重地撞在了一起

    天知道苏锐使出的力气有多大

    在这种剧烈撞击之下,即便夜莺的骨头很硬,也发出了咔嚓的声音不知道是哪根指骨发生了断裂

    她再也握不住双刀,两把刀咣当落在了甲板上

    苏锐把夜莺的手腕牢牢地锁在了一起,这样把她胸前的弧度更加凸显出来

    苏锐的身体靠前,近距离的盯着夜莺的脸,胸肌几乎已经和她的胸膛贴在了一起

    “我都不知道你的姐姐是谁我不想杀你,能不能不要闹了”

    听到这句话,夜莺的眼睛中浮现出血红之色:“闹我是报仇我就这么一个姐姐”

    夜莺说罢,膝盖猛然抬起,重重的顶向苏锐的腹部

    “你这是让我断子绝孙啊”

    苏锐对这种感觉不由分说的死缠烂打非常反感,同样抬起膝盖,和夜莺撞在了一起

    一声闷响,夜莺也发出了一声闷哼

    同时,苏锐的脚尖一扫,夜莺便失去了重心,整个人被苏锐压在了地上

    两个人正保持着一种极为不雅极为暧昧的姿势

    夜莺的双手和双脚都被苏锐锁住,根本动弹不得就连翻身都做不到

    因为苏锐死死的贴住她的身体,连一丝缝隙都没有那背心里的两座山峰已经被压扁一半

    “听着,我不知道你姐姐是谁,我也不知道你这个口罩妞到底长什么样子,如果说这就是你的报仇,那么也太可笑了点?!?br />
    并没有理会身下传来的触感,苏锐眯着眼睛冷冷说道:“就像现在,我随时可以杀了你,你这种报仇实在是不堪一击?!?br />
    被苏锐这样压着,夜莺的眼中满是怒意,仇恨之色越发浓郁

    “我一定要杀了你”夜莺咬牙切齿的说道

    “你凭什么杀我”苏锐冷笑:“凭你的师父给你撑腰他那个老家伙,没有几年也该入土了你的威胁真的很无力”

    “再说一遍,我真的不知道你的姐姐是谁,当然,她是死是活对我来说并不重要,我没有必要关心一个陌生人的死活?!?br />
    苏锐真是非常厌恶夜莺的这种做法,事情都没调查清楚就招招必杀,再说了,自己这么多年杀过不知道多少人,怎么会记得谁是她的姐姐

    想让自己背黑锅,真的连门都没有

    “我一定要杀了你?!币馆阂а狼谐莸厮档?。

    “可我现在就能上了你?!彼杖窭溲巯嗫?,眼睛中带着一丝嘲讽的神色,腰部往前,顶了顶夜莺的小腹。

    对于成年男女来说,没有人不明白这个动作代表着什么意思

    夜莺眼中的仇恨之色愈加浓烈

    “不过你放心,我是不会上了你的,就凭你还勾不起我的兴趣?!?br />
    “我今天饶你一命,但是,没有下次了”

    苏锐说罢,紧紧揽住夜莺的腰部,身体半跪,双臂一发力,夜莺整个人便被甩向了半空然后噗通落进了海里

    看着在水面上扑腾的女人,苏锐冷笑道:“我劝你现在还是把口罩摘下来,不然过两分钟你就被憋死了?!?br />
    然后王铮弯下腰,捡起地上的两把尖刀,把它们仔细的装进刀囊里,喊道:“这两把刀我替你收藏了,回头卖个好价钱,然后请你吃饭?!?br />
    说罢,苏锐再没有看在水面上扑腾的夜莺一眼,径直走进驾驶舱,把游艇开了回去。

    看着游艇离开,夜莺终于摘下了那从不离身的黑色口罩,这口罩被海水完全浸湿,根本不透气,她真的快要被憋死了。

    只是,苏锐并没有能够看到她口罩下的样子,否则一定会想起一些事情。

    短短的三天旅程很快就结束了,苏锐并不知道这三天给林傲雪的人生造成了怎样的影响,只是,从她的精神状态看来,应该还比较不错,她正在以旁人难以想象的适应速度,努力习惯着这样的生活。

    不知道林傲雪对南海这片地方有没有不舍,反正对于苏锐而言,是很舍不得离开这个地方的,每天不能教美女游泳,不能借游泳之机和她拉拉小手搂搂抱抱,总归是有些遗憾的。

    在登机之前,所有人的手机都必须关闭,可是,苏锐正准备按下关机键的时候,忽然收到了一条短信。

    短信是林傲雪发来的,只有简单的三个字谢谢你。

    苏锐抬起头,林傲雪正面无表情的拎着手包准备登机,连看都没有看他一眼。

    苏锐也回了一条短信演技不错。

    林傲雪低头看着手机,嘴角微微牵扯,露出一丝绝美的微笑。

    对于蒋毅鹤而言,三天的禁闭简直快要把他折磨死了,没有手机没有网络也没有女人,整天只能躺在禁闭室的床上瞪着天花板消磨时间,越是这样,他对叶冰蓝的愤恨也就越浓

    而且,现在这样,双臂尽断,他连上厕所脱裤子擦屁股都不能自己完成,只有一个老仆帮他做这些事情,每次蒋毅鹤自己都要被自己给恶心死

    三天的禁闭之后,蒋毅鹤走出家族专用的禁闭室,看着外面的阳光,简直有种重生之感

    “叶冰蓝,这一切都是你害的我整不死苏锐,难道还整不死你吗”蒋毅鹤愤愤地说道

    时至今日,蒋毅鹤依然没有认清楚这件事情的主要矛盾,他已经忘记了自己的堂哥蒋毅刚的下场

    “老家伙,给我找辆车,我要去叶家讨个说法”蒋毅鹤对照顾他起居的老仆人怒气冲冲地说道。

    “你想去哪里”

    他的父亲蒋白鹿已经站在了门口冷眼看着自己的儿子

    “我要去叶家”蒋毅鹤愤愤地说道:“我能看上那个野种,就是她的荣幸,她竟然敢这么对我”

    “你爷爷关了你三天禁闭,你难道还不懂他老人家的良苦用心吗”蒋白鹿看着自己的儿子,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在大哥的儿子蒋毅刚倒下之后,他本来对自己的孩子蒋毅鹤报以极大的希望,希望他能够挑起重担,成为蒋家第三代的领军人物,从而顺利竞争家主的位置

    但是,有些人注定当不成领导者,蒋毅鹤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在拥有了最大的资源之后,蒋毅鹤每天纸醉金迷,夜夜笙歌,左拥右抱不亦乐乎,蒋白鹿敲打过他许多次,可是却没有半点效果

    如今,他竟然触怒了苏锐那个疯子在五年前给整个首都的豪门世家带来了怎样的灾难,蒋白鹿还历历在目

    一个人,一把军刺,单枪匹马,在无数高手的围杀之下突出重围,或杀或废掉了五大世家的继承人,那是首都流血夜,几大世家的豪宅院内都布满了鲜血,刺鼻的血腥味道让人无法呼吸事后用水冲了多少天都没有任何的效果因为那些血液已经浸入泥土里,浸入地砖里

    在华夏,极少有人能够在犯下杀人罪后不被判处死刑,极少有人能够逃脱法律的束缚,而这个苏锐恰恰是其中之一

    按理说,杀了那么多人,伤了那么多人,给整个首都造成了如此大的震荡,苏锐不可能逍遥法外,豪门世家怨念极深,强势反弹逼迫政府,必须要严惩杀人凶手

    苏锐废掉的那些人,是这些豪门世家二次崛起的希望,是他们内定的下一代继承人苏锐废掉他们,无疑把这些豪门世家的未来废掉了一大半

    为了照顾这些世家大族的情绪,政府不可能放任苏锐继续疯狂下去,因为自从华夏建国以来,还从未发生过如此规模庞大的伤人案

    但是让人感觉到诧异的是,在政府已经准备对苏锐进行逮捕并审判的时候,竟然有几位老资格大佬站出来,齐齐声称要保下苏锐

    这几位大佬都是这个国家的元老级人物,在战争年代咳嗽两声都能让地面震上三震的人物,平日里深居简出,根本不问政事,甚至已经有多年未出现在公众的面前??墒?,为了保下苏锐,他们这些老骨头竟然一起站了出来